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低头却挺直腰杆
    周铭一句还好震惊了所有人,杰弗森和鬣狗都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他们都很想不通周铭这个时候怎么就还能说出这句还好来呢?

    面对所有人的疑惑,周铭解释说:“当然还好了,我承认我之前是对杰弗森和教派的影响力有些估计不足,但更多的是我最初的判断是否是有人在背后背叛了我,不过现在看起来,至少我还并没有遭到背叛嘛!”

    “如果只是输给杰弗森你所掌握的资源,那我无话可说,只能说是自己当初考虑的不够,但要是因为背叛才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那我可就太冤啦!”周铭说。

    杰弗森哟一声说:“没想到周铭你********小说 这个华夏人的想法倒是与众不同,因为一般人不都是宁愿是遭到了背叛,也不愿承认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吗?你这里却正好相反了。”

    杰弗森说到这里却突然一转话锋:“不过你真的认为自己完全没有遭到背叛吗?”

    “英国女王伊丽莎贝和法国总统雅克尔他们从来都没有信任过我,一如我也并不会完全信任他们一样,那么原本就不存在的信任,何来背叛一说呢?”周铭反问道,“至于我说的还好,只是我和他们那根最脆弱的纽带还在,也就是说,如果我这边成功了,他们是会支持我投资的,这就足够了。”

    “事到如今,你仍然还觉得自己的计划能成功吗?你要知道我现在不仅可以随时要你的命,我还可以随意的用任何方法来折磨你,你难道一点都不感到绝望吗?”杰弗森狞笑着说,“知道吗?如果你求我的话,或许我还会考虑留你一条性命的。”

    周铭笑了:“绝望?我并不这么认为,比起我过去经历的一些事情,至少现在的我,还知道错在什么地方。”

    说这话的时候,周铭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前世的时候,自己家里由于没钱,父亲只是一个小小的阑尾手术就去世了,甚至还不是那么平静,还是在医院的病房里,由于没钱给父亲买消炎药,父亲就躺在病床上忍受着痛苦。周铭犹记得自己那时就躲在病房外面,听着父亲痛苦的呻吟,但自己却无能为力,那才叫真的绝望。

    这么想着,周铭接着说:“杰弗森先生,你或许并不知道,我的人生本来并不是这样的,我原本应该是在华夏一个偏僻的厂矿里颓废的,每天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手里能拿出来的钱不超过十块,也就差不多一美元多一点,我的女朋友会跟富二代跑了,父亲的医药费都拿不出来。”

    周铭说着语气突然变得十分感慨:“想想那真是一段地狱一样的日子呀!”

    “你这种渣滓就应该去过那样的日子!”杰弗森咬着牙对周铭说。

    “很抱歉了杰弗森先生,那种日子我在另一个世界已经度过了,现在的我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所以我彻底改变了自己,我利用在大学里学到的金融知识和从报纸上看到的金融讯息,通过借的高利贷白手起家,从最初的几万美元,一直到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拥有多少财富了。”

    周铭说着自己在国内和在美国的奋斗史,听得杰弗森和他的士兵们目瞪口呆,鬣狗也很不可思议的喃喃道:“先生,您这就是我在任何小说里都不曾看到过的传奇呀!原来我们也可以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吗?”

    “为什么不行呢?”周铭指了身后的**对他说,“就像你师父,原本他应该在那次事件中真的被击毙的,可是你看他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够了!”杰弗森大声咆哮着打断了周铭的话,他愤怒道,“你这个该死的野蛮人,贫穷的流氓乞丐,你就应该待在你的国家去捡垃圾,你不应该来到我们的世界,所有的财富是上帝赐予我们的馈赠,是只有高贵的人才配拥有的,而不是你这种肮脏的贱人!”

    “还有,”杰弗森接着说,“你现在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听你说这些?你以为现在是你的演讲会骂?”

    杰弗森怒吼道:“不是!现在是我代表上帝对你这种白痴的审判!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在圣光的照耀下瑟瑟发抖,面对你不管怎么用尽办法都无法逃脱的绝境而感到绝望!最后哀嚎着向我求饶,叫我爸爸!这才是剧本的正确打开方式,而不是听你在这里讲那些没用的大道理!”

    面对几乎要歇斯底里的杰弗森,周铭笑的更开心了:“听上去好像是应该这样,那么我想我需要向你说声抱歉,让你失望了。”

    “该死的乞丐,为什么你不害怕?难道你不怕死亡吗?你好不容易才通过你的努力,掌握了你以前做梦都不敢去想的财富,而且你还肯定拥有了很多漂亮的情人吧?难道你就舍得这么死去,放下这些吗?”杰弗森问。

    “我当然不舍得,好不容易改变的命运,谁愿意轻易的丢掉小命呢?”周铭说。

    “那么你就来求我呀,跪下来臣服于我,叫我主人爸爸,我就会饶了你这条命。”杰弗森很诱惑的对周铭说。

    周铭对此很干脆的回答不要,随后杰弗森先是一愣,然后才又说:“那么难道你就不想活着回去华夏,难道你就不想继续做你的世界豪门,不想实现你更多的计划,继续和你的情人们拥抱接吻吗?”

