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请陛下多加一些祈祷04
    当周铭这边还在烦恼美女记者莫妮卡表白的时候,另一边由他策划发起的墨西哥金融危机已经开始了,而后来华尔街日报专门出版的一期90年代金融大事件期刊,则对此进行了最为细致的描述。|**|

    91年的7月28日,那是晴朗的一天,墨西哥的新任总统才在他总统府门前的高台上向全世界宣布,他已经从印第安革命军手中夺回了潘萨斯城,当所有的墨西哥人都在欢庆政府军胜利的时候,他们的金融系统却在悄然崩盘,而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的货币比索。

    没有人知道比索的贬值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当墨西哥政府军还没有踏进潘萨斯城的时候,就有国外投资者开始抛售比索了。据悉就在28日上午纽约交易所才开盘,墨西哥比索就已经出现了0.5%的下跌,如果说纽约的交易只是一个开始,那么随后的美联社新闻则让比索彻底崩盘。

    几乎是在墨西哥总统宣布捷报的同时,美联社记者莫妮卡就发表文章指出墨西哥政府根本没有和印第安人作战,总统只是向全世界撒了一个谎。同时莫妮卡还指出印第安人的革命是因为他在墨西哥正在遭受着非常残酷的农奴对待,而墨西哥的经济也正是牺牲了这些底层人民的利益所发展起来的,这是一种杀鸡取卵的方法。

    这条新闻震惊了全世界,让各国的投资者们不得不开始撤离墨西哥了,外汇市场的波动很明显的证明了这一点。

    当天,墨西哥比索兑美元的汇率就狂跌了超过十个百分点!而到了第二天,情况则更加严重,尽管墨西哥政府在向全世界竭力强调比索汇率会紧跟美元,坚持比索不贬值,但显然并没有任何投资者愿意相信,于是第二天比索的贬值居然超过了15%。

    而到了第三天,由于国际投资的不断抽离,墨西哥的在外汇储备大量减少的同时,他之前所发行的大量短期债券也在被抛售,在这种情况下,墨西哥政府被迫放弃了他坚持了十年的紧跟美元政策。

    墨西哥的财政部长公开宣布墨西哥比索贬值15%,这是墨西哥政府最后的决定,但这一决定立即引起了国际市场的恐慌,也加剧了比索的贬值;据统计,就单是墨西哥政府宣布比索贬值后的两个小时内,比索的贬值幅度就达到了惊人的20%,而整整三天,墨西哥比索的贬值就超过了恐怖的50%,这是世界金融史上都极为罕见的。

    或许对于这些简单的数字你并没有多么深刻的了解,那么在这三天以后,当你再走上墨西哥城的街头,你就能看到很多人走在街上,这些人的手里都抱着各种各样的箱子袋子,装着很多东西。

    他们都是公司破产或者是被公司裁员而失去了工作的人,这还只是最开始受到打击最严重的企业。后来随着金融危机的不断加剧,更多的企业破产,更多的墨西哥人失去了工作,根据时候一份国际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在91年的后半年时间里,有超过了两千万人失去了工作,这个人数已经超过了墨西哥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这样的直接结果,就是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各个教堂门口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无数的墨西哥人每天按期来到教堂领取教会免费提供的食物和水。

    原本繁华的大街,现在也只会有寥寥几家店铺仍然还在营业,更多的店铺都已经关门,马路上随处可见摆摊的墨西哥人,他们都是要变卖掉自己的家产才能有钱去买东西的人,或许过去这些人里面有企业高管甚至是老板,但他们现在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穷人。

    ……

    这些都不是周铭能管的到的,因为他还有更加头疼的事情。

    “周铭先生,你真是太了不起啦,你知道吗?就只是这三天,墨西哥比索的暴跌就为我赚进了将近二十亿美元的利润,我想有了这笔钱,我终于可以把整个白金汉宫给好好修缮一遍了,或者不止是白金汉宫,还有我的温莎城堡等等。”伊丽莎贝女王在电话里叨叨不停的说着,能听得出来她的心情很不错。

    她心情好,但周铭这边却有点问题了:“女王陛下,墨西哥政府这边又向尤坦卡这边增兵了,作为英国的女王,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周铭找伊丽莎贝求救是很无奈的,因为当比索开始贬值了以后,墨西哥政府就像疯了一样,疯狂的命令政府军压到了尤坦卡的边上。

    就在周铭给伊丽莎贝打电话之前,刘强国那边还带着一支印第安小队伏击了政府军的前哨部队,不过这次伏击战尽管刘强国打的很漂亮,但墨西哥政府军那边却一点没有退缩,反而还在继续增兵,甚至周铭打开窗户就能看到游弋在海上的军舰,大有一副不把这些印第安革命军全歼誓不罢休的架势。

    不过周铭可不会单纯的相信墨西哥政府是为了这几万印第安人来的,肯定是因为比索的贬值,让主宰墨西哥的教会组织恼羞成怒了,或者杰弗森也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教会,所以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自己的。

