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你想多了
    “周铭先生我感到非常抱歉,由于我们和美联储方面的沟通失误,因此美联储在今天进行了一次加息,但所幸并没有对墨西哥的局势造成任何的影响,不过我们认为这也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我们无法判断这次加息对墨西哥经济所带来的影响,那么有些事就请周铭先生尽快开始吧!”

    这是晚上周铭接到的威尔士亲王打来的电话,周铭此刻仍然还在凯旋大厦里,他才和乔罗斯分析了一波墨西哥的局势就接到了这个电话,这着实让他有些意外,不过这也更让凯特琳感到了愤慨!

    “这英国王室也太不要脸了吧?有些事情你偷偷摸摸的做就好了,凭什么还敢这么主动说出来呢?还那么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果然是最垃圾的王室家族!”凯特琳怒骂道。 く .

    另一边同样也在办公室的乔罗斯也皱着眉很担心道:“如果他们一直这样不断给我们找麻烦的话,我们以后在正式开始抛售墨西哥短期债券的时候,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周铭仔细想了一下说:“隐患我觉得不会,除非他们会背叛我们,但这之前已经被证明了是一个伪命题,所以也并不至于会成为隐患,而现在会变成这样,我觉得更有可能是他们对我们再去寻找法国的做法表示不满,另一方面,恐怕就是他们想自己先试试能不能自己独吃掉墨西哥了。”

    凯特琳和乔罗斯这才都了然于心,凯特琳也直到这时才真的相信周铭事先是并没有将法国给计算在内的,否则以他的算无遗策,没可能不把伊丽莎贝那边的反应给计算在内的。

    至于独吃墨西哥,那则是一种很毒的尝试了,毕竟因为要合作的关系,周铭肯定要把计划告诉英国人的,那么伊丽莎贝女王在得知了周铭的计划以后,她不会去向对手告密,但却可以利用他们在美国的资源,利用墨西哥紧盯美元的特性,抢先出手通过美联储来引墨西哥的经济危机。

    新教圣公会在美国拥有非常大的资源,也就让美联储毫无征兆的加了息,但却并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于是他们就很爽快的打电话告诉周铭了,然后把这个难题丢给了周铭。

    这么做看起来无疑是很不负责任,并且给周铭的计划增加难度的,但对英国人来说,这关他们什么事呢?如果周铭有本事能把场子给救回来,这结果自然皆大欢喜,要是救不回来,在没有利益进账的前提下,他们也完全不会介意把周铭给卖掉的。

    凯特琳也能想到英国人那边的算盘,于是她叹口气道:“没想到这些贪心的英国人居然会这么做,看来我们很难了。”

    陈树和叶凝也在办公室里,他们见周铭苦思冥想的样子不由说道:“老师,那些英国人既然完全不讲道义,那我们干脆就把他们给撇开算了,反正之前是因为需要他们的资金和拿他们来当应对马龙派的挡箭牌,但现在老师您已经说服了法国总统,他们这么做,我们就可以不带他们啦!”

    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凯特琳就先否了他们这个有些赌气的说法:“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先且不说我们撇开了英国人,以他们这种行事风格,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出卖我们的;更加重要的是我们是通过英国的答应才说服的法国,现在要是我们撇开了英国,那么法国人万一有了同样的担心,那该怎么办呢?”

    这是陈树和叶凝所没想到的,叶凝最后很不甘道:“那难道就让他们这么欺负我们,我们就对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凯特琳摇摇头,乔罗斯也叹了口气,毕竟原本他只是对金融投机方面拥有很高的天赋,而其他方面就稍差了很多,所以在如此报复英王室这点上,他也是爱莫能助的。

    当他们都沉默了以后,整个办公室内顿时陷入了一种非常沉闷的氛围,非常压抑。

    但就在这时,周铭却突然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愿意开动的脑筋;在这个事情上,如果不撕破脸,单纯的想要给他们一点警告还是很简单的。”

    周铭这番突如其来的话让凯特琳乔罗斯还有陈树叶凝四人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很不敢相信的看着周铭。

    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什么,而是先问了乔罗斯一句:“我们的资金已经全部都转移到了墨西哥吗?是怎样进行转移的?”

