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我周铭死于此04
    (鞠躬感谢“richardwang”的捧场支持!)

    在白金汉宫的某个房间里,英国女王伊丽莎贝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无奈的摇摇头。yilego.

    “真是一个热血而又重情义的家伙呀!不过这在我看来就是最愚蠢的行为,连一群已经失去作用的棋子都放不下,这样妇人之仁的人,我真看不到他的未来在哪里。”

    这是伊丽莎贝对周铭的评价,随后她准备离开去休息,不过还没等她起身,她才放下的电话就又响起来了,她回想了一下,好像这个时候她并没有其他的预约了才对。不过最后她还是接通了电话。

    “尊敬的女王陛下您好,我是凯特琳,对于我电话的突然我向您道歉。”凯特琳那边说。

    伊丽莎贝轻声嗯一声表示接受了凯特琳的道歉,她随后问:“那么你这么急着打电话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现在墨西哥政府军正在不断向尤坦卡增兵,并且墨西哥政府是要不顾尤坦卡所有外国人的安全发动强行进攻,这个事情女王陛下您知道吗?”凯特琳很开门见山的问。

    “我当然知道,并且刚刚我才就这个事情和周铭先生通过电话。”伊丽莎贝说,“原本我是打算联系附近的英国籍商船去尤坦卡解救他的,但是他由于无法放弃对那些印第安人的承诺所以并不愿意就此离开,我已经尽力了,既然凯特琳你是周铭先生的未婚妻,那么我相信他还是会听你的话吧?毕竟他这样的人就这么留在那里也着实可惜了……”

    “既然这是周铭他的选择,那么我们就应该支持他不是吗?”凯特琳说。

    凯特琳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伊丽莎贝感到非常惊讶,以至于她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了什么?你也是支持周铭先生留在那里的吗?我还以为你们之间的感情会非常好。”

    “女王陛下,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们之间的感情的确很好,但我更了解他,相信他做的任何决定。”凯特琳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么凯特琳你也是觉得周铭能带着那些印第安的乌合之众,打败墨西哥的政府军吗?”伊丽莎贝很不屑的笑了,“请恕我直言,那根本是天方夜谭的,只是周铭这个人身上还留着很重的孩子气,以为这个世界就是要重情重义,承诺就是不能背叛的,老天,一个成熟的贵族根本不会在乎这些的好吗?”

    “很抱歉女王陛下,我认为比起这些问题,我们现在该如何帮助周铭才是更重要的。”凯特琳提醒她道。

    伊丽莎贝叹息着说:“我想这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因为我们无法干涉墨西哥的内政。”

    “那是在明面上,”凯特琳随后转了话锋问,“那如果我们继续抛售比索,用这种方式来逼迫墨西哥政府撤军呢?”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伊丽莎贝说,“首先墨西哥政府未必会因此受制,你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决定向墨西哥注资五百亿以缓解墨西哥金融危机了,到时候市场肯定会看好比索的上涨行情,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继续在抛售比索,那就是在逆市而行了。”

    伊丽莎贝又说:“况且,就算市场侥幸和我们想的一样,那么依靠比索的行情来倒逼墨西哥政府这种做法仍然存在一定的滞后性,等我们完成了我们的事情,尤坦卡早已经被轰成渣了吧?”

    “所以比起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我认为还是要多劝劝周铭先生猜是最好的。”伊丽莎贝说。

    “那么也就是说女王陛下你并不愿意帮忙了?”凯特琳说,“那么很抱歉,那就只有我和法国总统雅克尔先生来完成了。”

    伊丽莎贝马上打断了凯特琳接下来的话:“等等你刚才说雅克尔总统,难道你已经说服他了吗?既然他已经答应了,那么我们身为一个同盟,自然是要互相信任的,所以我想我已经决定了,我会和你一起帮助周铭先生的。”

    伊丽莎贝最后的决定让凯特琳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因为她根本是骗她的,她根本没有说服雅克尔,不过接下来,他就可以很好的用这种办法再从雅克尔那边再试一次了。

    放下电话,凯特琳看着窗外的泰晤士河怔怔发呆道:“周铭,我说过我要嫁给你的,那么不管是什么事,就让我们一起面对吧。伊丽莎贝女王不明白,你并不是什么妇人之仁,你是不愿意放弃那几万人命,能放弃,那不过是一个冷血的政客,而能做出你这样决定的,才是真正的英雄!”

    ……

    与此同时在墨西哥的尤坦卡,周铭和**走下了楼,迎面就碰上了回来的刘强国鬣狗还有其他沙漠小队的成员。

    “干!周铭先生,我就说那些什么狗屁印第安人根本靠不住吧?他们就是一群根本不懂打仗,只凭着一腔勇气乱冲的白痴!”才过来,大嗓门的鬣狗就向周铭嚷嚷着抱怨。

    周铭并不理会鬣狗的抱怨,他转头问:“刘队长,你不是应该在前面指挥战斗吗?怎么跑回来了?”

