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遍又一遍
    国家电信大厦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周铭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沉着脸等待着消息,他面前的茶水已经凉了,一双纤纤玉手伸过来为他重新倒上热水。天籁小说.2这是珍妮丝,由于卡洛斯此时正带着很多莫利亚人在砸展台,她作为总务部的另一位负责人,自然就接过了董事长秘书的工作。

    “董事长,要不要我打电话去询问一下改革广场那里的情况?”珍妮丝小声询问。

    周铭摇摇头:“我相信卡洛斯和安东尼奥都一定会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就在这里等他们的消息。”

    一语成谶,当周铭的话音才落,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起来了,珍妮丝马上为周铭接通并把电话交到了周铭手里,周铭接过电话,马上听到了那边安东尼奥的声音。

    “董事长,我刚从改革广场那里出来,我想卡洛斯已经很好的遵照您的要求,带着莫利亚人在砸展台了,不过我及时的把车开出来了,所以我们的电话和手机那些电子产品,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安东尼奥汇报道。

    “那你报警了吗?”周铭问。

    安东尼奥那边回答:“在我离开前就已经报警了,现在恐怕整个广场已经是一片混乱了。”

    随后安东尼奥又问道:“只是董事长我很好奇,既然今天您让卡洛斯带着莫利亚的人去砸了场子,现在你再报警,那他们岂不都要受到连累了吗?虽然您事先告诉了他们,但警察来的时间也并不好掌握。”

    “我想你还并没有了解我的想法,我不需要你对卡洛斯和莫利亚人的存在太过在意,我们就需要当做没有他们一样,毕竟就算没有他们,我们只要摆出展台,就还是会遭到破坏不是吗?现在的报警,只是我们在遭受了不法侵犯以后的正常反应而已。”周铭解释。

    “所以这样就让我感到非常的不能理解,您就真的那么有信心吗?”安东尼奥问。

    “如果只是现在这样,我并没有多少信心,就像我最初说的那样,我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想法,我还需要看后续的情况再做决定。”周铭回答。

    安东尼奥那边沉默了一阵,显然周铭这样的答案并不能让他感到满意,不过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周铭道:“那么接下来我们还要继续搭建展台吗?反正最终是要被打砸的,或者我们可以在搭建展台的时候不那么认真了,电子产品也不需要运过去了,这样可以减少一些我们的损失。”

    周铭非常坚决的否决了:“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样的做法并不是在欺骗对手,而是在欺骗我们自己!”

    “董事长我明白了,我会继续按照展台的标准来搭建展台,不仅是展台,还有其他的活动准备,我都会按照最初那样的标准来进行的。”安东尼奥说。

    “安东尼奥我可以向你保证,现在的情况只是暂时的,至少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局势还是有一点希望的。”周铭说。

    ……

    当周铭和安东尼奥在通电话的时候,另一边的墨西哥警方已经赶到了改革广场,开始驱散这里的人群了。

    周铭事先就告诉了卡洛斯他们一定会报警的,所以卡洛斯在带人去砸展台之前就留了人在路上望风的,在看到警车来的第一时间就过来通知了卡洛斯,他也非常果断的马上找到所有的莫利亚人并带他们离开了这里,又留下了改革广场的一地狼藉。

    一天之内改革广场的两场活动遭到了打砸,就算第二次是在户外广场的,但也对广场的名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甚至都影响到了广场里店铺的销售额。

    也是因为这样,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后,改革广场的管理方说什么也不同意国家电信公司在这里再进行展会的要求了。

    当天晚上,周铭就约改革广场的经理来到了豪华酒店一起吃晚餐。

    “图波尔经理,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两次的事情并不是我们国家电信公司所造成的,我们也很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情,这都是有人在背后故意的陷害和诽谤,不过刚才警方已经逮捕了很多人,我想接下来的展会情况或许会好一些,你需要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周铭说。

    尽管周铭的语气非常诚恳,也非常的苦口婆心,但对方仍然摇头说:“很抱歉周铭先生,我想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经过今天的两次事件,你们国家电信公司已经进入了我们的黑名单了,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再同意你们的任何活动请求了,不管你怎么说这都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我知道你们或许是被人针对的结果,你们是想装可怜吗?很抱歉我可不是爱心泛滥的圣母,所以我并不会同情你们,相反我更能看到接下来的活动还会出事的可能。”