    乔罗斯对这个问题感到有些茫然,他并不明白周铭要问什么,只能小心翼翼的回答:“不就是通过银行的转账吗?卖掉我们在欧洲的全部票据,以及其他所掌握的资产,选择的银行也都是百慕大的几家离岸银行……”

    周铭打断他的话再问道:“我是想说,我们可不可以换一种方式转移资金呢?比如说我们可以先把资金全都转移到伦敦去,再做第二步打算呢?”

    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要是再想不到那就真是不配做周铭的投资人了。

    乔罗斯立即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周铭先生您果然会精打细算,我相信有你的这一次警告了,他们肯定不会敢再多在您面前动任何手脚了。”

    周铭摆摆手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不过这毕竟只是一次警告,乔罗斯你要注意把握分寸,毕竟英国是一个才经历了货币危机的国家,他们的外汇早就告急了的。”

    乔罗斯点头:“周铭先生您放心吧,我不是没有脑子的人。”

    ……

    安排好了给英国的警告,周铭和凯特琳就离开了凯旋大厦,因为总统府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雅克尔要见周铭。

    在车上,凯特琳回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凯旋大厦不由询问周铭:“你就这么放心的把教训英国的事情交给那个乔罗斯来做了吗?虽然他在投机方面颇有天分,对局势的判断也有他自己独到的见解,但在政治方面却有些太弱了,而这一次教训英国人又必须慎之又慎,难道你不担心他会做不好吗?”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周铭反问,“在我们华夏有句话叫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我们觉得他可能会做不好,又为什么还要让他去做呢?”

    周铭想了想接着又说:“我记得我曾经上过一节的工商管理课,给我上课的老师就给我讲过,一个成功的企业领导人,是不能事必躬亲的,要信任自己的员工并给他们一些挥的空间,否则你认为你的员工事事都不如自己,事事都要自己来做,那结果只能是累死了自己,还得不到员工的认同,最终两头不讨好。”

    “所以最正确的做法就是在对事情出现最坏结果也能接受的时候,将事情全权交给自己的员工去做,最多自己帮着把握事情的大方面,能在关键时刻及时叫停,并把局面再翻过来就行了。”周铭说。

    凯特琳点点头:“没想到周铭你居然还有过一位这样的老师,我想他一定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企业家或者演讲大师吧?”

    周铭耸了耸肩:“事实上他就只是一位培训讲师而已,只是他喜欢讲一些貌似励志的话来哗众取宠罢了。”

    周铭说的就是事实,只不过说的是前世的事实,那时新入职的时候,公司所组织的培训。

    绕记得那个时候自己觉得这些讲师讲的很有道理,但细细想来不过就是一些空谈的大道理罢了,如何能把这些道理融会贯通在每一件事里,才是问题的关键,毕竟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嘛!

    凯特琳也说:“我明白的,这些道理谁都会讲会总结,但能把这些道理真正做到的,却寥寥无几,如果是我,就算我再明白,也不能完全放心的!”

    “好了不说这个,我们还是先想想雅克尔那边的情况吧,我认为他也应该是知道了美联储加息的消息,现在是来找我们要说法的。”周铭说,“其实他这么说并不是真的想拿我们怎么样,或者是要反悔什么,更多的是想在我们这里占到主动权。”

    随后的事实证明周铭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因为二十分钟后当周铭来到了爱丽舍宫,看到的就是冷着一张脸的雅克尔。

    雅克尔见周铭进来请他坐下,随后冷冷说:“周铭先生,就在前不久,我收到了美联储加息的消息,而我的财政部长告诉我美联储的加息是一定会影响到墨西哥的经济情况,我不明白,难道是周铭先生你的计划提前开始了吗?”

    果不其然,周铭和凯特琳对视了一眼,雅克尔还真的是来兴师问罪的。

    于是周铭无奈的摇摇头说:“尊敬的雅克尔总统先生,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并不是在我的计划当中,而是英国那边私自动的手,对于英国王室的信用,我想作为法国总统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所以你想说实际上你并没有真的说服英国女王吗?”雅克尔又问。

    “我已经说服她了这点你可以放心!”周铭很肯定的对他说,“另外我还想说的一点,就是如果雅克尔总统先生如果你有话大可以直接说出来,要是你不信任我,咱们也可以中止合作,但要是你想拿这件事在我们之间占据主动的话,那我只能对你说,你想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