    刘强国立正敬礼说:“首长,前面炮火一响,那些印第安人就集体炸营开始逃跑了,单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根本阻止不了。”

    刘强国的回答非常简洁明了,他的副队长还补充道:“我们甚至还当着他们的面枪毙了几个逃兵,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虽然他们的回答很简单,但周铭还是能从中听出很重的无奈,想来这些战士他们也没经历过这种阵仗吧,他们都是很尽职的职业军人,他们也对自己很有信心,但对这些印第安人,还是饶了他吧。

    周铭安慰的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然后问:“那前面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我听那边的炮火好像少了一些,是墨西哥政府军要冲锋了吗?”

    刘强国点头回答:“是的,我们在最后车里阵地的以后已经看到墨西哥步兵已经都冲上来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说不准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机会了,只要我们能稳住形势,想办法鼓起那些印第安人的勇气,就仍然还有胜利的希望。”周铭说。

    “可是现在所有的印第安人都已经被炮弹给吓破胆了,枪毙都没有用还能怎么办呢?”

    刘强国说,显然对于这些精锐战士而言,他们当然能明白周铭的打算,无非就是要印第安人和墨西哥政府军进行白刃战,因为到了面对面拼刺刀的时候,就是考验双方勇气的时候了,可以相对的把军事素养拉到最接近的程度,墨西哥政府军的那些远程火力也完全不用怕了,但问题就在于,他们能做到吗?

    周铭对此笑着说:“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既然我们的敌人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我们要是把握不住不太对不住他们了吗?”

    说完周铭就带头朝那些溃退的印第安队伍冲了过去,剩下刘强国和**他们还在原地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告诉他:“不要管那么多了,我们的命令是保护周铭的安全,他要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我们能在他身边,能想办法在局势不利的第一时间带他离开就行了。”

    刘强国和其他沙漠小队的成员以及鬣狗这才都点头表示明白,随后他们也都跟着周铭上去了。

    周铭并没有去管**和他的沙漠小队做了什么决定,事实他现在也根本顾不上他们了,面对着那些不住在往回跑的印第安人们,周铭感觉自己就置身在恐慌之中。

    没错就是恐慌,这些印第安人们都在拼命的奔跑,极其恐惧的叫着周铭听不懂的话语,就好像身后有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在追着他们一样。

    “你们不要跑!那些政府军都只是纸老虎而已,他们的炮弹并没有炸死你们任何一个人,只要你们鼓起勇气拿着武器回头冲锋,就能打败他们!”

    周铭对他们大声喊着,并用手拉着他们想把他们再喊回来,可这并没有用,这些印第安人都已经被吓破了胆到了崩溃地步,所有人都处在一种癫狂的状态,不管周铭如何大声喊,都没有人理他,周铭伸出去的手也被那些印第安人给用力的甩开,就好像在这里多停留一秒他们就会死一样。

    终于,在这些逃跑的印第安人中,周铭好不容易找到了弗莱格和福克斯,周铭上前质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当时就给周铭跪下了。

    “对不起大酋长,这都是我们的错,这肯定是天神降下来的惩罚,当那些墨西哥政府军开始开炮了以后,我们这边刚才还信心满满的印第安勇士们,就仿佛中了什么诅咒一样,突然就失去了他们全部的勇气,无论我们怎么喊都喊不回来。”福克斯跪在那里说。

    另一边弗莱格则想起了周铭:“大酋长,您也赶紧逃吧,这场战斗我们已经失败啦!”

    周铭一把揪起他们两个,冲着他们大吼道:“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我们也没有失败,所以谁都不许逃跑,你们作为印第安酋长,就给我拿出你们酋长的魄力来,召回你们的族人们重新回头和那些该死的墨西哥政府军战斗。”

    周铭随手指向了身后:“还有你们也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在我们身后都是什么,那是一片有军舰巡弋的大海,难道你们都想屈辱的跳到海里喂鱼吗?还是要拿起武器做殊死一搏?”

    “没错,大酋长你说的对,反正打也是死逃跑也是死,为什么不做最后的殊死一搏呢?”

    在周铭的开导下,弗莱格想通了这个关键,他于是稳住了脚步,也开始大声的劝着每一位从他身边经过的印第安人,随后福克斯也有样学样,跟着弗莱格一起做起来了。

    “印第安勇士应该是无所畏惧的,我们绝不能就这么可耻的逃跑,那是应该下地狱的懦夫才拥有的行为,而印第安战士,就应该迎着敌人冲过去!”

    弗莱格和福克斯的喊声此起彼伏,他们已经用尽了他们所能喊出的所有声音,周铭和**他们也在努力的拦住所有的印第安人,试图重新鼓起他们的勇气,可最终都是徒劳的,所有经过他们身边的印第安人都像是受了惊的兔子,此时只想着飞快的在逃跑着。

    最后,他们突然感觉周围的印第安人越来越少了,因为他们不知不觉已经站到了战线的最前面,他们甚至都已经可以看到了对面正端着枪在冲锋的墨西哥士兵了。

    “糟糕,我们不能在这里再待下去了,周铭先生我们快走!”

    **大吼着伸手去拉周铭,可周铭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面向那些奔跑着的墨西哥士兵,面带微笑,很淡定的说:“我,周铭,今天死于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