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差劲中的战斗机
    颇勒会议中心是整个墨西哥城内最豪华和先进的会议中心,易达尔是颇勒会议中心的保安,他被要求在8月15日这一天早上荷枪实弹的来上班,可原本颇勒今天应该是轮休的,但对在经济危机中需要这份工作养活自己六个孩子的他来说,并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本钱,因此他准时的来上班了。

    工作是需要的,不过易达尔还是会好奇,究竟今天有什么会议会要增加安保呢?因为一般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会议安排,都是会提前预约,他们作为保安也会提前得到消息的吗?

    为此他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他们的保安队长:“头,今天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会议,是总统都会出席的吗?”

    保安队长撇撇嘴说:“什么狗屁的秘密会议,就只是一次临时会议而已!你不要去瞎猜什么,好好做好今天的工作就可以了,毕竟今天会来的大人物还有很多的。”

    保安队长这话说了也等于没说,但看出队长心情不太好的易达尔也并不敢多去询问什么,随后他和他的同事就开始了例行的巡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易达尔看了一眼门口突然惊讶了。

    “看那刚从门口进来的,好像是班克曼银行的副行长马尔科,那可是我们墨西哥最著名的银行,那位跟在他身边的是桑切斯特的副行长,在墨西哥城内也是很厉害的!我曾经在上一次和美国的经济会议上见到过他们,所以还有很深的印象,他们都是各自银行的负责人!”易达尔说。

    他的同事也不落下风:“他们是我们国家最顶尖的经济人物,我怎么会不认识呢?那你再看他们身后,还有北方银行和尤坦卡银行的副行长,你知道在北方是和美国经常进行贸易往来的,而尤坦卡则是我们外国人最多的地方,那里的银行是除了墨西哥城外汇活动最频繁的了,这两家银行也是非常不简单的!”

    跟着他们一起的另一位同事也说:“你们只看到了他们吗?我比你们来的早,刚才我还看到了一些国外银行的负责人来了,当然他们现在已经进会场了,估计可能有二十多家银行吧。”

    “这么多银行?难道今天这里是要进行一场银行家的集体会议吗?不过这也正常,毕竟现在整个墨西哥的经济都很不景气,我的妻子都失去了工作,这些该死的资本家们也该要做点事情了。”易达尔说。

    他的同事却说出了相反的话:“可据我所知今天的会议并非是这些银行家召开的,我听说是国家电信公司召开的,好像是商讨什么合作协议的,把墨西哥城内的所有银行负责人都请来了。”

    国家电信公司?

    这个答案显然出乎了易达尔的意料之外,不过转念一想他也有了线索:“那肯定是利慕斯先生的杰作!毕竟他可是墨西哥最出色的商人,要不然怎么说绕的过的法律绕不过的利慕斯嘛,既然他接手了国家电信公司,就肯定是要做点什么出来的。”

    可紧接着,当会场里面的会议正式召开,易达尔和他的同事们奉命驻守在各个出入口,易达尔偷偷进去看的时候却跌破了眼镜。

    咦?台上怎么是个印第安人?为什么没看到利慕斯先生,之前的新闻不都是说利慕斯先生接手了国家电信公司吗?难道不是这样,还是说除了利慕斯先生,还有其他人也能拥有这么强的号召力?

    一脑门雾水的易达尔反复向同事确定了今天召开会议的的确是国家电信公司。

    这个消息震撼了易达尔,看来今天召开会议的这个人是比利慕斯还要厉害的人,否则他怎么能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并且还把利慕斯先生给压下去了呢?

    要知道,利慕斯先生之所以被称为是绕不过的利慕斯,就是说他的产业规模触及到了整个墨西哥城的各个角落了,那么这个人比利慕斯还要厉害,他究竟会是怎样的人呢?

    这些想法让易达尔浑身颤栗,他感觉这个印第安人真是太可怕了!

    ……

    毫无疑问,能代替利慕斯出席并主持这次会议的,只能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周铭了。

    不过这也并不能算周铭的霸道,虽然利慕斯在墨西哥国内各大媒体的‘帮助’下俨然成了国家电信公司的第一人,但实际上周铭才是公司的最高领导人,那么这样事关公司未来的会议,必然是要周铭来主持召开的。至于利慕斯不在这里,这就是他单纯的不想来罢了。

    开玩笑,原本利慕斯是打算靠着银行来掌握局面,再通过分拆公司并得到业务部来准备赶走周铭的,可现在随着周铭联络所有的银行以及一个合约机项目出炉,直接把他所有的想法都给封死了。

    要是这个时候利慕斯还能来参加这样的会议不去想办法,那就只能说明他的心不是一般的大了,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这么一颗大心脏。

    利慕斯的确没来参加会议,但却并不代表他会对这次的会议无动于衷,事实当这次会议开始的时候,利慕斯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他放下手中的电话,脸上露出了十分狰狞的笑容:“周铭你就给我等着吧,我绝不会让你的计划就那么容易得逞的!”

