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墨西哥鸡肉卷(上)12
    ,。

    墨西哥的自由是来之不易的,我们将永远铭记那些为了合众国的独立而光荣负伤和牺牲的人们,我很相信这一次我们和印第安兄弟们的摩擦只是受到了一些国外势力的挑拨,事实上我们还是非常和睦的,因为这里是光荣和正义的乐土,我们的子孙也将在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下生息不已!

    随着墨西哥总统的最后一番演讲,这次的入城仪式就此结束了,对于一些明眼人来说,显然这是非常匆忙的。? ?

    事实也的确如此,由于印第安方阵的优秀表现完全打乱了最初墨西哥政府的部署,导致原定后面的一些计划根本没法再进行下去了,因此只能是让总统进行一番演讲然后匆匆结束了。

    而在仪式结束以后,墨西哥总统也匆匆走下了美洲塔,回去了他的总统府,因为在这里他还有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要接待,这位客人自然就是周铭了。

    周铭并没有参加这次的仪式,不过他仍然只来得及匆匆给印第安人们交代一下后面的安排,就匆匆去往总统府了。

    不过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安排,当周铭来到总统府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墨西哥总统也就很顺理成章的邀请周铭一同共进午餐了。

    这次午餐是在总统府的私人餐厅里进行的,当周铭走进餐厅的时候,墨西哥的总统还有他的助理以及几位内阁官员,由此可以看出这的确是一次私人性质的午餐聚会,而随着周铭的进入,墨西哥总统很主动的向周铭打起了招呼:“这就是印第安人的大酋长吗?果然是神明选中的人呀!”

    自从来到墨西哥以后,对于墨西哥总统无疑听说过很多次,不过这还是周铭第一次和他见面。

    这位墨西哥总统名叫冈萨雷斯,这个名字也说明了他西班牙的血统,他是一位留着一头短的中年人,看起来比较年轻,也长着一副传统的西班牙脸庞,是半年前才以三十个百分点的得票率当选的新任总统。

    “总统先生您好,能成为这个千万人口大国的总统,你才是真正被神明选中的人!”

    周铭也恭维了冈萨雷斯一句,随后就坐在了他的对面,冈萨雷斯并不惊讶周铭在自己面前的自然,毕竟作为墨西哥总统,他也是对周铭做过调查的,在他看来,周铭如果没有这样的表现,那才是不正常的。

    “那么尊敬的总统先生,不知道今天请我到这里来,你们有没有准备什么好吃的呢?有没有墨西哥鸡肉卷呢?”

    这是周铭坐下后问出的第一句话,让冈萨雷斯和他的幕僚们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们并没有想到周铭居然先问出了吃的问题,这也真是太没有素质了吧?

    作为总统,冈萨雷斯不尴不尬的笑着:“没想到周铭大酋长居然还听说过鸡肉卷这么一道美食,不过那都是我们墨西哥很平常的一道菜肴,或许在这里并不能显示出我们对大酋长你的招待。”

    冈萨雷斯的话让周铭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原本周铭以为墨西哥鸡肉卷只是某德基明的地域菜肴,就像新奥尔良没有烤翅、土耳其烤肉巴西烤肉也并不是当地明的一样;但墨西哥鸡肉卷却似乎真的是墨西哥的一道本土菜,并且还是很出名的,否则也不至于连总统都知道了。

    只是墨西哥鸡肉卷尽管名气很大,不过看他们的表现,貌似这道菜只是贫民菜,并上不了台面了。

    周铭对此摆摆手说:“平常不平常的无所谓,我就只是想尝尝最正宗口味的墨西哥鸡肉卷而已,或者你们也可以让你们的厨师按照我的口味进行一下改良,最好用鸡腿肉,用生菜,再多加点烟胡椒和番茄酱。”

    尽管总统的内阁官员们对周铭的话不屑一顾,但总统先生仍然做出了决定:“那就按照周铭大酋长的要求去做吧,一份墨西哥口味的,和一份大酋长想要的口味。”

    “没想到我居然能在总统府,并在墨西哥总统还有内阁官员的陪同下一起吃午餐,我详细这一定是非常幸运的。”周铭继续说着废话。

    看着周铭似乎无休止的废话,这让冈萨雷斯再也忍不住了,他指着身旁的助理说:“周铭大酋长,坐在我身旁的就是我的总统助理,我想我要为他今天的无礼向您道歉,并且他还造谣和中伤你,说你辱骂了墨西哥,还要继续带领印第安人们作乱,这真是太不像话了,不过请周铭大酋长你放心,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周铭对此耸了耸肩:“这我倒是很无所谓,反正你们都不相信不是吗?不过倒是总统先生你身边居然都出了这样的人物,看来你得当心一点啦,万一这要是你的反对党或是其他人派来害你的,那才麻烦大了!”

