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自作自受
    ,!

    要说对于苏亚雷的信任,不管周铭还是安东尼奥和卡洛斯,都是不存在的,毕竟苏亚雷还在利慕斯的公司里,他也还要靠着利慕斯出的工资和奖金过日子,哪可能一句话就背叛了他的老板呢?周铭可不认为自己拥有让人纳头便拜的王

    想法固然是这个想法,可现在真的当听到话从利慕斯嘴里说出来以后,他们还是会感到非常头疼,因为天知道这位墨西哥最优秀的商人现在抛出这么个消息的用意是什么。

    这边安东尼奥和卡洛斯还在思考,但营业部那边的董事们却已经炸开了锅。

    “什么?周铭带着安东尼奥和卡洛斯他们去了萨里斯小区,已经瞒着我们私自签署了改造协议,这可是违反了之前股东大会规定的,按照股东协定,我们有权弹劾他,以后利慕斯董事长您才是国家电信唯一的领导人!”

    “那个萨里斯小区我好像听说过,那正是利慕斯先生旗下地产公司所负责的小区,没想到周铭他们居然都找到那去了,真是卑鄙无耻,他们没有办法在国家电信公司内拿到他们的**,就会去找利慕斯先生您旗下的产业去找事了吗?什么线路改造,我看他们根本就是别有用心,是有阴谋的!”

    “这样的情况真是太恶劣了!他们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能瞒过一切,但却还是被利慕斯先生您现了,看来幸运女神还是站在利慕斯先生您这一边的,所以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我相信都不可能会得逞……”

    在这一片惊讶和对周铭的质疑声中,利慕斯的嘴角翘起来了:“周铭先生,我想这些董事们的意见你都已经听到了,虽然我很不想把国家电信公司以外的事情带到这个董事会议当中,不过这个事情却能从侧面看出周铭先生你的某些做法,从而证明你或许在信用上存在某些问题。”

    随后他拿起了手中的文件:“所以周铭先生你以为凭着你刚才的话就能让我们签下这份项目书,但是很抱歉,现在我告诉你这是绝不可能的!”

    利慕斯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手中的项目文件,直接扯下来几张纸然后撕碎了,他还故作姿态:“哎呀真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你的项目文件给弄坏了,原本我还想说拿回去我们营业部的所有董事一起好好研究一下的,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利慕斯嘴里说着抱歉,但实际上他的脸上却一点也没有任何歉意的表情。

    卡洛斯暗骂了一句虚伪,不过那边营业部跟着利慕斯的董事们却一个个的拍手称快:“利慕斯先生您做的太好了,就那种卑鄙的无赖所做出的项目我也根本就不想看;反正那项目里隐藏着天大的阴谋,本来我们还需要逐字逐行的去分析,但现在就简单了,我们不会签的,这就是上帝的旨意……”

    “利慕斯你是故意的!”安东尼奥愤怒的拍案而起。

    利慕斯随意的把文件丢在了一边,两手一摊:“看来我说这是个意外你们也不会相信了,不过这也无所谓,只是你们在没有得到董事会的同意前就私自和萨里斯小区物业签署了线路的翻修改造协议,这又该怎么算呢?”

    在他之后,其他董事们也一个个的说:“没错,你们这是背叛了股东大会的要求,你们私自做出了国家电信公司的决策,你们就应该被赶出公司!”

    “你们太过分了!”安东尼奥愤怒的连续拍打着桌子,“建筑部只是和萨里斯小区签署了线路改造协议,难道我们连维护设备和线路这个最基本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你们当然有你们的基本权力,只是的权力会干扰到营业部的正常营业,那就是整个国家电信公司的事了。”利慕斯冷笑着解释。

    “那么营业部每增加一个客户,就会增大设备的负荷,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要求你们每一次增加的客户都必须拿到董事会议上来商量呢?”

    面对安东尼奥这近乎是大吼出来的质问,利慕斯仍然不慌不忙,他非常遗憾的说:“我原以为安东尼奥先生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企业家,但却没想到你居然也会问出如此愚蠢的问题。”

    “何止是愚蠢,简直就是愚蠢!”其他董事也附和利慕斯道,“营业部是有自己选择客户权力了,这点从国家电信公司成立以来就没有改变!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啦!居然每一次增加客户都要召开董事会议,那恐怕我们的会议室都得搬到营业厅去啦,并且我们这些董事都还要去学习分身术才好!”

