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就是想打你而已
    (鞠躬感谢“盛世老张”的七张月票支持!)

    一句差劲中的战斗机让整个会场内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很不可思议的看着莱卡纳,都不住的讨论起来。

    “我的天!这个莱卡纳说的是真的吗?好像想起来的确是这么回事,在现在这个经济吃紧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没什么钱的,现在放贷出去的风险真是太大了,在人们大量失业公司大量倒闭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人能保证贷出去的款是一定能收回来的,这么看起来周铭你的确是在骗贷呀!”

    “不仅如此,而且从刚才到现在周铭董事长的语气也一直是盛气凌人的,他不过就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华夏人,恐怕他的钱都是得来的,一个垃圾官员凭什么能在这里对我们颐指气使呢?况且我们可不是他的仆人,和他也没有任何从属关系!”

    “我突然感觉今天过来了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我本来还以为国家电信公司真的想出了什么好的项目,原来只是一个骗局吗?该死的,我怎么会去相信一个从红色国家出来的官员呢?”

    听着周铭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莱卡纳昂然站在会场里,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就是整个会场的中心,所有人都是在围着他转的,什么狗屁周铭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尤其能今天当着这么多银行负责人的面打他的脸,这种报复的快感不要太爽!

    该死的家伙,今天我就是故意的,让你上一次赶我出去,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错了!

    莱卡纳心里这么想着,他美滋滋的看着周铭,感觉自己就是全天下最大的胜利者!

    另一边,卡洛斯和安东尼奥都非常着急,因为通过银行的分期付款出售电话手机和电脑的方案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万一要是就这样被腰斩了,那可真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了。

    这可不仅仅只是账面上客户的损失,更重要的还是对国家电信公司的信誉打击,所有的投资人会通过这件事分析出公司的前景悲观,继而出现更大规模的抛售导致股价的下跌,随后银行继续调低公司的信用评级,一旦信用评级跌破了一个临界点以后,就算公司所有人主观上不想,也只有破产清算一条路了。

    这种可怕的后果让安东尼奥更加愤怒:这肯定是利慕斯安排的,明明都是公司的领导核心,为什么要这样呢?

    相比安东尼奥,周铭就显得冷静许多,毕竟在召开会议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种事情的生,早有了准备。于是就见周铭淡定的站在台上打了个手势,随后几名保安就突然走进了会场,径直朝莱卡纳走去。

    在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后,这一次莱卡纳显然就聪明了很多,当这些人出现的第一时间他就警惕起来:“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帮你家里人好好教育教育你。”周铭说。

    会场里所有人无不对周铭这话感到茫然,不过随后他们就明白了,因为就在所有人面前,那几位保安来到莱卡纳面前,为的那个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一声清脆的巴掌,但听在其他所有人耳朵里无异于惊天炸雷一般,因为谁也想不到周铭一言不合居然就喊保安上来直接扇耳光了,哪有这样做事的?难道你不知道是你出邀请让他过来开会的吗?

    周铭面对台下一张张懵逼的脸孔说:“这第一巴掌是要告诉你一个对人最基本的尊重,就是不要在别人说话的时候随便打断别人,这是非常不礼貌的。”

    听着周铭的话,现场很多人都忍不住的点头,因为在会议上像莱卡纳这样直接打断别人的确很不礼貌,不管换成任何人都要生气的。

    莱卡纳正要解释什么,就见他面前的保安又是一巴掌扇在了脸上。

    周铭伸出了两根手指:“这第二个巴掌是要教育你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毕竟造谣动动嘴,辟谣却要跑断腿,你随便就给我扣了一个召开财富垄断大会的帽子,你让其他人会怎么想?但实际上你我都很清楚这只是你故意抹黑我的谣言,而且还是基于你心里最阴暗邪恶的谣言!”

    的确,如果周铭真是要骗贷的话,他又怎么敢面对这么多银行负责人呢?他们也都知道莱卡纳曾被周铭赶出去的事情,所以想必今天他就是故意这么做,不管周铭说什么,他都一定要抹黑的。

    啪!

    随着周铭说完,第三个巴掌又落在了莱卡纳的脸上,周铭也接着说道:“这第三个巴掌就是我单纯的想要打你了。”

    周铭的话音刚落,第四个巴掌也打在了莱卡纳的脸上,周铭还是说:“第四个巴掌也是我想打你,还有第五……”

    这一次不等面前保安抬手,莱卡纳就狠狠甩开了对方,歇斯底里道:“够了不要再打了!周铭你这个杂碎,我看你根本就是想要打我吧,什么狗屁的理由借口,都是你胡诌出来的对吗?”

