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场面而已14
    下午四点,周铭就匆匆离开了国家电信大厦,回到了自己在墨西哥市中心租用的别墅里。

    这个时间显然是还没有下班的,不过周铭却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他需要回一个电话,由于在国家电信大厦担心有窃听装置,同时也担心电信大厦楼顶的信号塔会对卫星电话的信号产生干扰,所以周铭才决定在了解了技术储备部的情况后,提前下班回去了。

    在自己别墅的院子里架好卫星电话,周铭拨通了号码,电话很快被接通,周铭说道:“请问是露易丝王妃吗?”

    周铭联系的对象就是曾在哈鲁斯堡有过合作的露易丝王妃,当然周铭也并不是什么心血来潮,是由于中午在召开国家电信公司全体会议的时候,周铭收到了露易丝王妃打来的传呼信息。

    周铭知道自己和露易丝王妃虽然有过合作,但实际上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多号,或者也可以说这位露易丝王妃殿下,她也有点不大看得上周铭这个华夏人,如果不是凯特琳,或许他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

    正是这样的关系,让露易丝王妃几乎就没有主动联系过周铭,因此这一次她突然发来消息,不能不让周铭感到惊讶,也让周铭不得不重视;另外由于周铭在墨西哥,和露易丝那边有七个小时的时差,周铭觉得自己也需要绅士一点,不能让一位王妃等的太晚。

    露易丝的声音语气仍然还是和记忆中一样的高高在上:“当然是我,你是周铭对吧?”

    “尊敬的王妃殿下你说的没错,首先我很抱歉这么晚了打扰你,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找我的原因。”周铭很礼貌的询问。

    可露易丝那边这时却毫无征兆的突然爆发了:“你居然还敢问我原因?你究竟还有没有一点身为男人的担当了?”

    这突如其来的质问让周铭感到猝不及防,不过随后露易丝就说明了原因。

    “你可知道现在的哈鲁斯堡究竟成了什么样了吗?安德烈那个家伙在杰弗森的支持下继任了族长,现在正在疯狂兼并其他的家族产业,目前所有的家族产业已经有超过一半都在他的直接控制下了,剩下的其他产业,他也都有持股。”露易丝说。

    “我明白,他是想通过这种手段来造成他对哈鲁斯堡家族的正式继承。”周铭说。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狠狠教训你一顿!”露易丝恨得牙痒痒,不过她仍然耐着性子,“既然你都知道这些,那我想请问你现在在做什么?在墨西哥游玩吗?你可知道安德烈都已经在全力抹除凯特琳他们的存在了,塑造他才是哈鲁斯堡唯一的主人了,你究竟还是不是凯特琳的男人了?”

    露易丝前面还能尽可能的克制自己,尽量的保持自己王妃的骄傲和优雅,不过说到了最后,她还是忍不住的大声质问起来。

    要知道露易丝可是已经从哈鲁斯堡嫁出去的王妃,严格来说不管哈鲁斯堡变成什么样子,都已经影响不到她了,最多是利益多少的问题。但是现在,就连这样的露易丝都已经变的如此愤怒,周铭不难去想哈鲁斯堡的情况已经恶劣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现在凯特琳又面对着怎样的压力,连露易丝王妃都忍不住的主动找上了自己,但凯特琳那边却仍然让自己不要着急。

    周铭想到这里说:“我当然明白的,不管是安德烈做的那些事,还是露易丝王妃还有凯特琳你们面对的压力,对于我在墨西哥这边的事,我不想多做解释,不过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保护凯特琳,让杰弗森和安德烈都付出代价的,不管安德烈拿走多少哈鲁斯堡的财富,我都会让他全部吐出来的,我保证!”

    如果是其他人的保证,露易丝一定会嗤之以鼻,但如今在电话里向她做出保证的是周铭,这就不一样了。

    “周铭,我记住你这句话了,我希望这不是一句听听就过去,而是一定能实现的保证!并且如果可以的话,还要请你再快一些,因为哈鲁斯堡可等不了太长的时间。”

    说到最后,露易丝还加上了一句:“我很希望凯特琳并没有选错人。”

    留下了这句话,露易丝就挂断了电话,周铭心里很清楚她这最后一句话不单是感慨,更是说给自己听的。

    凯特琳我的女人,既然你对我那么有信心,我又怎么会让你失望呢?等着吧,我会以国家电信公司为核心,把墨西哥的财富从马龙派教会的手上全部抢过来的!

