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和谈之后16
    第二天的和谈如约而至的召开,上午九点,周铭带着**他们来到了会议大厅,另一边杰弗森和他的幕僚们也都来了,仍然还是昨天的那些人。yi。

    不等杰弗森做任何啰嗦的开场白,周铭直接问道:“我想你们已经做出决定了?”

    杰弗森很不情愿的点了头:“我们可以同意你的条件,不过相应的,既然条件做出了修改,那么我们应当也有进行修改的权力……”

    “我知道,不就是赔偿金嘛,你们想减多少?五亿还是十亿?”周铭问。

    周铭很无所谓的口气让杰弗森感觉自己心里堵的慌,因为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土豪在询问一个穷鬼你想要多少钱一亿,那种隐藏在言语中深深的蔑视让他浑身难受,开玩笑,我们马龙派教会也不缺钱好吗!要说钱的话,我们完全可以拿钱砸死你的!

    杰弗森很想对周铭喊出这么一句,不过最后他还是没能喊出来,毕竟这些多出来的钱是要他杰弗森亲自来出的,这可不行!

    于是杰弗森就忍下来了:“十亿,我们只会支付你二十亿美元的赔偿,以换取你留在墨西哥的权力,另外我还需要提醒你一点,虽然我们会允许你留在墨西哥,也允许你在这里进行经商活动,但也并不是绝对自由的,鉴于你在这次经济危机当中的表现,你将不被允许进行任何金融活动。”

    开始的时候,杰弗森的话说的很结结巴巴,但随着他继续说下去,他也变得越来越自信,话说的也越来越流畅了,到最后都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周铭对此微微一笑:“不能进行任何的金融活动?你不觉得这很没有道理吗?”

    “什么叫没有道理?难道周铭大酋长你不知道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吗?”杰弗森很嘲讽的问。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一条是很不切实际的。”周铭给杰弗森解释:“原因很简单,你们指的金融活动是什么?如果我去收购一家公司这算不算呢?或者通过控股的方式夺得一家公司的控制权,这又算不算呢?又或者我的钱不够了,和我做生意的公司需要我支付其他货币,我进行兑换,这又算不算呢?”

    面对周铭这一连串的询问,杰弗森当时就懵逼了,因为这都是他所没有想到的,毕竟之前大牧只是要求不允许周铭搞金融了,却并没说明这所谓的限制都是哪些方面的,而周铭说的也都是最基本的金融活动。

    要是别人,杰弗森只怕当场就点头说这些你都不能做了,你还想咋样吗?但这一次他面对的却是周铭,他就能想到,如果自己的答案不顺心,他肯定就要撂挑子了,反而让自己难做了。

    看着杰弗森很为难的样子,周铭好心帮他说道:“其实要在我看来,这些应该都不算才对,毕竟这些都是我留在墨西哥以后必须会要进行的,否则我留下来岂不就只是度假吗?甚至要是不允许我兑换钱币的话,我连度假都做不到,只能离开墨西哥了,那么这样一来,我和直接离开有什么区别呢?”

    那么你就直接滚呀!还谈什么条件?

    杰弗森很想吼这么一句,但面对周铭就是借他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想了好半天才说:“这些我都无法给你答复,我必须得做请示……”

    周铭摆摆手:“我知道,我也并没有让你来做主,所以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了,不过我只想建议你一下,如果真要限制我,那么就限制我不允许收购有关投资银行保险公司和商业银行这类金融机构的股份就可以了,你这么建议我想你父亲是一定会同意的,你现在去打电话,我就在这里等你。”

    杰弗森有些没想到:“周铭大酋长,你说你要在这里等我?”

    “有什么问题吗?这又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想并不需要和其他人讨论了?”周铭反问。

    要是之前,杰弗森肯定还会和周铭争论一下,但经过这两天的谈判,杰弗森早已经对周铭没了脾气,所以他只是默默的点头,然后就去打电话询问了。

    过了没一会,杰弗森就回来了,他告诉周铭:“我们已经做出了决定,你可以留在墨西哥,你也可以在这里进行商业活动,但任何与金融有关的企业你都不能碰,不管是收购股份还是其他。”

    周铭摊开双手:“没有问题,那么既然我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我们还要签一份合约吗?”

    “当然不用,对于到了我们这种身份而言,那玩意实际就和一张废纸没有太大区别,不过我相信对于到了我们现在的地位而言,违约的成本会非常高,我们也有能力保障合约的继续执行,对吗?”