    周铭仍然站在台上,煞有其事的点了头:“对呀,我就是想打你而已,怎么了?”

    竟然这么不要脸的承认了?

    台下所有人无不被周铭的回答跌破了眼镜,虽然下面也不是没有人猜到周铭就只是想打莱卡纳而已,但正常来说你总要有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吧,哪有这样直接承认的呢?还怎么了?有这样说话的吗?

    这样的承认让莱卡纳也愣在了那里,过了好一会才怒不可遏的说:“欺人太甚,周铭你这个家伙简直是欺人太甚!我看你根本是被我揭穿了以后的心虚……”

    莱卡纳的话才说了一半,他们面前的保安就抬手一巴掌把后面的话给打回去了。

    周铭对此唉声叹气道:“真是蠢啊!这位莱卡纳先生,难道你看不到我的人还站在你面前吗?如果我是你,恐怕现在我早就离开这个会场了,何必还要在这里挨打呢?除非你有一些其他人没有的特殊癖好。”

    周铭这话说的莱卡纳险些没背过气去,什么狗屁的特殊癖好?你才有这种癖好,你们全家都有这种癖好!

    周铭这时突然做了一个手势,然后下面的保安抬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莱卡纳的脸上。

    莱卡纳懵了:“我特么什么都没说!”

    “你是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骂我。”周铭解释道。

    这个解释让莱卡纳抓狂到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不过看着面前一个个眼神凶狠的保镖,莱卡纳很清楚如果自己飙了,那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于是莱卡纳一言不的离开了自己的座位,然后溜到了门口才突然回头喊道:“大家都看清楚了这个周铭的本来面目了吧?他根本就是个骗子流氓,什么狗屁的合作项目,他根本就只是想着依靠骗贷款来维持他账目上的收支平衡,其他的事情才不会管,任何有反对他的,他就会依靠暴力手段进行驱逐!”

    留下这段话,莱卡纳在周铭的保安准备行动之前从门口消失了。

    不得不说,莱卡纳这样的表现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而当莱卡纳离开以后,周铭先把自己的保安,实际也就是刘强国的沙漠小队,先撤回来了,随后周铭才向所有人道歉:“很抱歉在这次的会议上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是真没有想到在这么多高素质的银行家里,居然还会有这么一个无赖。”

    周铭摇摇头,他随后环视了会场一圈问:“看你们的表情似乎对刚才的我的表现并不太满意,你们是不是会觉得我刚才的做法对你们银行负责人是一种侮辱呢?”

    对于周铭这个问题,台下没人回答,不过他们冰冷和不屑的表情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开玩笑,莱卡纳不断他的表现如何,但他至少也都还是我们银行负责人当中的一员,你凭什么这样对他?你可知道你这样当众打他的脸并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的,那是在打我们所有银行负责人的脸你知道吗?

    “那么既然你们都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我就可以告诉你们,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我就侮辱了你们所有人,怎么了?”

    随着周铭这话说出口,让整个会场顿时爆炸了,所有银行负责人无不对此目瞪口呆。

    唯一在此的副董事长安东尼奥则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他无法想象周铭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大哥你难道一点脑子都不带的吗?之前不管打莱卡纳的耳光还是指责他,都可以用个人恩怨来带过的,怎么能扩大到整个银行负责人的整体上呢?你别忘了你还是要找他们合作的呀!你不好言好语的去安抚他们,反而还那么硬气的说就是侮辱他们的,这不是一下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吗?

    果不其然,当周铭说了这话以后,下面立即有人叫嚷道:“周铭你也太嚣张了!真当我们所有的银行负责人都是好欺负的吗?”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没错,你不过就是一个运气好才收购了国家电信公司的华夏人,还真以为自己是墨西哥经济的主宰了吗?告诉你,就在我们面前什么也不是,我们银行所掌握的财富随便吊打你!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

    “而且国家电信公司现在的资产完全就是一个负数,如果我们银行开启贷款追偿,那么最多不需要一个礼拜,你就等着破产清算吧!你这个渣渣!”

    面对下面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嚷,周铭却笑了:“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是银行的负责人,财富的管理者,就觉得所有需要贷款的人都得把你们当上帝一样供起来呢?的确是这样吧,我的国家电信公司也的确欠了银行很多钱,一旦你们开始清偿贷款,国家电信就会分分钟破产。”

    周铭随后话锋一转:“但这却并不意味着我就会对你们低声下气的,尤其是今天在这个会场里,因为我是要给你们带来巨大利益的人,我才是你们的上帝,我才是你们应该尊敬的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