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种子奴隶
    我吊你个顶天肺哦!

    对于那边的情况,周铭只想破口大骂,那日了狗的杰弗森是开了挂的吧?否则怎么自己昨天才从莫利亚一路跑来潘萨斯的印第安部落,才睡了一个好觉,杰弗森的人就找上门来了呢?

    或许那些衣服只是和杰弗森私人军队的军服巧合了?周铭很想是这样,但这是不可能的,作为曾在杰弗森手底下死里逃生的人,周铭对杰弗森的私人军队绝对是记忆犹新的,而现在周铭在窗台上,他一眼就看出了那几个人身上穿着的就是杰弗森私人军队的军服,那屎黄一般的颜色,周铭怎么都不可能会认错。

    现在那几个人就在图坎特的村正门口,在他们面前的则是印第安酋长弗莱格带着几十名强壮的印第安人。

    然而看上去印第安人这边似乎是人多势众,并且为首的几名印第安人手上都还拿着猎枪,但整体的形势却是人少的几个私人士兵那边占据了上风,只见他们不断的前进,而印第安人这边则在不断的后退。

    最终弗莱格大吼了一声,不知道喊了什么话,所有印第安人都停下了脚步,那边的士兵也停下了脚步,他们之间又不知道谈了什么,那些士兵才最后离开了。

    看到那些士兵们离开,沙漠小队的刘强国说:“没想到这些印第安人那么讲义气,我们只不过买了他们一些玉米,他们居然就冒着生命危险帮我们把那些士兵都拒之门外了。”

    不过**却摇了摇头说:“虽然看上去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我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况且他们说的话我们并听不懂,具体还得等鬣狗醒来我们下去问问才知道,但愿结果不会那么糟。”

    **和刘强国说着都把目光聚焦在了周铭身上,等着周铭来做决定,周铭看着下面仍然没有散去的印第安人们,好一会以后才让**去叫醒鬣狗。

    对这些特种兵来说,这个任务是很好完成的,直接一盆凉水泼在鬣狗的脸上,他就马上醒过来了,本来鬣狗起床还下意识的认为有袭击要攻击,不过**也早有准备的直接拿住了他的关节,鬣狗顿时发出了一声如同杀猪般的嚎叫:“疼啊!师父饶命!”

    **随后放了鬣狗,鬣狗又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般嘟嘟囔囔道:“师父您老人家这是干什么嘛,大清早的都不让人睡觉了……”

    **没好气的给了他一巴掌:“你都在嘟囔什么,不知道杰弗森的私人军队过来了吗?”

    听到这个消息,鬣狗没惊讶的跳起来,瞪大了眼睛问道:“我靠!师父你没骗我吧?我们这才到了图坎特,他们就追来了?这也太夸张了,没道理呀!”

    “但事实就是如此。”周铭走进来对他说,“刚才杰弗森的私人士兵已经来过了,不过后来被印第安人给赶跑了,他们之间说了什么但我们都听不懂西班牙语,所以才把你喊起来去了解一下情况。”

    鬣狗听周铭这么说,他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他点点头随后就起床了,当他们出门的时候碰到了卡洛斯,显然是卡洛斯听到了鬣狗房间的动静,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马上起来了。

    他们很快跑下楼来到了村口那里,弗莱格和其他印第安人还在那里愁眉苦脸的,见到周铭他们下来也只是很勉强的笑了一下,再没有昨天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了。

    “很抱歉各位贵客,这么早就发生了状况把你们给吵醒了。”弗莱格主动道歉说。

    周铭摆摆手:“要说道歉什么的就太见外了,我们只是很想问问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弗莱格显得有些尴尬:“其实也没什么,无非就是来找我们要债的。”

    “要债?”周铭和**他们都很惊讶道,而在惊讶之余他们也都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来找他们的,要不然杰弗森的信息能力真的就太逆天了。

    “就是要债的,因为我们今年所重的玉米和可可种子都是找他们借的钱买的,原本约定好是拿玉米的收成抵债,但由于今年的降雨比以往都要少还遭了虫灾,原本玉米的产量就比以往要低,再加上他们刻意压低收购价格,导致我们根本还不上他们的借款,他们就要带走我们的女人和孩子抵债。”弗莱格说。

    对于弗莱格的话,鬣狗当时就不干了:“什么?这些该死的杂碎是哪来的?居然还敢拿女人和孩子抵债,他们眼里还有法律吗?”

