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赶出法兰西
    一个小时以后,警察们拖着一卡车的电脑离开了阿登仓库。中┡文网*.ん

    最后在走的时候,那位警官对周铭说:“你这个华夏人可真了不起,因为我今天是准备了很多东西了,却没想到被你几句话就给说服了。”

    面对这位警官的称赞,周铭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如果从今天来说,不管是早哈鲁斯堡的会议,还是现在自己在阿登仓库的所有东西都要被搬走,这些无不代表了自己的失败。就算避免了被再次抓进监狱的悲剧,但失败这一点是怎么也没办法改变的。

    在警察走后,仓库的主人贝朗特也把仓库的门锁了一个严严实实,就好像是要防着周铭他们要趁着他离开会在进去他的仓库一样。

    他这样的行为无疑让叶凝感到无比恼火:“就他那间破仓库,在我们来之前里面脏的不知道多久没有打扫了,如果不是看着位置还可以,又难得可以联网,这样的破地方,就算送给我们都懒得要!现在还防着我们,就好像他的仓库有多宝贝一样,如果没有我们,恐怕再有一年都不会有人租吧!”

    对于叶凝的愤愤不平,周铭开导她说:“算啦,他只不过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家伙罢了,这次的事情也并不是他的过错,而是我们本身遭到针对的结果。”

    叶凝低下了头:“老师,您说的我都明白,可我就是不服气,凭什么他们可以这么欺负我们呢?还偷东西,还我们是在利用电脑里面的信息犯罪,砸碎的硬盘是销毁证据,他们要栽赃也能不能找点像样的理由啊?就他们说的这些罪名只怕是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况且对他们来说重要的不是这些罪名有多合理,而是有罪名,就够了。”周铭解释道。

    叶凝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先说道:“好了,既然我们没有了仓库,但好在我们已经把准备工作都做好了,该拷贝和销毁的资料都已经准备妥当,那么现在我们接下来该做的,就是重新安顿下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了。”

    随后周铭就让叶凝叫车,他们先回酒店休息再做打算了。

    他们在法国和在美国的时候一样,由于金融班的人数比较多,因此他们都是专门找租车公司租有一辆大巴车的。

    叶凝在来巴黎前就学过一些法语,因此这边的联系都是由她负责的,可这一次她打通电话在报上了身份以后就愣住了,她告诉周铭说租车公司拒绝了他们的续约请求,表示他们不会再把车给他们用了。

    这个消息让周铭和凯特琳以及其他金融班同学们都很惊讶,心直嘴快的李阳当即说道:“他们怎么能这样呢?不是说好了给我们用车的吗?怎么突然就变卦了呢?我们又不是没有钱付给他们,难道我们现在就要走路回去酒店吗?叶凝你是不是弄错了呀?”

    叶凝也没好气的反唇相讥:“如果你觉得我要弄错了,那你自己打电话去租车公司问一个不同的结果去呀!”

    叶凝这一句把李阳问的没了脾气,这时周铭站出来说:“反正当初选择酒店的时候我们就选择的是距离这个仓库很近的酒店,现在既然没了车,那我们要不走回酒店呢?好好游览一下这个世界的时尚之都,想想从美国到巴黎我还一直没有带你们好好玩过,我这个老师也太不称职了,不过这次正好是一个机会。”

    年轻的大学生们永远是最富有活力的一群人,虽然他们明知道周铭这话是在缓和气氛和情绪,但他们还是非常高兴的。

    于是他们就从阿登仓库徒步走回了酒店,他们住的酒店是一家名叫温特的酒店,这是一家四星级酒店,从这个星级来评判,这已经是一家很不错的酒店了,最主要的是这里能接待其他语言的顾客,非常适合从美国来的金融班,并且他还属于一个大型的酒店集团。

    如果按照这些条件,这家酒店无论如何都是很优秀的,事实周铭他们当初选择这家酒店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可当他们今天回到酒店的时候,却现他们的行李已经被酒店的工作人员全给清理出来了。在酒店门口的广场上堆成一堆,就像是快递的卸货现场一样,周围有很多人在指指点点的。

    刚刚在阿登仓库弄出的火气还没处泄,现在又碰到这样的情况,李阳立即上前质问道:“这是什么情况?是谁允许你们在不经过我们同意的情况下就把我们的行李全给搬出来的?”

    面对李阳的质问,酒店的前台经理走出来回答道:“非常抱歉,由于你们在巴黎境内的一些非法行径,按照酒店的规定,我们有权驱逐你们出酒店!”

