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突如其来的加息
    从法国总统雅克尔的态度来看,他给了周铭一个很不错的开始,不过当周铭到了凯旋大厦见到了乔罗斯以后才不得不感慨什么叫福祸相依,自己还是高兴的太早了点。

    原本按照金融班同学们的正常习惯,在周铭回来的时候他们肯定是都要出来迎接的,但这一次当周铭在凯旋大厦门口下车的时候,却就只有叶凝和李阳两个人等在这里,并且他们还都是眉头紧皱着,显得非常着急的样子,看来是出了什么意料之外的大事了。

    “老师不好了,墨西哥那边的情况出了变化,乔罗斯和其他的同学们都在操作量子基金还有其他资金的转移,所以就只有我们在这里作为代表来迎接老师您,对此我们非常抱歉!”

    叶凝跑上来就直接向周铭道了歉,对于她的道歉,周铭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毕竟现在能让他们这么着急的想来想去也就只能是墨西哥那边的事情了,可问题在于周铭记得墨西哥的经济危机是从94年开始的才对,在那之前墨西哥经济尽管不是一路高歌猛进,但至少也都还是没出事的才对。

    面对周铭的疑惑,叶凝对他说:“老师,具体是什么事,我一时半会也对你解释不清楚,总之是很复杂的,乔罗斯先生也想先请您上去再做决定。”

    李阳那边也附和着叶凝说:“是呀老师,乔罗斯先生说这次的情况是非常奇怪的,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墨西哥那边的情况会变得更加复杂。”

    周铭知道他们俩并不会没事给自己开这种玩笑,就跟着他们上了楼,很快他们来到了乔罗斯租用这里的办公室,才走进办公室,周铭就看到有一排的电脑和电话,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坐在电脑前面紧张的敲动着键盘拨打着电话,让整个办公室内一派紧张的氛围。

    在这样的氛围下,周铭也是轻手轻脚的,不过却仍然让前面眼尖的同学们看到了。

    不等他们和自己打招呼,周铭先向他们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声告诉他们自己要先去找乔罗斯搞清楚究竟生了什么再说;随后在几分钟后,周铭和凯特琳轻手轻脚来到了里面乔罗斯的办公室。

    乔罗斯见周铭回来大喜过望的跳起来迎接:“周铭先生您终于回来了,这可真是太好啦!那些法国佬真是白痴一群,差点就要误了我们的大事!”

    “有些事情既然过去就算了。”周铭摆摆手说,“不过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墨西哥究竟生了什么,居然会让你乔罗斯这么紧张。”

    乔罗斯对此先是一愣,随后摇摇头回答:“并不是墨西哥生了什么,而是美联储那边,就在半个小时以前,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十五个基点,也就是百分之零点一五。”

    乔罗斯说的好像很复杂,但周铭却第一时间听懂了,这简单来说就是美联储加息了。

    加息百分之零点一五,这个数字听起来好像很少的样子,但实际上这已经很高的加息了。

    毕竟说来,美联储是美国的中央银行,是要负责整个美国金融和货币市场空管调控的,甚至他的加息还能影响到全世界,这样一来他的加息举措肯定是要慎之又慎的,如果莫名其妙提高或者下降一甚至是两个百分点,那不管对美国还是全世界都将是一个巨大的金融动荡事件了。

    周铭和乔罗斯都是搞金融的,自然都明白美联储加息的意义,这说白了就是增加商业银行的借贷成本,逼迫商业银行也跟着一起加息,最后达到鼓励存款和抑制经济过热以及投机行为的目的。

    而现在,美联储的加息举措显然就将对墨西哥带来巨大的影响了。

    “墨西哥由于实行的是紧盯美元的政策,那么现在美联储的突然宣布加息必然会给墨西哥比索带来巨大的贬值压力。”乔罗斯告诉周铭。

    对于乔罗斯的判断,周铭点头表示认可,毕竟当初对于墨西哥的情况他们也是经过探讨了的,在他们的判断力,未来墨西哥要爆金融危机,就会是在美联储的某次加息时间里。于是周铭问他:“那么乔罗斯你认为墨西哥比索就要提前贬值了吗?”

