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我们是最后的胜利者05
    终于特么的赢了!

    当前方的印第安人们都在不可置信这场胜利的时候,周铭在后方也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坚持是对的,否则自己这么拼死拼活鼓动这些印第安人上前拼命,要是还拿不下这场胜利那就太对不起他们了,当然这也和墨西哥政府军的配合拖不了关系。|一|

    “果然,特种兵还是要当尖刀使用,去执行那种最关键的任务,幸好没有一开始头脑发热的把你们都押上去。”周铭喃喃自语的说着,为自己之前的决定而庆幸。

    对于这个近十万人的大战场来说,一辆指挥车的爆炸看起来很微不足道,但却是造成墨西哥政府军崩溃的最重要因素。

    原本双方就是僵持不下的,甚至墨西哥政府军在恢复了军事调度以后,还加大了对仍然毫无章法印第安人的压制,但随着刘强国他们这支沙漠小队绕过战场直接摧毁了墨西哥政府军的指挥车,失去了指挥的墨西哥政府军在接到了撤退的命令后瞬间崩溃。

    **也摇头说:“在战局最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道撤退的命令无异于是自杀,这些墨西哥的军官也太没水平了。”

    周铭点点头,他虽然不懂什么军事,但他也明白.军人在战场上就是靠着一股气势在战斗着,尤其在眼前这场近距离的白刃战中,大家都是在咬牙拼命的,这个时候突然发布撤退的命令,那股气势没了,自然败的飞快。

    此外这些士兵在十万人的大规模战场中,他们的视野非常小,不可能了解后方究竟发生了什么,突然接到撤退的命令,他们就自然而然的以为是战斗失败了,那么接下来的,他们就会争相逃命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崩溃就顺理成章了,毕竟谁也不想死不是?

    就连周铭这个几乎军盲的人都明白在败军中要鼓舞军队的气势,但那些墨西哥军官却下达了葬送整支军队的命令,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没水平了,而是没脑子。

    “不过要不是他们的失误,我们要拿到这场胜利恐怕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了!”周铭感慨道。

    其实周铭刚才也想过,如果墨西哥政府军稳住了印第安人突然爆发的攻势,那么他该怎么办?最后周铭的决定和现在差不多,就是让沙漠小队绕过战场去偷袭敌方指挥所所在,而自己则和**一起进入战场,继续给这些印第安人打气,依靠他们拼死的决心来稳住局势。

    无疑这样做的风险是很大的,但要是局势真恶劣到了那一步,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但好在墨西哥政府军并没有那么严谨,送了自己天大的一个礼包。

    但细细想来这也正常,如果墨西哥政府军真有那么强悍,他们就不会被国内毒贩的武装集团给压制了。

    “不过既然今天他们没有把握住机会,那么以后就不会再有了。”

    周铭随后让**架起了卫星电话,周铭拨通了凯特琳的号码,电话才被接通,那头就传来了凯特琳关切的声音:“周铭是你吗?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受伤,你一定已经赢了对吗?”

    凯特琳的着急和关心让周铭愣了一下,因为周铭记得自己是并没有告诉她尤坦卡这边的战斗的,但现在听她的口气显然是已经知道了。

    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呀!

    周铭在心里叹息一声,然后老实交待道:“很抱歉,我没有告诉你尤坦卡这边的情况……”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凯特琳给打断了:“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担心,不过这都没关系,我知道你一定会赢的对不对?”

    听着凯特琳高兴的声音,让周铭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幸运,居然能遇到这么懂事的女孩。

    “没错,就在刚才,我带领着印第安人,打败了墨西哥政府军。”周铭说。

    “这真是太棒啦!”凯特琳高兴的要跳起来了,“我就知道周铭你一定是最厉害的,不管什么伊丽莎贝还是雅克尔,不管他们是女王还是总统,他们都不懂你,他们都说你会失败,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赢的!”

    周铭听到了她话语中的重点:“凯特琳你去找了伊丽莎贝和雅克尔?”

    凯特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话说多了,随后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是这样的,我之前知道周铭你准备在尤坦卡和墨西哥政府军战斗,我相信你一定会取得胜利,所以我就让伊丽莎贝和雅克尔他们延长抛售墨西哥比索的时间,因为墨西哥政府军的战败,一定会更大的冲击比索的汇率。”

    “除此之外,我还让他们都抛售了墨西哥的国债还有其他的政府债券,还有墨西哥国内的股票,我相信这些一定都会受到冲击的!”凯特琳说,“不过他们都太可恶了,都并不相信你会赢,真是气死我了!”

