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智障和狗49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声平地而起的惊雷一般顿时震惊了所有人,整个会议室里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怎么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一|

    最后还是利慕斯最先反应了过来,他堆出笑脸来说:“我想这是周铭先生给大家开个玩笑了,毕竟咱们的这次会议有点太过无趣了,所以周铭董事长就和大家开个玩笑调剂一下会议室里的氛围,我们都知道周铭董事长是来自华夏的,或许这就是他和我们观念不一样的地方。”

    随着利慕斯的解释,会议室里这些人脸上的僵硬也才逐渐软化下来,一个个也都尽可能的堆出了笑容,可紧接着周铭却又很不给面子的指着那边说:“非常抱歉,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我是非常认真的,从我刚才的那句话开始,这个总务官就被解雇了。”

    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周铭是认真的,那位总务官当时就跳脚了:“周铭,你可知道我是国家电信的总务官,我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工作了五年,你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解雇我?你有什么资格解雇我?”

    周铭笑了:“我凭什么?就凭我进来的时候你们都叫了我一声董事长!”

    “什么狗屁的董事长?你不过就买了一点国家电信的股份而已,我们尊敬的叫你一声董事长,不尊敬你就什么也不是!我告诉你,我可是……”

    这位总务官大声讥讽着周铭,不过周铭却并没有任何和他斗嘴的兴趣,直接下命令道:“刘强国,你和鬣狗把这位总务官大人请出去,并转告门口的保安,不允许他再入内,如果他们完成的好,我会给他们每人一百美元的奖金,反之要是他们放了总务官进入大厦,不管任何原因,我都会解雇他们。”

    收到周铭的命令,跟在周铭身后的刘强国和鬣狗很快的走过去,把那位总务官给拖出了会议室,当然他们还不忘堵住他的嘴巴。

    所有人都对这位总务官报以怜悯的眼神,可以想象这个家伙恐怕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回到电信大厦里来了。要知道现在可是经济危机,所有人都比以往更在乎自己的工作,更别说还有一百美金的奖励了,或许对他们这一百美金并不算什么,但对那些并不富裕的保安们来说,这就相当于他们大半个月的收入了。

    当总务官被拖出去以后,周铭才又说道:“我知道你们会和他有同样的想法,那么就让我来为你们普及一下关于董事长的权力吧。在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里,董事长是公司的最高领导人,对外代表公司对内进行公司决策,拥有随时解除任何雇员职务的权力。”

    周铭说到这里敲了敲桌子:“这些都是白纸烟字写在公司规章制度里的,我想在座的各位一定都看过了吧?”

    周铭这么说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强调自己的权力,他更是在威胁。

    果不其然,当周铭这么说了以后,刚才还有蠢蠢欲动要给总务官说话的人,现在却全都低下了头。毕竟没有人想那么丢人的被解雇嘛,或许他们肯定周铭没胆子解雇所有的人,但只要能解雇带头的那个人就足够了,而他们谁也不想去做那个带头人。

    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过去是国企,那么现在能坐在这里的人,哪个不是宦海沉浮的资深官僚呢?而又有哪一个资深官僚会不懂得明哲保身之道呢?对他们来说,现在墨西哥正在经济危机,自己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位置上,与其去出这个头,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低头做事,等着神仙打架的结果就好了。

    只是这些官僚没人敢出头,却并不意味着在座的所有人里没人敢出头。

    “周铭董事长,据我所知这位总务官他的确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老人了,你就这么无缘无故的解雇了他,对于整个国家电信公司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呀!整个公司上下都会因为你变得人人自危。”利慕斯皱着眉头说。

    利慕斯原本就是收购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份进来的,他在公司里实质上并没有担任任何职务,所以他并不怕周铭,况且更重要的,是他进国家电信的目的就是来给周铭找麻烦的,这个时候怎么会怂呢?

