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让他付出代价
    (鞠躬感谢“逍遥轩琪”的5张月票支持!感谢“杀个片甲不留”、“波yhak”和“忘字非博”的月票支持!)

    “董事长,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据理力争一下呢?”安东尼奥非常费解的问。

    周铭和安东尼奥、卡洛斯、珍妮丝以及瓦伦丁都在他的董事长办公室里,他们在上午的会议结束后就一起回到了周铭的办公室里。在之前的会议上,整个国家电信公司按照之前的构想被一分为二,中层以下的员工按照所在部门和分工进行一刀切,高层可以在分拆以后的两个公司里进行选择,现在跟着周铭回来的,就是仍然还选择周铭的公司高层了。

    说是高层,但实际真正让利慕斯在意的也就副董事长安东尼奥和瓦伦丁两个人,安东尼奥是因为他的威信,而瓦伦丁则是他所负责的技术储备部。至于卡洛斯和珍妮丝的总务部,那本来就只是个跟着董事长的秘书处,虽然重要但却不必要,才都放给了周铭。

    而技术储备部,利慕斯实际是很想要的,毕竟里面拥有很多的人才,因此这个部门是唯一一个需要全员自己拿主意的。也就是说,所有技术储备部里的人,他们都可以像这些公司高层一样自己选择跟谁,周铭或者是利慕斯。

    他们回到了办公室里,回想起之前利慕斯在会议上的咄咄逼人,安东尼奥就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在安东尼奥之后,瓦伦丁也说:“没错,我很清楚董事长你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他明显就是在污蔑你的,况且他这是什么分拆,他拿走拥有收入的业务部却把出钱还有大量债务的建筑部留给你,这分明就是没安好心呀,哪里有这样分拆公司的方式呢?这太没有道理了!”

    就连珍妮丝也跟着说道:“是呀周铭董事长,您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这都是那个利慕斯在背后捣乱的,现在他居然还污蔑董事长您,他简直无耻到了极致,为什么您不把这一切都说出来呢?”

    面对这些话,周铭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对此多说什么。

    “其实我最坏的打算是只有卡洛斯一个人还能跟着我,却没想到你们居然都选择了我,这让我感到受宠若惊,毕竟利慕斯的业务部才有钱拿,我只是个不断亏损下去的建筑部。”周铭说。

    “那些见利忘义的家伙,董事长您为这个公司做了那么多,利慕斯却只是一味的在破坏,他们难道根本看不到吗?我看他们是根本就被恶魔给迷惑了心智!”卡洛斯咬牙切齿道。

    周铭摆摆手说:“这很正常,毕竟人都是逐利的嘛,他们会有这样的选择也不奇怪。”

    随后周铭又对他们说:“至少现在你们不还是选择了我吗?”

    瓦伦丁对此回答道:“董事长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反正原来在技术储备部的时候就完全不受待见,现在再选择那边还是一样的结果,那还不如选择带我出坑的董事长您了,我相信其他技术储备部的人也都是这样的想法。”

    珍妮丝害羞道:“我的父亲是财政署专员,我选择哪边都是一样的。”

    安东尼奥也说:“我只是单纯的看不惯利慕斯的那个做派而已,除了这边我也没其他选择了。”

    这些回答让周铭无奈的笑了,真看不出来这些家伙还都那么傲娇的嘛!不过不管他们怎么说,就从他们在这个时候还能选择跟着自己,单就这份情义就不能不让人感动。

    “不过我们所能做到的也就是选择了,”安东尼奥说,“如果我们不能想办法把建筑部给展起来,那么破产再被利慕斯低价收购回去是迟早的事。”

    当安东尼奥说出这番话,顿时让现场的气氛变得阴霾了,毕竟现在的形势他们都是很清楚的,通过之前的会议,利慕斯将公司分拆并带走了能赚钱的部门,把亏钱的部门丢给了周铭,不仅如此,利慕斯甚至还偷去了周铭所想出来的零元购机活动。

    可以说利慕斯已经无所不用其极的将周铭和建筑部都逼入了绝境,一点机会都看不到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崩溃和消沉呢?

