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割地赔款05
    “周铭大酋长请留步!”

    杰弗森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不过当他说出这句话后立即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自己这边所有人对他投去的那不可思议的目光,那种眼光杰弗森非常清楚,因为他记得曾经有一次他去智障儿童康复中心做活动的时候,他看那些智障们,就是这样的表情。|一|

    该死的!杰弗森马上想明白如果周铭只是简单的要走自己就留的话,那不摆明了是要把自己给放在了非常被动的位置上了吗?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果不其然,听到了自己的挽留,周铭很配合的转过身来笑着对他说道:“既然你这么诚心的说了,那么我也不妨再给你一次机会。”

    去特么的机会,有本事你特么的就转身大胆的往前走啊,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不要回头啊!要不然你在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杰弗森在心里疯狂bb着,不过嘴上当然是不敢说的,否则要真把周铭给又说走了,难不成自己要再请他一次吗?要知道今天这次和谈可是大牧首指定他来的,他可不敢去想搞砸了以后的结果,再说了,去他喵的吧!这种丢脸的事情只一次就够了!要再来一次自己就真成傻b了!

    正是这些原因,不管杰弗森心里如何的怒火滔天,他表面上都只能强忍着,甚至还要向周铭的大度道声谢。

    见周铭重新坐下来了,杰弗森心里把对方骂了一个遍,不过表面上还是很小心翼翼的询问:“那么周铭大酋长,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周铭对此很大度的大手一挥:“这当然没问题,不过我还是之前那个问题,说说你的底线吧,我看看能不能接受。”

    真特么粗鲁野蛮!

    杰弗森咒骂着,但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在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后,他才耐心的对周铭说:“大酋长,请恕我直言,你这样的谈判是毫无意义的,既然是双方是要坐下来开诚布公进行和谈的,那么至少是要双方都把自己的条件摊到桌面上来讨论的,而不是各自藏着掖着,指望对方来做让步,那是很不切实际的幼稚。”

    不得不说,杰弗森不愧是出身大家的少爷,尽管只是白兰度的私生子,但至少他现在的养气功夫和说出来的这番话,都非常有水平,尤其是他的最后一句,几乎就是在指着周铭的脸骂无耻了。

    旁边跟着杰弗森一起过来参加和谈的其他人,对于杰弗森说出来的这些话也都是不住的点头,表示很认可,至少在现在的情况下,他们可说不出更好的了。

    这番话要是一般人听了,恐怕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很可惜,这一般人可并没有把周铭计算在内。

    “杰弗森你听说过菜市场吗?”周铭突然问。

    面对周铭这个突如其来又没头没脑的问题,杰弗森和他的幕僚们都愣住了,他们瞪着眼睛仿佛石化了一般看着周铭,饶是他们再聪明,他们的联想能力再丰富,他们也都想不通周铭怎么就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呢?

    拜托,作为一个有身份地位的贵族,谁特么还会没事跑到菜市场去呢?那是没钱没权的垃圾们购买食物的地方,而自己则都有自己的庄园,有专门的仆人对自己的菜地进行打理,或者干脆从专门的供应商那里购买……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问题和现在的和谈根本没关系呀喂!

    从对方的表情,周铭显然已经看出了他们内心的波动:“我这么问的确是心血来潮的,因为我去过菜市场,而在菜市场里,一般摊主就都会把他们想要卖的菜直接放在自己的摊位上,买家过来就可以随意的挑选,并拿出钱来进行购买,当然不管是菜还是钱,都是要摊开来当面点清的。”

    该死的!这个什么狗屁大酋长果然是个贫民穷鬼!否则他怎么会知道菜市场是什么样的呢?要不是杰弗森先生要求,我们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和一个穷鬼共同呼吸一个房间内的空气,那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侮辱和对上帝的亵渎,让自己的家族都为之蒙羞!

    不过当然也有人想到了,周铭说的菜市场买卖,不就和刚才杰弗森先生说的摊开放桌子上谈是一回事吗?

    这特么就尴尬了!

    有幕僚下意识看了杰弗森一眼,后者龇牙咧嘴的狠瞪了回去,显然杰弗森也反应过来了。

    “周铭大酋长,我想我们今天是来谈判的,这种没有道理的例子就不要再说了吧。”杰弗森说,他的语气带着一丝尴尬。

    周铭摊开了双手很无辜道:“我早就说了让你把你的底线说出来,是你一直在给我强调什么藏着掖着的,所以我才只好给你举了菜市场这个例子。”

    敢情这特么还怪起我来了吗?

