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银狐利慕斯
    8月24日中午,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的员工们刚回到公司大厦,就见一个人急匆匆的在走廊上快走着,这个人就是公司的副董事长利慕斯。

    利慕斯就像是赶着要去投胎一样,急匆匆的来到了董事长周铭的办公室里,也不顾卡洛斯的阻拦,就直接闯进了周铭的办公室里,直接来到周铭的办公桌前就要质问周铭。而此时的周铭正好放下手中的电话,见到突然闯进来的两个人立即皱起了眉头。

    “董事长非常抱歉,我没拦住利慕斯副董事长,我已经告诉他您有事了……”

    卡洛斯着急的先向周铭解释,不过周铭却并不在意的告诉他没关系,就让卡洛斯先出去了,而当卡洛斯离开后,利慕斯就立刻爆了。

    “董事长,我想问你我究竟还是不是国家电信公司的副董事长,公司的领导人之一了,为什么你有任何事情和公司的决策都不告诉我呢?”利慕斯怒气冲冲的质问周铭,“之前出了天价的广告费在各大电视台播出零元购的广告我也就忍了,为什么你还要做那么多的户外广告呢?”

    面对利慕斯的气急败坏,周铭微笑着让他先坐下来再说,不过利慕斯却没好气的甩开了周铭的手:“我现在就要一个解释,难道你真当自己是国家电信的皇帝了吗?”

    周铭叹口气摇头说:“我当然不是国家电信公司的皇帝,但是我为什么要做户外广告,难道利慕斯副董事长你会不知道吗?”

    突如其来的反问让利慕斯当时就愣住了:“我知道什么?这和我并没有任何关系!”

    开始的时候利慕斯有些心虚,不过说到最后他又态度非常强硬起来,而面对他这样的态度,周铭也是不慌不忙的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先喝了一小口茶,然后才缓缓说道:“就在今天上午,墨西哥传媒公司的董事长卡萨蓝和玛雅电视台的董事长阿基诺等所有墨西哥城内的传媒大亨们都去了大主教堂,刚才这些电视台就都打了电话过来说我们的广告由于不符合规定要马上撤下来……”

    不等周铭的话说完,利慕斯就很蛮横的打断他道:“周铭董事长你够了!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但这和我们现在所说的没有任何关系!”

    “利慕斯副董事长,这里并没有其他人,我也并没有在办公室里装任何窃听装置,你觉得你还有必要在我面前摆出这样的态度吗?”

    周铭的表情开始认真起来:“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么就让我来说吧,之前是你把广告的消息泄露了出去,所以今天杰弗森就把所有传媒大亨都召集到了大主教堂,利用教会的影响力让他们撤下了我们的广告,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所以我还准备了户外广告。”

    周铭又说:“之所以没有事先和你沟通,是怕你再把这个消息也一并泄露了,毕竟让杰弗森一次把所有传媒以及广告行业的人全召集起来,和让他分两次来做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话让利慕斯恨得牙痒痒,如果此时能给利慕斯一把刀的话,他肯定就要把周铭给大卸八块了。毕竟周铭这一句感觉不一样,可让他倒霉了,就在刚才他还被杰弗森给臭骂了一顿来着,作为墨西哥最成功的商人,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羞辱!

    “既然周铭董事长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么我也不怕告诉你了,现在那边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那么一次和两次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利慕斯说。

    周铭笑了:“利慕斯副董事长不愧是墨西哥的著名商人,居然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套我的话。”

    利慕斯急着想否认,但周铭却又说道:“你也用不着否认,因为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杰弗森那边又去找所有户外广告公司撤下了这些广告,我仍然还有后手。”

    “是什么后手?难道你准备让国家电信的员工们上街去传单吗?”利慕斯问。

    周铭恍然大悟:“对呀!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办法吗?多谢利慕斯副董事长的提醒,我想我又可以多一个后手了。”

    利慕斯听着周铭的话顿时感觉自己要吐血了,什么鬼?自己就提醒他多一个办法了?

    不过随后利慕斯又想到了什么,他对周铭说:“你当我是白痴吗?你随便这么说说我就会相信你了?你肯定已经想到了这个办法对不对?”

    周铭高兴的为利慕斯鼓掌道:“恭喜你答对了!”

    利慕斯顿时感觉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在欢快的奔腾而过,他甚至感觉周铭鼓掌的声音都不是在拍手,而是一个巴掌一个巴掌的打在了自己脸上一样。

    “好你个周铭,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管你有多少后手,你都不会得逞的!”

