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爵位许诺
    当周铭凯特琳和乔罗斯以及大部分的金融班同学都离开了以后,楼上量子基金办公室的电就被输送过来了,因为就算目的没达到,但人已经走了,那莱蒙再拉这里的电闸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Δ』网 .*

    “该死的!我真是一个愚蠢的白痴,我怎么就能够相信你的话呢?我应该听信我的投资顾问,之前明明他已经警告过我,英镑是一个非常大的旋涡,进去就有可能出不来了的!”莱蒙愤愤道,“不过安德烈先生我已经记住了,你说过你要给我补偿的,你绝对不能反悔,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安德烈理了理自己的头:“莱蒙先生,我很想说这并不能怪我,因为我也没想到那个华夏人居然会有这么卑鄙的做法,但是当初我在向你提起这个提议的时候,你不是也并没有反对吗?那么在可能赚钱的时候你不考虑清楚,现在看要亏了你才想起来,这种无赖行径我想和莱蒙先生你的性格并不相符!”

    见莱蒙又要火了,安德烈接着说:“另外还有一点,我认为我们在这里争吵并没有了任何意义,因为该犯的错误我们已经犯了,该失去的钱我们已经失去了,与其去争吵谁对谁错,倒不如我们先把手上的英镑全部抛售了,这样才能更大程度上的止损。”

    面对安德烈的建议,莱蒙却有些犹疑不定:“我们真的要抛吗?这样会不会又有什么问题?我总觉得那个华夏人他既然能猜到你要怎么报复他,他就也一定想到了你会再重新抛售英镑来止损的。”

    安德烈当即愣了一下,显然莱蒙的话提醒了他,安德烈对周铭的了解并不深,但就在这次的事情上,仿佛周铭让英镑汇率上升就上升下降就下降,甚至就连自己上来找他麻烦都知道,这让安德烈顿时不理解周铭那个人怎么就能像上帝一样怎么能那么厉害呢?

    但随后他又叹了口气说:“难道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他办法吗?”

    在这句反问下,莱蒙也才放弃了自己的坚持,毕竟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也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不过莱蒙先生你大可放心,我并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那个该死的华夏人!”安德烈咬牙切齿的说,“如果他就这么接受了我们的报复那对他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可现在我们失败了,那么他将面临的就将是杰弗森先生的直接报复了,那才是一种绝望的残酷!”

    这话让莱蒙大喜过望:“真的吗?安德烈先生你说杰弗森先生他会亲自来报复那个华夏人吗?”

    “没错,所以我们的些许损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值得的!”安德烈说。

    ……

    安德烈和莱蒙他们这时并不知道,其实莱蒙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们的所谓止损,不过就是在帮助周铭对英镑进行的抛售罢了。

    而周铭在离开了凯旋大厦后回到了自己租用的一栋别墅里,他回到房间给伊丽莎贝女王打去了一个电话,和往常一样,电话先是由伊丽莎贝女王的管家接的,在周铭表明了身份后才转给了伊丽莎贝女王,而伊丽莎贝接过电话就很不客气的质问周铭:“我很想知道对于今天的英镑汇率,周铭先生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想说这是对英国的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事实上我打这个电话就是为了这个好消息。”周铭说。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富有喜感的笑话。”伊丽莎贝很不给面子道。

    周铭则说:“我也并没有在说什么笑话,因为今天英镑的暴跌是我替女王陛下找到了一个接盘侠的……”

    随后周铭就把安德烈说服凯旋大厦的所有者莱蒙,他们共同想阴自己一波,在自己操作最频繁的时候突然拉了自己的电闸和网络,然后他们通过分析自己的网络记录,再跟着自己的投资方向用他们资金来进行投资的事情,原本原样的告诉了伊丽莎贝。

    “原本英镑的汇率就是被人为推高,到了现在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原本和女王陛下的商量,就是舍弃一部分英国企业的利益,帮助王室赚取资金,但是现在随着安德烈和莱蒙的突然入场,我想他们的投资是可以帮助英国很多企业抵消在这次英镑汇率事件中的损失不是吗?”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或者女王陛下也可以选择把他们损失在市场里的钱全部放入王室的账户中去,当做是对他们妄图染指英镑的惩罚吧。”

    “具体该怎么做,我们自然会有我们的打算,这点就用不着周铭先生劳心了。”

