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个商业方向12
    在经济危机冲击下的墨西哥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投资空间,这是当时大多数人对墨西哥企业的看法,以至于无数的国际资本逃离墨西哥,甚至就连墨西哥人自己也这样看,所以那个时候冈萨雷斯总统规划着国企改革,已经把国企的股价降到了很低,却依然无人过问。[一]

    不过那时的我却能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当时崩溃的只是墨西哥的金融和外汇系统,所有行业的本质并没有发生变化,房地产公司的大楼不会因为比索的贬值而倒塌,矿产公司的矿山不会因为公司的倒闭而枯竭,而那些工厂里的设备也更不会因此而灰飞烟灭,他们仍然真实存在着。

    所以我认为他们的价值仍然存在,只是被严重的低估了,我认为这就和股票一《〈〈《小说 样,当所有人都说你好的时候,你明明只值一百美元,却偏偏有人愿意花两百甚至三百美元的高价来买;反之当现在一旦大家都在说你不好的时候,同样的一个东西,同样一百美元的价值,却恐怕连五十乃至四十美元都无人问津了。

    这是非常糟糕的,但同时也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巨大商机,因为那时全世界的人都对墨西哥充满了误解,他们从来都是躲在电脑后面根据一堆堆无用的数字来揣测情况,他们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墨西哥,了解过这里的所有企业,显然这是有问题的!

    但是更加糟糕的是,我们墨西哥人自己也对此深信不疑,只有我那个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个商机,我相信墨西哥会再次焕发光芒,再恰好我手上又有那么一些钱,于是我就买下了这些企业,非常幸运,最终的结果证明我是对的,所以我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世界首富。

    ……

    这是后来某位出自墨西哥的商人在成为世界首富以后在媒体面前所说的话,由于这是第一位不发达国家出来的世界首富,当时一时间轰动了全世界的,所以习惯关注时事的周铭就也顺便关注了一下。

    周铭那时的关注只是因为一时的好奇,绝不会想到居然还会有用到的一天,因为那位商人在采访里还说过了,当时他投资最成功的,就要数是墨西哥国家电信的项目了。

    周铭甚至还记得那时自己从网上找到的一些细节,那是墨西哥总统的国企改革计划,他宣布出售墨西哥国家电信的股份,而那位首富就通过购买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入主国家电信,并得到了墨西哥政府承诺他在电信行业七年内的垄断地位,他也由此迈向了国际市场,并最后成为了世界首富。

    珍妮丝很疑惑的看着周铭:“我说错了什么吗?为什么周铭先生你会有这样的表情?”

    周铭摇头表示没什么,他哪能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呢?原本这些消息只是自己扔在角落的记忆碎片,却没想到现在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此时周铭真想大喊一句能重生真是太好了!

    不过周铭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只是总统府要出售国家电信的消息你就这么直接告诉我了没问题吗?这难道不是泄密吗?”

    周铭不能不有这么一问,毕竟这是国企改革,涉及到了太多的内容,就算是前苏联那样几乎崩溃的局面,政府还知道要保守所有关于出售国家资产的信息,多少资本家豪掷千金就是想从政府挖到那么一点风声。但是现在,珍妮丝就这么随便的说出来了?

    这也太随便了一点,要么就是珍妮丝完全没有保密意识,如果是这样,那么周铭就不得不重新考虑对她的定位以及她所能知道的消息了。只是随后珍妮丝的回答却让周铭有些大跌眼镜。

    “泄密?我不明白周铭先生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好吗?”

    珍妮丝告诉周铭说:“这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他说这个消息总统府已经放出来了,很多财团都收到了消息,但是却好像并没有动静,所以父亲还让我问问看我的同学,有没有其他人对国家电信的股份有兴趣的,如果我回去告诉父亲周铭先生你要收购国家电信的股份,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珍妮丝的答案完全出乎了周铭的意料,但同时也让周铭心中疑虑顿生,毕竟这是抢劫国家资产的时候,不管墨西哥现在的经济形势有多烂,没有人参与抢劫,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换句更简单一些的话来说,就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操纵着这一切,制造出一副无人认领国家资产的假象,以此来更大的压低收购价格;这种事情在企业并购的时候不要太常见,作为一位金融起家并且现在还在哈佛进修经济学的人,周铭自然能够一眼看穿,至于在背后操纵的人,那就是显而易见的了。

    随后珍妮丝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说:“对了,我父亲还说了,如果近期还没有人或者企业要收购国家电信的股份,那么总统府就会启动股份认购的竞标活动,届时会强制邀请墨西哥国内的一些金融企业或者是有实力的个人以及国外财团参与竞标。”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觉得珍妮丝你可以回去告诉你的父亲,我周铭愿意收购国家电信的股份了。”周铭当即表态道。

    这让珍妮丝顿时瞪大了眼睛:“这是真的吗?周铭先生你真的决定要收购国家电信的股份?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周铭很认真的告诉她:“这当然是真的,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告诉你,我会收购!”

