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抢劫投资
    安德烈的报复来得又快又狠,就在当天晚上,他就找到了凯旋大厦的管理者莱蒙,并约他一起来到了巴黎最著名和奢华的餐厅,他们要了一个如同古堡餐厅式的包厢。√ ★.

    走进餐厅,在一番寒暄过后,莱蒙很直接了当的问道:“安德烈伯爵今天肯定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否则怎么会约我来到这样的餐厅用餐呢?让我来猜猜,这个包厢的费用至少在十万法郎以上吧?”

    安德烈笑了:“莱蒙先生的判断力让我心悦诚服,而我今天的事情其实也很简单,我知道有一个量子基金租用了凯旋大厦的办公室对吗?”

    “很抱歉伯爵阁下,你知道凯旋大厦的规矩,我们是要替所有的客户保守秘密的,这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信誉。”莱蒙说,随后他又不动声色的问,“不知道伯爵先生怎么会对凯旋大厦的客户感兴趣了呢?”

    “因为我希望莱蒙先生能把这所谓的客户给赶出凯旋大厦。”安德烈很直接的说。

    安德烈的直接让莱蒙非常意外,而莱蒙的意外也在安德烈的意料之中,他接着对莱蒙说:“当然我并不是要你损失一个客户,对于赶走量子基金以后的损失我会全额补偿给你的,包括后续的官司费用。”

    “看来这个量子基金一定是做了什么让伯爵先生深恶痛绝的事情。”莱蒙笑着说,但他随后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我想说的还是很抱歉,我们有自己的规矩和信誉,任何企业入驻凯旋大厦都是相信我们能帮他保密的,如果我们随意的驱赶客户,那么这就是最糟糕的事情了,所以我拒绝帮忙!”

    对于莱蒙的拒绝,安德烈并不意外,他又说道:“莱蒙先生先别忙着拒绝,或许接下来你就会改变主意了,因为这个量子基金不仅是我非常痛恨的人,也是杰弗森先生的敌人……”

    安德烈一边说着一边拿出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然后把电话递给莱蒙,而莱蒙也果然在电话里听到了杰弗森的声音。

    等那边说完了,安德烈才又说道:“我想莱蒙先生应该知道杰弗森先生是什么人,他可是白兰度大牧最疼爱的私生子,甚至都把墨西哥的班克曼银行给了他,而杰弗森本人也是非常厉害的,甚至于如果你了解杰弗森你就应该明白他的脾气是很差的。”

    “所以,”安德烈最后问,“那么莱蒙先生你最后的选择是要跟着杰弗森先生上天堂,或者是陪着那个该死的量子基金下地狱呢?”

    “这根本没有选择,就算那是我最大的客户,我也一定会选择杰弗森先生的!”莱蒙毫不犹豫的回答,随后他站起来,“那么我现在就回去把他们从大厦里赶出去吧!”

    安德烈却把莱蒙又按回在了座位上对他说:“莱蒙先生并不要着急,有些事情完全可以等一下再做的,我想先知道他们的量子基金在凯旋大厦里究竟在经营着什么样的业务,如果把他们直接赶出去,那岂不太便宜了吗?要做就等他们在业务最关键的时候再做,这样才能让他们永生难忘!”

    安德烈说话时的狞笑让莱蒙感到不寒而栗,随后安德烈跟着莱蒙来到了凯旋大厦,安德烈知道周铭是金融投机商,因此他们直奔网络监控室过去了,毕竟不管什么金融投资,都必须要网络。

    “量子基金的活动频率基本都是在白天的时候,晚上前半夜的活动频率也有一点,但是上午是最频繁的。”网络技术主管向莱蒙汇报。

    “原来如此,结合最近英镑的走势,看来他们是在做英镑的投机活动了,这样的话似乎我们可以让他们在去地狱忏悔前,还能给我们留下一些什么。”安德烈说着转头问莱蒙,“看在你帮助杰弗森先生的份上,想不想让我帮你做点稳赚不赔的投资呢?”

    从他的表情,莱蒙显然明白了什么,于是点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非常感谢的!”

    于是就在第二天,安德烈和莱蒙早早的来到了凯旋大厦的网络监控室里,他们看着量子基金办公室的网络信号波动,虽然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访问网络非常频繁,但根据技术主管的汇报这还并不是他们的峰值,因此他们也就继续耐心的等下去了。

    终于到了上午十点钟的时候,量子基金办公室的网络访问频率终于到达了峰值,安德烈当即大吼道:“切断他们的网络,切断他们的电源还有电话,让他们的一切投资行为都见鬼去吧!”

