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这些是赃物
    誓一般的说完这句话后,妖鬼那边就挂断了电话,让周铭和凯特琳在这边面面相觑。『中 文Ω『Δ 网』.

    “不过不管怎么说,妖鬼倒是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至少乔罗斯并没有死,只是被杰弗森抓走了而已。”周铭对凯特琳说。

    “毕竟乔罗斯这个人在金融投资上有很深的造诣,班克曼银行也需要这样的人物,所以杰弗森很想让乔罗斯留在墨西哥为他所用吧。”凯特琳猜测道,她最后又问,“那周铭你打算怎么办?”

    周铭想了一会回答:“我决定去一趟墨西哥……”

    听到这个答案,凯特琳当场就炸锅了,她很惊讶的大声问周铭道:“你为什么还要去墨西哥呢?难道你没有看到那边的情况吗?杰弗森可是在那有自己的私人军队的,那么大的一栋别墅随随便便就被摧毁了,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佣兵都挡不住,你去还有什么用呢?那不是送命吗?”

    “如果周铭你是想救乔罗斯出来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再找另外的佣兵团,甚至在墨西哥打一场雇佣战争都可以,况且刚才在电话里妖鬼不是也说了他会赌上佣兵团的名誉去救乔罗斯回来吗?我想他肯定会从食尸鬼城堡里带更多的佣兵过去,这个事情就交给他不就好了吗?”凯特琳说。

    “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凯特琳你先不要着急,冷静一点听我说。”周铭压住凯特琳对她说。

    “我去墨西哥当然是要去救乔罗斯的,不过这个事情我可以再另想办法,我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去做空比索的。”周铭告诉她说。

    这让凯特琳更惊讶了,她瞪着一双蓝宝石一般的漂亮大眼睛,很不可思议道:“我没有听错吧?周铭你居然还要去做空比索,为什么?”

    周铭很理所当然的回答:“因为我们原本就是要做空墨西哥比索的不是吗?现在只是继续按照我们原本的方向在走罢了,或许由于乔罗斯的被抓,杰弗森已经得到消息了,但就像我们之前说安德烈一样,正是他知道了,他以为我们会放弃所以他不会防备,我们这个时候杀个回马枪,会有很高的成功几率。”

    周铭想了想又说:“当然除了这点,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墨西哥的经济结构,经济危机的隐患就在那里,那可不是杰弗森一个人可以解决的,所以就算他知道了,他也会防备,但危机该生的仍然会生……”

    “我才不管这些!”凯特琳大声打断了周铭的话,“我才不管墨西哥的经济结构,我也不管什么经济危机,我现在在乎的是周铭你的安全呀!”

    “杰弗森既然有办法能掌握乔罗斯的动向,就肯定也能掌握周铭你的,他能带自己的私人军队去抓乔罗斯,就同样也可以这么去抓你,那么现在乔罗斯已经被抓了,周铭你凭什么能保证你的安全呢?”凯特琳质问道。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有些事情总是要去试一试的嘛,如果不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况且他已经抓到了乔罗斯,肯定认为我不会再去了,那么我这个时候去岂不正好是歪打正着吗?”

    “我不相信什么歪打正着!”凯特琳坚定的说,“我只要周铭你一定不能出事!”

    “而且经过今天的会议,安德烈已经获得了家族内部大多数的支持,得到了继承权,况且哈鲁斯堡的财产原本大多就处在他的控制之下,可以说一些股份和财产所有权的转移都可以免了,下一任哈鲁斯堡领会很快得到教廷的认同,在这个前提下,就算能有墨西哥危机,也来不及了……”

    凯特琳接着说:“周铭,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但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有可能的前提下才做的,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只能向杰弗森认输了,哈鲁斯堡我可以不要,父亲的仇我也可以以后再报,但是我一定不能看着周铭你出事呀!”

    “我知道周铭你有你的想法,你也很想成为世界豪门,你还有很多的情人,我只是你世界的一部分,但是周铭你却是我世界的全部!”凯特琳深情对周铭说。

    周铭非常感动,他不明白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让凯特琳这么一个优秀的女人把自己当成她的世界,更重要的是,除了她,远在美国的林慕晴唐然,还有仍在国内的苏涵,她们也是同样的想法。除了她们,还有自己的父母,他们也肯定都希望自己平平安安的。

    并且还是那句话,现在的自己,相比前世已经站的足够高了,已经不再是那种需要一股劲拼到底的时候了。

    周铭这么想着,他亲了凯特琳一口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可以的话,我就让了他们这一局。”

    但就怕自己想认输,但对手却并不允许呀!

