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利慕斯对手13
    很多故事里都充满了丝逆袭的传说,但实际上能够真正逆袭的丝却少之又少,毕竟真正的富二代们可不是yy网文里的那些路人小白;拥有比普通人更多资源,接受了更多教育和耳濡目染的他们,只要他们肯动脑筋愿意努力一下,很容易就达到一个普通想都不敢去想的高度上。|**|

    一切就像那句话说的,丝只要肯努力拼搏就能成功,那么当一个富二代也愿意和丝同等的努力,那么丝还能拿什么来赢呢?或者可以选择先定一个小目标先挣他一个亿?通过一点点的积累财富,总是能有机会起飞的。

    利慕斯就是这么一个富二代中的标杆。

    利慕斯的父亲是一位为了躲避政治迫害来到墨西哥定居的教徒,他经营着一家干货店和投资房地产,最终通过迎娶一位富商的女儿得到了商业上的成功。

    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利慕斯自然也继承了父亲的志愿,他大学毕业以后先做了股票经纪人,后来通过不断收购各种公司在获取巨额利润的同时,也逐渐控制了几大产业,尤其是在八十年代初的那次经济危机里,利慕斯通过收购当时濒临破产的很多公司,一跃成为了墨西哥的地产以及市和食品零售大王。

    到了九十年代,利慕斯已经是墨西哥最成功的商人之一了,同时也因为他产业和生活的息息相关,也有了‘可以绕开法律却绕不开利慕斯’这样的评价。

    要是一般人,达到这个成就以后就可以吹一辈子了,但是利慕斯仍然不满足,他想要做墨西哥唯一的寡头,他要垄断整个墨西哥,他要让每一个墨西哥人的一生都在自己的产业之下,他要把整个墨西哥都变成自己一个人的产业王国,每一个墨西哥人都是他的臣民。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利慕斯所进行的第一步就是自主冈萨雷斯竞选总统,然后依靠冈萨雷斯的国企改革侵吞国有资产。

    不得不说,利慕斯的计划非常成功,并且这个时候墨西哥还恰好爆了经济危机,当比索疯狂的贬值了以后,也连带着让整个墨西哥的产业价值都被严重低估了。

    当全世界都在逃离墨西哥的时候,利慕斯却兴奋到做梦都在微笑,利慕斯更认为这是上帝带给他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他迈出了自己成为经济寡头的第一步,就是收购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为此他都不惜把自己完全卖给了马龙派教会,因为只有依靠教会手中财富,他才有做到的可能。

    在做出这个决定的那一天晚上,利慕斯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成功的依托国家电信公司的垄断权,一步步的压榨并收购其他产业,最终成为了墨西哥唯一的经济寡头,并且依靠着整个墨西哥的经济实力,力压一票达国家的企业家,将自己送上世界富的宝座。

    那叫一个辉煌,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呀!自己将是一个被载入世界商业史册的伟大人物!

    随后总统府抛出了将出售国家电信的消息,但在利慕斯和教会的通力合作下,所有想买的声音都被压下去了,于是总统府不得不做出了竞标的决定。

    这正是利慕斯的目的,由于之前制造舆论唱衰,他已经将国家电信的价格压到了一个非常低的程度,现在他就等着在竞标会上,名正言顺的以一个极低的价格,拿到国家电信的股份和垄断权了;再然后,就是自己依托国家电信实现自己更大的理想了!

    可就当一切都在朝着最美好的方向前进的时候,利慕斯却突然接到了一个噩耗:居然有人要参加竞标会,要和他竞标了!

    利慕斯很想问一句:这是为什么?那个叫周铭的是什么东西,眼看着自己听牌老半天就等着胡了,他凭什么这个时候出来截胡?

    利慕斯第一时间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给气炸了,要知道在这次的竞标会上,如果只有自己一家竞标,那么自己就可以定一个很离谱的低价了,但现在多了一个对手,那么政府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并且更重要的,是从白兰度大牧的言语当中听起来,他们似乎有意要把国家电信让给那个周铭?

    这怎么可以?墨西哥国家电信就是我看中的,就必须是我的!

