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不养毒瘤
    在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周铭放下了手中的电话,现在的时间是中午的十二点,蒙特城堡餐厅里的那个电话,就是周铭打过去的。

    “董事长,你就真的那么放心让那个卡洛斯去面对那些家伙吗?据我所知卡洛斯在两个月前还只是莫利亚贫民窟里的孤儿,但其他人却都是在国家电信公司里沉浮了好几十年的老官僚了。”

    利慕斯对周铭说,在这个办公室里,他还有安东尼奥和周铭呈一个三角形坐在这里。

    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也都知道那边卡洛斯正在参加一次非常浩大的宴会,那宴会是所有国家电信公司的高层共同向卡洛斯所起的邀请。

    那些人很多都是公司的董事,他们能在国企中爬到那个位置,除了本身有些后台,本身也都是人精一样的人物,之前或许看错了人站错了队,但当上一次的董事会议连利慕斯都认输了以后,他们就立即要改换山头了,自然他们先就要去找卡洛斯了。

    一边是一位才走出贫民窟的年轻人,另一边则是一群国企当中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官僚,这怎么能让人放心呢?

    然而周铭想了想却摇头回答:“其实我放心与否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卡洛斯他自己需要有独自面对这些的经历。”

    利慕斯和安东尼奥都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卡洛斯所处的那个位置太重要了,是周铭的心腹,毕竟就算是股份制企业里面也会有政治化存在的,有人想要升职加薪又或者有其他的目的,卡洛斯都会是他们第一个所能想到的对象,如果他没有独自面对的能力,那对周铭和整个国家电信公司,都会是场灾难。

    不过其他人都是从秘书开始,从某几个人开始,一点一点锻炼的,可周铭这里倒好,直接一上来就让卡洛斯去面对那么大的一次宴会,这大手笔说出去绝对骇人听闻。

    “况且那些人以后都不会在这里了,就算出了问题也无伤大雅。”周铭又说。

    如果说周铭前面那句话还只是让人觉得他心大的话,那么周铭此刻这句话却让他们感到震惊了。

    “董事长您说他们不在的意思是真的要把那些人都清理出国家电信公司吗?”安东尼奥有些不确信的问,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问这句话的时候是怎样提着的一颗心。

    周铭毫不犹豫的点头:“就那群人,不踢难道还准备留着过年吗?”

    说完周铭又看向利慕斯:“不过这个事情还是要副董事长你来做的。”

    利慕斯皱起了眉头:“为董事长提交一份投名状是理所应当的,只要董事长您真的决定好了要这么做。”

    安东尼奥也很着急的跟着说:“没错呀董事长,他们都是国家电信公司的高层,是他们在维持整个公司的正常运转,现在一下子开除这么多人,那我们整个国家电信公司不就要乱了套吗?”

    显然相比才臣服的利慕斯,安东尼奥显得更加着急和担心,毕竟他现在可是国家电信公司的二把手,他可不希望浪费了眼下这么一个大好局面。

    开除整个公司的管理层?

    老天,安东尼奥无法想象这究竟是要多么疯狂才能做出的决定,他可不是那些认为领导都是什么不懂只知道瞎指挥的小白,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他非常明白那些管理人员之所以在他们的位置上,可不是坐在那里领高薪享受,而是真的要担责任的!

    简单来说,就像是在一个营业厅里,每当前台出现了什么问题,他就会去询问经理,其实这就是一种责任的传递,由于前台的人担不起这样的责任,只能把问题交给经理来处理,如果经理再处理不了就会打电话给营业厅店长。所以负责人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而是真的要把责任给放在自己肩上的动词。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合成为负责人的,或许很多人平日里都抱怨领导的活是个人就能干,但要真有一天这个责任落到了头上,大多数人都是没这个肩膀来担的。所以不管哪个营业厅,只要领导休假一段时间,那么当他回来一定都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

    一个营业厅都是如此,那么放大到整个国家电信公司就更是这样了。

    这个时候突然把公司里的所有管理人员拿走,没了负责人,那么整个公司恐怕继续运转下去都成问题了,还怎么谈展呢?

    安东尼奥想到了什么又接着说道:“董事长,我知道您对于那些人有很深的怨恨,其实不光是你,我在见过了他们在董事会议上毫无底线的表演以后也恨不能把他们大卸八块!”

    安东尼奥随后叹了口气:“但那也只是想一想了,现在不管是线路改造还是零元购机的项目,都是非常需要人手的,所以我们为何不先留着他们,等到我们的项目走上正轨以后再决定呢?”

