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今天十五日
    营业部那边的董事们一片呜呼哀哉,对周铭这突然抛出的事情毫无办法,只能乱糟糟的你一言我一语的叫着,到了最后他们都不由看向了利慕斯,需要他来拿主意,而利慕斯也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非常抱歉周铭先生,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所谓一根缆线也要汇报只不过一个无知的玩笑,可以让场面变的更轻松,却没想到周铭先生居然当真了。”

    利慕斯这番话立即让其他董事找到了方向,他们纷纷道:“没错!那只是一个无聊的玩笑而已,我们就只是想调剂一下会议的气氛,却没想到周铭先生你居然认真了,不得不说你也太过敏感,作为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你怎么能如此小气呢?”

    “有些玩笑根本不必当真嘛!今天我们说一根缆线你就上报每根缆线的预算,那么明天我们随便开玩笑再说总务部花出去的每一个比索都要上报怎么办,难道真的让总务部做出那么细致的报表来吗?恐怕这报表就算总务部有时间做,我们也没时间看了……”

    安东尼奥愤怒道:“你们再一次刷新了你们无耻的下限!明明就是你们故意在决策权的问题上故意刁难我们,现在我们按照你们的要求来做,反而还是我们错了吗?利慕斯先生你好歹也是墨西哥最著名的商人,难道你所有的商业成就都是靠无耻得来的吗?你可真是墨西哥的耻辱!”

    “所以你看,安东尼奥先生,刚才我们才说了是玩笑,你何必那么认真呢?”利慕斯说。

    其他董事紧随其后:“就是说呀,安东尼奥先生你太紧张了我们刚刚才说了这只是个玩笑,你何必这么急着证明自己呢?利慕斯先生可是我们墨西哥最好的商人了,要说无耻,你们才无耻,你们全家更无耻!”

    看着安东尼奥气到说不出来话的样子,利慕斯感到非常愉悦,这才是掌握了局势嘛!

    利慕斯接着又说:“一般来说既然是玩笑,那笑笑过后就算,但现在既然你们那么认真的提出来了,那么我也认真的告诉你们好了,建筑部当然是有自己处理项目权力的,除了整个墨西哥的所有线路改造那么大的项目需要拿到董事会议上讨论外,这种单个小区的线路改造,周铭先生和建筑部,当然是有权自己决定的。”

    说到最后利慕斯还故意停顿一下问道:“不知道我这么说你们满意了吗?”

    这一句反问又把安东尼奥和卡洛斯给气的够呛,这特么的什么跟什么?明明是你们先提出来的现在怎么反而像是成了我们的不对,成了我们的咄咄逼人是你们在妥协退让了呢?这也太不要脸了!

    不过你们有利慕斯,我们也有周铭,我们也相信不管你们如何不要脸,周铭都一定有办法惩治你们的!

    周铭对利慕斯的脸皮有了新的认识,不过也正因为他有这样的脸皮,才能聚敛整个墨西哥的财富问鼎世界富。

    但不要以为不要脸你们就能赢了!

    周铭很认真的说:“我其实并不满意,但利慕斯先生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我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周铭的认真让利慕斯和他的董事们目瞪口呆,居然这么不要脸的承认了,我了个擦!原以为我们已经够无耻了,没想到你比我们还要更上一层楼啊!

    不过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开胃菜罢了!

    随后周铭又问:“虽然利慕斯先生你已经这么说了,但为了确认起见,我还是想多问一句,你们真的都同意建筑部可以全权处理单个小区的所有线路改造吗?”

    “建筑部既然是负责所有国家电信公司通讯设备的,那么自然有权处理一些小的线路改造问题,这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是我说的不够准确吗?但我觉得只要不是智障就应该能明白吧?”

    利慕斯不轻不重的讽刺了周铭一波,让其他董事也跟着了一波。

    对于这些董事们来说,利慕斯现在就是他们利益的代表,刚才被周铭一番话让他们束手无策就已经很让他们恼火了,现在还这么不要脸的在顺杆爬,更让他们咬牙切齿。好不容易利慕斯骂回去了,自然让他们感到一泄如注的快感,没错,那就是一个标准智障!

    他们一个个高兴的嘴巴都咧成了蛤蟆:该死的华夏人!在这国家电信公司就是我们说了算,你就只有被打脸的分!

    然而这时周铭脸上却露出了让利慕斯心里毛的笑容:“那么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等这次的会议结束,我要求总务部马上针对整个墨西哥的所有小区以及企事业单位做出线路改造的预案。”

    周铭对卡洛斯说,尤其他还强调了最后一句:“我需要每一个小区都单独做一份预案!”

