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解释你一脸16
    “周铭大酋长,我希望你能就今天的事情给我们一个解释!”

    墨西哥城的入城仪式还没有结束,周铭就接到了总统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这位总统助理非常严厉的要求自己给出一个解释,俨然一副上级对下级的态度。[一]

    如果是一般的印第安人恐怕还真会被他给唬住,但很可惜他遇到的是周铭:“你是什么东西?也能管我要解释了?我解释你一脸你要不要?”

    那边显然没料到周铭居然这么嚣张,当时就愣住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要知道他可是总统办公室啊,一般谁见了他们不都得客客气气的,就算有些政府高官,要怼起来也是很委婉的,哪有这么直接怼回来的呢?还问他是什么东西,这也太不把总统府放在眼里了?

    好一会以后,那边才很不可思议的说:“周铭大酋长,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你知道你说这话的严重后果吗?”

    “你真是总统助理吗?”

    周铭突然道,这句突如其来的反问让那边感到非常的莫名其妙,他完全不明白周铭这句反问和之前话题的逻辑何在,难不成他怀疑自己是假冒的吗?可谁敢冒充总统府的工作人员吗?那可是犯罪呀!

    不过随后当周铭又说话他才明白了:“如果你真是一位总统助理,那我想你一定是我见到过的最愚蠢的总统助理了,因为但凡要是个稍微有一些智商的人,他就一定不会说出你刚才的那些话来。”

    如果刚才周铭的话还只是嚣张的话,那么现在这位总统助理只感觉周铭这是很猖狂了。不过他想着自己所代表的身份,还是压抑着自己满腔的怒气,咬牙切齿道:“周铭大酋长,如果你现在向我道歉,那么我可以当做你刚才的话都没有说过……”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助理先生,这种白痴一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道歉对我来说就是个笑话,所以你就直接说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对于周铭这番话,电话那边的总统助理听到简直要气疯了,要知道他好歹也是墨西哥城内一个级财团的继承人,也是这届总统竞选成功的最大帮手,就算是总统先生,见到自己也要客客气气的,哪能想到居然被一个区区印第安酋长给顶到墙上了呢?他究竟是哪来的这么大胆子?

    不过这位助理先生并不知道,周铭可是连白兰度大牧的私生子都敢追着怼的人物,他可比杰弗森的成分要差远了,周铭哪可能被他威胁呢?

    “周铭大酋长,你可知道墨西哥政府和印第安人的停战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周铭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所以助理先生你是打算用战争来威胁我吗?这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毕竟在武器装备以及士兵素质上,印第安部落联盟的确要差了政府军不少,尤坦卡一战印第安人由于短兵相接,印第安联军也并不算是取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听着周铭这一句句的分析,那边的助理先生是很得意的,在他看来周铭也并不是真的蠢到无可救药,至少还是能看明白现在形势的嘛!

    然而助理先生的得意还没持续两分钟,就听周铭转了话锋:“不过据我所知就算是总统,好像也没这个权力?你这个助理凭什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况且,这场战争到了现在已经并不是你想打就能打的地步了,所以这位助理先生,如果你觉得你有能力再动战争,那么为什么不试试看呢?或许我会为你鼓掌叫好的。”

    周铭无情的嘲讽宛若一记记巴掌狠狠的抽在助理先生的脸上,让他感觉一阵阵火辣辣的疼。

    而从周铭的话语当中,他显然也是对墨西哥政府内的情形了若指掌的,这又让他感觉自己就像个穿着新衣的皇帝一样,自以为自己华贵无比,但实际上却和小丑一样。

    这样的感觉直接击溃了这位助理先生,让他感到了深深的绝望,不过这个时候他依然还能抢撑着,但那也就是现在了。

    “那么助理先生还有什么想说的了吗?如果不想道歉就请挂了电话,我会很快把印第安人都从墨西哥城带走的。”周铭说。

    周铭这番话无疑是压垮对方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还能保持自己最后矜持的助理先生,这下完全向周铭缴械认输了:“好,我没有动战争的权力,我也为……我的自己刚才的态度向你道歉。”

    他很为自己的这番话感到羞耻,他紧握着拳头,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指甲戳进了肉里,他一个堂堂的总统助理砸就能向一个狗屁一样的印第安酋长低头认输呢?但现在自己却也别无选择。就像自己刚才所说的,自己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决定的权力。

    “那么周铭大酋长,能说说你究竟是想怎么样吗?”他最后又问。

    “这才是我们这通电话最应该谈的问题嘛!前面那些根本就是毫无作用的屁话,当然这些屁话也都是你引起来的,所以你要对此负责!”