    其实今天还能选择周铭的都是不愿意屈服的人,但是面对利慕斯,他们感到自己无论怎么做对方都能通过他们所掌握的资源来压制,就连周铭拼命想出通过卡洛斯带着莫利亚人带头砸展台的办法来试图引导民意,却仍然被利慕斯知道了,甚至他还拍下了照片在今天的会议上反将了周铭一军,污蔑这是个阴谋。

    可以说利慕斯的能量已经完全出了他们的准备,所以才会让他们感到无比的绝望,他们很想咬牙坚持,但最后却现自己对此根本是无力的。

    “其实也用不着那么悲观吧?我们不是还有股东大会吗?”周铭说。

    所有人抬头看着周铭,他们当然都知道这个股东大会,毕竟国家电信也是个大型股份制企业,任何关乎企业未来的重要决策都必须要通过股东大会来决定。

    不过就现在这个局面,只怕这个股东大会也会演变成是决定站队的会议了。

    安东尼奥对此叹息着说:“如果就那些唯利是图家伙的话,恐怕董事长你很难了。”

    的确如此,股东作为公司的投资者,肯定都是为了利益的,一旦当公司的分裂已经不可避免了,那么他们必然会选择有利可图的那一方,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无疑利慕斯从各个角度都要完爆周铭的。

    周铭摊着双手无谓的耸耸肩:“就让他们选择好了,反正最后他们都还是会回来的。”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安东尼奥、卡洛斯和珍妮丝瓦伦丁他们一下眼睛都亮了:这么说……周铭先生您是有办法了吗?

    他们都感到非常激动,要知道尽管他们选择了周铭,但也仅限于情义而已,他们并不认为眼下的局面对他们能有什么利,可现在周铭突然告诉他们有办法翻盘,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激动呢?

    周铭抬手让他们稍安勿躁随后说:“就在昨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的朋友从英国打来的。”

    英国朋友的电话?

    周铭的回答让他们感到费解,他们完全不明白都到了这个时候,周铭为什么要说出他英国的朋友来,难道这是英国的朋友要来帮忙了吗?

    对于这些疑问,周铭回答:“给我打这个电话的人名叫凯特琳,她在电话里告诉了我一句话,既然零元购机的活动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所有中间的标准也都是我建立的,那么就只有我才是主宰了。”

    在说话的时候,周铭想到了昨天晚上和凯特琳的那个电话,作为凯特琳的未婚夫,周铭和她当然还是一直有着联系的,不过昨天晚上,凯特琳仿佛预料到了什么一样,突然问起了这边的情况,以及帮周铭分析了利慕斯接下来所可能会做的事情。

    为此,周铭没有隐瞒把这边的情况以及最坏的可能都告诉了她,凯特琳在电话那头听后沉默了好一会,才对周铭说出了零元购机标准的话,这才让周铭恍然大悟,也正是这个原因,今天在会议上面对利慕斯的咄咄逼人,周铭才能一直保持镇定,否则就算周铭心再大也不可能忍住的。

    “董事长,您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这位凯特琳女士她有什么特别的身份,或者是她能帮你改变现在的局面吗?或者她能给你提供高额的资金支持?”瓦伦丁很不解的问。

    周铭对此摇头回答:“只是我突然想到了,所有零元购机活动都是我提出来的,那么活动中的所有准备也都是我进行的,包括那些买来的电话和手机电脑那些电子产品。”

    随着周铭把话说到这里,安东尼奥才反应过来:“董事长你的意思是说利慕斯把零元购机的项目接过去,由于项目的特殊性,他必须先把钱全用来支付这些电子产品的费用吗?”

    周铭点头说就是这样。

    这一下卡洛斯珍妮丝和瓦伦丁也全明白了,简单说来,就是利慕斯接过去的零元购机项目,按照合约,电话和手机这些电子产品的钱是需要立即支付的,而国家电信公司的资费是需要在三年时间里慢慢收上来的。

    这样一来就会造成在活动初期财务报表亏损严重的事情,毕竟之前周铭是那些电子厂的老板,为了弥补财务报表,所有的费用可以暂时拖欠也没关系,但是现在当国家电信公司分拆了以后,利慕斯就必须补上这些钱,那么财务报表上面的问题顿时就暴露出来了,并且这种财务问题也绝对是那些股东绝对没办法接受的数字。

    “这太棒了!”卡洛斯兴奋的拍手道,“董事长不愧是我们的董事长,那利慕斯不管掌握着怎样的资源,都永远不可能在董事长您这里讨到任何好处!”

    就连安东尼奥也说:“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只能说董事长您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奇迹!”

    瓦伦丁更是说:“利慕斯他以为就凭他就能把业务部给分拆走了吗?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到时候他怎么拿走的,就要怎么送回来!”

    他们这么兴奋是很正常的,毕竟他们之前都是已经绝望到了最顶点,跟着周铭也是想陪他走完最后一程的意思,现在却突然看到了翻盘的希望,他们怎么能不欣喜若狂呢?

    这个时候周铭则说:“如果只是让他把业务部给送回来那就太简单了,我何不刚才就在会议上说出来呢?”

    这番话让所有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说董事长你还有更大的想法吗?

    周铭微笑着告诉他们:“就这个事情,我不光要利慕斯先生把业务部给我还回来,我还要让他为此付出代价,告诉他我周铭可不是你可以随便欺负的,这个国家电信公司也不是你可以管的!”

    所有人紧握着拳头热血沸腾,没错,就要让利慕斯那个杂种付出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