    杰弗森饶有意味的对周铭说着,他现在有些激动,因为这是这两天的谈判以来,他唯一一次在面对周铭的时候占了上风,所以他的语气极具嘲讽。

    对于他这种行为,周铭也表示很无奈了,周铭也并没有和傻b纠缠的兴趣,因此在杰弗森表示他们之间的合约就这么达成以后,周铭就带着人离开了。当然为了表示诚意,周铭在离开前还和杰弗森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

    随后周铭就离开了卡利弗,乘坐德里克的装甲车回去了尤坦卡,在路上,德里克无不感慨的对周铭说:“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谈判方式!不得不说周铭大酋长你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

    周铭对此只是笑笑:“其实我也挺拓展了见识的,我想德里克将军你应该不是杰弗森的人,至少你绝对不是站在他那边的,或许你根本也和马龙派无关,否则在整个和谈过程当中,你不可能一句话都不说。”

    什么是幕僚?就是在领导遇到困难的时候能挺身而出帮领导出谋划策的人!

    而回想之前的谈判过程,在杰弗森那边的人,不管他们的地位如何,但当自己给杰弗森提出的条件以后,他们多少都会向杰弗森提出他们的想法,或者也会向自己据理力争,可就只有德里克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做什么说什么,就好像这次的和谈跟他没有关系一样,这太不符合他的身份了。

    “没想到周铭大酋长的观察还是很细致的嘛!”德里克很直接道,“我的确不是杰弗森的人,但我依然是马龙派教会的人,简单说来我就是大牧大人在这里的眼睛,是因为你的要求并没有越过大牧大人的底线,所以才并没有到我站出来的时候。”

    “那看来或许我应该再得寸进尺一点的,否则我仍然没有触碰到你们的底线。”周铭说。

    德里克愣了一下回答说:“请相信我这并不是一个好想法,因为要是你真这样做了,你一定会后悔的,这个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明白,其实在我看到就只有杰弗森一个人主持这次的和谈以后,我就猜到可能有什么事情在背后生了,否则这是不应该的,就算是大牧想要让杰弗森来料理自己的事情,但至少现在我已经做空了比索,这就不再是我和杰弗森之间的私人恩怨了。”

    周铭接着说:“而之后杰弗森给我开出的割地赔款条件则让我更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这真是非常精彩的推断,让我都忍不住为你鼓掌喝彩了!”德里克拍手道。

    德里克嘴上说的非常好听,但到了最后他都没有告诉周铭究竟在背后生了什么事,才让马龙派的人急急忙忙把杰弗森给推出来和谈了,当然周铭也并没有不限制的追问,因为周铭很清楚,只要自己继续努力下去,早晚有一天,这个世界上任何事都会瞒不过自己了。

    随后回到了尤坦卡,当周铭把和谈的消息向印第安人们宣布的时候,他们都大声呼喊了起来,并一个劲的在喊着“周铭万岁”。

    周铭对此其实是感到很愧疚的,因为实际上关于印第安人的安排在这次的谈判里根本无足轻重,主要是在讨论自己未来的打算,而印第安人这边,在自己和杰弗森达成了协议以后,就宣布可以赦免印第安人全部的罪,并且墨西哥未来也会建立一个印第安人高度自治的州。

    除了这些,班克曼银行也会专门增加一种针对印第安农民的贷款,以便让印第安人们不会再受到贸易公司的剥削。

    这些在周铭看来是很随意的条款,但对这些过去农奴的印第安人们来说,这些已经是天堂一样的法则了。

    也就是这个原因,周铭白天才向他们宣布了条款,晚上他们就开起了舞会,这些印第安人们在舞会上围着篝火尽情的唱着跳着,肆意宣泄着自己要翻身做主的喜悦。

    这次舞会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凌晨,当所有人都耗尽了自己的最后一分力气,大家才结束了舞会,各自倒地睡觉了,周铭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可当周铭才准备躺下,他的大门就被敲响了,周铭好奇的过去打开,却见是卡洛斯走进来了。

    “周铭先生,我想求您一件事。”卡洛斯进来张嘴说。

    “这么晚了,你要说没事我才不相信了。”周铭说,“所以你要有什么事就直说。”

    虽然周铭这么说了,但卡洛斯仍然犹豫了好一会才下定了什么决心的说:“我知道周铭先生您是准备留在墨西哥的,所以我想求您……如果可以的话,给我一个企业!”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