    回到颇勒会议中心,由于来开会的人并不多,因此总务部就只选了一个中型的会议室。

    当开会的人全部到齐了,周铭先走上了台,他向台下鞠了一躬然后说:“各位银行的负责人们你们好,你们都是墨西哥城内各大银行的负责人,可以说整个墨西哥有过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财富都掌握在你们的手上,今天我非常荣幸的能邀请到你们。”

    “你们都是总务部打电话联络进行通知的,所以我相信你们都肯定知道了今天我请大家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未来在电话手机和电脑方面的销售贷款,这是一种非常新颖的合作模式,所有的墨西哥人都会需要你们的贷款来购买电话手机或者电脑……”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下面就有人突然举起了手:“很抱歉周铭董事长,我想我很有必要打断你的话,想必你还一定记得我吧?”

    周铭点点头,这个人周铭的确认识,因为他就是上次来国家电信大厦的十个银行负责人之一,也是那天第一个被周铭杀鸡儆猴的祭品。

    “莱卡纳先生,桑切斯特银行的负责人,主要负责桑切斯特银行的业务谈判以及合作贷款的审核放,并且还是一位资深的基金管理人,在墨西哥的金融圈子里拥有非常权威的地位。”其实在那天以前周铭就临时恶补过这些人的资料,否则周铭也不敢那么轻易的赶人。

    “看来周铭先生对墨西哥也并不算是一无所知嘛!”莱卡纳略带嘲弄的说。

    周铭直接过滤了他的语气:“请问莱卡纳先生还有事吗?如果没有是否可以请你先坐下呢?毕竟打扰会议的进程可并不是一件值得称赞的好事。”

    或许是上一次的记忆太过深刻,因此这一次莱卡纳很着急的强调:“我当然有事!”

    在强调以后,莱卡纳慢慢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接着说道:“我想说的是周铭董事长刚才的表述简直是糟糕透顶,水平之差根本难以想象是国家电信这种级别公司的董事长所做的讲话。”

    莱卡纳的话让现场一片哗然,因为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张嘴就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这简直就不像是来参加会议,更像是来找茬的了。

    不好意思,今天我不光不来找茬,我更重要是要找回上一次丢的面子!

    莱卡纳心里恨死了周铭,他随后接着说:“通过刚才周铭董事长的讲话,我就至少听出了三处问题。”

    莱卡纳竖起了一根手指:“第一是刚才周铭董事长称呼我们是各大银行的负责人,并且还说我们的手上掌握了整个墨西哥过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财富。”

    说到这里莱卡纳故意顿了一下问:“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是大托拉斯集团,今天我们召开的是什么财富垄断大会,商讨如何分配墨西哥的财富吗?我知道周铭董事长肯定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强调了周铭董事长你的表述错误,因为在我看来这种错误应该是连三岁小孩都不应该犯的才对,所以太差劲了!”

    莱卡纳竖起了第二根手指:“第二是你说我们肯定知道了今天的会议主题,我想请问周铭董事长,我们凭什么要知道,就因为你的总务部给我们下达了通知吗?可我们似乎并没有任何从属关系吧?还是周铭董事长认为我们就是你的下属呢?这种愚蠢的自以为是同样差劲!”

    莱卡纳最后竖起第三根手指:“最后一点,你说今天的合作项目是电话手机和电脑的销售贷款,我能理解你为了增加国家电信公司的客户要帮助电子厂商销售这些产品,但是凭什么要我们银行来承担这个风险呢?”

    说着莱卡纳站了起来:“我想大家或许都还并不知道,这位周铭董事长所采取的销售策略是进行分期付款的销售,简单来说就是通过银行的小额贷款进行销售,所有购买商品的钱都进了他的口袋,那些购买了产品的客户则需要分期把钱还给银行。”

    莱卡纳随后又强调:“但是请大家记住一点,那就是现在正在进行的是经济危机,是公司大量倒闭,人们大量失业的时候,谁又有钱来还呢?如果这些人大量违约,最后承担风险的不就是我们银行吗?”

    “所以这个合作的本质就是这位周铭董事长想借着所谓合作的借口,把钱从银行里拿出来赚到他的口袋里,然后他凭着自己华夏人的身份卷了钱就能跑路,给墨西哥留下一堆坏账烂账,当我们都是白痴吗?”莱卡纳大声道,“所以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差劲中的差劲,差劲中的战斗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