    他接着说:“除了可能,请恕我直言,你们那种零元购机的活动简直可笑,任何商业活动都会是以盈利为第一目的,恐怕就是三岁小孩都明白世界上不会有免费的午餐这么一个道理,那么你们怎么可能会免费赠机呢?这里面肯定是会有陷阱和骗局的,只要这个骗局存在,那么就是消费者们所不能接受的。”

    最后他还说:“所以周铭先生我认为你们如果真的为了市场考虑,还是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吧,否则以后不光是消费者的打砸了,甚至连其他利益受损的企业也会对你们进行报复了。”

    “我想关于这点还是不劳图波尔经理你挂心了,这项活动是我们深思熟虑以后的结果,况且我现在和你讨论的只是我们继续在展台活动方面的合作,并没有让你帮我判断这项活动的利弊。”周铭强调。

    “原来是这样吗?”他两手一摊,“那么还真是可惜,我还以为你会是个合格的企业家,我也是看在我们合作的份上才提醒你的,但现在看来我只能送你一句刚愎自用了。”

    ……

    周铭和改革广场图波尔经理的饭局最后不欢而散,既然没有办法继续在人流量最大的改革广场搭展台搞活动了,那么就只能退而求次的选择特莱登广场了。

    当然最开始周铭和特莱登广场管理方经理谈的时候,他鉴于今天在改革广场的两次事件,他也不想让特莱登也受到这样的影响。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说今天的活动给改革广场带来巨大损失的,难道是改革广场的管理方告诉你们的吗?难道你们连竞争对手的话也会轻易相信?如果真是这样,我想我就只能送你们一句愚不可及了!”

    周铭随后又说:“今天早上,我们在特莱登也是有活动展台的,我不知道经理你是真的看不到还是装作看不到,明明还没有到广场的开放时间,活动就吸引了好几千人的参加,虽然我也承认最后出现了一些意外,但几千人在门外排队的等候,难道这还不能说明我们活动的优秀吗?还是特莱登广场会经常有几千人在门口等着你们开门呢?”

    见对方似乎有了一些松动,周铭马上趁热打铁:“并且更重要的,我们国家电信公司也是非常有实力的大企业,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会出一个比过去更高的价格!”

    在周铭的这番劝说下,特莱登广场最终答应了周铭的合作请求,于是当天晚上国家电信公司请来专业公司人员就来到了特莱登广场为国家电信公司搭建展台了。

    这个消息当然也第一时间传到了利慕斯和杰弗森那里,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也感到很惊讶。

    “真是没想到那个周铭的个性还是很偏执的嘛,居然明知道我们会继续破坏,他仍然还要持续不断的进行他的活动,我真不知道应该是夸他的坚持呢?还是应该说他这种一种愚蠢了。”杰弗森语气很幸灾乐祸的说,虽然这个情况和他并拖不了关系。

    他对面的利慕斯也说:“没错,我真不明白他究竟是在坚持什么,难道他以为光凭那些警察就能抓走我们的人吗?还是说他以为我们会放弃呢?”

    “放弃?”杰弗森狞笑着说,“如果他是想和我们比拼耐心的话,我一定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这样的想法简直天真到可怕!”

    “的确如此,更重要的是他自以为他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但我毕竟还是国家电信公司的副董事长,只要企业不管有任何活动,是不可能瞒过我的。”利慕斯说,“除此之外我还了解到他并没有降低展台的任何标准,他是真的在祈祷什么奇迹的出现了。”

    “很可惜他并不时教会的人,所以上帝是不可能给他任何帮助了。”杰弗森说,“可怜的华夏人,他已经把他的全部都压在这次零元购机的活动上了,就是这样不管出现了任何意外,他都没办法放弃,他别无选择,只能咬着牙的去尝试。”

    利慕斯也说:“那么当明天太阳照常升起以后,他的展会仍然会和今天一样遭遇最野蛮的打砸啦!我相信那一定是最开心的!我很想知道他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崩溃。”

    杰弗森很开心:“我想着会是一个很好玩的赌注!”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当太阳才刚刚升起,在特莱登广场的大门外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当八点以后广场的大门被打开,这些人顿时如同兴奋的野马一般,疯狂的扑向里面的国家电信展台。

    随后又是昨天的重演,尽管一开始并没有问题,但随着安东尼奥在台上简略的介绍了零元购机的情况后,下面的人们又在一句又一句的带动下,开始疯狂的打砸起了展台。

    中午,当安东尼奥把事情告诉了周铭,周铭对此的回答很简单:“下午继续再搭展台,仍然按照我们的标准。”

    于是一切在下午又重演了一遍。

    又过了一天又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