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这是个阴谋
    9月7日星期六,这已经是零元购机活动开展以来的第七天了,展台的冲突仍在继续,这是在哈里里社区广场,相比改革广场和克兰利广场这样的大广场,哈里里广场就显得非常小了,基本上就和后世国内那些跳广场舞的小区健身广场差不多。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由于活动的每次开始都会引冲突,因此现在国家电信公司的零元购机活动已经被各大广场列入黑名单了,周铭也曾找过那些大广场,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肯再接受零元购机的活动了。

    “什么?零元购机的活动,我的上帝你可不要再说这样的笑话了,别人都说骗子是聪明的,但我为什么看周铭董事长你却如此愚蠢呢?明知道这个骗局是已经被人识破,并且每次都要引非常严重的冲突,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还坚持要继续下去呢?你是觉得自己是白痴,还是觉得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愚不可及呢?”

    “你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了吗?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简直无法相信你居然会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你的行为和言语让我感到无比的幼稚和无知,这种所谓零元购机的把戏恐怕就连莫利亚的白痴们都能看出问题,你还奢望上帝来搭救你吗?但很可惜你是一只没有信仰的可怜虫。”

    “我可以告诉你,改革广场这辈子都不可能接纳零元购机的活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这和价钱的高低没关系,只是你的智商让我感到了堪忧!”

    “快点滚吧,我根本不想再见到你,你看看就是因为你那该死的活动,让我的广场遭受了多大的损失,我都要快被我的投资人给骂死了,我可以肯定我允许你在我的广场举办这样的活动,绝对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愚蠢的事情,那么这种愚蠢我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每一次周铭都能听到这样那样的质疑和嘲讽,周铭也没有抖倾向,所以在被这些大广场拒绝了以后,他就只能选择这些社区广场了,但却依然逃不过冲突。

    和在那些大广场的展台一样,人们徒手将巨大的展板和幕布推倒,撕碎并将那些广告踩在脚下,还有人点燃了广告条幅,周围的人群出巨大的欢呼。

    周铭和安东尼奥站在旁边的建筑上看着这一切,尽管这一幕对他们并不陌生,但安东尼奥还是感到愤怒:“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就要这样一直针对下去吗?不管我们是在市区的大广场,还是这些社区广场。”

    周铭拍拍他的肩膀说:“我的副董事长你冷静一些,相比现在,他们把冲突蔓延到了我们的营业厅去,那才是真正战斗的开始。”

    “董事长,我很想相信你,但是利慕斯真的会那样做吗?要知道营业厅的收入毕竟还是归业务部那一块的,他这么做不等于是在找自己的麻烦吗?”安东尼奥问。

    周铭对此的解释非常简单:“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抓不着流氓;他要想从我手上拿走国家电信公司,不把我的零元购机活动往死里整是不可能的。”

    这时安东尼奥突然接到了市场部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在改革大道和诺威大街上的营业厅同时受到了冲击,虽然他们早有准备也第一时间做好了应对,但还是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并且还有十名员工在冲突中受了伤。

    周铭对这个消息并不感到任何意外:“有冲突有受伤都是难免的,毕竟营业厅并不像广场,只要做好准备就可以离开,更别说营业厅里面还有那么多设备和财产了。但不管怎么说,既然有人受了伤,就好好送去医院医治吧,所有的医药费和营养费都由我来报销。”

    安东尼奥点点头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国家电信能有您这样的好老板绝对是他们最大的福气。”

    “这话从一位官僚的嘴里说出来貌似并不那么让人信服的样子。”周铭调侃了一句,他随后又说,“那么既然针对营业厅的冲击已经开始了,那么我们也快回去电信大厦吧,我想我们的另一位副董事长也该召开高层大会了。”

    “邪不胜正,”安东尼奥义正词严道,“我相信董事长您既然已经预料到了他的行动,那么这次的会议也必将会以您的胜利收场!”

