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大牧首的安排05
    (鞠躬感谢“wangshao83”和“你有点晕”的月票支持!)

    尤坦卡的惨败!

    墨西哥政府军在尤坦卡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此前墨西哥政府调动了近十万大军对占据了尤坦卡的印第安革命武装进行围剿。

    墨西哥政府军的装备精良,人员素质优秀,反观印第安革命武装在起兵之初甚至都没有自己的武器,到了现在也都没有任何重武器,但是墨西哥政府军却从武装直升机到榴弹炮一应俱全,甚至在尤坦卡周围的海面上还有军舰游弋,随时可以提供支援。

    就连墨西哥比索都破天荒的在连续暴跌了超过50%以后第一次出现了上涨,可以说一切的事情都说明了墨西哥政府军对印第安人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墨西哥总统为此很信誓旦旦的向全世界媒体表示,所有的记者都可以在尤坦卡度过这个周末。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拥有巨大优势的墨西哥政府军最终在尤坦卡的海滩上留下了超过一万具尸体,印第安人凭着他们顽强的战斗意志赢下了这场战争。

    可以料想,原本就已经非常低迷的墨西哥政府信用将随着这次战争的失利彻底破产,墨西哥比索也将迎来新的一轮.暴跌。

    ……

    这是美联社记者莫妮卡最新的一篇文章,而随着这篇文章的发布,再一次震惊了全世界,为此全世界的各大媒体也纷纷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英国路透社是最先做出反应的:尤坦卡的这场失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当我们的记忆还停留在墨西哥政府为我们展示出来的肌肉的时候,尤坦卡的印第安人们就已经狠狠的用事实告诉了我们那根本就是肥肉!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联想到墨西哥政府在谈到比索汇率上的信誓旦旦呢?

    相比路透社,紧随其后的法新社则更加直接:如果说墨西哥政府军的十万大军还有他先进的武器装备是墨西哥政府的最后一层遮羞布的话,那么尤坦卡的惨败显然已经把这最后一层遮羞布给剥掉了;那么不要忘记墨西哥政府还有另一层遮羞布,就是他们对比索汇率的控制,经过了尤坦卡这一次的失败,比索就注定将成为一张废纸。

    有了美联社、路透社和法新社这三大通讯社定下了基调,世界其他媒体尽管各自的报道各不相同,但核心思想却是非常一致的,就是唱衰墨西哥经济,不管是任何评论,都很不看好墨西哥比索的未来。

    如果说之前墨西哥比索的信用还只是衰弱的话,那么现在则是要彻底破产了。

    随着世界各国媒体对墨西哥政府军在尤坦卡惨败的报导,墨西哥比索应声暴跌,仅在美联社发出新闻后的两个小时内,墨西哥比索就暴跌了超过十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不仅之前墨西哥政府所做的努力,好不容易涨回一些的比索汇率被打回了原型,甚至还跌得更低了。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之前有个墨西哥人在比索暴跌前拿六十万比索兑换了二十万美元,现在再通过国际市场换回来,那么他将平白多兑换一百万比索,拿到一百六十万比索;反之要是比索兑换美元,现在的六十万比索则只能兑换不到八万美元了。

    如此大幅度的贬值让墨西哥国内很多企业资产大幅度的缩水,更多的企业面临破产,无数的墨西哥人失业。

    对于这样的情况,全世界认为最头痛的人无疑是墨西哥政府,但实际上还有一群人是更烦躁的,那就是马龙派教会了。

    要知道,金融只是资本的重新整合,他本身并不创造任何价值,所以不管谁赚到的钱,那都一定是另外一个人或者一群损失的钱。

    这次的比索暴跌也是如此,既然周铭带着伊丽莎贝和法国的一些资本家赚了一个钵满盆溢,那么承担这次损失的自然就是墨西哥的本土企业了;而很不幸的,墨西哥国内的几乎所有企业,都是马龙派教会内部的财团所控股的,那么就是说,这些损失到最后都是马龙派教会担着了。

    不管怎样的富豪也不会嫌钱多,那么同样的,不管怎样的富豪也都不想损失金钱,这一次周铭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让马龙派教会感到头疼呢?在这种头疼下,就算杰弗森也再坐不住了。

    就当尤坦卡惨败的消息传来,比索再一次暴跌的时候,杰弗森正乘坐着一架直升机飞往墨西哥城北部森林里的城堡。

    杰弗森这次乘坐的直升机破天荒的不是武装直升机,而就只是一架普通的私人直升机,这是因为那里住着马龙派教会的大牧首,是他拥有现在一切的依仗,也是他杰弗森的父亲白兰度,因此他不管在外面如何嚣张,至少现在都必须收起他的性子。