    乔罗斯摇摇头说:“如果是在过去,周铭先生我一定会告诉你那是不会的,但是现在,我真的不敢下这个结论了,因为这次美联储的加息有点太奇怪了,尽管美联储的加息理由是为了调控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可在我的计算里,现阶段的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投机程度还达不到要美联储出面加息调控的程度。”

    周铭想了想然后说:“如果真的很难以理解,那么就先将这个问题放在一边,乔罗斯你第一句说是你会告诉我墨西哥比索不会贬值,你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墨西哥经济现在还处在一个上升阶段,同时墨西哥也是一个国有经济占比很高的国家,现在只是十五个基点的加息距离墨西哥政府所能调控应对的上限还有一段距离,并且墨西哥也储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就算现在爆危机,我相信墨西哥政府也有能力去解决的。”乔罗斯说。

    “所以乔罗斯你觉得这次美联储突然宣布加息就是想针对墨西哥经济的吗?”周铭问。

    乔罗斯摇摇头:“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很奇怪而已,所以我才会让你金融班的同学在一起帮忙把资金全转过去,好应对随时可能生的经济危机,这才没有去给你迎接,我很抱歉。”

    周铭摆摆手告诉他墨西哥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周铭还说:“乔罗斯你的反应是非常正确的,我相信你的判断,我也相信这一次美联储的突然加息绝不会是毫无道理的。”

    这时乔罗斯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突然说:“从英国出来就生了这件事,周铭先生你说会不会是英国人出卖了您呢?”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仔细想了一下然后才摇头说:“英国人的确有出卖我的可能,但问题在于美联储的突然加息,这并不像是出卖了我的反应,反倒是更像是他想掌握主动权的意思。”

    听周铭这么说,乔罗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说:“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说他们在得知了您要做空墨西哥比索以后,抢先利用他们在美联储的关系动手了吗?这些该死的混蛋,他们真的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的无赖,渣滓!”

    周铭笑着对他说:“乔罗斯你先别忙骂他们,毕竟你刚才自己也说了,墨西哥经济现阶段还处在上升期,并没有那么容易倒掉的不是吗?那么现在他们要先制人,就让他们先去试试水好了嘛!等他们试出了墨西哥的深浅以后,我们再进场也没问题。”

    乔罗斯高兴的为周铭鼓掌:“周铭先生您真是太聪明了!没错,就让那些不知所谓的白痴们去帮我们打先锋去吧,我们会等到最佳时机再出售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完全不用着急了,比起这个,我们更应该多收一些墨西哥的短期债券,我记得你之前告诉过我,一旦墨西哥经济开始崩溃,那么这些短期债券将是最容易制造混乱的地方,对吗?”周铭问。

    乔罗斯忙不迭的点头回答:“周铭先生您请放心,我现在往墨西哥所转移的资金,有近一半我都会用来购买这些墨西哥的短期债券,另外一些我都会投往墨西哥的股市。”

    “这个思路是对的,不过墨西哥的情况会和英国法国不一样,像英法这种金融强国,他们应对货币贬值要强大许多,因此货币贬值会带动他们的股市增长,但墨西哥的股市,恐怕也会和他们的货币一齐下跌了。”周铭说,“并且除了墨西哥的股市,我认为墨西哥的经济一旦崩溃,将会在整个拉丁美洲引起更大的金融风暴。”

    乔罗斯高兴的说:“我想着就是金融界的蝴蝶效应了,只不过我们现在的蝴蝶翅膀,却是从北边的墨西哥一路刮到南边吧!”

    ……

    与此同时在伦敦的白金汉宫内,英女王伊丽莎贝正在听着自己的儿子威尔士亲王的汇报。

    “尊敬的母亲大人,虽然美联储已经很配合我们的宣布了加息,但是墨西哥政府会动用外汇储备来换届美联储加息所带来的贬值压力,因此这一次暂时并不会有什么效果。”老管家说。

    听着这些,伊丽莎贝叹口气说:“看来我们还是太过于莽撞了,虽然那只是个墨西哥,但要完全独立吃下去,还是有些难度的。”

    随后伊丽莎贝想了想又说:“那么接下来就请给那位周铭先生打电话吧。”

    威尔士亲王对此感到很诧异:“难道母亲大人准备就此放弃了吗?根据财政大臣的分析,墨西哥现在的经济状态只是看上去还不错而已,如果美联储继续再加息的话,除非墨西哥放弃紧盯美元的政策,否则一定会顶不住贬值的压力。而一旦墨西哥放弃紧盯美元的政策,同样会导致比索的大幅度贬值。”

    伊丽莎贝仍然摆摆手说:“我的孩子,你要明白你说的这些都不重要,但问题在于我们并没有这么做的必要了,除非你不知道那个周铭在法国做了什么。”

    威尔士亲王愣了一下,有点不可思议的问:“母亲大人,你是说法国人也会参与进来吗?”

    “除非雅克尔是个白痴,但从种种迹象表明,他并不是白痴!”伊丽莎贝说,“所以我们还是把难题交给那个华夏人吧!”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