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我需要的新闻04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一定是在骗我的,要不然你怎么会告诉我说印第安人在过着这样的日子呢?那种情况我只在书上看到过,那只有一百年前的农奴才会是这样的,可现在不是已经快到二十一世纪了吗?”

    莫妮卡不断的摇头说,她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因为周铭告诉她的事情根本就是和她原本的观念相违背的,这让她不敢去相信。[一]

    周铭饶有意味的说:“二十一世纪的农奴吗?我想这个新闻标题是一定会让世界感到震撼的……”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莫妮卡给打断了:“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一定是骗我的,你这个该死的印第安人,你一定是想利用说谎这种肮脏卑劣的手段,利用我的同情为你们写一篇新闻,以达到你们邪恶的目的,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是不会被你欺骗的!”

    “欺骗吗?”周铭喃喃咀嚼着这句话,随后问莫妮卡道,“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布莱顿大学还是南加州大学呢?很抱歉我对美国大学新闻专业的了解就只有他们,或许还有纽约大学和哥伦比亚吗?”

    莫妮卡被周铭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懵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在谈着印第安人情况的周铭怎么就会问起了她上的什么大学呢?这两者之间根本一点联系都没有好吧?况且他也没说错,布莱顿大学和南加州大学的新闻专业也的确非常优秀。

    “我是在布莱顿大学念的新闻专业,毕业以后就直接被招进了美联社。”莫妮卡愣愣的回答。

    在说出这句话以后莫妮卡就马上后悔了,自己怎么能配合这个印第安酋长回答这种问题呢?自己是在哪里念的大学管他什么事啊?可自己刚才怎么就糊里糊涂的回答了呢?

    那边莫妮卡一脑门的问题,不过这边周铭却接着说道:“布莱顿大学可是个不错的地方,我曾经去过那里,因为我就在隔壁不远的哈佛大学。”

    莫妮卡再次被惊讶了:“你是哈佛大学的毕业生?骗人的吧,虽然我并不歧视印第安人,但请恕我直言,如果有墨西哥的印第安人入学了哈佛这样的名牌大学,那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新闻了,我不可能不知道。”

    周铭对此只是笑笑并不解释,他随后又说:“所以我很理解你的想法,大学毕业就直接进入单位工作了,从小到大也都是在学校这座象牙塔里,你根本不了解这个世界,其实他比你想象的要丑陋许多。那么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选择记者这个职业呢?以你这么好的条件,你完全可以选择主持人或者是编导那样的职位不是吗?”

    “世界很大,我想到处去看看,我想要让我的足迹遍布全世界!”莫妮卡再次鬼使神差的回答了周铭的话。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周铭随后话锋一转说道,“可是你在要看看世界的前提,是不管怎么样你都得面对现实,而不是像个鸵鸟一样看到任何与自己观念相违背的事情都不相信!”

    周铭的话掷地有声,每一字一句都狠狠砸在了莫妮卡的心里,仿佛晨钟暮鼓一般敲打着她的灵魂。

    “对呀,我应该选择去相信,而不是一味的否认,那样根本不是记者所为。”

    莫妮卡喃喃自语的说着,周铭这个时候则一言不发的站在旁边,等着她自己把观念给转过来,过了一会以后,莫妮卡才又问:“所以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印第安人现在仍然过着农奴一样的日子,被墨西哥的那些贸易公司利用高利贷和种子,把他们锁死在了土地上,他们只能不停的劳作才能活着。”

    这一次周铭却并没有回答,而是摇头告诉她说:“记者女士,这个问题你并不应该问我,你应该问你自己。”

    莫妮卡很茫然:“问我自己什么?”

    “你是否真的已经准备好了,你是否又能接受和你观念并不一样的事实呢?”周铭问。

    周铭的问题震住了莫妮卡,她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明明周铭都已经告诉了自己,但却是自己不相信,还反过来指责他在欺骗自己的。

    想到这里,莫妮卡对周铭深鞠一躬:“大酋长大人我要向您道歉,刚才的事情是我太过于急躁了,所以才会对您出言不逊,但请相信我,接下来我一定不会了。”

    周铭这才露出了笑容,他之前铺垫那么多等的就是莫妮卡的这句话。

    周铭很清楚,但凡有过很多社会经验的人,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轻易的忤逆自己,而莫妮卡敢冒着生命危险怼自己,就证明她肯定是才出的大学,还保留着相当的自尊和傲气,那么既然如此,周铭就只好从另外一面入手了。最后的事实也证明周铭的想法完全正确。