    周铭这话让那边的总统助理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不过好在周铭非常的大度:“但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既然你都道了歉那就这样算了,至于我究竟想怎么样,就让你们的总统给我滚过来道歉!毕竟在这个事情上,是你们这些家伙太不地道了,如果你们总统拒绝的话就不要再联系我了,就这样。”

    周铭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只留下总统助理在电话那头风中凌乱。

    这特么真是噩梦般的一天,该死的,明明是我奉总统之命打这个电话来质问周铭的,怎么到最后反过来还得让总统给他道歉了呢?这叫怎么回事嘛!

    对于周铭来说,他才不会去管那边的助理先生怎样的崩溃,因为这并不是他需要考虑的。

    “周铭先生,您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您算准了他们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和您翻脸,所以您才会在不越过底线的情况下做一些看似过分的事对吗?”跟在周铭身边的卡洛斯很虔诚的询问。

    然而周铭却很诧异:“是吗?可我只是单纯的对那位总统助理的态度感到不爽而已。”

    卡洛斯当时就懵逼了:“单纯的觉得不爽?那周铭先生难道你就不怕他吗?他可是总统助理,听说是能代表总统权力的,万一他在总统面前故意挑拨离间怎么办?”

    周铭笑着告诉他:“助理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总统权力,但严格来说他却并没有任何权力,不管是决定还是质疑,他都需要经过总统才行;至于挑拨离间,你觉得就现在我们和墨西哥政府的关系,还需要挑拨吗?”

    卡洛斯无语了,但细细想来周铭的话似乎很有道理,的确现在他们已经和墨西哥政府撕破了脸,都已经在尤坦卡打了一个头破血流,都在各种算计对方,那么最坏的结果都已经生了,关系已经是差到不能再差了,那这个时候再挑拨显然也没用了。

    周铭拍拍卡洛斯的肩膀:“判断局势和审时度势这种,是需要很多经验的,你肯不放过任何机会的学习是好的,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你还是从最基础的那些商业理论知识和企业管理以及谈判技巧开始。”

    只是一句随口的安慰,却让卡洛斯感到有种如沐春风般的温暖,这个时候他甚至有了一种错觉,尽管周铭看上去并不比自己大几岁,但仿佛他体内却住着一个过五十岁的灵魂一样。卡洛斯随后无奈的摇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荒唐,但他却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荒谬的想法才是正确的。

    “那么你要学习和思考的话,你觉得墨西哥的总统先生,他会答应我吗?”周铭又问。

    卡洛斯对此很有信心的回答:“既然周铭先生您敢这么说,那墨西哥总统就一定会答应的!”

    “投机取巧!”周铭直接指出了卡洛斯刚才的猫腻,“有的时候这种小聪明很有用,但这种小聪明永远只是一时的,并且还会束缚你的思想让你学会偷懒,如果你真想做出一番事业来,那这都将是致命的!因为在现实中,很多事情都是要你必须面对,是这种小聪明永远没办法解决的。”

    卡洛斯低下了头:“我明白了周铭先生,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周铭能看出卡洛斯的情绪有些低落,但周铭却仍然认为自己很有必要指出他存在的问题,毕竟这是自己要扶持在墨西哥的代理人,这边这么多的产业需要他来帮自己管理,那么他就一定要是个有能力有担当的领导者,而这样的领导者,是绝不能总是依靠这种小聪明的!

    不过既然打了一棍棒,给一颗甜枣也是必要的,周铭于是接着说:“但是你能有这种想法却很不错,我不怕你想错,大不了改了就是,但如果你不敢去想,那才是真的没救了。”

    随着周铭这番话,又让卡洛斯非常惊喜起来,他用力的点头说:“非常感谢周铭先生,我知道了!”

    ……

    而当周铭在墨西哥城外教育着自己未来在墨西哥的代理人的时候,另一边在美洲塔上,总统助理也把周铭的话告诉了墨西哥总统,当然他也免不了添油加醋就是了。

    “总统先生,那个叫周铭的印第安酋长他就是这么说的,他说墨西哥政府就是垃圾,只有印第安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他们根本不屑于跟我们和谈,只要有机会他们还会继续作乱,并且更重要的,他们还说总统先生您是个白痴婊子,居然相信和谈那种无聊的谎言,简直不如三岁儿童。”

    这一句一句的话说出来,顿时让美洲塔上炸开了锅,所有政府官员都一致的在指责周铭太过猖狂,他们必须要给这些该死的印第安人一个教训,甚至国防部长都在请缨出战了,墨西哥总统也是阴沉着脸,脸非常难看。

    这个情况让那位助理心里暗暗得意,不过他并没有得意多长时间,墨西哥总统的巴掌突然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这个白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知道你很歧视那些印第安人,但现在正是民族团结的时候,这里也并不是你造谣的地方,请你收起你的那套愚蠢的言论,我是不会被你欺骗的!并且从现在开始,你被降级了!”墨西哥总统指着他的助理大声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