    杰弗森瞪大了眼睛,对于这位马龙派大牧首的私生子来说,由于身份的原因,他很早就涉足商业,可以说经历了各种的谈判对手,可那些人至少都还在常理可推敲的范围内,但眼前的周铭,你却根本猜不透他下一手将会出什么牌,这太烦躁了!

    “那么现在,杰弗森你是准备说了,还是准备再给我扯点其他的蛋呢?”周铭问。

    杰弗森第一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好使了,他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他的幕僚们包括那位带周铭来的德里克将军,他们都把目光移到了其他地方,不敢和杰弗森对视,显然他们也都虚了。

    真特么一群废物啊!

    杰弗森真想破口大骂,不过他也知道,这些人都是自己重金招来的,每个人都是墨西哥乃至全世界的商业精英,现在之所以会这样,只是他们没有遇到过周铭这样的对手罢。

    想到这里杰弗森皱起了眉头,他抬头看着周铭,试图想通过这种方法给周铭施加一些压力,但这显然是徒劳的。要知道周铭在两年前就能抗住杨老的压力了,而现在面前的不过只是个白兰度的私生子而已,现在对付这种人,周铭简直不要太轻松。

    然后在杰弗森的眼中,他就见周铭很随意的打哈欠掏耳屎,感觉特别惬意,但就是没有把他这个谈判对象放在眼里。

    周铭的反应让杰弗森简直是要气疯了,此时此刻他很想掐着周铭的脖子告诉他自己也还是一个大活人,需要有一点最起码的尊重!

    当然这种事情杰弗森也只能在心里想了想,除非他真的敢和白兰度对着干,或者赌一下自己在白兰度大牧首心中的分量,但是很可惜,杰弗森并没有这个胆量,所以到了最后只能是杰弗森的妥协。

    杰弗森叹息着说:“好吧,伟大的周铭大酋长,我想我被你说服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决定……”

    杰弗森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身边的幕僚就惊叫道:“杰弗森先生,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其他幕僚包括德里克在内也都在劝他三思而后行,看着对面的情况,周铭简直乐开了花,怎么还有这么好玩的事情呢?

    而在另一边,杰弗森则是真的想杀人的心都有了,这尼玛都是什么猪队友啊?难道这些家伙就一点也看不懂现在的形势吗?既然自己在对方手上拿不到一点优势,那还不如直接把底牌和盘托出,或许如此的诚恳还能打乱对方的布置,让对方摸不着头脑,反正损失的那些钱都是墨西哥人和教会的,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现在呢?看看你们这些蠢货都做了什么?现在阻止自己,那种当断不断的犹豫只会让自己徒增笑柄。

    杰弗森下意识的看了周铭一眼,他看到周铭正不知道从哪里抓了一把瓜子坐在对面津津有味的吃着看着。

    尼玛!这家伙跑这来看戏来了吗?

    杰弗森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气炸了,但他不敢朝周铭发火,他只能咬牙切齿的对自己的幕僚说:“请你们记住,我才是这次和谈的主使人!”

    一句话说的他的几位幕僚浑身冷颤,让周铭都不得不为他鼓掌:“看来杰弗森先生平时还是有几分威信的嘛!”

    周铭的夸赞在杰弗森听起来简直就是最难听的侮辱,他摆摆手说:“周铭大酋长,请相信我这个决定还是能做的,我们这边对你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请你立即停手印第安革命和对比索的针对,我们可以负责礼送你出境……”

    见杰弗森说到这里有些犹豫,周铭只好帮他一把了:“那么相应的补偿呢?还是杰弗森先生你觉得就凭你的这番话就可以说服我了呢?”

    “当然不是。”杰弗森狠狠一咬牙然后说,“我们的条件是可以给周铭大酋长你提供不下于三十亿的赔偿金,以及可以给你在墨西哥境内找一块封地,墨西哥的律法规定各个地方都享有自己的高度自治权,所以你在自己的领地上拥有绝对的权威。”

    周铭听完杰弗森的话乐了:“怎么?原来你们也玩割地赔款那一套吗?”

    周铭的话让杰弗森的脸色更难看了,的确,什么狗屁的赔偿金还有授予封地,那都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词汇罢了,归根到底就是割地赔款嘛!可一般这不都是强权对弱势的掠夺吗?怎么居然有一天会轮到马龙教派的头上呢?这可是十三教会之一呀!

    杰弗森无法理解,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大牧首父亲就是这么亲口对自己说的。

    杰弗森最后只能想着或许这里面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了,比如父亲城堡里那停满了的直升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