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口红陷阱12
    急急忙忙的脚步声,墨西哥总统冈萨雷斯带着他的新晋助理离开了他的总统府,驱车直奔向位于宪法广场北侧的大主教堂,因为有人正在这里等着他的答案。

    这座大主教堂是墨西哥非常著名的地标性建筑,同时也是整个拉美地区最大的教堂,他的修建时间过了两百年,因此他的建筑风格融汇了古典巴洛克和新古典等多种风格,这里不仅雕像是非常古老的,甚至这里还拥有很多的圣经故事壁画,恢弘大气。

    冈萨雷斯为了不引起太大的关注,因而从侧门进入了大主教堂,穿过长长的走廊最后来到了一个小型的会议室。

    这个会议室是各位教区主教和大牧们私下开会的地方,面积并不大,在会议室正前方的墙壁上,竖立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而在两侧的墙壁上则挂有一些历代知名大牧的画像,包括现在的大牧白兰度,至于召见冈萨雷斯的人们就坐在这个会议室的正中央。

    这里用召见这个词并没有问题,冈萨雷斯在墨西哥是总统,但在这里,他却什么都不是,因为召见他的人就是马龙教派的大牧白兰度,他的私生子杰弗森则就坐在他身旁,整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而在这对父子俩身后还站着一位中年人,想必就应该是白兰度最信任的管家了。

    “尊敬的大牧陛下,我非常荣幸能被允许进入这个房间,并向您汇报刚才的情况。”

    冈萨雷斯进来就对白兰度说,并主动上前亲吻了白兰度的指尖,他表现的非常谨慎和卑微。

    白兰度对此并没有什么表示,仿佛只是生了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方也并没有总统这一尊崇的身份,就像只是一个普通的信徒一样,随后他淡淡的说:“那么刚才究竟你和那个周铭究竟说了什么,就请告诉我吧,那位今天让印第安人们出尽了风头的大酋长,他到底想干什么。”

    冈萨雷斯没有任何犹豫:“尊敬的大牧陛下,那位周铭大酋长,他还是原来的论调,他说要在墨西哥进行商业活动,并且还要收购现在濒临破产的墨西哥企业。”

    这个答案并不出乎白兰度和杰弗森的意料,毕竟当初在杰弗森和他的谈判中,周铭就是这么要求的。因此白兰度并不着急说话,杰弗森问道:“那么你告诉他了不允许收购金融公司和进行任何形式的金融活动吗?还有,他有没有提出一些新的要求呢?”

    冈萨雷斯点头说:“关于这些,我当然已经都告诉了他,但他好像并不在意,而且他也并没有提出任何的新要求。”

    杰弗森疑惑的看向白兰度,显然他并不明白周铭在想什么。

    相比之下,白兰度只是想了一下,随后就问:“那么那个年轻人,他有没有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冈萨雷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回答:“他说他这是要替自己之前的行为赎罪,他想要……拯救墨西哥。”

    对于这个答案,白兰度和杰弗森都是先一愣然后笑了起来,只不过白兰度是微笑,而杰弗森则是哈哈大笑。

    “拯救墨西哥?还要替自己的行为赎罪?冈萨雷斯总统你确定这是那个华夏人说出来的话吗?你也确定当时没有给他吃什么神经药物?又或者他根本是故意骗你的呢?否则他怎么会说出这么好笑的笑话?因为这根本就和狼帮助羊一样可笑!”杰弗森说。

    冈萨雷斯很反感被一个年轻人如此质疑,但考虑到他和白兰度的关系,最后就还是忍下来了。

    “我不知道他在我面前说的这些话究竟有多少真实性,但我能感受到他想要收购墨西哥企业的决心。”冈萨雷斯。

    “所以你认为不管他嘴上说的什么,但至少他是真有大规模收购墨西哥企业想法的,对吗?”白兰度问。

    看看大牧的问题,就是比他的私生子能更问到重点上!

    冈萨雷斯心里这么想着,然后点头告诉白兰度就是这样的。

    得到了答案,白兰度无奈的摇了摇头,杰弗森有些激动道:“大牧,既然那个华夏人这么瞧不起我们,我们肯定要好好教训他才行!我想他的决心恐怕是想通过收购企业来达到占领墨西哥的效果吧?试想如果他的资本渗透道了墨西哥所有行业的公司里面,那样就算是我们要动他,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了。”

    白兰度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头,示意他不要那么激动,然后问自己身后的管家道:“你还记得上一次说要拯救墨西哥的人吗?”

