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我们……赢了?05
    前方混乱的战斗仍在继续,近十万人的墨西哥政府军和印第安人在这块并不开阔的沙滩上死命厮杀着,如果按照真正的军事标准来说,他们打的毫无章法,没有列队没有战斗小组更没有丝毫的配合,他们固然手上都拿着现代化武器,却仍然和街边的小流氓打群架一样各自乱找着目标开干着,只是他们是真正往死里打就是了。yi。

    战场上,各种语言的喊杀声痛呼声还有枪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每一分每一秒都能看到有人从战场上倒下。猩红的血液染红了整片土地,甚至在一些低洼的地方还汇聚成了红色的小溪流,最后流进了海洋都还海水给染红了。

    弗莱格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累过,他这个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脚都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只是机械的挥舞着武器,惯性的在战斗着。他带出来的印第安长刀早已被砍坏,现在正挥舞着两把军刺,他这时也忘记了**教他的军刺最好的杀人方法是用刺的,就只是胡乱的劈砍。

    突然弗莱格脚下一空,他立刻仿佛麻袋一般栽倒在地,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原来是被一具尸体给绊倒的,那具尸体他认识,那是图坎特部落的一个年轻人,是他的表侄,半个月前还和他一起喝酒来着,但是现在,他却趴在这混乱的战场上再也起不来了,他的脸就那样埋在了一团污血中。

    不仅是他的表侄,他能看到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地方,还有更多印第安人的死去。

    他看到了有印第安人被几个墨西哥士兵给踩在脚下,然后那些士兵一齐举起刺刀狠狠扎进了他的胸膛;他也看到了有印第安人被墨西哥士兵给砍断了双腿,砸碎了脑袋;最后他还看到了有几名印第安勇士挥舞着大刀,但是他们面前的墨西哥士兵却只是淡定的开枪……

    这个战场……就是一个在吞噬人命的怪兽!不管那些印第安勇士有多么勇敢,最后都逃不过死亡!

    弗莱格绕记得自己在成为酋长前也曾带着部落的族人上山区打猎,他曾和墨西哥烟熊面对面的搏斗过,也曾为了猎杀灵猫在山林里几乎不眠不休的捕猎七天七夜。

    或许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当年的勇猛了,但由于图坎特部落的落后,让他这个酋长偶尔也还会有打猎的行动,所以体能还是有保持的,可即便是这样,现在自己也就连眨眨眼睛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了,喉咙里和肺里也都是火辣辣的一片疼,身上的每一寸血肉都已经筋疲力竭了,似乎每呼吸一口空气都是一次生死煎熬。

    连自己都这样了,那其他人的情况肯定更糟糕,我们印第安人已经拿出了全部的勇气,但是仍然打不赢呀!

    这样的想法让弗莱格感到了绝望,额头伤口里的血液流进了眼睛让世界变得一片血红,他躺在地上想着自己或许就这么死了吧,或许还能进入传说中的天堂吗?

    突然嘣一声令人牙酸的脆响让弗莱格又惊醒了过来,他抬头看到是有一名墨西哥士兵正挥舞着砍刀要砍死自己,但却被福克斯给挡住了。

    福克斯转头对弗莱格咧嘴露出了笑脸:“怎么这就要死了吗?那看来你这位禁卫军首领的能力也并不怎么样嘛!现在我们可以商量一下,让我们肯哈德部落的勇士成为大酋长的禁卫军吧?”

    弗莱格被福克斯这么一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又站了起来,握着手中的军刺狠狠刺穿了那名墨西哥士兵的心脏。

    面对着福克斯,弗莱格喘着粗气,嘶哑着嗓子喊道:“福克斯,我告诉过你,只有我和图坎特部落才有资格追随在大酋长身旁,这是我们最神圣的使命!大酋长既然带着我们来到了这里,他既然说我们能打赢这场战争,那么我们禁卫军,就一定要为他拿到胜利!”

    弗莱格一边向福克斯呐喊着,一边抓过了旁边一名墨西哥士兵,用尽全身力气的把手中的军刺捅进了他的喉咙。

    福克斯哈哈一笑:“怎么?到了现在你还认为我们能赢吗?别忘了你也是在战场上的。”

    “你也别忘了在瓦哈格和潘萨斯的胜利,我们那时也认为是不可能的,但是后来呢?我们还不是赢了吗?否则我们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弗莱格咆哮着说,“或许现在的局面很艰苦,但打仗哪有不艰苦的呢?如果不经历这样的艰苦,我们怎么能收获最后的果实?我们印第安人再也不当农奴了!”

    这句话成为了弗莱格的号角,他咆哮着捡起了地上的一把冲锋枪,对着对面战场上的墨西哥士兵就开始了疯狂的扫射。

    随着爆豆般哒哒哒的枪声,那些墨西哥士兵如割韭菜一般的倒下,但也有人发现了他,端起手中的枪进行了还击,只听噗噗两声闷响,两团血花在弗莱格的手臂上和腰腹上绽放开。

    天空中,一颗手雷被扔过来。

    弗莱格能听到耳边传来福克斯卧倒的呐喊,不过他却根本做不出了任何动作,只是呆呆的看着那颗手雷的落下,最后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弗莱格顿时感觉就像被一列火车撞到一样,直接给炸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福克斯第一时间过来问他情况怎么样,但弗莱格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整个大脑是空白的,耳边只有刺耳的嗡鸣声。

    “弗莱格,快跟着我撤下去吧!我们已经失败了!”福克斯对他大喊着。

    这句话才让弗莱格恢复了一些神志,他狠狠的甩手:“不能撤,我们跟着大酋长不会失败的!”