    周铭也清楚利慕斯在公司的位置,当然周铭本来也并没有要吓住他的意思,只是周铭也并没有打算放过他,或者说周铭也在等着他来出这个头。

    “利慕斯副董事长,你说这话的意思是国家电信公司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地方,只要谁在公司里的时间够长,就可以肆无忌惮不受任何约束了吗?”周铭反问道。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利慕斯当即否认着解释道,“只是在开除总务官这件事情上,我认为周铭董事长你的做法的确有待商榷……”

    不等利慕斯的话说完,周铭就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利慕斯副董事长说的是无缘无故,但我想说我是有理由的,只是在我说理由以前我想先讲一个故事,那是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这个故事很简单,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突然有一个智障牵了一条狗跑到了我的面前,他们不仅拦住了我的路,这个智障他还让他的狗冲我叫,还要咬我的裤子。”

    周铭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他环视着所有人问:“如果是你们,面对这样一个智障和他的狗,你们会怎样选择呢?”

    在座的都是在国企环境里成长起来的资深官僚,他们当然明白谨言慎行这个道理,他们更明白周铭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说起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所以一个个都低头在那里,不管他们有没有听懂周铭的故事,谁都不发表意见,只有一个年轻人举手了。

    “我知道,如果是我,我肯定会一脚踢开那只狗,并再对那个智障吐口水!”他说。

    这突如其来的发言对周铭来说无疑是一个意外之喜,因为老实说周铭在问的时候并没指望会有一个人回应自己,毕竟这里那么多官僚,就算他们不是马龙派教会或者是政府的人,也不见得会一见面就支持自己,尤其是在刚才自己解雇了总务官以后,却没想居然还真有人说话了。

    看来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是好呀!

    周铭向他投去的赞许的目光,同时接着说道:“你的想法很好,所以我也是这么做的,我踢开了那只狗,但好像还少了对那个智障吐口水。”

    周铭说完就转头对着利慕斯吐了一口口水,这一幕无疑就是一颗重磅炸弹,直接把所有人都给炸懵了,就连利慕斯也愣在了那里,他愣愣的看着周铭,任由周铭的口水从他的脸上滑落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知道了吗?利慕斯副董事长你就是刚才我那个故事里的智障,而那位我不知道名字的总务官则就是智障牵着的那条狗了,既然我已经一脚踢开了那条狗,当然剩下的事情就还要做完了。”

    周铭看着利慕斯说道:“很遗憾,利慕斯副董事长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和那位总务官串通一气的事情,或者说原本你能那么有底气的成为副董事长,就是这位总务官的功劳吧?”

    “那么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下这位总务官呢?难道我要看着我的副董事长和总务官一起把我架空吗?很抱歉我这个人还是喜欢自己掌握权力的感觉。”

    不得不说,周铭在说这个话的时候其实是非常心虚的,毕竟他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利慕斯和那位总务官有任何关系,更别说还有什么串通一气和帮助利慕斯成为副董事长这些了。可以说唯一的怀疑就是在进来的时候,周铭注意到这位总务官是最先帮利慕斯回答问题的。

    这个动作本身就能证明他们之间关系匪浅了,而周铭也知道这所谓总务官的职位就相当于是办公室主任,是领导者的大管家,任何智商正常的人都会选择放自己的心腹在这个位置上的,试问哪个县委书记会容忍自己的县委办主任和县长穿一条裤子呢?那不是要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或许要真在官场上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一把手还得要用点手段,但在现在的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里,那就好办很多了。

    周铭不当官,但前世也看了那么多的官场小说,这点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因此周铭根本懒得和那个总务官废话,直接就解雇了他,这样不仅能直接瓦解对方的联盟,更可以给其他人一个震慑。

    至于现在利慕斯想要质问自己,那么自己就很自然的就把屎盆子往他脑袋上扣了。

    这个时候,如果是一个聪明的老官僚,他一定会拼命撇清自己和总务官的关系,至少这样还能给周铭留下了‘独裁**’的标签,算是在一定程度上扳回了一点局面,不过这位利慕斯显然就没这么聪明了。

    听周铭说完他直接站起了身,他拿出纸巾擦干净了脸上的唾沫然后狠狠扔在了地上:“今天我收到的耻辱我会找回来的!”

    咬牙切齿的对周铭留下这句话,利慕斯就离开了会议室。

    听着利慕斯重重的关上了门,让人不能不关心那门是否还能撑得住,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看来有些人对自己的行为是不打自招了,关爱智障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随着周铭这句玩笑话,会议室里立即响起了一片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