    李阳愤怒道:“这是什么狗屁规定?而且我们并没有任何的非法行径,你凭什么这样污蔑……”

    李阳的话还没有完,那酒店经理就说:“非常抱歉,你有没有非法行径这你或者我说了都不算,我是根据警察局的调查结果才可以开始驱逐的。”

    李阳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拦住了他:“和一只狺狺狂吠的恶犬理论是没有意义的。”

    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那边的酒店经理一张脸涨得通红,他指着周铭狂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华夏人,你们都是最蠢的蠢货,没有素质满嘴喷粪的白痴!”

    对于这位酒店经理的谩骂,周铭只是无奈的想笑,这个智商也是感天动地的存在了。

    “周铭,看来这也是安德烈在针对你了对吗?”凯特琳轻声问。

    周铭轻轻对她摇头,示意先不说这个,他随后让叶凝马上联系大使馆,毕竟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只能指望大使馆了。

    大使馆的度还是很快的,才不过半个小时驻法大使就亲自过来接他们了。

    这是让周铭有些意外却又很正常的,意外是因为这里是法国,驻法大使可是副省级的高官,否则要没这么高级别,也没权力约见国外元了不是吗?而正常则是自己和金融班同学们的重要性,想来就是自己和金融班到法国的消息中央已经通知了大使馆,大使才会那么快赶来了。

    这位驻法大使姓韩,他见到周铭非常自责的说:“周铭小同志还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受苦了,这都是我们大使馆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还希望你们能够原谅!”

    “韩大使不必自责,这是我们自己对所可能遇到的困难预计不足,是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充足的防范,所以还是得麻烦韩大使的帮忙了。”周铭客气道。

    一番客气的对话后,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坐上了大使馆派来的大巴车,然后去了隔壁谢尔大街,大使馆在那里已经为他们腾出了一栋房子,用来安顿他们所有人。

    “周铭同志你和同学们就先住在这里,如果有什么其他困难都可以直接联系我,我会第一时间为你们想办法的,那么大使馆那边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再见。”

    韩大使在安顿好了周铭他们以后就离开了,经过一天的劳顿,金融班的同学们也都各自回房休息了,周铭和凯特琳也回了他们的房间。

    才到了房间,凯特琳就对周铭说:“周铭对不起。”

    这一路上周铭就看出凯特琳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没想到才回到房间,她居然就向自己道歉了,周铭很诧异:“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呢?你又没做错什么。”

    凯特琳轻轻摇头:“不是的,我不该阻止你去向杰弗森报复的,是我太天真了,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们放弃了,他们就会放过我们,可我没有想到他们就是人渣,哪怕我们选择了放弃,他们却还不依不饶,从我们的仓库到我们的车辆,再到我们所住的酒店……”

    “还有刚刚在路上,周铭你还接到了商业事务所和法院的电话,说是量子基金在这边的公司并不合法,并且受到了指控。”凯特琳很痛苦的说,“他们已经做到了他们所能做到的极致了!”

    周铭笑着揉着凯特琳的头对她说:“傻瓜,这本来就是我们所要面对的,你为什么要道歉呢?况且说来,就算你不阻止我又能怎么样呢?我们去墨西哥也是需要时间的,再说你之前不也说过了吗?乔罗斯去了墨西哥出事了,凭什么我去就不会出事了呢?不可能我真的是受到上帝庇佑的吧?”

    周铭想了想又说:“其实要说起来倒是还有一个办法,他们现在也只是动用他们在法国的一切关系在对付我们,那么我们只要离开法国就可以了。”

    周铭的话音才落,凯特琳就马上否定道:“这绝对不行!周铭,这时可耻的逃避,如果周铭你这一次逃了,那么下一次你将没有再面对他们的勇气了。”

    “所以看来这一次我还得再去拼一次命了!”周铭说。

    凯特琳对此想说什么,但最后却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虽然她是个女人,但正如她刚才的说法一样,一旦周铭这一次在杰弗森和安德烈的面前转身逃跑了,那么也就意味着他的上限就这样了,她作为周铭的妻子,是绝不允许自己阻碍男人未来的。

    因此到最后凯特琳对周铭说:“你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一切事情的,我会永远跟随你的!”

    周铭用力的点了头,他想了想然后拿起了电话:“我是周铭,请给我接雅克尔总统办公室……”

    而就在周铭安顿下来以后,另一边安德烈也拨通了杰弗森的电话。

    “先生,我这边已经做好了,不过那个华夏人他们找到了大使馆的帮忙,现在他们住在大使馆的房子里,我们没办法再逼他们了。”安德烈说。

    “这样已经足够了,就让他们像丧家之犬一样的四处躲藏吧!”杰弗森想了想接着说,“以后我会再和有他们存款的银行打招呼,把他们的账户全都冻结,你再找些人去华夏大使馆门口示威,我就看这些家伙在这样的压力下,还能在这里待多久。”

    安德烈点头说:“这真是太好了,就让他们和丧家之犬一样的滚出法兰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