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来呀,造作呀!05
    周铭并没有和德里克一起去挤那辆敞篷吉普,这不是体型大小的问题,要知道周铭这边可不止是他自己一个人,还有**和沙漠小队以及福克斯这种没有受伤的重要印第安酋长,也都是要一起去的,好在德里克还带来了很多装甲车,其中一辆是装甲指挥车,刚好可以用来乘坐。(记住一的域名)

    “周铭大酋长,我们现在就是要去往卡利弗,我们的和谈也将在那里进行。”

    德里克简单的告知了周铭他们的这次行程,周铭对此也是很简单的恩一声表示知道了:“将军,想必这一次的和谈背后恐怕并不那么简单吧?”

    周铭的问题让德里克感到十分惊讶,因为原本他会以为周铭会再羞辱他一番,却没想到周铭居然连刚才的事情提都不带提的,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也太大气了吧?还是自己根本就没被他放在眼里呢?可自己好歹也是个少将,能不能给点面子?

    当然这样的想法德里克也就是想想而已,要是真说出来那可就太丢人了,哪有主动找人羞辱自己的呢?这不是犯贱吗?

    正是这个原因,德里克就只是简单的回答了:“很抱歉周铭大酋长,我只是一名军人,总统先生的命令是让我来接你过去,对于其他的事情我并不知道。”

    就德里克这公式化的答案,周铭只是随意的笑笑,周铭肯定不会相信他并不知道,不过也用不着多问,毕竟不管背后有什么,只要等自己到了卡利弗就一切都揭晓了,现在并不需要太过着急。

    尤坦卡到卡利弗的距离并不算远,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周铭他们的车队就到了卡利弗。

    “周铭大酋长,你就打算这么进去了吗?”在装甲车里,德里克突然询问道。

    其实德里克很清楚自己并不该这么问的,但她还是鬼使神差的问出了口,因为毕竟印第安人可算是叛军,墨西哥政府军可从来没有向国际社会公开表示要和印第安人谈判的,事实墨西哥政府也不可能做出这个表态。

    要知道单是由于战争的失败,墨西哥比索已经快变成废纸了,那么再做出这个表态,墨西哥只怕就要马上破产了。

    正是这个原因,从阴谋论的角度讲,墨西哥政府军完全可以以和谈为由诱骗周铭出来然后扣押在卡利弗,那么再出动大军对印第安人进行围剿,届时群龙无首的印第安人们还不是只有被屠杀的份吗?况且更重要的是,让墨西哥政府从金融到战争的损失那么大,他就不怕死吗?

    按理来说,既然周铭这我大酋长能带着那些印第安人打赢尤坦卡之战,就证明他是有脑子的。

    那么或许他当初的答应只是一时冲动,但这一路上他总该想明白了吧?所以德里克曾想过他会在路上逃跑,又或者干脆在卡利弗外面和谈,他却怎么都想不到,这位年轻的大酋长,居然什么都没说,就要直接进入卡利弗了吗?难道他就不怕有圈套吗?

    只是一瞬,周铭就想明白了这位墨西哥将军的想法,他很无所谓耸肩反问:“难道德里克将军是想告诉我有人在里面准备了上百刀斧手,准备要我的命吗?”

    面对这个问题,德里克的第一反应是要信誓旦旦的否认,不过当他看到周铭脸上戏谑的表情时,他就恨不能为自己刚才的愚蠢狠狠抽自己一耳光。

    “周铭大酋长,您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这绝对是真正的和谈。”德里克表示。

    周铭哈哈笑着说出了后世自己很喜欢的一句话:“我当然知道这是真正的和谈,但正不正经就不知道了。”

    德里克再一次懵逼了,最后只得老实的执行他的任务,不多一时,他们的车队就开进了卡利弗。相比在一座半岛海滩上建立的尤坦卡,卡利弗的面积显然就大多了,最终车队开到了位于市政大楼旁边不远处的一座城堡,这里才是这次和谈的地点,也直到这里,周铭才真正知道这次和谈的对象是谁了。

    “尊敬的杰弗森先生你好,没想到你也在这次和谈的名单当中吗?并且还是你主导的。”

    周铭语气惊讶的说着,因为来到会议大厅,周铭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就端坐在对方的领头位置。

    周铭只是嘴上这么一说罢了,但实际上他本人并不惊讶,事实上这根本就是他计划好的,因为墨西哥经济都已经一团糟成这样了,作为墨西哥经济的真正掌控者,教会怎么还能坐得住呢?以他们对墨西哥的掌控,肯定也明白自己的用意,那么作为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杰弗森自然没法逃避了。

    不过相比周铭,杰弗森却只是轻蔑的一笑:“怎么原来印第安部落的大酋长也听说过我吗?看来蛮荒部落也并不是那么不开化嘛!”