    周铭扶她起来:“莫妮卡记者,感谢这种话还是不要说太多了,或者要说也应该是我们印第安人对你说才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感谢的话还是稍稍放一放的好。”莫妮卡随后问,“大酋长你说印第安人很贫困,到了甚至被贸易公司当成了农奴的地步,请问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周铭很干脆的说,“这种事情除非你去实地考察,否则你根本不可能了解。”

    周铭随后想了想又说:“或者我可以换一个角度告诉你,你应该听说过贫民窟这个词吧?那是非常贫穷和落后的地方,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墨西哥拥有超过四千万的穷人,而所有的印第安部落,都被包括在了其中。”

    “我知道,你肯定听了总统先生的演讲,那非常精彩,不过我却有几个问题,如果印第安人真像他说的那么好,那么为什么在所有的政府官员还有各地议员当中,为什么一个印第安人都没有呢?抱歉我很不相信有人种优劣这种说法的,所以这样的原因就只有歧视和剥削了,因为被奴役的农奴是根本没有人权可言的。”

    周铭的话让莫妮卡陷入了沉思,周铭则接着对她说:“我知道这些对你来说很不可思议,但这却还仅仅只是故事的开始,后面还有更夸张和离奇的部分。”

    “你知道印第安革命是如何开始的吗?你可知道这些印第安人他们在一个礼拜前都只是最普通的农民,他们都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吗?”周铭说。

    “大酋长,请你相信我无异于怀疑您任何事情,只是现在眼前的一切和您的陈述并不相符。”莫妮卡小心翼翼的询问。

    “所以我才告诉你这是更加夸张和离奇的。”周铭说,“因为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武器,都是从墨西哥政府军那里抢过来的,我带领着印第安人进攻武器库,那些墨西哥士兵就都逃走了,我们就这样得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武器库,一直到潘萨斯州的州长也逃跑了,我们才占领了潘萨斯城。”

    周铭又说:“我知道,今天政府军又夺回了潘萨斯城,这是因为我们已经来到了尤坦卡。”

    如果说之前莫妮卡已经是一脸懵逼了,那么此刻她则已经感觉自己要痴呆了:“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呢?您说的这些简直比传奇故事还要神奇,完全是你想要什么,他们就会让你们做什么的。”

    周铭点头说:“我知道这很扯,但别忘了,不管我说的怎么样,只要排除了其他选项,那么剩下的一个不管他怎么不可能,都一定是真实的,否则你没有办法解释我这支印第安部队,他们都拿着墨西哥政府军的装备,他们却也都并不会使用。”

    莫妮卡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摇摇手对周铭说:“很抱歉大酋长,您说的这些都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我想我需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我需要好好想一下。”

    周铭微笑着向她伸出了手:“没问题,我可以陪着你。”

    莫妮卡向周铭道了一声谢然后就地坐下来了,周铭也跟着坐了下来,一言不发,就真的只是这么陪着她,这让莫妮卡感到很奇怪。

    “知道吗?你和其他的印第安人很不一样。”莫妮卡突然说。

    “要不然我怎么能是所有部落联盟的大酋长呢?”周铭笑着说,他随后又说,“另外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印第安人。”

    莫妮卡感到很惊讶:“你不是印第安人?可你长的明明就和他们一样啊!”

    随后莫妮卡才恍然明白了什么:“难道你是华夏人?所以你才有着和他们很相似的脸孔,我听过印第安人来自亚洲的理论!”

    周铭却耸了耸肩:“或许吧,不过我认为现在这些都并不重要,相比之下,我更关心记者女士你的决定,因为我的子民都在等着有人能把印第安人的遭遇公诸于世。”

    “我知道,你没有这个义务,如果你是一位懂得逢迎的记者,那我反而不敢让你来写,但从刚才我对你的了解,我知道你是一位非常具有崇高职业荣誉的记者,所以我相信你的新闻稿一定是最真实的,而这样一篇可能得普利策奖的优秀作品,如果不让他面世,那将是对新闻这个行业的亵渎!”周铭说。

    “你真是一个很可怕的大酋长,我几乎就要被你征服了!”莫妮卡站起来说,“所以现在我已经决定了,我会帮助你,写一篇关于印第安人的新闻,我会如实的记录下我所听到的和见到的一切,然后通过传真发回美联社,我相信我的主编他也会很乐意帮我发往所有合作媒体的。”

    周铭也站了起来:“那么也就是说我并不是在白费口舌了,今天这些消息就能飞往全世界了吗?”

    “是马上就可以!”莫妮卡微笑着纠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