    对于这个问题,利慕斯突然说:“董事长您是想把技术储备部的人提上来对吗?”

    利慕斯突然的反问惊醒了安东尼奥,他急忙摇手说:“董事长这绝对不行!虽然我承认技术储备部的那些人他们学历很高,可他们却从来没有管理的经验,突然把他们放在那些位置上太急功近利了!我也知道现在的那些家伙们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在公司那么长时间了,对于各种事情都很熟悉,现在就需要他们呀!”

    “除此之外这对公司的制度冲击也是非常严重的!”安东尼奥说,“因为原本大家都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升迁,突然一下子换成另外一个领导,这根本无法服众啊!这样的结果就会造成整个公司的瘫痪!原本我应该要支持董事长您,但就在这次的事情上,我绝不同意!”

    安东尼奥非常激动的说着,但他随后却又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周铭就坐在那里那么微笑的看着他。

    “说完了吗?”周铭很轻松的问,甚至还有点略带自嘲的接着说,“看来是我没有说清楚呀。”

    这让安东尼奥突然眼前一亮:“这么说董事长您改变主意了对吗?”

    “并没有,只是我觉得我应该把原因更细致的告诉你们。”周铭说。

    原本以为有了转机,但现在听周铭这么说,安东尼奥不免有些失望,至于利慕斯,他仍然皱着眉头坐在那里。

    对于他们这样的表现周铭并不奇怪,他随后问道:“安东尼奥你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老人了,所以这个问题我就问你好了,你觉得以前国家电信公司怎么样?或者说你有没有觉得以前的国家电信公司是不是有些暮气沉沉,缺少了一些朝气的呢?”

    安东尼奥皱起了眉头,周铭又说:“那么我说的再细致一些好了,就是在过去的国家电信公司里,是不是缺乏创新和建设的动力,办事效率也变得越来越差?再简单来说,是不是很多人在国家电信里,都只想着自己如何捞钱,其他的事情就得过且过,只要不出大问题就好了呢?”

    周铭每说一句话,安东尼奥脸上的沉郁就加深了一分:“的确是这样的。”

    “这就是官僚化了!”周铭说,“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并没有任何企业人的觉悟,只会认为自己是一位官僚,国家电信公司就是名字不同的另一个政府机关,那么我就只需要保证自己不出错就好了,其他的管他呢!”

    “就像安东尼奥你刚才说的,不管他们有怎样的缺点,至少他们在这里干了那么长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况且开除了他们对公司也不好。”

    周铭摊开了双手:“可就算总统也有遭到弹劾的时候,怎么这些人就不行呢?这难道还不给他们造成一种反正我在这里没人可以动我的想法呢?那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那么努力,只要不出错就好了。这样久而久之就会变得越来越懒惰,最后成为一群爬在公司上吸血的毒瘤。”

    “想想吧,之前虽然国家电信公司做了很多的建设,但那更多的是为了从上到下的各位官僚们能从中捞上一笔,还是真的为了通讯线路的全国布局?”周铭说。

    安东尼奥的脸色越的难看了起来,作为公司的资深人物,没有人对国家电信公司的了解要比他更深了,也正是这样,他才明白公司的问题就和周铭刚才所说的一模一样。

    最后安东尼奥叹了口气:“恐怕也是这个原因,那些小区的私接线路还有那些老化的线缆,才会没人管吧。”

    从他这句话,周铭知道自己已经说服他了,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毕竟周铭可是从华夏来的,还有后世的记忆,那各种国企内部的问题以及国企的弊端什么的,朋友圈里早就烂了,他哪还有不知道的呢?既然如此,那随便往国家电信上一代入,不对也对了!

    利慕斯这时也接过了安东尼奥的话头说:“所以为了能彻底改造公司,就必须全部割掉这些毒瘤,否则留着早晚是个祸害。”

    利慕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抬头看向周铭:“并且董事长,这件事还不能由您来做,因为这会让整个公司人心惶惶,其他中层干部也会兔死狐悲人人自危的,就只能由我代劳了,在下一次股东大会前,在营业部和建筑部真正重新归一前,我来开除营业部这边的所有董事。”

    周铭笑了:“要不怎么说宁和明白人打一架,也不愿和糊涂人说句话呢?我的公司不养毒瘤,稍后我会把需要除名的名单给你的。”

    “我相信利慕斯你会帮我唱好这出白脸的。”周铭最后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