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萨里斯的电话线
    (小方片在这里祝大家春节快乐鸡年大吉!另鞠躬感谢“疯子笑语”的3张月票支持!感谢“继性融”、“信j”、“萩水落”和“璇玑如珠”的月票支持!)

    周铭和卡洛斯瓦伦丁一起坐车行驶在改革大道上,汽车一路平稳最后开进了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区,他们将车停好以后下车。

    “董事长,这里就是萨里斯小区,是改革大道上一个比较普通的小区,这里的地段适宜,居住的大多数都是墨西哥城比较富裕的阶层,开这个小区的开商就是利慕斯先生的地产公司。”瓦伦丁向周铭介绍。

    听着介绍,周铭观察着这个小区也的确很普通,就国内几年后的商品房差不多,有几栋楼房,下面还有一定比例的绿化,从他的规划布局就能看的出来这是面向中产阶级的住房,毕竟要是富豪,他们会有自己的别墅,而低收入者,他们就根本不可能在市区买的起房。

    这时卡洛斯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忍不住的提醒了周铭:“董事长,我想现在股东大会已经召开了,难道您真的不准备去看看吗?”

    一切都如周铭所预料的那样,在高层会议决定了要将公司分拆了以后,利慕斯很快就迫不及待的召开了股东大会,为的就是尽快把这个事情给确定下来,除此之外他还要尽可能的争取更多股东们的支持,毕竟在一个即将面临分拆的股份制公司里,越多的股东支持就意味着能拿到更多的投资。

    正是因为这样,按理来说不管在任何股份公司的股东大会都是非常重要的,可到了周铭这里却不是了。

    这个股东大会的时间就被定在了今天,早上在出门前,利慕斯的秘书打电话来通知周铭,周铭就只是一句哦就挂断了电话。

    “反正都是去看利慕斯表演,那些唯利是图的股东们肯定会做出和大多出高层一样的选择,何必去自取其辱呢?”

    这就是早上周铭的评价,随后就带着他们出门了,只让副董事长安东尼奥一个人去参加了股东大会,正是看他一副完全不把这次股东大会放在心上的样子,才不能不让卡洛斯着急。

    周铭也看了一眼时间:“的确股东大会要开始了,但这种分赃大会也并没有任何去看的必要。”

    对于周铭这个说法,瓦伦丁当即拍手叫好:“分赃大会,董事长您形容的真是太贴切啦!那些该死的家伙根本对公司的展没有一点帮助,现在却想要拿走最赚钱的部门,真是无耻到了极致!”

    卡洛斯瞪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大学生一眼然后说:“可是这次的股东大会就是要重新选定投资的,如果您不去,利慕斯一定会把所有投资者都带走的!”

    周铭无谓的摆摆手:“带走就带走吧,我想着原本就是他的目的吧,再说如果我去了难道就能把他们都留下,或者让公司不被分拆了吗?”

    面对周铭的反问,卡洛斯和瓦伦丁都沉默了,因为他们很清楚,就算他们去了恐怕也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利慕斯依然会带走业务部,所有的股东为了自己的利益也肯定会选择跟着利慕斯走。至于周铭这边或许还有反制的办法,可这是最后的杀手锏,不可能随便说的。

    周铭拍拍他们的肩膀:“好了,都不要去想那么多了,利慕斯想做什么就让他去做好了,他能高兴也就是现在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为了让他以后能哭出来。”

    卡洛斯和瓦伦丁都点点头跟在周铭身后,他们都是对周铭非常信服和崇拜的,他们依稀还记得昨天在结束那次高层会议以后他们心中深深的无力感,可以说从安东尼奥到他们,每一个人都对眼前的局势感到悲观透顶的,否则除了他们也没有任何其他人再选择周铭了,毕竟这个局势不管任何人都能看出周铭的一败涂地了。

    国家电信公司被分拆,唯一的收入部分被拿走,甚至就连想出来的零元购机项目也被抄袭走了。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认命的时候,周铭却告诉他们其实还是能在零元购机的项目上狠狠宰回一刀,让利慕斯再乖乖把业务部送回来的。

    不管安东尼奥、瓦伦丁还是卡洛斯和珍妮丝,他们没有一个人是笨蛋,他们经过推演都现了周铭的办法是有很高成功可能的。

    这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

    他们当时就想欢呼起来,毕竟在这种局面下还能如此冷静想到这个办法的,也就只剩下周铭了,到了那时他们才真的很庆幸他们选择了周铭。

    而当周铭他们去到萨里斯小区很轻松的谈论着事情的时候,在另一边的国家电信大厦里,安东尼奥却十分烦闷的看着利慕斯在讲台上非常拙劣的表演。

    “各位股东先生,现在的国家电信公司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边缘,我们的新任董事长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让公司更好的能力,老天,不管是活动还是营业厅受到冲击,这都是我几十年来从没生过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当机立断,国家电信公司的分拆势在必行!”

