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两亿比索
    ,!

    “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现?我真应该把你们这些家伙都吊死在玛雅遗迹的石柱上!”

    利慕斯突然站起来大声对着手机咆哮,这一声吼震惊了整个会议室,那边的所有董事们都很慌张的看着他,因为他们都从利慕斯的话中听出了不可思议的恐惧,就像是听到了魔鬼出现的消息一般。『.

    “利慕斯先生究竟生了什么事?”董事们纷纷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不愧是墨西哥最出色的商人,周围的询问让他马上冷静了下来,他尽可能平静的对手机里回一句知道了,然后挂断了电话也慢慢坐下来了。而随着利慕斯的这番举动,也让其他董事们不由松了口气,很多人的脸色都缓和了不少,没先前那么担心了,就连周铭也都为他鼓掌起来。

    “不得不说,利慕斯先生你做的真是太棒了,居然这么快就能冷静下来,不管你是真镇定还是假装镇定,但就你现在的做法,都是很能给你身边的其他人提升很大信心的!”周铭说。

    突如其来的夸赞却让利慕斯一脸死了妈一样的表情:你特么是成心吧?

    的确,利慕斯在听到周围董事们慌张的询问时,他是故意镇定的,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作为这边的领导人必须要这么做,毕竟情绪是会传染的,尤其是领导人的情绪,自己镇定会让其他人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糟;反之自己要也是一副慌乱无措的姿态,那自己这边肯定就要垮了。

    胸有奔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这句话是司马迁根据孙子兵法所总结出来名句,意思就是作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必须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事,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困难,不过显然利慕斯就做到了。

    原本利慕斯只要冷静下来轻松的随便说点什么,就能很容易把这个事情给敷衍过去,但周铭突然蹦出来的夸赞,却让他蛋疼到都要蛋碎了!

    利慕斯怒视着周铭,如果目光真的可以变成刀子的话,那么此刻周铭肯定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不过周铭却毫不在意,他接着说:“所以既然利慕斯先生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么我想你应该也能告诉他们究竟生了什么吧。”

    随着周铭的话,所有董事都看向了利慕斯,这让他顿时感觉自己就像是吃了一只死老鼠一样,想咽又不能咽下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吐出来也不可能,那种进退两难的感觉着实想死。

    周铭看他如此纠结,就只好“帮”他一把了。

    “看来利慕斯先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那么我就帮你说出来吧。”周铭说,“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仍然是那个零元购机的项目,现在已经全部转到了你们营业部那边,那么项目上的负债自然也要被转过去了。”

    这话让那边的董事们心里一个激灵:负债?那是什么鬼?

    顿时不好的感觉就像是浓厚的乌云般压在了他们头顶,让他们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利慕斯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由于之前零元购机所使用的电话和手机都是赊账从我的电子厂进的货,那么现在转到了营业部这边,这笔费用自然也就要由你们营业部来承担了。”

    说话间,卡洛斯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周铭,周铭打开照本宣科道:“据统计,我的莱森特电子厂总共交付了三万台电话、两千部手机和五百台电脑,总计价值两亿五千万比索。”

    听到这个数字让所有董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很快也有人反应了过来:“可是之前你们搞活动的时候,不是造成了很多物品的损毁吗?并且那还是总务部负责人卡洛斯带的头,这不能算到里面吧?”

    “这当然不能算在里面。”周铭不慌不忙的说,“根据总务部做出的统计,之前展台活动的损失为五千万比索,因此营业部还必须支付莱森特电子厂两亿比索的货款。”

    当周铭最后一句话说完,那边包括利慕斯在内的所有人当即脑子就嗡的一下全懵逼了。

    两亿比索,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整个国家电信公司去年一年的营业额才不过五亿比索,也就是说这就直接要抽走将近一半的营业额,如果再加上需要租赁设备的费用以及各种成本,就是说营业部在未来整整一年都要为周铭打工了,这任谁都要崩溃的。

    一片震惊中,有人跳起来说:“这就是一个阴谋!周铭你为什么之前不说有这笔费用呢?现在才翻出来,我们是不会支付这笔费用的!”