    “我当然很想呀,我还想知道我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呢!”周铭说。

    “所以你可以来求我,来臣服于我……”

    不等杰弗森的话说完,周铭又很干脆的回答了他:“不要。”

    “该死的杂种,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杰弗森咬牙切齿的说,“为什么?明明你求了我,我就会饶你一条命了!”

    “因为我首先是一个男人,我必须要有自己的尊严!”周铭回答说,“或许曾经的我绝望到抛弃了一切的尊严,但是好不容易有了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么我就要守住自己的骄傲,可以低头,但却一定要挺直腰杆!如果失去了最后的尊严,那我就什么也不是了。”

    “说得好!”

    周铭的话音才落,鬣狗就忍不住的叫好道:“周铭先生,您的话说的真是太好啦,让我激动到整个人的灵魂都在颤栗!您说的也是我们佣兵的尊严呀!我们虽然可以为了钱去战场上卖命,但却并不代表我们没有自己的骄傲,我们只是为了钱低头,却仍然挺直着我们的腰杆!”

    其实不仅是鬣狗,那边杰弗森身旁的士兵们,他们也都露出了兴奋狂热的眼神,显然他们也是对周铭的话感同身受。

    不过这个情况对于杰弗森来说却是一个让他气到要吐血的消息,他当即举起枪狠狠殴打起了身边的军官和士兵道:“你们这些混血杂种,你们那是什么眼神?难道就那个狗屎的华夏人一番话就把你们全都打动了,你们就要为他卖命了吗?别忘了你们是谁的人!”

    面对杰弗森的殴打,那些士兵根本不敢反抗,都只是默默的承受,最后他们又坚定的把枪口对准了周铭这边。

    “该死的混蛋!看来我让你的话说的太多了,那么接下来,就请你给我去死吧!”

    杰弗森满脸狰狞的对周铭说,而在他的命令下,他身旁的士兵们都拉动了枪栓,周铭很相信,只要杰弗森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杀死自己。

    突然的,一个身影飞快的跑过来挡在了周铭面前,那是鬣狗,他笑着对周铭说:“周铭先生,如果要死的话,就请让我死在您前面吧,我鬣狗这辈子最佩服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妖鬼老大一个是**师父,不过现在还要再加上周铭先生您了。”

    鬣狗转过头对周铭说:“先生,从第一眼见到您,我就知道您是和这个世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您没有其他人的那种势利和阶级,您是真心尊重我们的,而且能听到刚才您的那番话,我觉得我已经听到了主的教诲,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没有遗憾了。”

    “说真的,周铭先生,我很喜欢你,如果我能去到真主赐予的乐园的话,我很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成为先生您永远的仆人!”鬣狗无比虔诚的说。

    “该死的家伙,你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佣兵可真不适合这种煽情的台词,而且我只需要那种非常漂亮的女人喜欢,你这种就算了!”周铭笑骂道,不过心里却是对他的话非常感动的。要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像平常人一样对他,却没想居然就能得到他这样真心的效忠。

    周铭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尊重他,但对他来说,恐怕没有鄙夷的平等对待,就是最大的尊重了吧?

    但是现在的周铭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对面还有无数的枪口在对着自己。

    看来有些事情光靠嘴炮是没办法解决的呀!

    周铭在心里叹息着,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重生这一次就要到此为止了吗?不过想来想去自己好像也的确没什么其他的办法了,原本自己来墨西哥就是非常仓促就是来拼命的,只期待通过路上的转机来掩盖自己的行踪,却没想对方的消息网络居然如此庞大。

    如果还能再有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的话,自己依然还会再来墨西哥,只是路上或许能再做一些调整吧,这一次就只能这样了!

    还有谁能来救自己呢?伊丽莎贝和雅克尔只怕他们都有透露消息给杰弗森,怎么会来救自己呢?凯特琳她没有这个能力,而林慕晴和唐然吗?他们或许都不知道自己来墨西哥的消息吧,只是有些遗憾的是,自己以后不能再孝敬仍然在国内的父母了,希望他们不要太过伤心吧。

    周铭想到这里抬头说:“杰弗森你开枪吧,说起来我还不知道被子弹打中是什么感觉呢!”

    那边杰弗森见周铭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如此暇有闲心的说笑,他当即恼羞成怒的咆哮道:“为什么你这个家伙那么不怕死呢?开枪!给我打死这个华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