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安德烈的加冕仪式?
    6月22日星期六,哈鲁斯堡家族会议再次召开,这一天,所有哈鲁斯堡家族的成员们早早的就来到了家族城堡里。 ★网★★ .★√ ★.

    今天的哈鲁斯堡家族城堡的大厅比以往更加拥挤,很多哈鲁斯堡家族的其他成员也从世界各地赶到了阿尔萨斯,由于上一次杰弗森大张旗鼓的来到了哈鲁斯堡,并公然支持安德烈以后,大家就都认定了安德烈将是家族的继承人了,毕竟原本安德烈就掌握了家族最多的资源,现在还有十三教派的支持,还有谁能阻止他呢?

    凯特琳?那个实际上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拜托,这里没人是瞎子,当初斐迪南大公在是家族领的时候都斗不过安德烈,最后输得连百慕大的城堡都没了,现在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凯特琳,她还有什么办法呢?尤其那天她和那个华夏人的鲁莽,所有人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们就是一对笑话!

    这是几乎所有哈鲁斯堡家族成员们的想法,当然或许也有期待生奇迹的,比如凯特琳的姑姑露易丝王妃。

    她来的时间不早也不晚,当她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以后,就一直在寻找着凯特琳和周铭的身影,但最终的结果是很让她失望的,直到安德烈走上了讲台,她都没能找到。

    今天的安德烈站在讲台上格外的意气风,他环视了大厅一圈然后说:“欢迎大家来到哈鲁斯堡,我是城堡的主人安德烈,今天是今年之中白天最长的一天,我想这也预示着天父对这一天的祝福!”

    “我们的家族会议到今天已经召开快两个星期了,这两个星期里生了非常多的事情,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些都是上天对继承人的考验,所以最后才有惊无险。”安德烈最后说,“哈鲁斯堡作为一个大家族,是需要一个领的这样才能实现家族复兴,在这点上,我需要大家的意见。”

    随着安德烈的话,下面立即喧闹一片,所有人都高声呼喊着安德烈的名字,都在说只有安德烈才是家族最适合的继承人。

    对此,露易丝是感到很恶心的,因为安德烈显然是故意那么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塑造一个顺理成章的形势。

    不过更让她烦躁的,是周铭和凯特琳在干什么?难道他们就这么放弃了吗?

    回想着前天晚上,她给周铭打的电话,先是一连打了十个电话都是占线,天知道他哪那么忙?后来好不容易打通了,却又是一堆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说什么不管多少东西都能夺回来,还说会说不准生什么事情让这次会议召开不了了也说不定。可是现在哪里有什么狗屁事情生呢?

    难道他们就要这样放弃了吗?还是他们也想了办法,只不过还需要等待呢?

    露易丝不知道,她这个时候只希望事情能晚一点是一点了,等着他们能在最关键的时候给自己带来一些奇迹了。

    安德烈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他转到露易丝这边问她:“美丽的露易丝王妃殿下,大家都在说要我来继承这个家族,但我认为我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可现在家族里又没有合适的继承人了,这可真是一个让人烦恼的事情,你是家族里非常具有资历的人,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如果你不行,那么就再推举一个其他人出来就好了!

    要是那个华夏人,他肯定就这么说了吧?

    露易丝心里这么想着,但她却是不会这么说的,她想了想说:“既然大家都这么推荐你,就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也说明了大家对你的信任,不过家族领这个位置的确非常重要,还是需要更加细心的斟酌,尤其现在哈鲁斯堡家族又已经连连衰败,我们更需要在领的推选上慎之又慎。”

    露易丝说出了一堆不偏不倚的废话,到最后也没表态是否要支持安德烈。

    安德烈对此也心知肚明,毕竟露易丝背后有王室撑腰,她没必要像那个华夏人一样公然和自己撕破脸,但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那么恭维自己。

    突然安德烈想起了凯特琳和周铭,他环视了整个大厅一圈也没见到人,于是他又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的继承人凯特琳女士还有她的丈夫应该也来参加这次会议了吧?我还想听听他们的意见呢,毕竟凯特琳是斐迪南大公的女儿,我相信我们的前任领,是对她说过什么的。”

    随着安德烈这话让现场又一片喧闹,可大家在四处寻找了以后却并没有见到他们的人。

    这时有人大声道:“我看他们已经根本不敢出现在安德烈你的面前啦!”

    还有人附和道:“没错,他们就两个野蛮的蠢货,还妄想继承哈鲁斯堡家族,难道他们以为这是在银行里存钱取钱吗?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轻松的事情呢?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还只能是安德烈!”