    这是周铭没有说出口的一句话。

    凯特琳很高兴的点了头,她还主动亲吻了周铭,随后周铭还打电话给了妖鬼,让他不要鲁莽行动,如果在那边没有其他什么事情的话,就先撤回法国好了,至于乔罗斯的事情,他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

    随后周铭和凯特琳又乘坐法国高铁回去了巴黎,他们先回到了阿登仓库,这里就是他们从凯旋大厦离开后,存放所有电脑和其他资料的地方。当初他们在请搬家公司把东西都搬出凯旋大厦后并没有直接销毁,毕竟这些资料都是很重要的,因此就先存放在这里拷贝了,每天24小时有金融班的同学们守着。

    可当他们到了阿登仓库,却看到陈树李阳和叶凝这三个金融班负责的急急忙忙跑出来。

    “老师不好了,仓库这里出事啦!”

    还没等他们跑到面前,周铭就听他们大喊道,这让周铭感到有些意外,这里还能出什么事呢?难不成是安德烈又找了什么关系吗?

    很快陈树给了周铭答案:“老师,就在刚才我们接到了贝朗特先生的电话,他说有人向警方报案说我们在这里存放了违禁品,他要求立即解除和我们的仓库租用协议,并且他本人也在过来的路上,他说他要带他的律师来证明这一切是和他没有关系的。”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周铭和凯特琳都很惊讶,这是李阳又说:“老师,这会不会又是那个什么安德烈的诡计呢?就像是在凯旋大厦那次一样?他就是在故意找我们麻烦的。”

    叶凝则是很愤慨的骂道:“这个该死的家伙真是阴魂不散!不过这些白痴为什么就要那么听他的话呢?”

    周铭想了一下然后问:“现在那些信息都记录得怎么样了?”

    “已经全部记录完毕!”陈树回答。

    周铭点点头:“那把所有的硬盘都销毁吧,我感觉他们这一次是要把我们的电脑还有其他资料都扣下了。”

    对于周铭的说法,陈树李阳和叶凝虽然都感到惊讶,但他们还都是不折不扣的去执行了周铭的命令,而最终的结果证明了周铭的担心,因为就在半个小时以后,十多辆警车就呼啸过来将这间阿登仓库给围住了,一位高级警官走下警车朝他们喊起了话。

    “里面的华夏人都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们怀疑你们这里藏有非法物品,现在我要你们立刻停下你们的一切行动,马上出来投降!”

    面对这位警官的喊话,周铭让金融班的同学们都走出了仓库,随后一队警察飞快的冲进了仓库,很快他们带着都被拆卸砸碎的电脑硬盘跑出来了。

    那警官看着这些硬盘,皱着眉头质问周铭道:“这是怎么回事?”

    “警官,好像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的才对。”周铭说,“你们不明不白的就跑来我的仓库进行搜查,你们有搜查令吗?”

    面对周铭的质问,不等那警官回答,另一个胖胖的人就急急忙忙跑上前来说:“就是这些华夏人,就是他们租用我的仓库来进行一些违法的金融活动,那些电脑就是他们的犯罪证据,他们拷贝出这些被偷来电脑里面的账户资料,然后在进行资金的转移!他们都是最坏的人渣!”

    这个胖子周铭他们都认识,就是这间仓库的主人贝朗特,对于他的无端指控,叶凝当即反驳道:“你简直是胡说八道!这些电脑都是我们自己的,我们什么时候去偷电脑了?”

    贝朗特却很不屑的说:“华夏人都是穷鬼!你们哪有钱买这么多电脑呢?这些电脑肯定都是你们偷来的,你们还特意要求联网,所以你们肯定是在做犯罪活动!”

    “你这是污蔑!你所说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的空想,我们实际根本没有做这些,这都是你对我们的诽谤!”李阳很愤怒的说,他随后又向警官说,“这位警官先生,我们在这里所做的都是合法的事情,这些电脑也都是我们自己的,请你千万不要相信这些诽谤……”

    “都给我住嘴!”那警官大声的打断了李阳的话,他从警员的手上拿来已经被砸碎的电脑硬盘又说,“如果你说这是诽谤,那这些又怎么解释呢?如果你说电脑是你们的,你们怎么会要砸碎这些硬盘呢?我看这根本是你们在毁灭证据,所以这些电脑肯定是有问题的,你们都要抓起来!”

    那警官正要下命令,就被周铭拦住了:“警官先生请不要着急,我想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这件事情的实际情况,而我身后的这些人都是由华夏派遣的国家留学生,是受华夏法律保护的,我想你不会想把这件事升级成为国与国之间的外交事件吧?”

    警官眼睛一瞪:“你不要拿外交事件来吓唬我,你以为我会受你的威胁吗?”

    “当然不会,不过你已经做到了你所能做到的,那么剩下的,你何必还要多插一脚呢?况且你也应该明白,既然我能惹到那些人,我本身的身份也肯定不差,一个乞丐是不会和亿万富翁有交集的不是吗?给自己惹麻烦总是不明智的。”周铭提醒他道。

    警官眼神闪烁,脸上表情阴晴不定的想了好一会,最后才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你们我可以不带回警局,不过这里已经不属于你们了,包括这些电脑在内,我都要带回警局做进一步的调查,至于你们,我保留随时传唤你们协助调查的权力!”

    周铭向他说了一句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