    现在自己在尤坦卡这座狭小的半岛上,面前是不断增加的墨西哥政府军,身后的海面上还有军舰,周铭只能选择去向伊丽莎贝求救了,毕竟英国好歹也是老牌强国,并且她身后还站着另一个教会组织圣公会,自己也帮她赚了那么多钱,她不想办法是说不过去的。

    “很抱歉,尤坦卡是墨西哥的领土,就算我是英国女王我也不能干涉他国内政不是吗?”伊丽莎贝接着说,“不过周铭先生你既然帮我赚了这么多钱,那我当然不能太薄情,到时候我会联系周围海面的某一艘商船停靠尤坦卡港,周铭先生你只管上船就行了,墨西哥军舰绝对不敢阻拦。”

    周铭听伊丽莎贝这么说他愣了一下,因为他能听到伊丽莎贝刚才强调了只有一艘船,那么她的意思显然就只是要救周铭一个人了,毕竟只一艘船,是无论如何也运不了几万人的。就算是很大的货轮,勉强能装下那么多人,那么食物和淡水又该如何解决?更不要说那么多人,如果还闹出传染病了呢?

    “女王陛下,我想我需要提醒你一下,我这里还有几万印第安人。”周铭说。

    对于周铭的提醒,伊丽莎贝当时就笑了:“周铭先生你可真可爱,不要告诉我你还打算把那些印第安人都运走吗?”

    “如果不把他们都运走,他们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的。”周铭说,“女王陛下,当初我带着这些印第安人出来革命的时候,我答应是要给他们争取自由和平等,不再让他们遭受剥削和歧视的;况且他们的勇敢革命,也很大程度上的打击了墨西哥政府的信誉,是造成比索贬值的直接原因不是吗?”

    “那又怎样?他们终究还是印第安人不是吗?”伊丽莎贝反问。

    “周铭先生,我知道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你不忍看着这些印第安人遭到政府军的屠杀,那么你完全可以闭上眼睛走开的。”伊丽莎贝说,“你要知道,现在的你是扰乱了一个国家,造成了马龙派教会损失惨重的罪魁祸首,是十万墨西哥政府军极力缉拿的对象,我能救走你已经很不容易了。”

    “周铭先生,你知道从英国到墨西哥有好几千英里的距离,就算我现在派军舰过去也是无济于事的,况且我也不能干涉另外一个主权国家的内政不是吗?我们联合王国是很尊重国际法的。”

    伊丽莎贝接着说:“所以我最大限度也只能接走周铭先生您了,当然还有你的保镖和你最亲近的人,哪怕你想带走几百个人也没问题,这是底线了,至于其他的印第安人,我相信他们的上帝会保佑他们的,不是吗?”

    伊丽莎贝还强调:“周铭先生,你是一个投机商,那些印第安人不过就是你利用的棋子,那么棋子在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以后,是完全可以被抛弃的,这是他们早就注定的命运,并不是周铭先生你的过错,这也是任何一位伟大人物都必须要面对的。”

    说到这里伊丽莎贝顿了一下才最后说:“好了周铭先生,我已经说了这么多,我想你也应该明白了吧?那些印第安人,就让我们为他们祈祷吧,而周铭先生你,我会马上联系附近的英国商船过去靠岸接你的……”

    伊丽莎贝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打断她道:“感谢女王陛下的祈祷,那么就请再多加上一些祈祷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伊丽莎贝问。

    “当然是我决定留下来了,我要完成我对这些印第安人的承诺。”周铭说。

    “周铭先生,这个玩笑可并不幽默。”伊丽莎贝说,“我想周铭先生你应该明白,接下来如果墨西哥政府军一旦发动攻击,很有可能是非常猛烈的,我不知道墨西哥政府和马龙派教会给出的命令是什么,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不论你的死活的。”

    周铭说:“我当然明白,他们会杀死我,或者就算他们不想,但在战场上,也许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一颗子弹就能要了我的命。”

    伊丽莎贝很好奇的问:“那么这样你还要留下来吗?”

    周铭回答:“是的,因为我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被我带离开了家园,跟着我为了实现他们梦想而东征西讨的印第安人就留在这里被人屠杀。他们会憎恨我的背叛,难道每天有几万冤魂在地下向你索命,你还能睡得安稳吗?我不知道其他人会怎样,但是我绝对做不到!”

    “或许对女王陛下你来说,他们只是一个个数字,一个个棋子,但是对我来说,我每天都能看到他们和他们说话,他们在我面前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啊!”

    周铭说:“我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能那么冷血,看着那么多人因为自己的决定而惨遭杀害却能心安理得呢?如果这就是政治的冷酷,那么很抱歉,我做不到,因为我还是一个有感情有热血,我的心脏还能砰砰跳动的人,我做不到你们那样的铁石心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