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果然如此
    三天的时间过去,很快到了6月29日,周铭和凯特琳尽管在前一天就已经赶到了阿尔萨斯,不过这天他们还是起了个大早,然后开车去往哈鲁斯堡。

    “周铭,我们真的不用让总统府的宪兵队帮我们准备一下吗?或许安德烈也觉得我们能想到他会有所准备不会再报一次警的,所以他干脆就不做任何准备了的。”

    凯特琳在车上对周铭说,她语气是有些担忧的,毕竟这三天以来,他们一直都在寻找安德烈主动去通知他们的原因,但结果却很不尽人意,根本一点线索都没有;不过好在乔罗斯在墨西哥那边的布局都很顺利,但即便如此,凯特琳还是难免会有些担心。

    面对凯特琳的建议,周铭笑着对她说:“对于你的说法我完全同意,只是我认为并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我有种预感,如果安德烈这一次是真的有什么办法能让他肯定继承了哈鲁斯堡家族,要是真这样,那么我们即便报警能阻止会议的召开,却无法阻止他的最后继承,不是吗?”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就要看着他继承这个家族吗?”凯特琳愣愣的说。

    周铭握着凯特琳柔嫩的:“其实我在想,就算让他继承了哈鲁斯堡家族,也未必有多糟糕的局面。”

    周铭的这个说法惊讶了凯特琳,她顿时瞪大了眼睛,或许她嘴上能说不在乎安德烈最后继承家族,只要周铭能平平安安的,但那更多的是出于对周铭的关心,但在她心底,还是很在乎这个继承权的。

    不过她的在乎并不是她有多想要哈鲁斯堡家族,而是在乎她的不甘心,要知道她的父亲斐迪南大公就是被安德烈给赶到百慕大的城堡里,最后安德烈还和杰弗森合伙抢走了父亲的最后一座城堡,父亲也因此郁郁而终,甚至最后在安德烈的余威下,除了露易丝姑姑都没有其他人敢过来参加她父亲葬礼的。

    这不是杀父之仇,但也和杀父之仇差不多了,因为一直以来,安德烈就在用阴谋诡计欺负他们父女,才最后让父亲心力交瘁才那么早去世的。

    “放心吧,作为斐迪南大公的女婿,我当然明白安德烈对于你们的仇恨,我肯定不会饶过他的,只是如果有可能或者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换一种思路去想想看的。”

    周铭对凯特琳说,让凯特琳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周铭接着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这时他们却已经到了哈鲁斯堡,他们才中止了这个话题。

    和前几次的会议一样,周铭和凯特琳他们把车停在了城堡的停车场里,然后下车来到了城堡大厅里,这个城堡大厅里的布局还是和之前一样,也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多,也只有那么很少的一部分人能坐着,只是和平常所不一样的,是凯特琳的姑姑露易丝王妃也早早的等在了这里。

    见到周铭和凯特琳进来,露易丝立即站起来走到他们身边急切的问:“怎么样?你们找到了安德烈主动通知你们的原因了吗?”

    对于露易丝的这个问题,周铭和凯特琳早有了准备,于是周铭对她摇了摇头:“很抱歉,这个原因我们还不清楚,不过问题在于我们的所有事情都进展的非常顺利,所以我们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了。”

    “也就是说,这一次你们仍然还是没有做任何准备就过来了?”露易丝惊讶的问。

    周铭尴尬的耸了耸肩:“我想可以这么说了。”

    露易丝有些无奈的扶额道:“我真是被你们的天真给打败了,那你们这一次又准备怎么办?是用你们的鲁莽,还是准备再报一次警来阻止会议的召开呢?”

    周铭想了想回答:“恐怕这个问题我现在并没有办法回答,不过有很大可能这两个办法我都不会用。”

    如果是第一天认识周铭,那么露易丝现在只怕就要抓狂了,但好在她已经知道了周铭是一个从不按常理出牌的主,所以她干脆不去想这些,只等着看最后的结果了。也是这个原因,她只给周铭留下一句‘祝你好运’,然后就回去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了。

    周铭和凯特琳对此也没什么办法,就也坐在了他们的座位上,然后等到了九点钟的时候,安德烈准时走进了城堡大厅。

    安德烈径直的走上了讲台,他很开门见山的说:“各位朋友们欢迎大家再一次来到这里,和之前一样,今天的会议主题仍然是关于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权问题,不过今天和以往所不一样的是,今天我们必须要将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确定下来!”