    利慕斯很想这么对着白兰度大牧吼上这么一句,但很可惜他也就只能这么想想了,要是真这么做了,一旦大牧生气了,动员他庞大的资本伙同其他商人共同冲击自己的产业,那么要不了几年自己的产业帝国就会分崩离析了,这是利慕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见到的。

    然而利慕斯又不愿就这么忍下这口气的接受,他又无法向白兰度抱怨,因此最终的结果,他只能将怒气都撒在了周铭的头上。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今天利慕斯在来参加竞标的时候,就故意先躲在一边,等周铭的车来了,他才出现要挤走周铭,并高调的在周铭面前先入场;后来又让自己的人去给他带话,他这所做的一切,无不是为了给周铭一个下马威,让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明白这里是墨西哥不是华夏!

    但结果却出乎利慕斯的意料,周铭不仅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甚至反而还让自己的人受了一肚子气回来,还故意在自己面前颠倒是非,不得已利慕斯才打了自己的人,并请周铭过来坐的。

    原本利慕斯认为周铭并不会敢过来坐,毕竟自己的名头在这里,况且他们还是竞争对手,难道坐在一起,不怕自己竞标到气头上掏出枪来毙了他吗?可惜周铭却再一次狠狠打了他一巴掌,从利慕斯的角度上过去,周铭只是听到了邀请,就立即过来了。

    这个家伙,也胆子太大了吧?

    利慕斯看着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自己身边的周铭,心里很恍惚的想着,他很想认为这是一场梦,但身边坐着的这个人却实实在在的在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现实,自己之前成为世界富才是在做梦。

    该死的杂碎,有机会我一定会弄死你的!

    利慕斯心里骂着娘,嘴上却对周铭说着:“周铭先生你好,我为我的人之前在门口的态度,以及刚才拨弄是非的做法向你道歉。”

    周铭非常豪爽的一摆手:“我知道那都是下面的人在搬弄是非,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不过现在看利慕斯先生你这么诚心的道歉,那么我就接受你的道歉了!”

    “周铭先生的胸怀看来比较大度,并且还有非常丰富的想象力。”

    利慕斯嘴上说的好听,但实际上心里早就炸开了锅:我去你大爷的!谁特么要你接受道歉了?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我的道歉只是那么一说,根本不代表任何实质性的意义吗?还接受道歉,你要脸吗?

    不过作为一位立志成为世界富的大寡头,利慕斯当然不会纠结这点问题,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又问道:“周铭先生既然来参加了这次的竞标,说明周铭先生也非常想买下国家电信公司,看来周铭先生你也是对墨西哥经济没有失去信心的人呀!”

    周铭对此却很惊讶:“信心?我想利慕斯先生你或许弄错了什么,我要竞标买下国家电信公司可不是为了赚钱什么的,而是因为我答应了冈萨雷斯总统先生,我要做墨西哥的救世主,我看国家电信公司又拥有非常多的就业岗位,还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恰巧现在总统府又在出售他的股份,于是我就来试试看了。”

    利慕斯当时就懵逼了,他曾想过周铭的很多答案,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会这么回答。

    什么狗屁墨西哥的救世主,你这是在糊弄三岁小孩吗?

    利慕斯心里狂吼着,不过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没想到周铭先生居然还有如此伟大的想法,我想墨西哥人都一定会非常感激你的,但是作为商人我们还是应该要有更多商业上的想法,这也是对国家电信公司的负责,就是周铭先生也认为国家电信公司的价值是被低估,也是能够扭亏为盈的对吗?”

    “扭亏为盈?”周铭一副你是傻b的表情看着利慕斯问,“难道利慕斯先生你没有看过国家电信公司的财物报告吗?”

    利慕斯脸上的表情开始不自然起来:“周铭先生说笑了,我既然决定要收购国家电信公司,怎么可能会不看他的财物报告呢?”

    利慕斯随后说:“我想说我就是在看了他的财物报告以后我才决定要进行竞标的,因为尽管他的财物报告上显示公司负债累累,但我相信那都是官员管理的后果,只要在我手上,我一定能让他扭亏为盈的!”

    “是吗?那利慕斯先生这么有信心,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办法吗?”周铭问。

    “这太简单了,只要我……”

    利慕斯的话才说到这里就立马打住了,显然他反应过来周铭这是在套他的话了,于是他随后笑道:“我现在还很难说,毕竟国家电信还不在我手里嘛!”

    周铭也笑了:“利慕斯先生看来还是非常谨慎的,虽然这是正常的,但对我来说却是一点必要都没有的,因为有人已经把国家电信让给我了,如果利慕斯先生要不说的话,以后就没机会了。”

    “这不可能,是谁有这个权力答应你吗?”利慕斯问。

    “利慕斯先生背后站着谁,那么自然就是谁有这个权力了。”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