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骂人从亲妈开始
    对于安德烈能否继承哈鲁斯堡家族的这个问题,城堡大厅内所有人的答案都是非常一致的,毕竟可视电话那边的惨状还历历在目,谁还敢反对呢?

    以前由于安德烈只能在商场上背后捅捅刀子,要不就是拿财产方面做做文章,还有人能自恃实力的与众不同一下,比如露易丝王妃,她几乎就是不公开的对抗了;或者有些人干脆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想着反正你安德烈上台我也没好处,那我还不如反对你去支持凯特琳到底了,说不准就有奇迹发生了呢?

    不过现在,杰弗森那个神经病是真的要杀人的,更重要的是他还真的有能力杀人,上一次杰弗森两架武装直升机荷枪实弹大摇大摆飞到哈鲁斯堡上空的事情所有人都还记忆犹新;那么这就完全不一样了,财富这些东西失去了还有机会再拿回来,但是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也没人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

    因此当安德烈问出话以后,城堡大厅里的回答完全是一面倒的,就连露易丝在安德烈看过去的时候,她也表示了同意。

    可即便是这样,安德烈仍然还觉得不够满意,于是他又把目光投向了周铭和凯特琳这边问:“我们都知道凯特琳殿下才是斐迪南大公的女儿,也是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所以你也同意由我来继承家族吗?”

    周铭抬头看着他问:“安德烈先生这么问,难道意思是如果我们反对的话,你就会放弃继承家族了吗?”

    安德烈很猖狂的哈哈笑道:“当然不是,我就只是想听听你们的答案而已,毕竟有些事情你们如果不试一试的话,怎么知道是错的,怎么会感到绝望呢?”

    “该死的!这个家伙真是太嚣张了!”凯特琳紧握着粉拳,抬头怒骂他道,“安德烈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你就是靠着有杰弗森的支持才能在这里这么嚣张,但你所付出的代价却是要把整个家族卖给了杰弗森,你是哈鲁斯堡的耻辱,家族最大的罪人!”

    面对凯特琳的怒骂,安德烈笑的更放肆了:“哦是吗?可我就是罪人了你又能怎样呢?”

    安德烈随后话锋一转:“况且在这里的谁都能说我,但就只有你不能说我,因为你不是已经把家族卖给那个野蛮愚蠢的华夏人了吗?甚至还让警察进来这个神圣的地方抓人,要说起对哈鲁斯堡的罪孽,你才是最重的那一个!不过很可惜呀,你拿你的贞操换来的男人却仍然那么没用!”

    凯特琳原本接受的教育里就没有骂人这一项,现在她面对安德烈的肆无忌惮直急得想哭。

    周铭握住了凯特琳柔嫩的小手对她说:“你是高贵的公主,不要和这种垃圾较劲,骂人这种事情,还是让我这种社会出身的华夏人来做吧!”

    随后周铭就站起来对安德烈说:“你这个狗日的杂碎先死一个妈再说!”

    安德烈眼睛一瞪:“你这个华夏猪猡你刚才说了什么?”

    “听不懂吗?那我说明白一点好了,刚才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你妈正在被人轮,最后挂树上了,午夜回魂又炸成了一朵烟花闪耀了整个阿尔萨斯,让每个阿尔萨斯人都吃你亲妈的骨灰拌饭!”周铭伸手指着安德烈说,“就你这种亲妈爆炸的白痴,就算有一天你死了,我也会带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录音机在你坟前跳上一曲小苹果的!”

    面对周铭这一句接一句的后现代网络神骂,把安德烈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你居然敢这样骂我,你这个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华夏猪猡!”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安德烈你这个**想要说话先死一个妈再说,如果想要骂人再死个爹来助助兴!”周铭说,“我就想不通你这个傻b犊子都这样了,怎么还有脸站在这里呢?你让我看见了两头猪你知道吗?因为一头猪已经无法再形容你的蠢了!”

    “周铭……你这个贫民窟里出来的狗屎,你竟敢这样骂我……”安德烈手指着周铭,嘴里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我怎么就不敢骂你了?你这个死妈的玩意,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是不是当初你妈在挂树上前没做好避孕措施,所以把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给生下来了呢?你翻来覆去就只有那几句话,你特么是不是嘴巴有问题呀?开着你亲妈的灵车漂移成傻b了吗?”

    “够了!你这个华夏人不要再说了!”

    安德烈狠狠的把手上的话筒给砸在了地上,随后居然哭出来了:“你们华夏人都是最狠毒的恶魔,上帝是不会原谅你的,我要诅咒你一辈子!”

    这句话安德烈几乎是歇斯底里咆哮出来的,而他在吼出了这句话以后,就哭着跑出了大厅。

    这个结果让周铭感到无比诧异,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刚才还那么嚣张的安德烈,现在居然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一样哭着跑出去了,能不能爷们一点?怎么一个大男人还能被骂哭呢?

