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这是表白吗?04
    7月21日,墨西哥潘萨斯州爆发了印第安革命,这次革命或将摧毁整个墨西哥。

    当莫妮卡被周铭说服了以后,她立即着手撰写了关于印第安革命的新闻,并把他发去了美联社,而在这条新闻里,莫妮卡也放弃了原本一贯的客观风格,转而采用了一种自述的风格。

    墨西哥政府一贯宣称他们执行的是对印第安人极为优待的民族政策,在墨西哥政府的宣传中,印第安人应该是非常幸福和富裕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这些印第安人其实就被当成了农奴,他们每年春天向贸易公司借高利贷买种子进行播种,到了秋天他们要拿自己所有的收成去还债,到了下一年春天再继续循环。

    这是一种早该被消灭的农奴制度,我很难想象会发生在一个宣扬自由的国度,但这却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所以全世界都被骗了。

    当墨西哥和美国签订新的贸易协定,坚持从美国进口更低价格的农产品时,这些印第安人全部破产了,所以他们开始了奋起的反抗,他们打开了墨西哥政府军的武器库,他们占领了潘萨斯州的首府,也占领了墨西哥最负盛名的旅游城市尤坦卡。

    相比印第安人的势如破竹,墨西哥政府军的表现则极其糟糕,逃跑,这就是他们唯一所做的。

    当然,在最新墨西哥政府所发布的报告中,他们宣称已经从印第安人手中夺回了潘萨斯城,但实际上那里并没有爆发任何战斗,是印第安人主动还给墨西哥政府的。

    请原谅我在这里用了‘还给’这个词,但事实就是如此,所以我很难想象如此不堪一击的墨西哥政府军,如果印第安人的攻击目标不是尤坦卡而是墨西哥城,那么后果将会怎样?

    ……

    随着莫妮卡将这篇稿子传真给了她的主编,仅仅只在半小时以内,就被共享给了美联社的所有会员,而周铭也在收音机里听到了这条新闻。

    这让周铭感到十分惊讶:“你不是一名普通的美联社记者吧?虽然我不懂美联社内部的运作方式,但他作为世界最大的通讯社,我想他肯定也拥有非常庞大的记者队伍,不可能随便你发什么稿子回去,就能直接通过主编的审核,继而共享给其他报社吧?”

    莫妮卡对此微笑着说:“我的大酋长大人,您这回可就说错了,我的确只是美联社的一名普通的记者,只是我的父亲,他是美联社的董事,仅此而已。”

    果然不出周铭所料,这名记者的身份果然不一般,否则就随便一个记者写了一篇稿子这样莫名其妙的传真回去,马上就能见报,这种速度简直逆天好吗?

    “原来是这样,那么我的下一篇稿子看来也没问题了。”周铭说。

    “那当然,有我莫妮卡名字的稿件,那都等于是开了特殊通道的!”莫妮卡骄傲道,不过她随后问道,“只是我不明白,大酋长您真的要发这篇稿件吗?这又是为什么呢?”

    印第安革命将会成为压垮墨西哥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经历了上一次的经济危机后,墨西哥的整体经济就陷入了衰退的泥潭之中,虽然后来实行的紧跟美元的经济政策,看似稳定了国内金融,但实际上却并不能弥补存在的巨大缺陷。

    墨西哥总人口九千万,但贫困人口就逼近了四千年,可以说墨西哥的经济稳定都是建立在对底层人口的剥削上的,显然这种政策是不可能长久的,而这一次的印第安革命,就是这些底层人们对墨西哥政策的反抗。

    当反抗撕掉了墨西哥政府试图掩盖问题的最后一层遮羞布,国际投资者们看清了墨西哥的真正形势,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次的印第安人革命,就将成为新一轮墨西哥经济危机的导.火索。

    这就是周铭让莫妮卡准备发布的下一篇稿件,简单来说,就是周铭觉得在金融世界里,其实很多投资人都很蠢的,周铭无法判断之前那篇新闻是否能让所有人明白墨西哥经济将会崩溃,继而抛售手里的墨西哥比索,所以他需要给全世界一个更明显的信号,而美联社的新闻,显然就是一个非常靠谱的选择。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是真的要摧毁这个墨西哥,我只是想向一些人复仇,你相信吗?”周铭饶有意味的问莫妮卡道。

    “我当然相信,因为大酋长你并不是一个以破坏为乐的野心家,所以我很相信你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更何况墨西哥居然这样对待这些可怜的印第安人,那么他们在大酋长您的带领下向墨西哥政府去复仇就也在情理之中了。”莫妮卡点头对周铭说。

    对于莫妮卡居然如此信任自己,周铭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周铭这句反问完全就是他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目的而随口问出来的,没想到莫妮卡居然就这么简单的相信了。

    当然这样倒省了周铭很多事了。

    “既然相信了,那么就麻烦莫妮卡记者你尽快把这第二篇新闻稿传真回去吧。”周铭说。

    莫妮卡点头说好,随后就把她的第二篇稿子传回了美联社,在做完这些事情后莫妮卡却突然愣住了,她回头看着周铭:“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大酋长您居然不惊讶吗?”

