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黑色印第安16
    ,。

    在墨西哥城的北门,印第安人方阵已经准备就绪,这些被精心挑选出来的印第安勇士,他们都身穿烟素服,头扎白头巾,手里都捧着灵牌位,当先的弗莱格和福克斯两位印第安酋长一起打着一屏白幡,幡上用古老的玛雅文字和拉丁文字写着印第安人永不为奴这句话。

    随着这支印第安人方阵的出现,让场面顿时变得肃穆了,所有置身其中的人们都感到一股沉郁之气扑面而来,直让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而在队伍中的印第安人们则更是如此。

    不要忘了,你们今天不是为了你们自己来表演的,你们是带着所有死去印第安同胞们的愿望来告诉全世界,印第安人站起来了!

    周铭大酋长的话还在每个印第安人的脑中回响,这也让他们知道,他们今天的入城仪式并不是来炫耀自己或者是炫耀印第安人这场胜利的,而是要带着他们死去的同胞们来看看这座繁华的墨西哥城,来这里告诉全世界他们已经不是过去那被随意奴役的种族了,他们是时候要站起来了!

    正是这样的想法,再加上昨天晚上得知的墨西哥政府军故意要拿他们当小丑对待的消息,让每一个印第安人心里都憋着一股气;也就是这股气,让整个印第安方阵看上去更加的悲壮肃穆,仿佛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方阵,正在走着的也并不只是那些印第安人,而是有几千几万死去的印第安人灵魂都凝结在一起了一般。

    不仅如此,甚至从他们坚定的眼神和步伐,让人恍然觉得他们也并不是代表了他们自己,他们更是代表了历史上所有遭到屠杀的印第安人一样,而那屏白幡上的话,就是他们心底的呐喊。

    随着这个印第安方阵缓缓走过,原本还欢腾不已的街道顿时安静了下来,每一个观看这次入城仪式的墨西哥城市民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才是真正的军队呀!他们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吗?

    在这些墨西哥城市民的眼中,这些印第安人身上的服装并不算统一整齐,可以说连干净都算不上,他们都能看到很多人手上腿上的伤疤,有些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仍然还在往外渗着鲜血,沾湿了身上的袍子。

    而他们背上背着的支和刺刀,所有人也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因为战斗而留下的缺口和划痕,距离近一些的市民甚至还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还能看到在刺刀上仍然没有清理干净的碎肉或者是内脏,天知道那是哪个倒霉士兵留下来的。

    他们在手上捧着的是什么,难道是用木头做的墓碑吗?上面写的名字,莫不是在尤坦卡战役中阵亡的印第安人?

    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们并不知道今天是面对全世界的入城仪式,他们需要的是保持自己的仪态吗?难道他们是想这么做来继续博取全世界的同情吗?

    “巍峨的高山是我们的兄弟,清澈的河流是我们的姐妹,墨西哥这片富饶的土地曾是我们的家园,是我们充满了喜悦的安息之所,为了孩子的明天,我们愿意付出我们的所有,让失去所的人的辈分化作无可匹敌的力量,让聚集而来的勇气直达天际,我们是坚强的印第安人,我们会像神鹰一样永远翱翔……”

    不知是谁先开了口唱起了这印第安的古老歌谣,但是这不重要,因为很快所有印第安人都跟着吟唱了起来。

    这支印第安方阵就这样一边吟唱着这歌谣,一边迈着步子缓缓的走向了墨西哥城中央的宪法广场。

    歌声缓慢而低沉,歌声传到了美洲塔这里,传到了墨西哥总统和其他高级官员这里,当他们听到了印第安人的歌声时,他们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推了一下一样,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仿佛那不是简单的玛雅歌谣,而是什么能毁灭世界的恐怖能量。

    随后印第安方阵如同烟的潮水般走进了宪法广场,饶是这些墨西哥高级官员以及其他观看入城仪式的各国记者们,也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广场,随着印第安方阵的到场顿时变得沉默肃静,每个人都屏息凝神,稍微大一点的声音都是对眼前这一切的亵渎。就连那些见多识广的记者们也都呆呆的看着,一时间也忘记了用自己手中的相机来记录下这珍贵的一刻,或者说他们也觉得,这时候的相机闪光灯也是一种亵渎。

    后来一位美国的旅行作家对这一次入城仪式所做的记录,或许就是最好的描写了,这位作家也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

    只有身在其中你才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印第安方阵就从我的眼前走过,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左顾右盼,他们都很坚定的凝视着前方,仿佛那就是他们的未来和希望!

