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男人的责任
    雅克尔当时就愣住了,作为法国总统,他完全想不到周铭居然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的来了这么一句?难道这个家伙就不怕自己在盛怒之下不干了吗?

    对于雅克尔的震惊,周铭是有心理准备的,毕竟自己这么做也的确是很违背常理的,周铭接着对他说:“不过总统先生,有一点你还是说对了的,这一次美联储的加息的确是英国人的把戏,伊丽莎贝女王说这是对我私自联系雅克尔总统你的一次惩罚。”

    “但是很抱歉,我不仅不想接受这个惩罚,同时我还想要教训教训这些不听话的英国人,告诉他们究竟谁才是这个事情的主导!”

    周铭说着看着雅克尔最后问:“只是不知道总统先生有没有兴趣也参与进来呢?”

    如果说对周铭刚才的那句‘你想多了’,还只是让雅克尔没有心理准备的话,那么现在周铭主动邀请他参与对英国王室的报复,则彻底颠覆了雅克尔的观念,他很想问一句:你们这是准备在墨西哥投机前,自己先要决出一个胜负来吗?一致对外不好吗?

    不过雅克尔毕竟是个老政客,他最终并没有真的问出这句话,而是换一种方式说道:“周铭先生,你现在这样做难道不怕会影响到未来的墨西哥投资吗?”

    他这话无疑说的非常委婉,周铭一听就明白了,周铭于是告诉他:“我当然很担心,不过正是因为担心,所以我才需要这样做,因为如果在这项投资里,每一个人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那么这项投资很容易就成为一个笑话,但我个人是很不想看到这个笑话的,所以我必须要统一我们的做法!”

    雅克尔对此评价道:“看来周铭先生是非常具有领袖气质的,在你的世界里,其他人都只有俯听令的份。”

    周铭则笑着说:“我想总统先生你似乎搞错了,俯听令和不给我找麻烦,这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原来如此。”雅克尔说,“不过我并不想对这个问题刨根问底,或者说比起这个,我更关心的是你打算如何……教训那些英国人呢?”

    “这就是我向雅克尔总统先生提起这个的原因所在,我想问总统先生,你有钱存在英国吗?在这次准备针对墨西哥的投资项目中,你或者说耶稣会准备了多少钱,准备如何转到墨西哥去呢?”周铭顿了一下才又问,“我们是不是可以先转去英国,再从英国转去墨西哥呢?”

    雅克尔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才恍然明白过来,他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先生不愧是做金融投资生意的,对金钱的敏感程度是常人所比不了的!如果不是我正在进行金融改革,我恐怕也无法理解你这天才般的想法了!”

    雅克尔这并不是自谦,而是周铭的做法也的确非常独到,因为周铭运用的是一种特殊的金融办法,乍看起来,似乎把资金先汇入英国,然后再从英国转出去,这是一道很多余的程序,甚至还可能会亏损很大一笔手续费,但实际上这却是一种非常高端的投机行为。

    因为资金的汇入和转出尽管在银行,但也会对本地经济带来很大的影响,还记得原来有一个很经典的金融段子,说的是一个美国人在八汇率的时候兑换了二百万华夏币,后来他在华夏一百万买了一套房,剩下一百万四处旅游游山玩水,两年花掉五十万。

    两年后汇率升至六,这个美国人把房子卖掉一百万,将卖房的一百万加上自己剩下的五十万,兑换了近二十五万美元,也就是说这个美国人在华夏的这两年,不仅一毛钱没花,反而还赚了一万美元。

    这是周铭记得前世讽刺华夏币升值的段子,不可否认这个段子里面有很多漏洞,但也算能对这个金融现象进行一个简单明了的表述了,而周铭现在所要对英国做的,就是那段子里美国人的做法。

    这个做法非常简单,周铭汇款很多资金到英国,由于大量外汇的流入会很容易刺激英镑汇率的上升,而在英镑汇率上升后,周铭再将这笔钱转出去,这个时候由于汇率的变化,周铭这一进一出手上的钱就要多了不少。当然随着钱再转出去,英镑会再次贬值,周铭赚走的钱自然就要由英国来承担了。

    从这点上来看,周铭的做法非常实用,但问题在于,现在能想到这个办法的,就只剩下周铭了!

    雅克尔先夸了周铭一番,随后才问:“那么周铭先生觉得我应该从英国那边走多少钱的资金呢?”