    对于周铭这番话,所有人都是嗤之以鼻的,尤其是总统冈萨雷斯,他都能感觉到头上冒出了三道烟线。

    特么的!难道你不知道这位助理为什么要这么说吗?难道你不知道他说的就是被过的事实吗?最重要的是,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特意指出这点的意义吗?你在这里还给我们不懂装懂什么呢?

    不过这些话他们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了,最后冈萨雷斯没办法,才只能叹口气说:“那么周铭大酋长,我其实这次叫你过来,并不是简单来吃顿饭那么简单的。”

    听冈萨雷斯这么说,让其他内阁官员们都瞪大了眼睛,因为作为政客,他们都很明白在这个事情上,一旦谁先沉不住气了,就会把主动权交到对方手上。而冈萨雷斯自己又如何不知道呢?可这才一开始的交锋,他就觉得周铭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因此最后他考虑到其他因素,才不得不主动认输了。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周铭随后就接过话头说:“我知道,不就是因为在上午的入城仪式上,墨西哥政府军被印第安人方阵给抢了风头嘛!”

    就周铭这么说,让所有人当即都想在心里骂上一句:操!你这不是都知道吗?只是他们没想到周铭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又懵逼了。

    “说到这里,这也是我今天会来这里的重要原因,我需要总统先生给我一个交代!”周铭义正词严的说。

    冈萨雷斯还有他的幕僚们在听到周铭这句话以后当时就愣住了,他们第一时间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现在是你印第安人抢了政府军的风头,怎么还能反过来要自己这边给个交代呢?你这不是在搞笑吗?

    “我知道你们不会承认的,那么我很想知道今天的入城仪式安排究竟是怎样的,为什么我们印第安人会被安排在了最后,为什么所有的政府军士兵都有心的军服和武器,但是印第安人却得不到任何的物资!”

    周铭一句句的质问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都要咆哮了起来:“我很想问这是不是你们故意安排的,就是想拿我们印第安人当小丑用了?”

    “这是绝对没有的!”冈萨雷斯还有他的幕僚们下意识的回答,浑然都忘记了他们原本批判周铭不要脸的想法。

    但周铭却并不理会他们的答案,仍然自顾自的接着往下说:“我知道,你们作为墨西哥政府的高级官员,你们需要借助一切可能让这个国家恢复经济秩序,但有一个前提就是你们必须用正当的办法,简单来说就是你们要和我说呀,你们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不过人们显然都还是有辨别能力的,就算我没有准备,但在你们的光鲜亮丽和印第安人的肃穆之间,他们的选择已经说明了一切。”周铭说。

    “可恕我直言,这或许并不是一种选择,只是周铭大酋长你更善于去抓住民众的心理罢了。”冈萨雷斯说。

    “可我并没有怎么准备呀,我只是让印第安人们用他们最平常的战争结束方式进行这次仪式,谁知道就能把你们精心准备的兵给比下去了呢?”

    周铭耸肩说着,那副很无辜的口气把冈萨雷斯还有他的幕僚们气得恨不能拿出一把刀来直接砍了周铭,什么叫你没怎么准备就把他们给精心准备的兵给比下去了呢?要说装b你随便装一下谁都不反对,但你现在装的这么狠,就有点太过了吧?就你那打幡素服的做派,怎么看都是故意而为之的嘛!

    然而这些话他们心里都清楚,但却没法说出口,这没办法,谁让他们在这次兵里输掉了呢?

    想了好半天,冈萨雷斯才说道:“周铭大酋长,我想现在并不是我们说这个的时候。”

    “我当然知道,我也并没打算这样,不过我先想搞清楚你们究竟想怎么样?”周铭问。

    冈萨雷斯犹豫了一下才说:“其实周铭大酋长你刚才已经说出了答案,这一次的入城仪式的确是我们想要用来恢复国家金融秩序的一个方式。”

    “就只有这样吗?”周铭很诧异的问,原本周铭以为冈萨雷斯能说出一堆想法来,却没想到闹了半天,居然就只有这样吗?当然周铭这样的口气也让冈萨雷斯还有其他的内阁官员感到了不满。

    “周铭大酋长,我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印第安人动乱,造成了墨西哥比索的贬值,让我们直接蒸了几百亿美元的外汇,结果你现在说一句就只有这样?难道这么大的损失你还能补偿得了吗?”墨西哥的央行行长很不屑的说。

    内政部长也紧随其后:“不仅是墨西哥比索贬值的直接损失,由比索贬值所带来的影响,造成了国内很多企业的市值缩水和直接倒闭,很多人因此失去了工作,这些间接损失将会更严重,恐怕会有上千亿美元的损失!”

    财政部长也说:“而由于国内大批企业的倒闭关门,由此又会带来国家税收的锐减,让国家没有足够的的资金来解决经济危机所带来的问题,这又是……”

    不等他们说完,周铭抬手打断他们道:“你们是一群娘们吗?在我面前唠叨着,事实你们说的,就是我这次答应来总统府的目的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