    利慕斯给周铭留下这句话就要摔门离开周铭的办公室,不过他人还没走出去,就听周铭在身后补了一句:“忘了告诉你了,这一次不管是电视台的黄金时间广告,还是那些户外广告,所有的宣传花费都会算到业务部那一边,也就是利慕斯副董事长你的头上。”

    匆匆离开的利慕斯一个踉跄,险些没摔一跤,回头红着眼睛骂了周铭一句无耻!

    特么的,这明明就是你这个华夏人去天价做的广告,凭什么要算在我的头上,我对这些原本就是反对的啊!

    他一边走一边咒骂着周铭,一直来到了公司另一位副董事长安东尼奥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利慕斯也不客套的直接问他:“那个华夏人出的天价广告费还有那些户外广告,你是不是都知道?”

    安东尼奥和周铭一样的安静,他也不直接回答利慕斯的问题而是说:“利慕斯副董事长,我想我有必要纠正你一下,那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不是那个华夏人。”

    听他这么说,利慕斯顿时眼睛一瞪,才刚刚准备坐下的屁股又站了起来,冲着安东尼奥大声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居然会为他说话,难道你已经叛变了我,成了那个华夏人的奴隶了吗?”

    安东尼奥也拍案而起道:“利慕斯副董事长我希望你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我并没有叛变任何人,我也根本从来没有忠诚过你,我只是希望国家电信公司能越来越好,仅此而已。”

    “为了国家电信公司?好冠冕堂皇的高尚理由啊,但实际上不过就是为了利益!”利慕斯说着随后又摇了摇头,“但好像也不对吧,这次的天价广告费都是由公司出的钱,难道这不是公司的亏损吗?难道这也是为了公司好吗?还是你们自己其中有什么内幕呢?”

    “并没有任何内幕!”安东尼奥坚定道,“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零元购机的项目,广告费是必须的,如果不做广告,很抱歉我并不知道该如何推广。”

    安东尼奥看着利慕斯又说:“当然,如果没有某些人的阻挠的话,或许我们的广告费就不会那样昂贵了。”

    随着安东尼奥这番话,利慕斯再也在他的办公室里待不下去了,再一次气的摔门而出。

    安东尼奥看着利慕斯愤怒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心里非常庆幸自己选择的是周铭而不是利慕斯,看他现在气急败坏的表现哪里会像是一个领导者呢?恐怕随便一个街头流氓都会比他强吧。

    外面怒气冲冲的利慕斯一路横冲直撞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摔杯子砸东西,还狠狠的推倒了自己的办公桌,并对周铭和安东尼奥破口大骂。

    听起来似乎利慕斯正在疯狂的泄着,但这个时候如果在利慕斯办公室里有一个隐蔽监控的话,就能现利慕斯此时脸上并没有任何愤怒的表情,反而还是带着笑容的,尽管他的笑容有些狰狞。

    “该死的华夏人还有安东尼奥,你会以为我被你们气疯了对吗?或许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的话,恐怕就真会这样了,但很可惜我是利慕斯,墨西哥最优秀的商人,所以我很清楚现在的形势,我更明白我自己现在最应该要做什么。”利慕斯自言自语道。

    随后利慕斯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杰弗森的号码,等到电话接通,利慕斯就说道:“我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果不然不出所料,那个华夏人他是还有后手的,不仅仅只有做户外广告这一种手段。”

    利慕斯想起来了又说:“另外安东尼奥那个家伙也叛变了我们,去向那个华夏人效忠了。”

    “这可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呀!”杰弗森在电话那头说。

    “这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也不是太坏的消息。”利慕斯说,“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那个华夏人还有后手,或者说就算他没有后手,单凭零元购机这个概念,他就能打响品牌,所以我们再如何阻拦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相比如此,我认为我们更可以准备在他的活动开始以后了。”

    杰弗森那边想了一下说:“确实如此,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们也必须保持给他的持续压力,他瞒着我们不让我们知道他的后手,自然我们也不能让他知道我们改变了方法。”

    “都说世界上最优秀的演员是政客,但我想商人也应该可以计算在内。”利慕斯笑着说,“所以这点就请您放心吧,我可不会让他看出任何破绽!”

    杰弗森那边突然道:“我可是突然想起来了,利慕斯先生十年前在商场上可是有着银狐称号的,那可是最狡猾和聪明的代名词,即便是最成熟和稳重的商人都无法识破你的伪装,一个区区的华夏人还能怎样呢?所以我很相信这一次我们一定能彻底摧毁他这个项目!”

    利慕斯点点头:“我想我对此非常有信心!”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