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营地的可怜守夜人16
    弗莱格这句突如其来的大叫吓了周铭一跳,尽管周铭也觉得把自己这些人安排在墨西哥城外不让当天进城的方式很奇怪,但周铭却想不到他们居然真有什么阴谋吗?要知道现在的印第安革命已经是轰动了世界的,在这个时候用阴谋屠杀几万印第安人绝对是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去做的事情。[一]

    除非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是重生回来的人,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消灭自己,不过这也太扯了一点。

    好就算是这样,那从尤坦卡到墨西哥城这么长的一段路,中间有无数的机会,没道理一定等自己到了墨西哥城下了再动手?又或者是他们想到了用瘟疫的借口来实施隔离吗?可自己却并没有听到有这样的新闻,况且在队伍当中还有记者的存在,也没看到他们有封锁消息的举动。

    仅一瞬间,周铭就想了很多,不过不管是哪种想法似乎都不现实,最后周铭只能问道:“弗莱格,你究竟现了他们进行的什么阴谋?”

    “大酋长是这样的,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看到那些墨西哥的政府军士兵们正在派新的军装和武器,他们是准备要在接下来的阅兵中压过我们一头。”

    弗莱格随后就把他所看到的情况都告诉了周铭,其实事情也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就是他在巧合中看到了有大卡车进来给那些同行的墨西哥士兵们派新的军装,弗莱格对此感到很奇怪,于是就去偷听到了军官讲话,知道了未来将会进行的阅兵消息。

    在反复听了几遍弗莱格的描述以后,周铭才明白这次的所谓阅兵消息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并不是像国内那种阅兵,只是一次简单的入城仪式,但由于有很多国外记者以及国内民众的观看,因此才需要一些特别的重视。

    原因很简单,墨西哥在经历了一次巨大的金融打击以后,他们的政府需要通过这一次的所谓仪式来提升比索的信心。

    既然目的搞清楚了,那么做法就很好去猜了,他们显然是要通过给自己的政府军士兵装备最好的武器以及最显眼的衣服,再和这些这些破衣烂衫的印第安人进行对比,就可以达到提升墨西哥信心的目的。但这些事情显然并不是一瞬间就能完成的,那么最后就只好在墨西哥城外多等一天了。

    对于周铭给出来的解释,弗莱格当即不满的说:“什么?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这不是在拿我们当靶子打吗?大酋长,我们决不能这样成为全世界的笑柄呀!”

    其实对周铭来说,合约已经达成,剩下墨西哥和印第安人之间的矛盾就和他没关系了,不过现在听着弗莱格的愤怒,周铭对他说:“我们现在已经和他们达成了协议,如果他们能事先告知我们一下,说不准我能让我们去配合配合他们,不过现在,他们既然想这样坑我们,那就不要怪我们不讲道义了!”

    弗莱格当即变得干劲十足:“那我们是不是去抢那些家伙的衣服和武器?那样我们至少在阅兵的时候就不会比他们差了!”

    周铭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这是非常愚蠢的,因为我们要是这么做了,那岂不是给了墨西哥政府军一个很好的口实,是我们先撕毁的停火合约吗?而且他们说不准正期待我们这样做了,否则和我们是隔离开的墨西哥士兵拿到新衣服,也就不会那么轻易被你看到了。”

    弗莱格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差一点就上当了!可这样一来,难道我们就要看着他们穿最新的军服,拿最好的武器,把我们沦为笑柄吗?”

    周铭摇摇头:“当然不会,沦为笑柄的应该是那些家伙!”

    “那当然,那些只会在背后耍这种阴谋诡计的混蛋就应该是这种待遇!那么大酋长,我们该做什么准备?”弗莱格大声说,不过当他才感觉自己的信心被周铭给提起来了,周铭随后的话却又让他懵逼了。

    “并不需要做什么准备,你们该吃吃该睡睡,就是你们每个部落在尤坦卡战斗中阵亡的木牌都还带着?有这个就可以了;至于你们的衣服,也都不要去缝补!”周铭说。

    周铭所说的木牌其实就是各个部落用于记录阵亡勇士的灵牌,毕竟在尤坦卡那个战场,他们可没办法长途跋涉把每位勇士的遗体都带回部落安葬,因此就地火化,然后凭木牌来记录信息,以木牌当人来带回去安葬就是最适合的做法,而这个木牌的制作也就和国内祠堂里供奉先祖的灵牌差不多。

    弗莱格愣愣看着周铭,他第一反应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怎么在知道墨西哥政府军那边做了这样的准备,自己这边却要无动于衷呢?