    听着下面一遍又一遍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安德烈在讲台上心里无比舒爽。

    再多喊一点!这才是这次会议原本应该拥有的样子,要不是有那两个家伙的出现,恐怕在一个礼拜前,就应该是这个结局了吧?不过现在也是一样,历史最终还是会回到他原来的位置上的。

    安德烈在心里这么想着,他做手势示意大家安静,最后他说:“其实我自己对自己并没有那么大的信心,但是大家的支持却给了我非常大的勇气,所以今天,我将会如大家所愿,继承哈鲁斯堡这个伟大的家族,同时我也请大家相信,我能带领哈鲁斯堡走出困境,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安德烈大声说着自己的口号,也得到了下面一片片的支持欢呼,安德烈就那么昂挺胸的站在讲台上,享受着这迟到的欢呼。

    最后他说:“那么既然没有人再有异议了,我们就开始最后的程序吧,有请我们阿尔萨斯的大主教德诺克神父!”

    一边说着,安德烈一边还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而大厅里的其他人也都大声叫喊起来“加冕”,这无疑让露易丝在下面更着急了。

    由于哈鲁斯堡家族过去是欧洲好几个国家的王族,现在虽然早已成为了历史,但也奥地利大公的称号却仍然没有废除,而大公这个称号其实就是在公爵之上国王之下,也算是一个独立君主的称号了,因此现在谁继承了大公的称号,实际就等同于是加冕了。

    加冕之前,一切都还可以归咎于是家族内部的政治.斗争,而一旦得到了神父的加冕,那就等于得到了教廷的认可,就再没有改变的可能啦!

    看着那位穿着烟色神职服的德诺克主教迈着坚实的步伐走进大厅,露易丝的心里也越的着急了,甚至最后都站起来了:该死的凯特琳,该死的华夏人,你们就是最可恶卑劣的骗子!我真的不应该相信你们,你们都是最没有信用的混蛋还有渣滓!

    露易丝心里很没有风度的破口大骂着,但也改变不了什么,在所有人虔诚的注视下德诺克主教走上讲台。

    安德烈也很尊敬的向主教问好,随后德诺克主教说了一堆没用的废话,宣誓了哈鲁斯堡家族的荣光,同时也为哈鲁斯堡家族的未来祈祷和祝福。最后德诺克主教问:“请问安德烈先生,你是否愿意继承哈鲁斯堡家族,无论现在或是未来,你都将尽自己的所能,在神的祝福下,把家族再扬光大呢?”

    安德烈点头回答:“我愿意。”

    随后德诺克主教又面向大厅问道:“那么你们是否愿意接受安德烈先生继承伟大的哈鲁斯堡家族呢?无论成功或者失败,你们都愿意追随他的脚步?在神的见证下,为了哈鲁斯堡家族呢?”

    “我们愿意!”大厅内所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然而德诺克主教却并没有说接下来的加冕词,因为他听到了一声响亮的“不愿意”。

    这一声喊也让其他人都愣住了,讲台上的安德烈在听到这声喊后他的脸都烟了,因为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这就是那个该死的华夏人周铭的声音。

    随后,大厅里的人群自动的分开,周铭和凯特琳走出人群拿着一个喇叭对着讲台上又说了一句:“很抱歉安德烈先生,对于你继承哈鲁斯堡这个决定,我和我的妻子都不同意!”

    看到周铭终于来了,露易丝几乎高兴得要跳起来了,只是她很诧异:为什么就只有周铭和凯特琳来了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做什么呢?

    安德烈很有一种破口大骂的冲动,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对德诺克主教说:“主教,我想那个疯子我们根本就不用去管他了,我们只要按照接下来的加冕流程走就可以了。”

    但德诺克主教却甩开了安德烈的手,很不高兴的说:“流程?我想安德烈先生你把这件事看的太简单了吧?加冕是按照神的旨意将哈鲁斯堡家族的权力授予你,那是上帝自创世纪以来就留给人们的宝贵财富,可不是你每天想走就能走的地毯。”

    最后德诺克主教看了下面一眼,收起了自己的圣经对安德烈说:“我想你应该还有自己的家事要处理,这点我不参与,等你处理完了,我会再帮你加冕。”

    德诺克主教说完就走下了讲台,任凭安德烈怎么留都留不住,最后安德烈只能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在周铭身上,他指着周铭恶狠狠道:“该死的家伙,为什么你还要来?你以为你们两个人能在这里做什么吗?城堡的保安都在哪里?给我把他们赶出去!”

    然而安德烈喊了好一会却并没有反应,他又怒吼道:“保安呢?都到哪里去了?难道城堡里的人都死了吗?”

    周铭在下面饶有意味的告诉他说:“安德烈先生,你不用喊了,你的保安是进不来的,因为我在之前就已经报警说这里正在进行一场非常严重的毒品交易,所以整座城堡和城堡里的人,都已经被法国警方控制了,哦对了,也包括这座大厅里。”

    随着周铭这番话,大厅的几个大门被人用力推开,数十名警察举着枪一个个的冲了进来,顿时大厅内一阵鸡飞狗跳和鬼喊尖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