    周铭心里这么想着,同时暗暗握紧了拳头。

    ……

    时间到了第二天,当周铭才来到国家电信大厦,先来到大厦上班的卡洛斯和珍妮丝立即找到了周铭。

    “周铭先生不好了,从今天早上开始,公司的股票就在不断暴跌!”他们都很着急的说。

    周铭对这个情况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要是自己接任了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以后没有任何动静,那才是不正常的,只是以为他们会等两天,却没想他们倒是挺着急的。

    “那么暴跌的幅度是多少?还有原因呢?”周铭问。

    “幅度是百分之四,原因是今天早上总统冈萨雷斯发布的国情咨文,冈萨雷斯总统在谈到国企改革的时候说了国企就是长在墨西哥身上的肿瘤,他会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把这个肿瘤除去。”珍妮丝对周铭说。

    随后卡洛斯强调:“尤其他提到了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以后会自负盈亏,哪怕要出手资产来偿还债务,中央政府都不会多出一个比索来拯救。但同时中央政府也不会允许国家电信公司背离墨西哥人民,国家电信就必须是为人民服务的,而国家电信公司的人员配置和政策方向,都是为此设立的。”

    听着他们的汇报,周铭立即全明白了。

    “本身国家电信公司现在的情况就很糟糕,只怕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大学生都能明白,如果不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根本没办法扭亏为盈,但我们的总统先生却直接封死了这一条路;再加上现在更加糟糕的墨西哥股市情况,这么一条消息,足以让股票崩盘。”

    周铭随后又说:“不过跌幅还只是在百分之四,也就是蒸发了四千万左右的市值而已,小事情。”

    周铭的轻松让珍妮丝惊讶:“周铭先生,那可是四千万美元的市值呀!虽然我知道您很有钱,可也不能这样……败家吧?况且如果国家电信公司的股票波动的太厉害了,中央政府肯定不会不管的!”

    “可这根本不是周铭先生的错!”卡洛斯说,“明明就是那个总统的阴谋!”

    “但问题是国民还有中央政府并不会管这些,他们就会认为是周铭先生没有能力,才会导致国家电信公司的股票持续下跌。”珍妮丝解释。

    周铭对此却摆了摆手:“所以既然知道了是总统的阴谋,那就不要去管他了,况且我现在才接手了国家电信公司短短的一天时间,所有人都在等着看风向,本来就是公司股票最不稳定的时候,何必在乎呢?比起这个,我让你们通知的全体会议怎么样了?”

    由于周铭和卡洛斯还有珍妮丝都没有住在一起,因此周铭在来的路上就先打电话给他们,要他们以总务部下达通知召开全体会议了。

    卡洛斯点头说:“周铭先生您请放心,您交办的任务我们一定都会第一时间完成!”

    珍妮丝随后补充:“我们以总务部下达了全体会议的通知,按照时间来算,现在大部分人都应该已经赶往会议室了。”

    周铭点点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去会议室吧。”

    卡洛斯和珍妮丝都愣了一下:“难道公司的股票暴跌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先想办法吗?其他公司的高层肯定会借这件事大做文章的,尤其是那个利慕斯。”

    “那是利慕斯副董事长,”周铭给他们纠正道,“不管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又或者他带有什么样的目的,但他终归还是国家电信公司的副董事长,有些规矩还是要有的,毕竟他是智障,我们是人。”

    听着周铭的话,卡洛斯和珍妮丝这才恍然明白了,同时他们也更加在心里感慨:这才是气度!

    最后,周铭拍拍他们的肩膀:“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或许等我们到了会议室,还会有其他的惊喜也说不定。”

    周铭说完就率先迈开了步子,而在周铭身后,卡洛斯和珍妮丝则都是一脸的愕然。

    难道冈萨雷斯总统一句话就让国家电信公司的市值蒸发了四千万美元,这难道还不够惊喜?那对方究竟还要做到哪一步才善罢甘休呢?那利慕斯难道不是国家电信的副董事长,这里面难道没有他的那一份投资吗?这些该死的资本家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完全无法理解的卡洛斯和珍妮丝,他们现在并不知道,其实当周铭知道了股市暴跌的消息后,他反而有些期待接下来的会议了。

    随后周铭带着他们走进了会议室,所有的公司高层都已经坐在了这里,包括那位昨天被气走的副董事长利慕斯,只是他看向周铭的眼神带着许多的玩味和戏谑,仿佛正在看着什么笑话一般。这要换成一般人还真有点不好受,但周铭早已百毒不侵,所以很正常的过去坐下了。

    当周铭和卡洛斯珍妮丝才坐下,利慕斯就先说话道:“周铭董事长,我想你一定已经知道公司股票暴跌的事情了吧?才开盘不过一个小时,就让公司损失了四千万美元呀!”

    周铭对此摆摆手说:“那不过是一群智障在背后搞事情罢了,小场面而已。”

    利慕斯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从美国来的企业家,就是大气!四千万美元都还只是个小场面,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恐怕在周铭董事长眼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刚才我们接到了商务部的电话,说是有一千位国家电信公司的客户联名向商务部举报我们进行价格垄断,在定价上不合理,商务部正在就此时进行裁决,如果裁决成立……”利慕斯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在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后才说道,“我们将面临高达三亿美元的巨额罚单!”

    “周铭董事长,这也是小场面吗?”利慕斯问。

    周铭点点头:“恩,小场面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