    “真不知道安东尼奥先生你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作为对刚才事情的报复了吗?那真是太可笑了,先不说你的提议就没有任何逻辑可言,就算放到股东大会上讨论,也是不可能得到通过的,所以你说你们这是何必自取其辱呢?哈哈……”

    这一句接一句的嘲笑让安东尼奥感到无比的委屈和愤怒,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什么公司董事,就是一群专门骂街的泼妇,只要是有利于他们的就无脑支持,不利于他们的就无脑反对,但最关键的,是他们的人还比自己这边多,掌握着绝对主动,那这个游戏还怎么玩?也太欺负人了吧?

    安东尼奥看了仍然淡定的周铭一眼。

    自己一向自诩为是国家电信公司乃至整个墨西哥最有韧性的人,不管什么困难也不会轻易放弃,也是由于这点自己才能坐上国家电信公司的第三把交椅。

    但是现在如果换成是自己去面对的话,恐怕也没办法再继续坚持下去,只能选择放弃,那么周铭呢?

    在安东尼奥和对面利慕斯他们的注视下,周铭抬起了头:“那么按照利慕斯先生的意见,就是我建筑部不管进行任何线路改造,都必须召开董事会议进行讨论吗?”

    利慕斯点头说:“当然,毕竟只要是线路的改造,就一定会对营业有所影响。”

    他身旁的董事也跟着说:“所以哪怕只是一根线缆的更换也都必须拿到董事会议上来讨论!”

    周铭笑了:“我很喜欢你,因为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随后卡洛斯在周铭的示意下又拿出了一份文件,然后照本宣科的念道:“利慕斯先生还有各位董事,那么接下来我将代替董事长告诉大家建筑部接下来的一些线路更换计划,希望能够得到董事会的批准。”

    “萨里斯小区a区第三号公用电话亭的电话线遭到老鼠啃咬,目前已经无法使用必须更换,预计需要一根长达六米的新线缆;同样在萨里斯小区a区第一号楼,现有私接线路的情况,需要更换主线缆一根,预计需要五十米的主线缆,预计型号为克尔电子厂生产的3o6b号级线缆。”

    卡洛斯的话让对面瞬间都石化了,包括利慕斯在内的所有人都一脸尼克杨的表情看着他。

    “萨里斯小区a区第一号楼的信号箱设备老化需要更换,更换型号预计为墨西哥玛雅四代箱,备用箱为普惠科技公司的的二代信号箱;萨里斯小区……”

    见他还要继续说下去,利慕斯马上打断了他:“好了卡洛斯你先等一下,我想知道你特么的在汇报些什么东西?”

    “当然是近期建筑部需要更换和翻新的线路呀,不是你们说哪怕一根线缆都必须要拿到董事会议上来讨论吗?”卡洛斯很无辜的回答。

    利慕斯这才想起了什么,转头瞪了旁边刚才多嘴的董事一眼,那董事诚惶诚恐向利慕斯赔罪,然后怒斥卡洛斯道:“你这个白痴,我那只是一个比喻,不是真的让你把每一条更换线缆的计划都都搬到董事会议上来讨论,这里是讨论国家电信公司决策大事的地方,不是你们的总务部!”

    周铭摊开双手:“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和萨里斯小区的物业签署了线路改造的协议,但你们说那是违反股东会议的,我只好让卡洛斯一条条的念给你听了。并且这些都是建筑部至关重要的计划,还会影响到营业部的正常营业的,所以你们这些董事都必须留在这里一条条的听完,并且就每一条计划都说出你们各自不同的意见和建议……”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就一位董事没好气的站起来说:“神经病啊,我们才不会陪你做这种无聊的游戏!”

    “很抱歉,你或者你们大部分人都必须要陪我玩这个游戏。”周铭说。

    “为什么?你是在会议室里埋伏了杀手吗?我们谁要走出去就杀掉谁?”那人不屑的说。

    回答他的是利慕斯:“董事会议是按照出席人数来表决的,如果我们大部分人不每一次都参加的话,他就会突然拿出重要的决策,比如整个墨西哥的线路改造,就可以绕过我们了。”

    随着利慕斯的话其他董事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哪!这太可怕了,原来还有如此阴险的阴谋吗?那个华夏人果然是非常卑鄙无耻的!可是难道他每天召开董事会议,我们就必须要听这些每一根线缆的事情吗?那样的话我都要疯啦!可要是我们不同意或者不来的话,他就会趁机偷偷通过全墨西哥的线路改造项目了,我现在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听着那边一片的呜呼哀哉,安东尼奥笑得就像个孩子,他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他对周铭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那叫一个服,之前对自己还是一个绝望到了极点的局面,居然他三言两语就给破了,更重要的是,这还只是开始,周铭还有最后一手底牌还没亮出来呢!

    对于现在对面的烦躁,安东尼奥只想说一句:自作自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