    福克斯用力一耳光扇在弗莱格的脸上,然后他指着周围咆哮道:“你特么给我好好看看周围,我们的周围全都是墨西哥的政府军士兵,我们的族人都在被他们所屠杀!如果再不撤下去,我们印第安人就要被杀光啦!难道你不想给图坎特部落留下一些希望吗?如果你们全死了,你们的部落怎么度过这个冬天呢?”

    福克斯一边说着一边让他的族人架着弗莱格就要往后退,而在他们的身边,有些墨西哥士兵已经发现了他们,都朝他们这边围了过来。

    “不会的,我相信我们的大酋长,他既然要我们战斗,那么我们就是有一线机会的,我们就必须要为他拼来这一线机会。”弗莱格喃喃的说。

    “哪里还有什么一线机会?”福克斯很不客气的反驳,“你不要忘了,大酋长他终究只是个外人,他哪里会真的为我们印第安人着想呢?”

    福克斯的话再一次刺激到了弗莱格,他拼了命的挣扎:“不会的,大酋长是我见到最正直最正义最为了我们印第安人着想的人,他是为了我们所有人的明天的!我会向你证明大酋长是对的!”

    弗莱格喊着他的手摸到了腰间一个圆鼓鼓的东西,那是一颗手雷。

    弗莱格随后摸出这颗手雷,他拼命的挣脱了福克斯的人,把手雷扔向那边的墨西哥士兵。

    轰的一声,手雷应声炸开,几名墨西哥士兵被炸上了天,弗莱格高兴的叫道:“福克斯你看到没有,那些墨西哥士兵也是会死的!”

    “你特么的白痴吗?”福克斯对他怒吼道,“你这样做又有什么用?周围不是还有更多的士兵在向我们围过来了吗?而我们的族人则都快要死光了呀!”

    福克斯几乎是贴在弗莱格的面前吼出的这句话,弗莱格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牙齿上的缝隙,闻到他嘴里的臭气了,但弗莱格却一点都不畏惧,他仍然坚持道:“我们只是现在的局面恶劣了一点,但是我们会胜利的,请相信我们的大酋长,因为他的名字叫周铭!”

    “你特么是神经病吗?你为什么要这么相信他?我们是不可能会胜利的,今天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但是他却可以逃掉,你明白吗?”福克斯又吼道。

    “放屁,你这是在污蔑大酋长,你是个扰乱军心的杂碎,我要替大酋长教训你!”

    弗莱格嘶吼着就朝福克斯扑了过去,把他扑倒在地,他挥舞着拳头,一拳拳的砸在福克斯的脸上。

    而另一边的福克斯也毫不示弱,他用力反手把弗莱格甩倒,随后他起来也张开手掌一巴掌一巴掌扇在弗莱格脸上,似乎是要把他扇醒一般;可马上的,福克斯就痛呼出声,因为弗莱格张嘴就咬住了他的手。

    旁边肯哈德部落的人更是懵逼了,他们完全不明白这两位酋长怎么这个时候居然在战场中间自己打起来了,难道他们不知道现在耽误一秒钟都有可能丧命吗?

    这样的疑问让他们以至于都忘记了拉架,他们就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们在打。

    “你这个白痴,你特么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为什么要相信那个周铭?”

    福克斯很不解的问道,在他看来现在的局面明明已经不可挽回了,为什么他不放弃,显然他并不知道,在现在这种精神崩溃的情况下,周铭已经是弗莱格最后的信念了,一旦放弃他就是死人了,所以他必须要和一个宗教的狂热信徒般拥护着周铭和他的一切决定。

    “不会的,不管我们现在是怎样的局面,只要相信周铭大酋长,我们就会赢的!”

    弗莱格虽然躺在地上已经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似乎每一次呼吸都在带走他的生命,这个时候,虽然他现在已经感觉天旋地转身上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了,但他嘴里仍然还坚持着说着。

    而这时,他们的天神似乎开了眼一般,随着他的话,肯哈德部落的其他人突然很惊讶的说道:“福克斯酋长,你看那边,墨西哥政府军正在撤退,我赢了!”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福克斯和弗莱格两个人都懵了,因为就算是弗莱格,他也只是把周铭当成最后的信念,想要忠诚到底而已,他对这场战争的胜利并不抱什么指望的,可是现在?

    他们看着远方,随着一些军官的呐喊,刚才还非常凶猛的墨西哥士兵们都在慌不择路的撤退,似乎有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让他们失去了全部的斗志和信心,就连有些印第安人杀红了眼,挥舞着长矛砍刀追上去劈砍,那些士兵也丝毫不敢反抗,只是在逃跑。

    弗莱格和福克斯面面相觑,他们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脑海里只是回荡着一个念头:我们就这样……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