    周铭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显然并没有任何准备:“我惊讶什么?”

    “当然我是美联社董事的女儿呀!”莫妮卡说,“难道你不应该惊讶你带着印第安军队占领了尤坦卡,这里只有一名记者就是我,而我却又是能让主编加快审核权力的莫妮卡吗?”

    周铭点头回答:“原来是这个吗?我的确很惊讶,确切的来说我更应该是庆幸。”

    “可你现在的表现却一点也不像嘛!”莫妮卡有些激动的说,“如果真的是一种庆幸的话,那么至少会高兴的手舞足蹈吧?”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为什么还会手舞足蹈呢?”周铭反问。

    莫妮卡撇撇嘴很不满的嘟囔:“这真是太无趣了,我只是那么一说而已嘛!”

    周铭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随后莫妮卡又问:“那大酋长你在这条新闻以后的下一步打算又是什么呢?如果按新闻的内容,那墨西哥肯定是要迎来一次规模很大的经济危机,难不成大酋长你是准备要趁着这个机会占领整个墨西哥,把现在的总统给赶下台不成吗?”

    周铭很无奈的失笑:“你觉得我现在有这个能力吗?”

    莫妮卡很确信的点头:“必须有啊!虽然这个事情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那是对其他人而言,大酋长你只要想做,我相信就一定能做到的!并且由大酋长你来当墨西哥的总统,那才是最适合的!”

    莫妮卡非常兴奋的说着,一张娇艳的小脸红扑扑的很可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激动的神色。

    而这时周铭却只是淡淡的看着她,最后突然问道:“你不会是喜欢我了吧?”

    莫妮卡当时就愣住了,显然她怎么都没想到周铭会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然后之前还在畅想墨西哥未来的她顿时就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大酋长您突然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我根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莫妮卡说。

    周铭两手一摊:“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这种可能,因为刚才你那么关心我是否能成为墨西哥总统的行为太让我惊讶了,所以我就这么问问,要是你说没有的话那就算了……”

    听周铭要转移话题,莫妮卡马上打断了周铭:“不是的大酋长,我们并不需要改变话题!”

    脱口而出了这句话后,莫妮卡马上就后悔了,她的小脸通红的几乎都能滴出水来,她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但既然已经说了,她就不打算收回去,于是只能坚持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算喜欢,我只是感觉您和所有我接触到的人都不一样,您好像对特别自信,同时您又很睿智,任何事情都逃不过您的眼睛……”

    莫妮卡想了想最后说:“就是因为您的这些不同,让您拥有了特别的磁性,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您,想要更多的了解您,就像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无论如何都是最引人注目的!”

    “记者同志,你说的这些算是对我的表白吗?”周铭问。

    莫妮卡的脸越来越红了,她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她也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害羞过,此刻她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她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的点了头:“我想这或许能算是了,那么大酋长您结婚了吗?”

    这下换周铭无奈了,这特么叫怎么回事?自己不过就是为了计划出面劝她来着,根本没想过要进行什么色诱的,怎么现在她就对自己表白了呢?感觉自己就像是为了计划才玩弄了这个女孩的感情一样,可是苍天作证,自己可真的没任何这方面的心思呀!这完全就是莫妮卡单方面的行为呀!

    该死的!自己已经有了凯特琳、林慕晴和苏涵唐然这些女人了,可不想再背上什么风流债了。

    于是周铭对她说:“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还有你以为你真的了解我吗?刚才我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都不过是为了让你给我写新闻罢了,所以我们就可以到此为止了,再见。”

    周铭说完就起身离开了,不过周铭的匆匆离开,却还是听到了莫妮卡最后的话。

    “大酋长我明白了,你这么说就是故意的,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而你会这么说,也就证明了你是一个会负责任的好男人,我会更喜欢你的!”莫妮卡说。

    周铭更无奈了:这叫什么事?自己就那么有魅力,随便一个美女就能爱上自己,自己想甩也甩不掉吗?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烦恼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