    安德烈的离开震惊了城堡大厅内的所有人,不过他们在震惊过后,一个个看着周铭的眼神也充满了恐惧,就仿佛周铭真是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般,就连凯特琳也小声告诉周铭他骂得有些太过分了。

    周铭无奈的搔了搔头:好吧,看来自己后现代的骂人艺术,着实有些太超前了,让这些自视甚高的西方贵族们没办法接受了。

    由于安德烈已经离开,那么剩下这些人也一个个的离开了城堡大厅,只有露易丝留到了最后。

    她脸上带着无比厌恶的纠结表情走向周铭对他说:“我真的无法想象那些恶毒的语言居然会出自你的嘴里,枉我之前还想找你帮忙,那真是我犯下的天大的错误,你那些语言会遭受上帝的惩罚的!”

    周铭摊开双手说:“我说露易丝王妃你好像搞错了吧?明明就是安德烈先开始骂人的,我只是被迫还击,怎么现在还是我的错了呢?就因为他骂不过我吗?好像没这个道理吧?总不能他被骂哭了我还得可怜他吧?那也太圣母了,如果这样那为什么没人帮凯特琳说句话呢?”

    周铭接着说:“对我来说,既然我开始骂人了,那就肯定是要从亲妈这种至亲开始下手了,俗话说的好,打人就要先打脸,骂人永远要最狠嘛!如果他那样欺负我的女人,让凯特琳都要哭了,我不能骂得比他更狠,不给凯特琳解气,那我还叫男人吗?”

    听着周铭的这句反问,露易丝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犹豫了半天最后只能说:“你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现在安德烈对家族的继承已经再没有疑问

    (本章未完,请翻页)了,而且你最后的布局貌似也失败了,你派去墨西哥的人,已经被杰弗森给干掉了,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可以到此为止了。”

    说完露易丝又看着凯特琳问她:“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可以让你跟我回去住在王宫里,并且保证你以后的生活,你们的婚姻也可以到此结束了。”

    凯特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姑姑我不要跟你走,我相信周铭,也请你相信周铭。”

    露易丝笑了:“看来你是真的和他有感情了,不过我的凯特琳小公主,这可不是相信与否的问题,我是可以相信他,但相信却并不能改变任何事实的,而今天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我能相信他在背后做了很多事情,我也并没有说他是在敷衍或者什么,但今天的事情已经很好的证明了,他根本保护不了你,或者说现在的他还能力有限,所以你需要更好的保护。”

    露易丝苦苦劝着凯特琳,但凯特琳却仍然很坚决:“我是不会离开他的,不管什么情况,我都相信他!”

    对于如此执着的凯特琳,露易丝最后留下一句‘愚蠢天真’的评价,然后离开了城堡大厅,最后在这里,就只剩下了周铭和凯特琳了。

    当所有人都离开以后,周铭正要说什么,但凯特琳却先说道:“周铭今天的事情并不怪你,这都是安德烈和杰弗森他们太卑鄙了!你之前根本不知道他们会这样,这只是个意外,你能做到这样已经是表现最好了,我也完全相信你有能力再把局面扳回来的!”

    周铭听着凯特琳这一句句,他没想到自己还没说话,她居然就先安慰起自己来了,并且还这么的不离不弃,真是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周铭握着凯特琳的手,他们一起离开了哈鲁斯堡,在回去的路上,周铭接到了妖鬼从墨西哥打来的电话,其实这个电话妖鬼那边早就在打了,只是由于周铭有做事情的时候关手机的习惯,所以现在才接到。

    “周铭先生还有**兄弟,我对不起你们,我辜负了你们的信任,我没能保护好乔罗斯先生,结果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明明就告诉我们要小心谨慎,还给了我们那么多钱,买了那么多武器,可我们还是失败了,我们的无能让我们的名字全都要刻在恶魔的耻辱柱上!”

    电话才一接通,妖鬼的鬼哭狼嚎就传了过来,周铭对此说:“妖鬼兄弟请你冷静一下,你先不要自责,可以先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了吗?”

    妖鬼这才反应了过来,他先向周铭说声抱歉,然后才说:“就在今天凌晨,乔罗斯先生的别墅遭到了袭击,乔罗斯先生也被他们抓走啦!该死的,在临走前我还信誓旦旦的向周铭先生您保证会保护好乔罗斯先生的,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见妖鬼又开始了,周铭于是劝他道:“妖鬼兄弟,我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怪你,毕竟你的对手是杰弗森,他可是带了他的私人军队过来的,我看到了有坦克的存在,你们这怎么能抗衡呢?”

    周铭的理解却更加刺激了妖鬼的自尊,他随后又说:“周铭先生您请放心,我一定会把乔罗斯先生给救出来的,为此我赌上食尸鬼佣兵团的名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