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我来拯救法兰西
    (鞠躬感谢“肖肖fish”、“机械螺丝钉”、“我曾经是坏人”、“寒风利刃”和“qing逝寂”的月票支持!)

    一个隶属于总统府的车队开到机场警局门口,然后随着车门打开,一队总统府宪兵鱼贯跳下车,迅排成战斗序列冲进了警局。√网★★く. ★ .

    警局德拉吉警长在门口陪着笑脸,不过这些总统宪兵队却根本没兴趣听他说任何话,为的宪兵队长,直接一把推开他就带队进了警局,里面顿时一阵鸡飞狗跳,毕竟这些普通警察哪里见过这个架势,当即一个个下意识的举起了手,生怕这些总统宪兵使用他们任务中不计代价开枪的特权。

    在控制了警局内的局面后,宪兵队长才回到车队旁边汇报情况,随后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人走下车,径直走进了警局。不过他在路过警长德拉吉的时候冷冷看了他一眼,尽管只是一眼,却让德拉吉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颤栗起来了,这个人的身份可想而知。

    他一路来到拘留室里,先就用英语问道:“请问来自华夏的周铭先生是哪位?”

    随着这个问题,所有人都给他让出了位置,他也看到了周铭,只是这时周铭仍然坐在地上,一点也没有起来的意思。

    “如果这里没有第二个叫周铭的人的话,我想你找的应该就是我了。”周铭说。

    对方正要说话,周铭却又说道:“这位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坐下来说话,我这个人可不喜欢扬着头和别人说话。”

    那人先是一愣,他环顾了周围一圈,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对这里的环境感到有些不满,周铭这时对他说:“如果你很不喜欢这里的环境,那么就请回吧,你可知道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一天一夜了。”

    这番话提醒了他,听周铭这么说了以后,他才不得不带着一脸厌恶的坐下来了,然后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才伸出手说:“你好,我是总统先生的特别助理马拉奇,特代表总统先生来接你出去。”

    周铭淡淡的看了一眼他伸出来的手,不过却并没有一点要握着的意思,反而向后靠在了墙壁上,很吊儿郎当的问:“只是代表总统来接我出去这样吗?难道你们的总统先生就没有点其他的表示了?”

    马拉奇助理的手悬在半空中有些尴尬,他收回收问:“很抱歉,我不明白你指的是哪方面的表示?”

    周铭笑了:“原来是这样吗?我也不知道你们总统会怎样的表示,所以要不你先回去再问问他看,等确定了以后再回来告诉我呢?”

    周铭显然是故意这么问的,而面对这个问题,马拉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犹豫了好一会才最后说道:“或许有可能是总统先生为您无辜被抓的事情,要我代他向你说声抱歉,他也会责令相关部门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这还真是很公式化的回答呀。”周铭说,“怎么你们的总统先生不愿意亲自过来吗?”

    “总统先生很忙,所以特命我来接周铭先生您去总统府,总统先生可以在那里见你。”马拉奇接着又补充一句,“凯特琳殿下也在总统府。”

    “原来如此,这么看来我还真得去一趟了,毕竟让一位国家总统屈尊来到警局的拘留室里,好像也并不合适的样子。”周铭接着又故意说,“不过刚才有句话我好像没有听清楚,你能再说一遍吗?你们总统要你过来代替他向我说一句什么话呢?”

    马拉奇又愣住了,他瞪着眼睛看着周铭,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周铭居然最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在故意羞辱他吗?

    于是马拉奇有些生气道:“周铭先生,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你没有权力这样做。”

    周铭又笑了:“助理先生,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在这种没用的细枝末节上去纠结自己的所谓尊严,还是你真的不知道你们总统为什么要派你来做这种事呢?”

    马拉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不过周铭却也无所谓,就是淡淡的站在那里看着马拉奇,一副我就喜欢看你既看不惯我又不能拿我怎样的样子。

    最后马拉奇还是向周铭低头认输了,咬牙对周铭说:“总统先生让我代他向周铭先生你说声抱歉!对于你在机场警局所受到的一切待遇,他都表示非常抱歉。”

    在说完了这些以后,马拉奇问周铭:“现在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周铭耸耸肩:“并没有了,现在我们可以出了,不过以后你可以记住,称呼我应该加一句尊称您。”

    周铭在给马拉奇留下这句话就昂走出了拘留室,马拉奇在拘留室内气得浑身抖,他见其他人这时都在看他,一下找到了泄口的大吼一声:“都看什么看?赶紧给我从这里滚出去,还是你们想在这里过圣诞节?你们这些华夏人都是该死的混蛋!”

