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二十一个电话
    这一次进来的是珍妮丝,这个小姑娘和卡洛斯一样负责总务部的工作,这一次由于她父亲是财政署专员的身份,就让她负责在富人区的活动安排了,没想到她居然也这么急急忙忙的跑回来了。天籁小说.2

    珍妮丝进来也是一愣,她没想到周铭和安东尼奥都在这里,周铭在这里还可以理解,毕竟他是董事长要坐镇大厦统领全局,但安东尼奥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去了特莱登广场吗?

    她疑惑的档口,卡洛斯却很着急的问道:“珍妮丝你别呆呀,你刚才不是说出事了吗?究竟生什么事了,是你那边也受到破坏了吗?”

    被卡洛斯这么一追问,珍妮丝才恍然回神过来,她点头回答:“是被破坏了,本来今天早上我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外面也有很多很多人要参加这个零元购机的活动,但是当活动开始以后,那些人就很不讲理的要上来抢那些电话手机,我就告诉他们这些东西是需要办理国家电信公司的业务,并和国家电信公司合约的,可是这就出事啦!”

    “是不是就有人在下面叫喊着说这是一个骗局,然后号召其他人砸了国家电信公司的展台?”周铭接过珍妮丝的话头问。

    “没错就是这样,”珍妮丝如小鸡啄米般的使劲点头,“当时我拼命的给他们解释,事情并不是这样的,我们的确是有零元购机,也可以免费赠机的,可他们就是不听,就是要砸我们的展台,真是太野蛮了,那展台可是我们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搭建起来的呀,才刚刚搭好就被他们给破坏啦!”

    珍妮丝越说她的情绪越低落,到最后都嘟囔了起来:“后来我没有办法,只好先离开回来向董事长你汇报情况了,那些人真是太不讲理太野蛮了!”

    周铭过去揉揉她的头安慰她道:“这并不是你的错,这都是有人在背后搞破坏的结果,我们也都碰上了。”

    “董事长你们都碰上了?”珍妮丝很惊讶的抬头,她这才想起来周铭和安东尼奥都在这里,她随后又想起了之前的情况,“难怪在那些人里面有些人怎么都不听我说,就一味的要说我是骗子,我之前还以为是他脑袋没转过弯来,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是故意的嘛!真是太可恶了!”

    安东尼奥这时想到了什么对周铭说:“既然我们这边都受到了冲击,我有些担心。”

    “副董事长你是担心其他地方的展台对吗?”周铭问,安东尼奥点了点头,周铭又说,“现在我们担心也没用,只能等那边的消息了,我想要真有人针对的话,我们并不会等待太久的。”

    周铭的话一语成谶,就在一分钟后,外面卡洛斯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卡洛斯去接通,不一会回来告诉周铭:“董事长,刚才特兰大的展台打电话来说,他们那里受到了暴力冲击,好在没有人在冲突中受伤。”

    果不其然!卡洛斯的消息并没有让周铭他们感到有任何的意外,由于卡洛斯现在还扮演着周铭秘书的角色,所以一般的汇报电话都会先打到外面办公室的,然后由卡洛斯决定是要直接转接还是由他代为转达,否则要什么人什么电话都能往周铭的号码上打,那周铭岂不就要忙死了。

    随后又过了一分钟,外面办公室的电话就又响起来了,卡洛斯急忙过去接听,随后又带来了一个坏消息:“董事长,刚才是克兰利打来的电话,那边也受到了暴力冲击!”

    又过了三分钟:“董事长,是诺克法的电话,那边受到了暴力冲击!”

    五分钟:“董事长,还是遭到暴力冲击的消息……”

    很快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在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总共有打过来了,内容无一例外全都是关于展台受到冲击的消息。

    “二十一个不同的电话,再加上我们这三个,等于就是说在我们所准备的展台中,已经有一大半都受到了冲击,剩下的六个虽然还没有收到电话,但恐怕也无法乐观起来了。”安东尼奥对周铭说,他的语气非常沮丧。

    周铭也很清楚,随着这,今天第一天的零元购机活动是彻底失败了,虽然还有六个展台的希望,但那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那六个展台都已经不在墨西哥城区,都是在周围的卫星城里了,由于那些地方并没有市区的广场重要,所以周铭并没有给他们配备手机,这也是现在还没有接到那边电话的原因。

    换句话来说,就是如果他们身上都配备有手机的话,现在应该二十七个电话都打来了,既然这个事情是杰弗森和利慕斯他们的有备而来,那周铭没理由相信他们会遗漏六个展台的。

    “那些该死的家伙,他们真是太过分了!”卡洛斯愤愤不平的砸着桌子,“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卑鄙,居然找人混进那些想要零元购机的墨西哥人群中这样的污蔑我们呢?尤其是那个利慕斯,他明明就是国家电信公司的副董事长,却一直在联合着外人给公司制造麻烦,现在甚至都升级到了要动手的地步了!”