    他们的手里捧着他们通报的灵位牌,在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那并不是一直正在入城的印第安革命军,而是一支凝结了几百年来印第安人血泪结晶的灵魂大军,他们也并不是从城外进来的,而是从地狱里经过了无数险阻才爬出来的。

    在他们的身后,我似乎能看到在过去几百年里惨遭屠杀的印第安人们,他们被残忍的刺穿了心脏,因为这样才能杀死这些异教徒;他们被剥掉头皮,拿出头骨,是因为这些东西能拿去总督府换取黄金。

    全世界都知道墨西哥爆了印第安革命,但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或许这就是原因了。

    ……

    所有人看着这支默默前进的印第安队伍,忍不住的感到了一丝心酸,似乎他们也都感受到了印第安人们所受到的苦难和罪,听着印第安人的歌谣,他们感受到了印第安人在最绝望时候的悲恸和坚强以及对未来的信心,这让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尤其是那些最感性的女人们。

    太可怜太悲壮了!这些印第安人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前面那都是什么东西,组团的杂技表演吗?只有这些敢于在绝境中杀出一条血路来的,才是真正的军人,也只有他们才能赢得胜利!

    在这样的想法下,很多人不由得开始怀疑起了尤坦卡战争最后的结果,虽然看上去是政府军的武器装备占优势,墨西哥政府也是这么宣传的,但战争归根到底还是要靠人来打的,而就在这次的兵仪式上,怎么看政府军的那些花拳绣腿都没道理能打的过印第安人嘛!

    这才是真正的兵!

    周铭高兴的握紧了拳头,不为自己,也为了这些印第安人们,他们终于证明了自己。

    他并没有参加这次的入城仪式,原因很简单,他并不想太过招摇,自己现在的力量还很弱小,万一要是引起整个所有教派教会的反感就不好了;除此之外周铭也很相信这些印第安人。

    或许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周铭没有办法把他们训成和**他们那样走成让全世界惊叹的克隆人方阵,但至少也绝不是那些花拳绣腿可以比的。

    还记得在前世的时候,周铭曾看过一次墨西哥的兵式,那花花绿绿的衣服以及杂技一般的表演还有步伐,让他感觉更像是一场闹剧,而不是什么兵。或许兵并不只有国内那种正步和如同克隆人军团那样的整齐划一,但至少也绝不会是墨西哥这样的。

    周铭也正是了解了墨西哥的兵习惯,知道他们顶多就是一场合格的时装表演,因此周铭才特意针对他们的习惯做出了调整。

    和他们比服装道具,那是怎么都比不过的;而正步和整齐划一的动作,这没有个一年半载的,也根本练不出来,那么周铭就只能从一支真正见过铁血的军队还有民族精神上面做文章了。周铭要通过这次的入城仪式,好好告诉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墨西哥政府官员还有那些想看热闹的市民们,究竟这些印第安人受了怎样的罪,是印第安人怎样在绝境里的付出,才给了墨西哥一个展的机会。

    于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周铭就让弗莱格和福克斯他们连夜赶制了这些灵位牌出来,还有那些烟的素服,以及了一杆大白幡。

    相比那些军服和武器,这些东西就要好弄多了,更别说原本他们就是要给那些阵亡的同胞们进行祭祀的,可以说这些东西都是现成的。

    所谓兵无非就是表现出一支军队的精气神来,而不是一堆时装表演!

    这是周铭对兵的理解,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安排,尽管弗莱格和福克斯很不能理解,但周铭的坚持还是让这次兵这样来了。

    随后当印第安方阵慢慢走到了美洲塔的面前,墨西哥政府的高级官员们都很想别过头去,他们根本不敢和这些印第安人们对视,他们也都很清楚就印第安人这么一亮相,就把之前墨西哥政府军的形象甩的几十条街都不止了,仿佛之前政府军的出场,就只是给印第安人当铺垫而已。

    原本他们还想着把印第安人当小丑,现在看来自己才是真正的小丑了。

    或许这些印第安人们他们走的并不整齐,他们的服装和武器都很破烂,甚至他们手上还不伦不类的捧着灵位牌,但至少他们要比之前的政府军士兵们,要更像是一支军队。

    这让那些墨西哥政府官员们都感到脸上羞臊的火辣辣的疼,如果可能的话,他们是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了。

    不过这还没完,最后所有的印第安人走到了美洲塔的正中央,他们抬头对着各国的记者和墨西哥政要们大声喊了一句:“印第安人永不为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