    安德烈接着又说:“在之前的会议上,我很有幸得到了家族成员们的大力支持,大家都希望我能成为家族的继承人,并且在上一次会议的表述中,大家也都支持了这个提议的……”

    说到这里,安德烈突然顿了一下,城堡大厅内的其他人也都稍稍愣了一下,大家都下意识的看向周铭凯特琳这边,毕竟谁都知道在继承权的问题上,也就是凯特琳在和安德烈争了。那么现在安德烈那么自信满满的把自己推出来成为继承人了,凯特琳这边必然就要有动静了。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周铭和凯特琳却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仿佛这里的事情和他们并没有关系一样。

    在这一瞬间,城堡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感觉这个世界太不真实了,如果不是清楚的记得之前周铭和凯特琳用尽一切办法阻止会议的继续,甚至都不惜报警,让警察冲进这个神圣的家族城堡里来抓人,他们真的都以为那不过就是一场无聊的梦境了。

    就连安德烈也很不敢相信的问:“凯特琳殿下还有你的华夏先生,我说我要继承这个哈鲁斯堡家族了,你们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周铭笑了:“我说安德烈你这个人真贱吗?原本你要继承家族我们反对你不高兴,现在我们不说话了,反而你又问我们的意见了,难道我们不给你来点难忘的记忆你都会浑身痒而睡不着觉吗?”

    周铭这句反问让安德烈感到十分尴尬,不过他的尴尬也是暂时的,随后他就狞笑起来:“看来你们终于想通是要放弃了,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呀,可为什么你们的醒悟就不能再早一些呢?或许那样我还能可怜你们一下,但是现在,有些事情已经开始了就停不下来了,就像我今天要给你们准备的惊喜一样!”

    安德烈的神情看起来有些癫狂,如同一个亢奋的精神病人,他对周铭和凯特琳说:“今天原本我是要让你们感受什么叫绝望的,不过看来现在我更要这么去做了!”

    安德烈说着挥手让城堡里的仆人搬上来一套设备,他介绍说:“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可视通话系统,恐怕你这种从华夏来的白痴,根本都没有听说过吧?”

    虽然周铭曾经在伊拉克的时候,通过这种类似的系统和美国总统沃尔什通过话,不过现在争论这个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对于现在的周铭来说,他更想知道究竟生了什么,毕竟只有知道了才能想对策,如果什么都不知道,那也就根本没有对策这么一说了。

    安德烈接着说:“现在这套可视电话系统连接的就是墨西哥那边的信号。”

    说到这里安德烈故意顿了一下才又说道:“是不是这让周铭你想到了什么呢?我可是知道你派了一位叫乔罗斯的人去了那边,不知道周铭你是要他去墨西哥做什么呢?准备做空比索吗?”

    周铭和凯特琳对视一眼,他们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生了,安德烈会这么说,显然就证明杰弗森那边早就得到了消息。

    “该死的,果然是这样!可究竟是谁背叛了我们呢?是英国女王还是法国总统呢?”凯特琳咬牙切齿的低声说。

    看着凯特琳在下面的低声嘟囔,安德烈显得更开心了:“看来这件事果然抓到了你们的重点上,是不是你们还在猜究竟是谁背叛了你们呢?那就让你们去猜吧,不过你们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因为你们这些家伙,就是玷污了这个世界的垃圾!”

    周铭皱着眉抬头问道:“那么你或者杰弗森究竟把乔罗斯怎么样了呢?”

    “哦,你这个该死的华夏人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吗?不过很抱歉,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并不知道,因为这都是尊敬的杰弗森先生在那边操作的,但或许接下来你就可以在电视上看到结果了!”

    安德烈说着打开了电视,画面是一片漆黑的,因为那是在墨西哥时间的凌晨。

    突然杰弗森的脸跳进了画面里:“嘿!哈鲁斯堡的朋友们你们上午好呀,哦还有美丽的凯特琳女士以及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华夏人,你们也同样早上好!相信我自己就不用多做介绍了,我就是你们的老朋友杰弗森,我这一次和你视频通话,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就是我刚刚摧毁了一座别墅,而你的手下,都被我炸上天啦!哈哈!”

    杰弗森说着狂笑了起来,而随后镜头移开,似乎那边有人在打着光,借着灯光,他们立即看到了一片废墟,从那一块块的碎砖和仍然在燃烧的不明火光,以及一缕缕青烟,可以想象刚才这里究竟经历了什么。这也让城堡大厅内的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杰弗森这时又把镜头拉回到他脸上:“嘿!你们这些懦夫们,这边的情况都看到了吗?你们都不知道那种毁灭有多刺激!哦对了,顺便告诉你们一句,这是我叫来了我的私人军队做的,不知道这个结果你们是否满意呢?如果满意就请给我点个赞哦,你们这些只配在墙角瑟瑟抖的猪猡们!”

    随后杰弗森就结束了这一次的通话,安德烈又站出来问,很有信心的问:“那么现在,对于我继承哈鲁斯堡家族这件事,不知道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