    安德烈突然的吼声吓了莱蒙和技术主管一跳,莱蒙也皱着眉头对安德烈这种越俎代庖的行为感到很不满,不过鉴于是在这个时候,并且他还有利益要收回来,于是莱蒙就先把自己的不满给压在心底了,只是平静的让自己的技术主管去执行安德烈的命令。

    就在技术主管切断了量子基金公司的网络电源以及其他通信以后,莱蒙也对安德烈说:“现在就该轮到我们赚钱了吧?”

    安德烈微笑道:“当然,根据刚才截取量子基金公司通讯信号我们知道他们是在大量买进英镑,从他们这个投资动作很容易就能判断他们是在推高英镑汇率的,然后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再抛售出去,这样就可以完成一次英镑投机了,那么现在,我们就帮他们完成他们的工作好了!”

    这就是安德烈和莱蒙的计划,抢劫量子基金的投资果实,他们先通过凯旋大厦的通信技术截取周铭办公室的信号,并对他们的投资行为作出数据分析,然后根据他们的投资方向跟着他们进行投资,这样就可以从中间截走原本应该是量子基金的钱了。

    “这真是一个天才般的想法,只不过量子基金就变得很可怜了,不仅没了地方办公,连他们原本要投机赚取的钱也没了,或许等他们找到了下一个办公室,英镑就已经开始下跌啦!”莱蒙说。

    “没办法,谁让他们得罪了他们永远得罪不起的人呢?这些只是一点最微不足道的惩罚,是他们在被关进地狱以前的最后一点价值而已。”安德烈说。

    突然莱蒙的电话响了,莱蒙接通,随后告诉安德烈是量子基金打来的电话,安德烈才听到名字就直接帮莱蒙挂断了电话。

    面对一脸不明所以的莱蒙,安德烈告诉他:“有些事情在电话里可说不清楚,那么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上去和他们说清楚好了!”

    对于这个提议,原本莱蒙是想要拒绝的,但安德烈却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权力,直接拉着莱蒙就离开了网络监控室。这下莱蒙只能想着反正事情都已经做了,难道还怕再和他们见面吗?

    带着这样的想法,莱蒙和安德烈来到了量子基金所在的楼层,由于电源被切断的关系,这里的楼层有一半都是烟暗的,毕竟为了迎接金融班同学们的到来,乔罗斯租了好几间办公室。

    “哎呀呀!这里不应该是办公室吗?为什么会漆烟一片呢?这是预示了什么吗?还是这里的人原本就不配拥有电呢?”安德烈才来到这里就阴阳怪气的大声说道。

    很快有人拿着手电筒走出来了,并说道:“原来是安德烈伯爵吗?那我想我明白为什么我的办公室会突然断网停电了,想来是你让莱蒙先生这么做的吧?可在我印象中,你们应该不是同盟才对,那么莱蒙先生也在这里吗?我很想问问安德烈伯爵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才让你出卖了凯旋大厦的信誉呢?”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拎着手电筒来回照着,莱蒙站出来说:“由于量子基金存在违规行为,因此根据合同,我们有权停止一切对你们的服务,并限令你们即刻搬离凯旋大厦!”

    对于莱蒙的话,周铭笑了:“莱蒙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要再说什么如同孩子般幼稚的话语了,什么违规行为你知道都是无中生有的不是吗?要我们即刻搬离没问题,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究竟收了什么好处,可不要被安德烈给坑了才好。”

    莱蒙听这话愣了一下,他下意识回头看了安德烈一眼,安德烈这时说:“很抱歉周铭先生,我这个人是很会坑的,但我从来不坑朋友,反倒是你,才是我最想要坑的对象!”

    安德烈说到最后都有些咬牙切齿了,在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后才又说道:“你不是想知道我给了莱蒙先生什么好处吗?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们准备赚的钱而已。”

    “我们通过你们的通信波动,分析了你们的投资方向,然后等到你们的操作达到峰值以后就马上切断你们的网络,这个时候你们没法再继续投机了,而我们却可以马上把你们的投资给接盘过来,这里面所赚的钱,就是我许诺给莱蒙先生的报酬。”

    安德烈接着说:“当然这只是报酬的一部分,还有更多的是杰弗森先生会支付的。”

    安德烈说着他的表情都狰狞了起来,在周铭手电的照射下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他对周铭说:“怎么样?是不是感到很痛苦很愤怒呢?但这是没有办法的,这就是我给你的报复!”

    安德烈信心满满的说,只是让他没想到的,周铭不仅没有愤怒的咆哮,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哎哟!原来这就是你的打算呀!那可太感谢你了,不得不说,安德烈伯爵你可真是天使一样的好人呀!尤其是你刚才那句接盘,用的真是太到位了,今天我可以在这里告诉你,你就是伟大的接盘侠!我和我的朋友们都会为你祈祷的!”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