    周铭笑了:“怎么你作为国家电信的董事连买东西要付钱这种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

    “其实要说翻出来也不对,因为这是你们的财务系统在进行月度结算以后得出的结果,之前我可没有找你们进行过任何催缴。”周铭说,“而之前我没有说是由于我也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我想着两边都是我的企业,有些能够双赢的事情用不着分那么细,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国家电信公司一分为二,我只负责建筑部这边,而零元购机的项目被你们营业部要去了,不再是属于我管辖了,那么我作为莱森特电子厂的老板,自然要找你们要钱了。”周铭又说,“说起来我现在才提出这个事情,证明我的为人还是很好的嘛!”

    利慕斯和其他董事听周铭这么说险些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什么为人很好?你特么这是在给我开国际玩笑吧?你特么见过哪个好人会像你这样阴人,突然抛一个两亿比索的债务出来的?要说你的为人很好,那么希特勒都可以被称为是最圣洁的天使了好吗?

    他们很想骂人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骂,因为当初分拆公司是他们干的,零元购机的项目也是他们强行要过去的,最后要坚定支持利慕斯的也是他们,周铭就只做了一个将计就计,结果他们就背上了两亿比索的债务,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欲哭无泪呢?

    要不就一不做二不休,将无耻进行到底的赖掉这笔钱?反正我们身后还有马龙派教会的支持怕什么。

    周铭的一双慧眼当然看出了他的这点小心思,于是非常大方道:“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恶意拖欠这笔款项,但那样我会选择起诉你们,我想这么大的案子足以轰动全世界,我相信那一定是非常精彩的。”

    周铭的话就像黄钟大吕一般震住了他们,的确两亿比索的案子就算在全世界也是非常轰动的,那么当全世界的媒体都聚焦在这里,这个案子就不是他们可以操控的了。为了塑造墨西哥的法治形象,挽救已经跌到谷底的墨西哥经济,公事公办是唯一可作出的选择,而公事公办的结果就是他们得背上这笔沉重的债务。

    顿时这些董事们就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一个个呜呼哀哉起来。

    “我的上帝呀,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这也太卑鄙和不要脸了,为什么明明不是我们的事情却要让我们背着这么重的债务,那些东西明明是周铭你买的,就应该是你来付钱才对,你们太无耻了……”

    也有人很可笑的试图和周铭商量:“周铭先生您好歹也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要不这笔钱就算了吧,或者我们可以以后再付给你也行,大家都那么熟了,闹得太僵了总不好看,这毕竟是国家电信公司自己的事情,怎么能起诉甚至闹成全世界都知道的大新闻呢?这太可怕了……”

    听着对面汹汹的话语,安东尼奥很不客气的拍桌子怒斥道:“你们能不能找回一点作为人的最基本底线?都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不好好反思自己的问题,居然还想着让我们放弃?居然还想着国家电信自己的事情,那么之前你们为什么不这么为了国家电信考虑,之前你们为什么不想着不要大家闹僵了呢?”

    “有便宜就拼命的想凑上去,浑然不顾后果,现在麻烦来了,你们一个个就开始为了大局考虑,腆着脸聊情怀了,你们现在的嘴脸只会让我觉得无比的恶心!”安东尼奥说。

    卡洛斯说的更直接:“如果你们能坦然接受我倒还会认为你们是个男人,但现在你们的表现不过就是一群没有脑子的囊虫罢了!”

    安东尼奥和卡洛斯的话让那些董事们一个个的神经错乱了,他们有的奋起反驳谩骂:“你才是囊虫,你们全家都是囊虫!居然敢说我们恶心,我看你们才是世界上最恶心的混蛋!你们根本不配生存……”

    有的则拼命的赔笑脸求饶:“周铭先生,董事长大人,我们都知道错了,之前我们在很多事情上都做的很过分,那都是我们一时被魔鬼迷惑了,求求你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以后保证不会再这样了……”

    而在董事们你一言我一语近乎于人格分裂的话语中,只有利慕斯仍然冷静。

    “没想到啊,周铭先生你居然还留着这么一手,这一次我们输给你了,对于这两亿比索的债务我们没有办法,所以你就直说你打算怎么办吧。”利慕斯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