    利慕斯站在讲台上大声说着,他最后还伸手指了一下董事长的空位:“看啊,这个胆小的懦夫他已经连股东大会都不敢来了,这证明了他的胆怯和懦弱,恐怕他现在正在联系航空公司要夹着尾巴要逃跑了,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相信这样的混蛋呢?”

    利慕斯说到这里突然顿了一顿,看向安东尼奥问他:“安东尼奥先生是公司的副董事长,也是非常有威望的,那么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呢?”

    安东尼奥没想到利慕斯会突然问到自己,他愣了一下才说:“我认为分拆公司并不一定是现在最好的方式,但我选择保留自己的意见,我对于这次股东大会也和之前的高层会议一样,尊重大家的决定和意见。”

    说到最后安东尼奥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说道:“不过有一点,毕竟这个月的国家电信公司还是一体的,所以我希望这个月的财务结算还能是在二十日。”

    “看来安东尼奥副董事长还是非常念旧的嘛。”利慕斯大手一挥道,“这并没有问题,因为原本我就没打算更改财务的结算日期。”

    安东尼奥表面上遗憾的低下了头,但实际上他的嘴角却暗暗的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很清楚,按照周铭董事长的想法,这将是砍在他心脏最重要的一刀。当然其实财务的结算日期还是不是二十号或者和建筑部这边是不是一天都没有关系,只是在一天的话会让局面变得更简单一些。

    而做完了这件事以后,安东尼奥就如老僧入定了般坐在了那里,什么事情都再干扰不到他了。

    ……

    回到萨里斯小区,周铭和卡洛斯瓦伦丁在顺着小区的缆线进行着检查。

    “瓦伦丁你对这里的缆线情况有什么看法?”周铭问,因为在这个年代的互联网专业,他们都是会要求学习网线和电话线的铺设的。

    瓦伦丁摇头说:“这里的缆线太杂乱了,一旦哪个缆线出了问题恐怕都没办法在第一时间进行排查。”

    周铭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头顶的缆线的确是乱七八糟的,就像是国内一些农村里的电线一样,横七竖八的拉在头顶,一团团的缠绕在线杆上,光是看着就让人感到异常烦躁。

    突然旁边传来了一声响,周铭他们下意识的看去,只见是一个人在砸着电话亭里的公用电话,并且嘴里还不停的骂着墨西哥的国骂。

    在周铭的许可下,卡洛斯马上出声道:“嘿!那位朋友,究竟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如何愤怒的对待一个电话亭呢?”

    “该死,你根本就不知道生了什么!”那人愤愤道,“我刚才正在打电话和我的客户谈生意,我的事情明明马上就要谈成了,可是这该死的电话却突然打不通了,无论我怎么重拨号码都没有用,那可是一笔十万比索的大单呀,是我这个月的奖金,我真想把这个该死的电话亭砸成尘埃!”

    “可是你就算砸烂了电话亭也无济于事不是吗?或许你可以换一个电话亭,毕竟你的客户还在电话那头等着你不是吗?”周铭走出来说。

    听着周铭的话,那人顿时眼睛就亮了:“没错,我要赶紧再去打电话!”

    那人说着就去找电话了,不过他才走了两步又回头对周铭说:“这位先生,不得不说在这个时候您还能提醒我这一句,您是非常了不起的!虽然我不知道您是谁,但我敢肯定,您一定会非常伟大!”

    周铭对此笑着说了一句谢谢,不过随后转头就看到了卡洛斯和瓦伦丁激动的眼神。

    “董事长,您果然厉害,尽管只是一件小事,但您的光辉却是怎么也无法被遮掩的!”他们说。

    周铭随意的挥挥手:“好了不要拍我马屁了,快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吧。”

    瓦伦丁点点头,他过去电话亭,对着电话按了几个键,听了一下听筒就告诉周铭是缆线出了故障。

    随后他们顺着电话线一路排查过去,却现电话线是被老鼠给咬了。

    “看来他也是真够倒霉的,正好他在打电话,老鼠也在啃他的电话线,不过这种故障也必须要报修了。”

    卡洛斯说着就要打电话报修,不过却被周铭拦下了。

    “先不着急,我们不知道这个小区或者说整个墨西哥城内有多少缆线是这个样子。”周铭说。

    卡洛斯愣了一下:“那董事长您的意思是?”

    “或许我们可以把所有的小区都给统一的改造翻新一下。”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