    一句直接怼过来的挑衅让鬣狗非常生气,不过周铭马上就明白过来了,他这就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嘛!

    周铭想到这里很遗憾的摇摇头:“看来杰弗森先生就这么被指派来和我进行和谈肯定是很不甘心吧?但是命令不能违背,所以你只好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我身上来,就想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但是很可惜,你的手法太拙劣了,如果换成是你的父亲,我想他肯定会有更好的办法。”

    “住嘴!你这个该死的印第安人!”杰弗森站起来指着周铭大声说道,“你根本没有提到我父亲的资格,一点都没有,而且我也不懂你在说什么下马威,什么手法拙劣,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阴险吗?”

    “如果说之前的话还可以评价为拙劣的话,那么刚才的话就只能评价为是幼稚了。”

    周铭轻声对他说着:“如果不是刻意而为之的话,那么你为什么要用阴险这个词呢?这岂不是你默认了我的说法吗?”

    杰弗森很嘴硬的大喊着没有!不过谁都能看出他喊出这话是很心虚的,甚至就连之前的话也都是恼羞成怒的。

    周铭对此摆摆手,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来:“不过你刚才那番话是怎么样的都无所谓,毕竟那对这次的和谈并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们还是步入正轨吧,你的父亲还有教会那边是什么条件?”

    “原来大酋长也知道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那么我才更不明白你刚才那样说的意义何在。”

    杰弗森非要争这个口舌之快以后才接着说道:“其实原本就印第安人的那些举动,就都是应该要被处死的,但是我的父亲还有教会以及墨西哥政府,总统先生,他们都是非常仁慈的……”

    周铭打断了杰弗森的滔滔不绝:“这些冗长的开场白就不要再说了,我没有任何听的兴趣,直接说重点吧。”

    真是无礼的野蛮人!

    杰弗森又在心里骂了一句,但他嘴上仍然在说:“我说的就是重点,由于我父亲他们的仁慈,所以才会原谅你们的罪行,接下来你们只要放下武器并退出你们所占领的土地,向墨西哥政府臣服,我们就会赦免你们全部的罪……”

    不等杰弗森说完,周铭就再一次打断他道:“你确定你不是在这里给我讲笑话的吗?”

    杰弗森愣了,显然有些听不懂周铭在说什么,周铭只好接着又说:“你觉得我和我的印第安勇士们从潘萨斯城到尤坦卡,就只是为了一句你们要赦免我们无罪吗?那我们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杰弗森这才反应过来,他抬手指着周铭说:“至少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不是吗?”

    杰弗森说话时的语气非常轻蔑,那意思仿佛是在说只要本少爷高兴,随时都可以灭了你。

    周铭不屑的笑了:“杰弗森先生,你是不是对于你的情况有点过于乐观了呢?”

    “我还觉得我过于悲观了呢!”杰弗森说,“周铭大酋长你应该知道,你们的胜利只是偶然的,印第安人根本不可能保住你的性命,就算是现在,只要我想,我就可以把你杀死在这卡利弗。”

    几乎是杰弗森的话音才落,周铭就很不客气的说:“那你来呀,你这个白痴根本就不敢吧?要是你真敢那有本事就来呀!造作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这几句歌词唱得杰弗森的脸瞬间就烟了,当然不是周铭唱的有多难听,而是周铭的话刚好戳在了杰弗森的痛处上了,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离开时白兰度大牧首的交代,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必须保证周铭的生命安全,否则他哪有闲工夫在这里陪他bb呢?早就叫私家士兵上了吧。

    “看来我说对了。”周铭说,“那么既然没这个权力杀我,那么就不要做出这么无聊的威胁了,或者说笑话要更靠谱一些。”

    “至于另外的,说说你们的底线吧,我看我能不能接受。”周铭说。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杰弗森感到很烦躁的话,那么周铭的这句话则让他眼皮要翻到天上去了:我靠!这家伙是白痴吗?哪有一上来就问别人底线是什么的?还能不能接受,你特么会谈判吗?

    “我刚才说的就是我们的底线,不知道周铭大酋长你……”

    周铭很直接的站了起来:“那么很抱歉,我没办法接受,所以我们谈崩了,再见。”

    丢下这句话,周铭很直接的迈处了脚步朝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