    伊丽莎贝很轻巧的把这个问题一语带过,不过以周铭对她的了解,只怕这位女王陛下绝对不会把已经放进自己钱包里的钱再拿出来了,哪怕是为了大英联合王国也是一样。

    “比起英镑的问题,我只想知道关于墨西哥那边的部署,你究竟做的怎么样了?”伊丽莎贝问道。

    “在墨西哥那边的前期部署已经没问题了,并且我们和法国的资金也都已经基本转去了墨西哥,接下来我会和乔罗斯一起去墨西哥,只要等到一个机会,我们就可以开始做空墨西哥比索,对马龙派在墨西哥的财富进行掠夺了。”周铭告诉伊丽莎贝。

    “非常好,那么我就在伦敦等着周铭先生的好消息了!如果这一次成功,我想我不介意封周铭先生一个荣誉爵位!”伊丽莎贝说。

    这话是让周铭感到有些意外的,虽说现代社会已经不讲究太多的贵族方式了,王室除了一个荣誉爵位也不可能会再有其他的馈赠给出来,没有封地和赏金,但就只是一个爵位,也能代表王室对受封这个人的认可,而根据周铭的记忆,也就只有李成这样的人物才有机会被封爵的,其中的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荣誉爵位这个东西最重要的不是有什么实质性的奖励,而是一种对你的认可,在这个以西方为主导的世界,这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非常感谢女王陛下的。”周铭说。

    “感谢的话现在说还太早了,在周铭先生你的面前,还有一个墨西哥在等着你去踏平。”伊丽莎贝说。

    “请女王陛下等着我胜利归来的消息吧!”

    在最后给伊丽莎贝表了决心后,周铭就结束了这次和伊丽莎贝的通话。

    当周铭放下电话,凯特琳走过来问他:“周铭,刚才听你说,你要亲自去墨西哥吗?”

    周铭点头回答:“那当然,只有亲自到了那边,才能最全面的了解那边的情况,并且我们炒的也是墨西哥的本国货币,而当地的货币自然在当地是最好操作的了,所以我的想法是我和乔罗斯都去那边操作……”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凯特琳就坚决的说:“我不同意!”

    这让周铭愣了一下,然后凯特琳接着说:“周铭你知道墨西哥那是什么地方吗?那里有过四千万的贫穷人口,那里的枪支和犯罪泛滥,据说每天都有人在烟帮火拼中死亡,那里简直就是一片地狱,这样的地方周铭你怎么能去呢?这太危险了!”

    “放心吧,只是我和乔罗斯过去而已,”周铭说,“到时候凯特琳你和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待在法国这边进行远程操作……”

    凯特琳再一次打断了周铭的话:“我才不是担心我自己呢!我也不管其他人去不去,只是周铭你是绝对不能去的,因为那里太危险了!”

    说到最后凯特琳也软语相求道:“周铭,难道你派人去不好吗?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是冲在第一线的,但你也不能永远这样吧?你现在已经是手握成千上万亿资产的大资本家了,有些危险的地方你完全可以让别人来代替你去,有些工作也完全可以让别人来代替你完成啦!”

    凯特琳又说:“周铭,我记得你一直告诉我说运气是最靠不住的东西,可是你现在这样的做法不就是在赌自己的运气吗?还是你认为你一定能躲过墨西哥无处不在的犯罪和子弹呢?并且最重要的,那里还是马龙派最重要的地盘和杰弗森的根据地,如果一旦给他知道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得不说,凯特琳的话倒是提醒了周铭,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需要自己去拼的时候了,并且最重要的,是这次墨西哥比索的做空,好像也的确不是非要自己去到墨西哥的,只要有一个懂金融又能信任的人在那边帮自己操作就可以了。

    周铭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好笑,自己一直在教林慕晴、苏涵她们该如何做一个合格的领导者,结果到了自己这反倒放不开,这就太打自己脸了。

    “我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呀,周铭你可知道你现在可不是你一个人啦,我和林慕晴还有仍然在华夏的苏涵,我们都很需要你的,你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并不需要在墨西哥这一个地方死磕的!”凯特琳对周铭说,显然是她看着周铭在一直愣神,以为周铭还没想通,就又说道。

    周铭笑着握住了凯特琳的小手对她说:“虽然我这个人很不服输,但归根到底我可没有那么犟,如果真没必要,我也并不会以身犯险的。”

    周铭这话让凯特琳喜出望外:“这么说周铭你不会去墨西哥了对吗?”

    周铭煞有其事的点头回答:“当然,只要墨西哥那边不出大问题,不是我非去不可的局面,我还是可以不犯这个险的,不过最主要的是乔罗斯这个人,还是值得信任的!”

    这个时候的周铭并不知道,他这个时候算是给自己立了一个fag,才会有后面那些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