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致命的漏洞
    9月5日上午,周铭正站在克兰利广场的二楼,而在他的楼下,无数人正在疯狂的打砸着国家电信公司的展台,在周铭身后,刚刚脱离的安东尼奥走了过来。??

    “董事长,我已经完成了任务,并且在离开以后我也已经报警了,根据以往的惯例,警察应该会在十分钟内赶到。”安东尼奥向周铭汇报。

    对于安东尼奥的汇报周铭并不怀疑,毕竟到今天为止,这样的打砸已经持续五天了,安东尼奥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随后周铭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对他说:“如果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在我这里没什么禁忌。”

    安东尼奥这才小心翼翼道:“董事长,今天这已经是第三十九个被砸的展台了,可是我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不同,我们真的还需要继续下去吗?请恕我直言,我认为这样不过就是在浪费企业的预算而已,我知道您并不缺钱,但钱也不是这么用的吧?你就这么信任这些普通人吗?”

    周铭摇摇头:“这和信任没有关系,而是在利益面前所做出的选择。”

    “在我们华夏有一句俗语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意思就是所有人都会为了自己利益拼命,这和受教育程度以及信仰都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人的本性,所以下面那些人也一样。”周铭指着下面说,“他们的利益遭到了侵犯,不可能会一直无动于衷的。”

    周铭又看了安东尼奥一眼:“况且之前副董事长你也并不反对的吗?”

    安东尼奥老脸一红,也幸好他的脸比较黑才看不出来,因为事实的确和周铭所说的一样,当初在商量对策的时候,安东尼奥并不反对,甚至还有些支持的,只是现在随着被砸的展台越来越多,他才开始产生动摇的。

    其实周铭的计划并没有多么复杂,虽然很冒险,但归根结底还是利用人性的。

    周铭之所以继续不断的搭建展台还让卡洛斯带着莫利亚的人带头去打砸,就是为了积累人们的怨气。

    要知道所有来参加活动的消费者都是冲着‘零元购机’和‘免费赠机’的名头来的,现在每一次活动都遭到破坏,不能如愿以偿拿到电话和手机的他们必然心生怨恨,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真是傻b,或许第一次第二次他们还会被带节奏,可每一次都是如此,怎么能不让他们产生怀疑呢?

    一旦有人产生了怀疑,他们就会注意到那些带头打砸的是同一批人,这样他们就会明白这是有人在故意搞破坏了。

    原本要是让利慕斯他们继续下去,周铭相信消费者也能反应过来,不过那样所需要的时间太长了,周铭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等,所以周铭才会让卡洛斯找来了莫利亚人带头打砸,为的就是缩短消费者能反应过来的时间。

    而只要这些消费者能反应过来,并且开始自的力挺国家电信公司和利慕斯派来捣乱的人对肛的时候,就意味着零元购机活动要迎来春天了。

    “董事长我明白了,看来是我的眼光太过狭隘了。”安东尼奥说。

    周铭摆摆手:“其实这很正常,安东尼奥先生你并不需要自责,毕竟现在的形势对我们非常恶劣,我们所用的方法也是非常冒险的。”

    周铭说话的时候他的眉头仍然是紧皱着的,其实他还有一点没有告诉安东尼奥,他所说的非常冒险是自内心的,因为随着计划的进行,他突然现了这计划当中的一个巨大漏洞,如果对方现了这个漏洞并加以利用的反将自己一军,那就会一下将自己逼入绝境了。

    只希望他们现不了吧,否则这个游戏就真的难玩了!

    周铭这么祈祷着,他想着自己好歹也是重生回来的主角,不说开启了龙傲天模式,让所有对手智商下降一个等级,但至少也不应该是苦逼模式,对手一个个都吊炸天吧。

    愿望是很好的,但有时候事实总是会事与愿违的。

    当周铭正在克兰利广场看着被砸的第三十九个展台的时候,在广场对面的一家咖啡厅里,利慕斯和杰弗森也正坐在这里。

    看着对面广场上,随着墨西哥警方的到来,将那些正在打砸展台的人驱赶走,并抓获了一些带头分子,利慕斯喝了一口咖啡问:“杰弗森先生您觉得怎么样?”