    曾经在哈鲁斯堡在周铭面前嚣张无限的杰弗森,此刻却显得紧张万分,要知道他现在可还是在直升机上的,由此可见他这位父亲给他的压力有多大了。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飞行,杰弗森终于到了他父亲所居住的城堡,其实这座城堡严格来说更像是一座巨大的教堂。

    首先这座城堡是有巨大的穹顶结构,在房顶中央竖立着一个巨大的耶稣受难十字架,十分醒目,在这个十字架上,耶稣的每一寸表情和每一块的肌肉轮廓都被雕刻的栩栩如生。就算在很远的地方都能看的清楚,耶稣脸上的表情痛苦,但眼神却感到悲哀和痛心,这说明他并不是肉身的痛苦,而是在为世间的所有人承受痛苦。

    单就是这一个表情,就能让诸多信徒们顶礼膜拜了,天知道这样的雕塑,马龙派教会究竟动用了多少石雕大师,又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得以搬运到这里的。

    杰弗森的直升机降落在城堡后面的停机坪上,由于这里是马龙派教会大牧首的住所,这里的停机坪是修的很大的,能同时停三十架直升机在这里,但此刻当他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停机坪却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位置。

    看到这个情况让杰弗森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我靠!这么大阵仗吗?

    作为白兰度的私生子,杰弗森对这座城堡的定位再清楚不过了,就连自己如果在没有得到准许的情况下,都是不允许使用这里停机坪的,但是现在这里却没有了空位,由此可见今天的意义重大。

    杰弗森心怀忐忑的走下了直升机,在城堡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城堡的偏厅,这里是一个会客厅,杰弗森在这里并没有见到白兰度,而是被告知让他在这里等待,白兰度大牧首结束了他的事情自然会来,不过对于这位私生子,仆人连告诉他大牧首在干什么都没有,同样杰弗森也不敢去问。

    就这样,杰弗森在这个偏厅里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终于见到了白兰度。

    白兰度长着一副和杰弗森非常相似的容貌,不过看上去更成熟和稳重一些,并且在眼角也能看到皱纹,他穿着一席烟色的修士服,头上戴着纯白色的头纱,手里拿着一根权杖,缓步走了进来。

    从大门打开的第一时间杰弗森就站起来了,而等到白兰度进来,他马上三两步走过去主动扶住他,喊了一声父亲,态度恭敬到不能再恭敬了。

    对于杰弗森的态度,白兰度却并没有任何表示,就只是慢慢的走着,仿佛杰弗森并不存在一样,最后在房间正中央的椅子上坐下。完成搀扶任务的杰弗森则站在白兰度的面前,毕恭毕敬的低着头。

    白兰度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杰弗森一眼,他先让自己的管家端上一杯茶,他喝了一口,然后才抬头开了口:“我的孩子,我上了年纪,不适合一直抬着头,你能坐下来吗?”

    白兰度的话语轻柔,但杰弗森听着却让他更紧张了,他不敢有任何忤逆,只得道谢端坐在白兰度面前。

    杰弗森坐下,白兰度端起茶杯对他说:“知道吗?这是从东方来的茶叶,在三百年前,这是只有地位最接近上帝的人才有资格享用的佳品,他产自一个叫华夏的地方,我的孩子,我这么说你明白我找你来的原因了吗?”

    只是一句简单的问话,但杰弗森听到却让他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背后渗出一片冷汗。

    “我的大牧首,请原谅我的愚蠢。”杰弗森说,他的牙齿都在打颤,虽然他是白兰度的私生子,但他是不被允许称呼父亲的。

    白兰度的表情不悲不喜:“那么我再多给你一点提示吧,就在四个小时以前,在尤坦卡发生了一场墨西哥政府军对印第安人的战争,结果墨西哥政府军输了,据说一位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人,在这次战争中承担了最重要的作用,这个人就来自华夏。”

    白兰度说完故意顿了一下,见杰弗森似乎还没有说的打算,他于是继续说道:“他的名字叫周铭,据说是因为另一个事情的报复所以才来到墨西哥的,他的目标也就是我的马龙派教会……”

    这一次白兰度的话还没有说完,杰弗森噗通一下就跪下来了,哭喊着对他说:“我的大牧首,我错了,周铭就是因为我的原因才来到的墨西哥,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样的能量,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请大牧首能原谅我,我保证会派人去杀了他的!”

    白兰度摆摆手说:“那就不必了,这点你在机场公路上的行动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况且最重要的是,现在已经不适合这么做了。而你我的孩子,请保持你的仪态,你现在的仪态太丢人了!”

    经这一句训斥,杰弗森立即像身上都安了弹簧般站了起来,可他的脸上却依旧茫然,显然还是不明白白兰度的意思,为此,白兰度只好接着说:“简单说来,我们现在需要和他谈判,而你就是谈判人员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