    周铭知道弗莱格肯定想岔了,于是周铭开导他道:“其实在很多时候,最好的并不是最好的,只有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如果说之前弗莱格还只是有些诧异的话,那么此时他就要凌乱了,他无法理解怎么最好的就不是最好的。

    对此周铭也并没有让他细细思考:“想不通就不要去想了,照我说的去做,另外你一定要通知其他部落的酋长,我希望我们印第安联盟仍然还是一个整体!”

    弗莱格这才反应过来:“大酋长我明白了,我一定会把您的命令传达到位!”

    而此时此刻,印第安人所在废弃军营的山谷豁口,守在这里的墨西哥士兵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分着他们的新军服和武器,而在旁边,杰弗森则亲自带着他的私人军队守在豁口那里,眼睛死死的盯着印第安人的方向。

    该死的,那些印第安人为什么还没有动静?我都已经做的这么好了,甚至为了营造出最好的效果,我都狠心自己掏腰包给那些该死的士兵真正的好武器,还给他们了奖金的,他们这都不行动,难道他们是白痴吗?这都看不出来墨西哥政府的打算吗?还是你们甘心做墨西哥政府利用的工具呢?

    坐在自己的帐篷里,杰弗森的心里无比的着急,因为一切就像周铭之前所猜的那样,这次弗莱格意外看到了墨西哥政府军士兵的换装,还有后来听到的所谓军官对话,其实都是杰弗森一手策划的,他的目的就是要制造那些印第安人的仇恨,让他们来抢夺这些东西,只有这样,他才有足够的理由对他们开火。

    当然杰弗森并不是种族主义者,他同样也不仇视这些印第安人,但他却恨死了周铭,不仅是因为他从自己手中抢走了凯特琳,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的和谈,他让自己在自己的幕僚面前丢尽了脸面。

    正是这个原因,让他回去以后越想越气,但由于自己父亲那边并不准许,所以他不敢明着胡来,就只好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在他看来,只要印第安人敢出来抢这些军服和武器,他就敢让他的手下把那些人全杀了,最后再派人趁乱进去杀了周铭。或者就算不用刺杀也没问题,他还在山腰上部署了几火箭弹,到时候直接向印第安人的营地射一些燃烧弹和高杀伤性的火箭弹,他就不相信那个周铭有九条命这还能不死?

    可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这些家伙也太怂了?自己都已经告诉他们那些该死政客的阴谋了,这些家伙却都无动于衷!

    杰弗森心里狂骂着,他很想自己先丢几颗手雷进印第安人的营地,然后再让自己的私人军队直接杀进去算了,反正最后是污蔑这些印第安人暴动,怎么样不行呢?

    不过想想被查出来的后果,杰弗森还是放弃了,但仔细想想,自己就只有这两千的私人军队,守护豁口这里和制造混乱没问题,但要主动攻进去杀掉周铭,这恐怕急没可能了,毕竟不管怎么说里面还是有好几万人的。除非有核弹那种,要不然是很难一下子打扫干净的。

    杰弗森心里这么想着,突然他的指挥官走过来:“先生,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的侦查员告诉我营地里的印第安人大多数都应该睡了,恐怕他们并不会冲出来要去抢夺政府军的武器了。”

    随着他的指挥官的这番话,杰弗森的这次精心准备的行动可以算是正式失败了,但杰弗森却还抱有最后的一丝幻想。

    “不行,或许敌人就是想等到夜里最沉的时候起进攻的!我的指挥官,我记得你不是告诉过我,这个时间是人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吗?所以我想他们也一定是在等待着这个时机,所以我们就再多耐心的等待。”杰弗森对他的指挥官这么说。

    当然最终的结果并没有像杰弗森所幻想的那样,印第安人集体漏夜行动,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山谷内的印第安人营地却依然没有他想要的动静。

    这个时候,杰弗森仍然坐在自己的指挥帐篷内,宛若一尊雕塑,只是这尊雕塑的身上被蚊虫咬了很多包,并且他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山谷内的印第安营地,一双眼睛红彤彤的,布满了血丝,并且下巴上仿佛一夜之间长出了许多的胡渣,看起来极其颓废和憔悴。

    他的指挥官叹息着走上来说:“先生,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我们已经等在这里整整一夜过十个小时了,现在天都亮了,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接下来政府军和印第安人都要次第进入墨西哥城了,恐怕您期待的事情不会生了。”

    杰弗森现在只想哭:周铭这个该死的家伙,为什么他没有任何行动,为什么我在这里傻等了一晚上,他却睡了一个好觉!难道自己是他的守夜人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