    随着白兰度的话,一直神游天外的管家马上回神过来回答道:“我的大牧大人,我当然记得,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们的总统先生立誓要割断与教会的联系,要让墨西哥的财富重新回归到墨西哥人的手里,并且他还要绞杀所有境内的贩毒组织,他说自己的这些行为就是在拯救墨西哥。”

    “那么他最后的结果呢?”白兰度又问。

    “很不幸的,他很快遭到了国会的弹劾,并且在下台以后的第二天,就横死在了大街上,据说他的家人也都由于失去了警方的保护而死在了自己的家中。”

    中年管家回答道,他的语气很平淡,仿佛在描述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一样,但听在冈萨雷斯耳朵里,却让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急忙表了自己的忠心:“白兰度大牧陛下,请您相信我是上帝最虔诚的信徒,我每个礼拜都会去做礼拜,我也是非常支持教会在墨西哥的展。”

    只是简单一句话,就让一位总统吓成了这个样子,由此可见教会力量在墨西哥的恐怖。

    “我的孩子,我当然知道你是非常虔诚的信徒,刚才我的管家只是无心的一句话。”白兰度对冈萨雷斯说,“不过对于你我们很放心,但是对于那个立志要拯救墨西哥的家伙,我们却不能不闻不问。”

    “原本所有的墨西哥人生来就是要赎清自己上辈子罪的,这样才有机会能被挑选中去服侍上帝,但是如果他要拯救的话,那么岂不就说明我们的教义是错误的吗?可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肯定就是他错了,或者是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不管是什么,我们都不能坐视不理,必须要采取手段。”

    听白兰度这么说,让杰弗森顿时眼睛就亮了,他激动道:“大牧,这么说您是决定要除掉那个华夏人了吗?我的人随时为您效劳,我知道他才离开总统府,我可以马上派我的人去抓到他!”

    “我的孩子,请收起你的刀子吧,很多事情并不是简简单单用暴力解决的。”白兰度皱着眉头说,显然他对杰弗森的提议有些不满。

    杰弗森被白兰度这不满的语气吓了一个哆嗦:“大牧我对自己的愚蠢感到抱歉!”

    白兰度摆了摆手,然后看着对面的冈萨雷斯问他:“我想你一定已经答应了他对吗?那么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想法吗?”

    “我认为自己的想法肯定是很不成熟的,但或许可以给大牧陛下您提供一些思路。”

    作为墨西哥总统,冈萨雷斯显然就比杰弗森要沉稳多了,他并不急着回答,而是先自谦的捧了白兰度一句,然后才做出回答。

    “根据我的财政部长给出的建议,我认为我们可以让周铭收购墨西哥企业,也可以让他当他自认为的墨西哥救星,不过他所能收购的企业,最后都能停留在大宗商品产业上,比如电脑电话,以及其他电信产业还有钢铁石油这样;而电影产业和口红化妆品这些,却绝不能让他碰。”冈萨雷斯说。

    “办法不应该是拍脑袋想出来的,所以总该有个原因吧?”白兰度很好奇的问。

    “口红效应,我想大牧陛下您肯定听说过吧?那是在半个世纪前被提出来的著名经济理论。”冈萨雷斯解释,“简单来说,就是在美国每当经济萧条就会导致口红热.卖的情况,这是因为每当经济低迷,人们会放弃购买高价商品,转而会偏爱低价商品,而口红和面膜这样的商品正好可以满足人们的消费**。”

    冈萨雷斯接着又说:“除此之外电影也是一样,由于经济不景气,人们需要寻找安慰,那么电影就是这么一种廉价却又适合的东西。”

    “所以总统先生的想法,就是让我们把这些能在经济不景气时候仍能大行其道的产业抓在手中,把其他那些陷入衰退的产业丢给他对吗?”白兰度身后的中年人管家问。

    冈萨雷斯点头说:“就是这样,在目前这种经济低迷的情况下,我想很少有人会愿意再去花几千美元去购买一台电脑或是一部手机,毕竟那些原本就是很昂贵的物品,现在购买更是没有必要。”

    “正是这个原因,那个华夏人他不管他是真的还是假的想当墨西哥的拯救者,他都必须花钱去填这些企业永远也填不满的亏损窟窿。”杰弗森接过冈萨雷斯的话头说道,他的语气兴奋,显然是找到了能坑那个周铭的办法,也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能让他高兴的了。

    “而且不光是这样,我们还可以通过电信协会和钢铁石油协会这些,要求他收购的企业每年达到什么样的增幅规模,如果他做不到,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两年到三年的时间,再把这些企业的股份从他手上拿回来。”白兰度身后的中年人管家补充道。

    杰弗森对此拍手叫好:“这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计划了!因为不管什么样的经济危机,三年以后也可以过去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以一个很低的价格再把那些企业从他的手上买回来了,也就是说,那个华夏白痴他平白亏钱帮我们看了三年的企业,结果墨西哥民众还要骂他是可恶的资本家,我们才是真正的救世主!”

    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话,白兰度也微笑起来:“看起来你们都已经达成一致的想法了?”

    白兰度最后做出了决定:“那么我们可以决定了,就按照冈萨雷斯总统的计划,把那些大宗商品行业的企业,都出售给我们的拯救者吧,毕竟这是他弄出来的经济危机,他自己总要来偿还的,也算是对墨西哥人还有我们的上帝,都有一些交代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