    面对安东尼奥的信心,周铭却只是随意的笑笑,因为随着现在事情越来越顺利的进行,他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重了,只是事情现在已经进行到了这个局面,再多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随后周铭和安东尼奥回去了国家电信大厦,果不其然的,就在一个小时以后,利慕斯就过来和他们商量召开全体高层会议的事。

    “周铭董事长和安东尼奥副董事长,我想前不久营业厅遭到冲击的事情你们肯定也已经知道了,这是非常严重的,所以我们必须召开全体高层会议找出事情的原因并商量对策!”利慕斯说。

    “利慕斯副董事长,请你不要开玩笑好吗?难道你想告诉我们,营业厅和零元购机的活动为什么会遭到冲击,你不知道吗?”安东尼奥质问他道。

    “安东尼奥副董事长可真会开玩笑,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呢?”利慕斯脸不红心不跳的反问。

    利慕斯的态度让安东尼奥非常愤怒,他指着利慕斯的鼻子大骂道:“无耻!你好歹也是国家电信公司的副董事长,墨西哥最成功的商人,竟然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不论是零元购机活动还是营业厅受到的冲击,这明明都是你叫人做出来的事情,你怎么可能说你不知道呢?”

    利慕斯一副无辜的表情:“我不明白,安东尼奥副董事长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吗?否则你为什么要这么污蔑我呢?”

    安东尼奥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拦住了他对利慕斯说:“我知道了,既然利慕斯副董事长想要召开高层会议,为的也是国家电信公司的大事,我们没有理由不同意,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到了会议上再说吧。”

    “当然,到了会议上我一定会好好和你们说清楚的!”利慕斯狞笑道。

    留下这句话,利慕斯就离开了,安东尼奥面对利慕斯离开的背影冷哼一声道:“这个无耻的家伙,董事长我很希望您的计划一定要成功,否则国家电信公司交到这种人的手里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周铭对此没有多说什么,随后就让总务部去通知所有的公司高层。

    一个小时以后,周铭和安东尼奥来到了会议室里,所有要参加会议的人都已经基本到了。

    这一次会议利慕斯先站起来言:“各位,就在今天上午,我已经收到了消息,我们在改革大道和诺威大街上的营业厅都受到了暴徒的冲击。”

    利慕斯先就抛出了这个消息,他随后又说:“自从零元购机活动开始以来,我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的暴乱了,恐怕至少也是有四五十次了吧?就连警方都已经将国家电信公司列入黑名单,可我们只是电信公司并不是黑帮,我无法想象为什么会这样,所以今天召开这次会议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我认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把一些负责人从他们的位置上请开!”利慕斯一字一顿道。

    随着利慕斯这句话让所有人顿时一片哗然,国家电信大厦内部的关系他们都清楚,他们在来之前也都能大概猜到这次会议的内容,无非就是要针对以下零元购机的活动,可现在当利慕斯真的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让他们感到无比震惊,尤其他还说出了要请‘负责人’离开他们位置的话。

    这太可怕了!要知道零元购机这项活动的负责人就只有周铭这位新董事长,那么利慕斯说要请他离开,不就是要向周铭起弹劾了吗?

    “这不可以!”技术储备部的瓦伦丁先提出了反对,“董事长之所以提出零元购机的活动,本意上是为了推广电子产品,更多的增加我们的客户数量,这是非常优秀的战略,现在只是由于触犯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才遭到了反对,甚至动用一些暴力手段,这并不是董事长的错!”

    利慕斯看了他一眼:“瓦伦丁主任,我知道你是周铭董事长的人,也是斯坦福大学的高材生,但如果你不能实事求是,那么你将是你母校的耻辱!”

    “我当然是实事求是的,零元购机的项目是我们技术储备部互相商量拿出来的最好方法!”瓦伦丁说。

    利慕斯不慌不忙:“那么我就只能说是你们都被周铭董事长给骗了,就像他用零元购机的这项目来欺骗所有的墨西哥人一样。”

    “你凭什么这么说?”瓦伦丁几乎都要跳起来的质问道。

    利慕斯让瓦伦丁稍安勿躁,然后他慢慢说道:“当然我也明白,如果只是零元购机的活动展台甚至是营业厅受到了冲击,那么我们的董事长先生一定会有一百种的辩解方法,所以这也是我之前并没有提出来的原因,不过就在最近,我却有了新的现。”

    利慕斯说着伸手指向卡洛斯:“因为我在最近这几次的冲突里,看到了这位卡洛斯先生的身影,就是他带着他从莫利亚找来的贫民在冲击着我们的展台和营业厅!这太可怕了,这是个阴谋!”

    一番话,让现场又是一片到顶了的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