    安东尼奥皱起了眉头:“卡洛斯,不管怎么说,利慕斯先生现在总还是公司的副董事长,你要有点礼貌,怎么可以这么说他呢?”

    卡洛斯第一反应想要反驳,不过随后他想起了周铭给他讲过的一些道理,他才忍了下来。

    想了想卡洛斯才说:“我可以为此向您抱歉,但我说的话却不会收回。”

    这一次珍妮丝也跟着说道:“就是嘛,利慕斯副董事长他再是副董事长也是个混蛋,我就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一直和我们作对呢?明明我们就是在为了国家电信公司未来展的。”

    安东尼奥叹了口气:“你们还年轻,很多道理你们还并不明白,否则周铭董事长早就会想办法把利慕斯从国家电信公司给赶出去了。”

    “我当然明白这一点,这叫办公室政治对吗?我会努力学习的。”卡洛斯随后又说,“但是现在,有些事情真的是太过分了,我认为我们需要报警。”

    这句报警才说出来,安东尼奥就马上出声反对道:“报警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能报警?”卡洛斯感到非常惊讶,“安东尼奥副董事长先生,难道您没有看到现在的情况吗?我们已经接到了二十一个展台受到暴力冲击的电话了,剩下的六个我相信现在也肯定在回来的路上,这样非法的对待,难道我们还要容忍吗?”

    “这不是容忍,而是没有理由。”安东尼奥说,“如果我们受到的情况是被某些暴徒袭击了,那么我们就完全有理由报警,但是现在的情况呢?”

    卡洛斯无法回答,他也明白了安东尼奥的理由,先不管他们如何明白这是被恶意的袭击,但从场面上来看,总还是一次群众事件而已,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没有任何证据能指出究竟是谁在中间恶意污蔑和挑拨。

    这让卡洛斯感到非常愤恨:“该死的杂种,这些家伙真是太狡猾了!要我说干脆找个办法给利慕斯打一顿,打死都算了!”

    “这也肯定不行!”安东尼奥说,“这是犯罪,会坐牢的,更重要的是这也无法解决问题。”

    卡洛斯非常懊恼的抓着自己的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究竟该怎么办啊?”

    卡洛斯很懊恼,安东尼奥何尝不感觉到无力呢?很显然对方的打算就是要煽动普通人来对抗国家电信公司的零元购机活动,那么如果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想办法和消费者们进行沟通。

    可现在的问题在于他们根本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啊!

    在展会现场,他们就直接煽动那些人冲击展台了,而要是通过广播和电视台,他们则早就封死了这个途径。

    “我担心的是现在他们还只是针对我们的展台,如果以后要是展到了我们的营业厅或者是总部大厦,他们自的去毁坏我们的通信设备,这才是最糟糕的。”珍妮丝突然说。

    珍妮丝的设想让卡洛斯和安东尼奥顿时一个激灵,因为这显然太可怕了,如果真展到了这一步,那么不仅会干扰国家电信公司的正常运营,还会引来原本客户的不满,甚至可能会遭到政府的调查。

    在这样的情况下,利慕斯再突然宣布带着他的业务部脱离国家电信公司单干的话,就很容易抢走原本属于国家电信公司的市场。并且以利慕斯的作风,他还会把国家电信公司的债务全甩给周铭这边,压低通讯设备的使用费用,以此挤垮周铭,最后当周铭这边无以为继只能破产的时候,他再低价把这边的产业给收购过去。

    “真是好恶毒的计划呀!”安东尼奥咬牙切齿的说。

    卡洛斯又恨恨的砸了一下桌子:“难道就没有办法阻止他吗?如果真这样的话,我宁愿拼着被枪毙我也要杀了那个利慕斯!”

    可就算你拼了命去杀了他也无济于事呀!

    安东尼奥动了动嘴唇,但最后也没能说出来,因为原本办公室里的气氛就已经很压抑了,如果再说这样的话不是更压抑了吗?可是不说,眼下的局面也还是没办法解决。

    在这一刻,安东尼奥突然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他突然感觉到利慕斯和他背后的力量不止是强大,更是强的可怕,从银行到传媒再到这些普通人,他们简直是无处不在,哪里都有他们的势力。

    更可怕的是他们能巧妙的利用手上掌握着的这些力量,编织成一张网,一步步的困死对手,让对手有力也根本使不出来。不管是报警是走法院起诉,还是卡洛斯拼上自己的性命去刺杀利慕斯,都没有作用。

    安东尼奥突然很怀念起了过去国家电信公司还是国企时候的样子,至少自己按部就班的做事,是绝对不会碰到如此可怕又无解的事情。

    就在安东尼奥和卡洛斯、珍妮丝都沮丧到快要失去信心的时候,突然他们看到周铭站起来了。

    面对这样的局面周铭董事长还有办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