    周铭对此倒是无所谓:“这很正常,因为要是我自己的话,从客观上来评价也很难取胜。”

    凯特琳那边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先说道:“不过现在并不是闲聊这些的时候,我现在还在战场上,我相信墨西哥政府军战败的消息一定会震惊全世界的,所以你一定要趁现在抢先抛售!或者如果有时间的话,你们还可以想办法制造消息推高一下汇率,然后再抛售,这样可以让收益最大化……”

    不等周铭说完,凯特琳就高兴的说:“周铭你放心吧,在这场战争爆发前,我已经让他们推高比索汇率了,现在国际汇率已经上涨了有将近六个百分点了。”

    这个消息让周铭有些惊讶,因为周铭在此之前为了避免让她过于担心,就没有告诉她任何关于尤坦卡的情况,却没想她居然不仅知道了这个消息,并且还那么信任自己能赢得战争,把市场的布局都已经安排好了,还是说服了英女王伊丽莎贝和法总统雅克尔以后的结果,这太厉害了!

    要知道,就是周铭自己,在战争前希望伊丽莎贝能给予这边一点帮助她都不肯,由此可见凯特琳是怎样的聪明才能说服他们的。

    “不过这六个百分点,看来国际市场对于墨西哥还是有很好期待的嘛,不过这一次政府军的惨败,看来能让我们大赚一笔了。”周铭说。

    “这很正常,毕竟墨西哥是这几年国际公认的最好投资国,也是目前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几个国家之一,更加上他采取紧跟美元的策略,让很多投资者们认为这是很有保障的投资,所以就算爆发了印第安革命,但大多数投资者仍然还是保持乐观的,甚至还有人会认为这是一次促底反弹的好机会。”凯特琳解释。

    周铭笑了,谁说不是呢?其实金融很大程度上就是一次赌博,只是有些了解到的底牌多一些,另一些了解的底牌少一些罢了。而不了解底牌的投资赌徒,他们永远会认为现在应该是抄底的好时机,毕竟能从诸多信息中找到真正答案的终归只是少数,更多的人永远都是随波逐流的。

    就像现在的墨西哥,之前墨西哥比索狂跌超过50%,再加上英国王室和法国各大投资银行制造的汇率回升假象,以及正在进行的墨西哥政府军围剿印第安人的战争,的确很像是触底反弹的潜力股,然而很可惜的是,他们遇到了周铭这种敢以身犯险的庄家,所以他们的命运在下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

    “不过周铭,我们能从这一次交易中赚到很多钱,怎么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并不那么高兴呢?”凯特琳问。

    周铭先是一愣,然后苦笑着回答:“凯特琳,你知道我们交易赚的钱,可都是一条条人命所换来的吗?这几万印第安人,可都是我亲手推上的战场,不管我的理由有多么高尚,但归根到底他们都是因为我的一个命令而奉献自己生命的,那个战场,就在我面前不远的前方。”

    听着周铭这番话,凯特琳那边也低沉了下去:“很抱歉,我真不该这么问,不过周铭你并不需要自责,他们都是为了印第安人的未来才这样做的,更因为你是一个英雄,所以他们才会为了你的一个命令就冲向随时死亡的战场,这并不是你的错……”

    周铭笑着打断了凯特琳的话:“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内疚到死,只是我认为我们需要对帮助我们赚到这些钱的印第安人还有那些墨西哥政府军的士兵们,保持一点敬畏仅此而已。”

    凯特琳完全没想到周铭会这么说,她愣了好一会才说:“我明白了,我想我可以收回刚才的话了,周铭你并不仅是一个英雄,你应该是改变这个世界的伟人,因为没有任何贵族能像你一样,始终对任何人保持着一份平等的敬畏,这是非常难得的,我很庆幸能成为你的女人!”

    随后凯特琳就挂断了电话,毕竟在这个信息发达到快要爆炸的年代,墨西哥政府军在尤坦卡惨败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世界,她需要尽快和伊丽莎贝雅克尔做出调整,想办法将他们手上的比索全部抛售出去。

    而在周铭面前,所有的印第安人也都慢慢的从战场上回来了,刘强国和他的沙漠小队也都回来了。

    周铭站到一个高台上,看着几万印第安人都聚集在自己面前,他们的脸上都很茫然,似乎到了现在仍然不肯相信他们真的取得了胜利。

    对此,周铭微笑着说:“你们赢了,印第安人是最后的胜利者!”

    周铭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顿时让很多人醒悟了过来,随之他们都兴奋的叫喊起来:“我们赢啦,我们是最后的胜利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