    对于利慕斯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杰弗森感到有些惊讶,他不明白利慕斯怎么会这么问。

    “这是一场非常美妙的派对,只是由于警察的到来,让这场派对不得不结束了。”杰弗森说。

    利慕斯对于杰弗森的答非所问并不在意,他只好说的更明白一些:“杰弗森先生并没有来过国家电信公司,所以我想您或许并不知道在公司总务部有一个负责人名叫卡洛斯,他是莫利亚人,是被那个华夏人带出来的,现在是那个华夏人的心腹。”

    杰弗森皱起了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敢肯定。

    利慕斯指着克兰利广场那边又说:“刚才就在那边,我看到了卡洛斯,他是带头去砸展台的人。”

    “你确定那是卡洛斯吗?他不是那个华夏人那边的人吗?他为什么会要带头去砸展台呢?难道是他们那边产生了什么内讧吗?”杰弗森感到很不可思议的问。

    “三天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三天,我每天都在观察,他每一次都是带头去砸展台的,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他从莫利亚带出来的人。”利慕斯又说。

    这一次杰弗森就算再蠢也明白过来了:“这是一个阴谋!”

    利慕斯点点头:“这必然是一个阴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这么做是想利用那些消费者的怨恨来支持他的活动,如果我贸然采取行动在这个时候分拆国家电信公司,等到那些消费者再也无法带起节奏,转而更坚定的支持他的零元购机项目,我就功亏一篑了。”

    “那时候我就必须要很打自己脸的带着我的业务部回去国家电信公司了,否则我就将面对这些赠送资费的巨大亏损。”利慕斯说。

    “可他怎么就能确定那些人就肯定会帮他呢?在我看这段时间,这些人可都是砸得很愉快的。”杰弗森感到很费解。

    利慕斯对此分析:“如果我猜的没错,他赌的是利益,毕竟破坏活动本身是和那些消费者的利益背道而驰的,现在他们不懂,还会被带了节奏,但要是每次都是这样,他们就肯定会怀疑的,更不要说那个华夏人还派了卡洛斯和他的莫利亚人混在了人群中,很容易就能激化这些矛盾。”

    “原来如此,虽然我和那个华夏人是处在对手的立场上,但对于他的这些计划,我还是很佩服的。”杰弗森说。

    利慕斯点点头:“没错,这个决定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但随后他却又转了话锋:“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要说他一句愚蠢,他居然会想到让卡洛斯来执行这个任务,难道他以为我是瞎子会看不到吗?”

    杰弗森也哈哈笑了起来:“的确,但恐怕他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毕竟他一个华夏人,在墨西哥这里根本也没有可用之人嘛!”

    “所以这就是他永远也比不过我们的地方,如果他能找到一个我不认识却又有些基础的人来做这件事,说不定就会被他赌成功了,但是现在我既然知道了,那就非常抱歉了,这个漏洞将会成为我手上最致命的刀子!”利慕斯说。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揭穿他这个骗局吗?”杰弗森问。

    利慕斯摇摇头:“如果只是揭穿就太没意思了,我有个更好的想法,你看他那么想做成零元购机的这个活动,我们是不是可以成全他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杰弗森问。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将计就计,我继续破坏他的零元购机活动还去冲击国家电信公司的营业厅,最后召开股东大会要求分拆公司,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去走,只不过在分拆的时候,我会把零元购机的计划抓在手里,让我的业务部来做。”利慕斯说。

    “他既然为了零元购机的活动可以这么拼命,我想他肯定不会放手的吧。”杰弗森说。

    利慕斯则说:“他会放手与否并不重要,既然我已经摸清楚了零元购机这个计划,同时我还控制着业务部,那么我何不自己推出另一个零元购机的计划呢?”

    杰弗森拍手称快:“这可真是一个绝妙的想法,我想到时候那个华夏人知道他辛辛苦苦准备的计划居然被你这么窃取过去了,他肯定会绝望到要吐血的,我相信那一定是非常美妙的!”

    说到最后杰弗森突然又狐疑起来:“想不到利慕斯先生还真是聪明呀,那么利慕斯先生会不会有一天也会用这份智慧来对付马龙派教会呢?”

    这句非常诛心的提问让利慕斯顿时一个激灵,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得意忘形。

    于是利慕斯马上低头对杰弗森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敢这样对付那个华夏人,是因为他在墨西哥根本毫无根基,不可能调动任何资源,但是马龙派教会就不一样了,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教会给的,我就是教会财富的管家,试问一位仆人怎么敢对主人有任何的不恭敬呢?”

    杰弗森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作为大牧白兰度的私生子,他在白兰度身边的耳濡目染,自然知道如何运用萝卜和大棒的恩威并施来驾驭别人:“我希望利慕斯先生能记住刚才你所说过的话,教会也不希望一位忠心耿耿的仆人会出现任何的意外。”

    利慕斯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随后杰弗森又说:“不过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尽快把这位来自华夏的周铭先生赶出墨西哥,为此教会可以为你提供所有你所需要的帮助!并且我也知道利慕斯先生你并不想只局限在地产食品和电信行业,你想更多的掌握金融资源,这也不是不可以的。”

    这番话让利慕斯的眼睛顿时就亮了:“非常感谢!”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