    噗!

    当这话被说出来,利慕斯他们顿时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每个人心里感觉到了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疯狂的来回奔跑。

    没有什么是比这更狠的打脸了。

    什么叫给整个墨西哥的所有单位都做一份单独的线路改造预案?这尼玛和直接改造整个墨西哥的通讯线路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就是把整个墨西哥给分成了以小区和企事业为单位的一个个小区域就是了。

    其实当利慕斯最开始说出同意的时候,他就已经料到周铭肯定会这么应对的,那也是没有办法的,总不能真的每天都到董事会议上来听每一根缆线的故事吧?那会让人疯的,至于周铭可能会耍的小聪明,就让他去做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到时候再想办法,相信在座的其他董事也都是这样的想法。

    不过谁都明白这种事情都是能做不能说的,利慕斯哪里能想到周铭居然在这个董事会议上直接这么说出来了呢?这特么不是当众打脸吗?并且这还不是打利慕斯一个人的脸,这还是打他们所有人的脸。

    “周铭你不要太过分了,如果你道歉,那么刚才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到。”利慕斯说。

    周铭笑了:“利慕斯先生,过分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好像很奇怪吧?毕竟刚才我只不过是把之前你们所做的还给了你们而已,要道歉也应该是你们先道歉不是吗?”

    “那如果我先道了歉,你也会道歉吗?”利慕斯问。

    “当然不会,你想什么呢!我刚才都说了是你们的问题。”周铭说。

    利慕斯一阵抓狂,脸上的肌肉都要忍不住的抽搐起来,如果说之前那番话还只是简单打脸的话,那么此刻这句话,周铭就是直接把他的脸按在地上无情的摩擦了,那是一种践踏和羞辱。

    作为墨西哥最著名的商人,利慕斯哪能忍下这口气,他当即拍案而起:“周铭你不要太过分了!你难道真以为你能耍小聪明制作这些项目预案,我就没办法对付你了吗?你也不要忘了这些预案都是通讯线路的改造和更新换代,到了最后这些工程不都是在为我的营业部工作吗?”

    周铭对此只是笑笑的向他招手:“利慕斯先生先不要那么激动,要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说一遍。”

    “什么再说一遍?就算再说一千遍一万遍我也还是这些话!”利慕斯大声道。

    “那我提醒利慕斯先生一句,今天已经是十五日了。”周铭说。

    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利慕斯和其他董事都愣住了,他们都很茫然,刚才不还在争国家电信公司的权利吗?怎么一下就跳到了日期上了呢?不过也只是很短的时间,利慕斯还没说话,其他董事就一个个的笑出了声。

    “周铭先生你是新闻节目的时间播报员吗?怎么在这个时候还突然告诉我们日期了呢?请你放心,我们出门之前都是看过日历的,你根本不必担心我们会不知道今天的日期!”

    也有人的嘲笑更加过分:“是不是十五日这一天对周铭先生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意义呢?不知道是哪一位亲人的过世,还是有先知预言了这一天你的灾难?那么我劝你现在还是快点躲到桌子下面才是最安全的……”

    周铭遗憾的摇摇头:“看来你们是真的不知道了。”

    周铭这样的举动让那边的董事们一下子笑的更开心了。

    “不知道?那看来我们刚才的想法都没有猜中了对吗?那真是太可惜了,我本来还想向上帝祈祷,为你的家人祝福呢!不过或许事情也比我们预料的更加凶残,或许你的家里生了什么更不得了的事情……”

    只有利慕斯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想到了二十日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财务结算日期,而既然是财务的结算,那财务系统自然不可能会在二十日那一天才开始统计,为了确保二十日能够结算完,他们至少会在今天也就是十五日开始统计出一个粗略报告,然后会再精细加工,最后在十八日前给出最终月度结算。

    还有两天是财务系统内部的检查,为了避免出现问题而给出的缓冲时间,再一切都没有问题以后,才会有二十日那一天的财务报告出来。

    难道是周铭在财务上现了什么问题?

    利慕斯才想到这个问题就马上自己否掉了,因为这太荒唐了,由于股东大会周铭没有参加,所有的财物系统都归到了自己名下,如果真有什么问题自己会不提前知道的呢?

    思来想去,利慕斯说道:“周铭先生,我想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吧,我可不会被你吓唬住!”

    “我想马上你就会知道,我并没有在吓唬你了。”周铭说。

    就像是为了证明周铭的话一样,当周铭才说完,利慕斯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他马上拿出来接通,不过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