    “这就看总统先生你喜欢了,我并不想对此作出任何限制,毕竟英国王室总要为他们的骄傲付出一些代价的!”周铭说。

    雅克尔点头表示明白,最后他又问:“周铭先生,如果这一次是我采取了单独行动的话,你也会对法国作出这样的事情吗?”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有些不尴不尬的笑了:“总统先生,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不会问这个问题。”

    周铭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不过周铭的表示却也十分明显了,毕竟对周铭来说,法国就是一个外国,他何必还要担心法国的经济是否能承受自己和其他国际资本的侵袭呢?该教训就可以出手教训。

    雅克尔是个聪明人,他自然也明白周铭话语背后的意思了。

    “好吧我明白了。”雅克尔叹息道,不过随后他又对周铭说,“不过周铭先生,你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还是这就是你们东方的哲学呢?”

    但他说完又自我否定道:“不对,如果说西方有最熟悉华夏的,就肯定是我们法国了,哪怕你们占尽优势也都是很谦逊的,从来没有像你这样霸道的咄咄逼人,但是我们从来也没见到过你这样的华夏人。”

    周铭无奈道:“总统先生,说到底我也不想这样,只是你们不听话,我就只能这么做了。”

    周铭这话让雅克尔更无奈了,因为原本他就已经提醒周铭霸道了,现在周铭又这么说,难道还是他们逼周铭这么做的吗?还不听话?难道这是爸爸打儿子的父子局吗?该死的,这可就更霸道啦!

    不过雅克尔就没有再说了,因为他很难去想周铭接下来还会再蹦出什么让他这个总统吃不消的惊人之语来。

    也是因为这样,雅克尔很直接的跳过的这个话题:“其实我今天还有另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我要告诉你,我的朋友们对你的投资计划非常感兴趣,只是在收益这方面该怎么算呢?”

    “开始前我会给你们信号的,你们只要跟着我的步调走就行了,投资多少就拿多少回报,各凭本事,我可以在墨西哥的投资上一分钱不赚,但是也要帮哈鲁斯堡家族狠狠的教训马龙家族的人!”周铭说。

    雅克尔笑了:“周铭先生果然是很有血性的,我相信这次合作会是我们以后友好的基础!”

    随着这番话,周铭和雅克尔的这次会面宣告结束,而周铭这一次也同样没有在爱丽舍宫多做停留,直接回去了凯旋大厦。

    离开爱丽舍宫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周铭看着漆黑的天空,他没想到今天会过的这样的漫长,仿佛过了好几天一样。

    坐在车里,周铭感觉非常疲惫,凯特琳心疼的给他揉着肩膀:“周铭你今天是故意表现的那么强势吗?”

    周铭点点头:“我现在没有时间去和他们一个个的解释,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稳住局面,否则今天英国人擅自行动一波,明天法国人又来一次,恐怕这次墨西哥行动还没开始就可以结束了。”

    凯特琳默默的点头,她也不是当初在布莱顿时那个在政治形势上完全不懂的小白了,她原本就是一个天才般的人物,在跟着周铭这么长时间里,她必然成长了许多。

    现在的局势很简单,就是周铭在和恶魔做交易,但是恶魔并不是一个诚实的交易对象,他会有他更邪恶的打算,比如这次在英国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美联储加息一样,其实就是他们的一次尝试而已,只不过由于他们并没有掌握形势,所以最后失败了而已。

    那么英国人会这么做,法国人也必然会有样学样,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生,同时这个时候周铭也没也没时间和精力去一个个的安抚他们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周铭只能选择用最坚决的态度去压住他们。

    这是一种非常赌博的办法,但周铭却别无选择。

    想到这里,凯特琳忽然感到很自责,因为这一切都是她引起来的,如果不是她,周铭完全可以慢慢的先积累自己的实力再进入外面的世界,不可能会陷入现在这种需要依靠恶魔来对抗恶魔的境地。

    于是凯特琳突然对周铭说:“要不……我们放弃吧,我可以不要哈鲁斯堡家族的,反正我自出生以来家族带给我的就只有痛苦和无休止的争斗,那么既然杰弗森和安德烈那么想要这个家族,我可以送给他们……”

    周铭吻住了凯特琳的嘴唇,把她后面的话全给堵在了嘴巴里,随后周铭对她说:“那可不行,你是哈鲁斯堡的公主,下一任的奥地利大公,哈鲁斯堡家族必须是你的,并且……如果我连自己女人的家族都守不住,那我还算是个男人吗?如果不能帮你教训那些欺负你的家伙,我又有什么资格拥有你呢?”

    “所以,不管我们的对手是谁,我们都必须用尽一切的办法去碾碎他们,这是我身为你男人的责任!”周铭说。

    凯特琳的眼睛湿润了,她主动吻住了周铭的嘴唇,因为在这一刻,她只有用这种办法来表达自己对周铭的感情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