    离开了拘留室,在警局门口,周铭想吴聪他们道别了,毕竟和他们在这里相遇只是一个意外,后面就没他们什么事了,如果是后世的一三重工,那他是一个很重要的力量,不过现在就还是算了。

    “原本以为我这次才到法国就被抓进了拘留室是很倒霉的,不过能遇见周铭先生您,却又是我最大的幸运!我想我应该在不久之后就会回国了,不过我一定会把周铭先生您的教诲牢记在心,并告诉我的其他朋友们的!”吴聪起誓一般对周铭说。

    周铭对此笑着告诉他:“每个人并不一样,每个人的做法或者机遇以及思维方式的不同,对你说的,对其他人就未必有效了,不过你还是请加油吧!”

    告别了吴聪和金融班的同学们,周铭就坐上了总统府来接他的专车,至于金融班的同学们,则被送去了乔罗斯那边。

    周铭的车直奔总统府过去,而法国的总统府是非常著名的爱丽舍宫,在巴黎市中心最著名香榭丽舍大街的最东端,总占地面积近四万平米,包括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和一片两万多平米的总统花园,主楼是一座两层楼高的欧洲古典式石建筑,典雅而庄重。

    和白金汉宫并不一样,法国的爱丽舍宫由于经费充足并没有危机,因此只在特定的时间向公众开放。

    周铭的车直接开进了总统府邸,停在了专门的停车场里,周铭下车跟着马拉奇来到了一个总统的接待室内,法国总统雅克尔和凯特琳以及乔罗斯都在这里。

    开门的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人,凯特琳见是周铭马上从沙上站了起来跑过来抱住了他,高兴的说:“周铭你出来了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这两天我是怎么过的,我有多想你!”

    周铭也抱着凯特琳柔软的身体对她说:“傻瓜,我又不是再也回不来了,再说不是有你在外面吗?对于你在金融方面的能力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这时一声咳嗽传来,不用想就知道是法国的总统雅克尔了,周铭也明白自己和凯特琳在这里情意绵绵,把人家一位总统晾在那里也不像话,就分开并像他道歉了。

    雅克尔总统则摆摆手用英语说:“你用不着向我道歉,反而应该是我向你们道歉才是,这并不是我对你的客气,毕竟你们是在法国的土地上遭到了如此的对待,我作为总统难辞其咎,不过你们的方式也太过极端了一点,居然为此就开始抛售法郎,并以此来要挟我,真的太夸张了!”

    周铭不好意思的笑笑:“总统大人,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我在这里并没有熟人,而我又不想被人这么欺负,那我就只好把事情闹大了。”

    雅克尔对此感到很是无奈:“不愧是险些让海湾战争翻盘的周铭先生,你的想法和做法总是那么的不拘一格。”

    “不拘一格?总统大人这个评价倒是很独到。”

    周铭对于这个评价倒是有些想笑,毕竟自己在被抓前交代凯特琳,让她和乔罗斯策划一场狙击法郎的行动把法国总统给逼出来。而能做到这样的,显然就是会对法国经济造成巨大打击的事情,而要雅克尔这位法国总统来评价一场打击法国经济的行动,也是难为他了。

    周铭随后又说:“不过总统大人,其实要真的说起来,我还得感谢这个事情,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才能让我顺水推舟的想到最快见到总统先生的办法。”

    雅克尔感到有些讶异:“你这么说的意思……是你很早就想见我了对吗?”

    周铭点头说:“没错,因为我是来拯救伟大的法兰西的!”

    “周铭先生,我并不认为这个玩笑是能随便开的。”雅克尔的语气严肃,显然是对周铭的话感到很不满意。

    周铭摇头:“总统先生,我可并不是在开玩笑,我想如果你只要查过关于我的消息,我想你就一定可以查出来我是乘坐英国王室的专机过来的,而我之所以能有这个待遇,就是因为我也给他们送去了钱,那么我知道现在整个欧洲的经济状况都非常糟糕,法国也不例外,甚至为了维持欧洲中心,法国都无法像英国那样贬值法郎来维持经济。”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最后说:“所以,我就是来给法国送钱,我是来拯救伟大的法兰西不景气经济的!”

    雅克尔不愧是一位总统,他并没有急切的答应,而是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我不知道你说的钱究竟是什么,或者数额多少,但我想这个钱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拿到的吧?是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呢?”

    “总统先生是个聪明人,其实我所说的钱就是一项投资,能拿到多少那先得看总统先生愿意投资多少了。”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