    鬣狗感到义愤填膺,但弗莱格却叹气着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谁让我们还不起钱呢?以往我们也都是这么做的,但是今年我们因为年初的时候闹瘟疫,死了逃了很多人,图坎特这里原本剩下的劳动力就不够了,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再带走女人和孩子了。”

    鬣狗和卡洛斯听他这么说,当即就求周铭拿钱出来帮帮他们,周铭则反问他们:“我拿钱容易,可帮了今年,明年后年再以后呢?这是治标不治本的。”

    在周铭的反问下,鬣狗和卡洛斯都沉默了,周铭站出来问弗莱格:“弗莱格酋长,你们到底欠了多少钱?对方是什么人?你们怎么会要借钱去买种子种地呢?你们约定的利息又是多少?”

    周铭这每一个问题都是直指要害的,但相比这些问题,弗莱格的答案才更让他吃惊。

    “他们是潘萨斯城贸易公司的,他们负责所有玉米和可可这些农作物的播种和收购的,这个公司的力量非常强大,他们甚至有自己的雇佣兵组织,政府和警察根本不管他们的。”弗莱格说,“我们最开始借钱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我们都是借十万拿八万,最后到了收成以后再还四十八万的。”

    听到他们说出的这个数字,震惊了周铭他们,鬣狗当即说道:“我靠!这简直就是抢钱呀,这个条件你们也答应吗?”

    “我们也不想答应,但如果不答应,我们就没有钱买种子,不就种不了玉米了吗?那样我们全村的人就都要饿死了。”弗莱格说。

    “那你们可以自己留一些种子呀,为什么非要去买种子呢?”刘强国问。

    弗莱格摇头回答:“没有用的,我们以前也试过留一些种子,但他们肯定在种子里动了什么手脚,我们留下来的种子就是种不出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玉米,结果那一年我们被迫卖了十个女人和孩子,后来我们就再不敢尝试了。”

    听到这里,周铭已经完全明白这个经济模式了,简单来说,就是杰弗森的贸易公司通过贷款和种子,把这些印第安人完全控制住了,这些印第安人为了生存,只能拼命的向贸易公司借钱买种子,然后收成用来还贷款和利息,明年再循环一次,周而复始。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狗屁的贸易公司,他们根本就是把自己当成了奴隶主,他们挥舞着手里名叫贷款的鞭子,在驱使着你们这些努力在给他们干活而已!”卡洛斯说。

    “我们不是奴隶!”弗莱格怒吼道,“我们……只是现在贫穷而已,我现在已经在想办法摆脱他们的收购,我会把我们的玉米卖到更多的地方,这样我们就能卖到更多的钱,然后我们自己再省一点点,总有一天我们就会能摆脱那些该死的贷款的!”

    随着弗莱格的话,其他印第安人都大声欢呼起来,仿佛他们已经看到了美好的明天一样。

    这时周铭对他们说:“弗莱格酋长,不是我在打击你们的积极性,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你们期盼的那一天是永远不会到来的,只要你们的种子是在贸易公司的手上买的,他们就可以通过种子来控制你们每年玉米的产量,让你们不会有结余。”

    周铭的给了弗莱格巨大的打击,弗莱格双手捂着头很痛苦的摇头说:“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我们都已经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逃不过贸易公司的掌控呢?”

    弗莱格痛苦的话语传染给了其他印第安人,他们一个个也都露出了绝望的表情,有的甚至都嚎啕大哭起来。

    突然弗莱格想起了什么,他抬头看着周铭说:“周铭先生,我听卡洛斯小兄弟说您是从美国来的大人物,所以您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我求求您,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印第安人,您在这个时候出现,您又那么聪明,肯定是天神派来拯救我们的!”

    弗莱格一边说着一边就给周铭跪下来了,而随着弗莱格的动作,其他印第安人也都向周铭跪下来了,顿时呼呼啦啦向着周铭跪了一圈,并且一个个嘴里都还在哀求着,虽然他们说的是印第安语周铭并听不懂,但周铭知道他们肯定都是在求自己的。

    被人跪,尤其还是被那么多人跪的感觉是很爽,但也很让人头疼。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那么要想让这些人起来,也肯定得让弗莱格先起来才行,于是周铭上前扶起弗莱格说:“弗莱格酋长,不是我不想帮你们,我们现在可以拿出六十万来给你们还贷款,并且还有余下来的钱可以买明年的种子,但这改变不了现状呀!要想改变,得靠你们自己!”

    周铭说出这番话来原本只是想劝这些印第安人们起来,因为如果他们能放弃图坎特的一切,到了外面去重新开始,努力去融入现代社会,或许开始的时候会过的艰难一点,但只要肯努力,未必没有另外生存的办法;这是周铭的想法,可他却没想到就因为他的这番话,居然引发了一个更为严重的结果。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