    开玩笑,这么一条明摆着的致富路就在自己面前,自己要不抓住那就太对不起自己的智商了,至于自己已经拥有的财富,周铭原本就不会嫌自己的财富过多,现在在知道了教会是如何利用财富在背后主导世界以后,他就更不能放过任何一点财富了,否则还怎么打破秩序成为真正的世界豪门呢?

    “那太棒啦!我相信我父亲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珍妮丝非常高兴的大喊起来,不过随后她又疑惑了起来:“可是国家电信公司可是管理着整个墨西哥的互联网行业,就算是只出售部分股份,那仍然需要一笔庞大的预算,就算是班克曼银行或许都没那么轻易能拿出这笔钱,周铭先生你能拿的出来吗?”

    周铭对此非常豪气的笑着告诉她:“放心吧,我现在穷的就只剩下钱了!”

    ……

    周铭和珍妮丝的同行到了这里就结束了,首先现在已经到了晚上也该送珍妮丝回来了,此外这一次能从珍妮丝这里得到这么重要的信息已经足够了,那么接下来自己就只需要将那位墨西哥世界首富的历程给复制一遍就k了。

    另外,周铭还很绅士的亲自送珍妮丝回了家,这一方面是担心她出了意外,而另一方面周铭则也是要确定她真的是财政署专员的女儿,总不能随便路上跳出来一个路人自己就要相信了吧?那也太草率了。

    当然最后的结果还是很皆大欢喜的,没有出现任何的转折剧情,也正是因为这样,在送走了珍妮丝以后,周铭拨通了墨西哥总统冈萨雷斯的电话。

    “总统先生我很抱歉打扰了您的晚餐,不过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关于我首先投资的行业领域的,那就是即将被出售的墨西哥国家电信,我想这并没有超出你们为我划定的商业范围吧?况且我这也是在解救国家电信的困境不是吗?”周铭随着电话被接通,直接很开门见山的向他说明了自己的事情。

    冈萨雷斯那边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复,显然是对周铭这么的开门见山有些准备不足。

    直到过了好半天他才回答道:“从原则上来说我是很同意的,毕竟出售墨西哥国家电信股份只是我国企改革的第一步,我很需要树立一个榜样,但是我并不可能全部出售,我最多只会出售百分之十的股份,这样才能确保在出售之后国家电信仍然还能稳定的运行。”

    “百分之十的股份?很抱歉我并不接受,因为在我看来如果不能取得国家电信的话语权那和送钱做慈善并没有任何区别,而我这个人并不喜欢搞慈善。”周铭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另外,既然是我拯救了墨西哥电信,那么我还需要至少十年以上的电信垄断权!”

    “这不可能!”冈萨雷斯直接否决了周铭的提议,“墨西哥未来需要的是一个自由的商业市场,我不可能准许任何垄断行业的出现!”

    冈萨雷斯的拒绝义正言辞,不过周铭却注意到了另一个问题:“那么这么说总统先生是同意卖给我更多的股份了吗?”

    冈萨雷斯没想到周铭居然会注意到这么刁钻的角度,当时就懵逼了,不过还没等他有反应,周铭接下来又说道:“我是个商人,我本身也很支持自由市场的,不过就墨西哥现在的情况而言,除了国家电信,这里还有别的通讯公司吗?所以取得国家电信公司的话语权和进行市场垄断,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

    周铭随后又说:“当然,墨西哥政府也可以支持或者扶植其他小型的通讯企业和我竞争,不过我想短时间内还是没可能超过的吧?所以这和颁发了垄断许可也并无差别不是吗?”

    周铭最后还说:“不过我也明白冈萨雷斯先生的处境,你并没有最终决定权,所以或许你可以询问一下其他人……”

    周铭说的的确没错,单就冈萨雷斯自己并没有办法做决定,他需要一个‘许可’,而能给出这个‘许可’的,就只有马龙派的大牧首白兰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