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杯酒释兵权
    ,!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小方片前几天感冒了,最近天气突然冷了,大家多多注意身体呀!)

    达尼亚是墨西哥城内一家非常复古的餐厅,餐厅的名字来源于古印第安语,意思为平静的湖泊,根据老板说他的餐厅就象征着墨西哥,因为整个墨西哥城就是一个生生填湖造出来的城市。

    当国家电信公司里股东大会召开的时候,在达尼亚餐厅里,却有另一个聚会正在召开。

    达尼亚的小宴会厅里坐了二十多人,国家电信公司的副董事长利慕斯就坐在正中间,很多服务员非常紧张的端着盘子上菜,因为这宴会厅里的气氛十分诡异,这么多人在这里都没人说话的。

    终于当菜都上完了,才有人忍不住的问:“利慕斯先生您今天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我听说国家电信公司正在召开股东大会,我们这些公司董事说什么也要去看看吧。”

    有人开了头,其他人就也纷纷附和道:“就是说呀,营业部和建筑部重新合二为一,这可是国家电信公司的大事,我们作为董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不参与表态的;利慕斯先生我们也明白您的心情,也知道你会不甘心,但有些事情既然已经生了就应该去接受,我们今天能来已经是给了你天大面子了……”

    听着周铭你一言我一语的表态,利慕斯不屑的笑了,他摇摇手等声音小了一声才说:“知道吗?我最近一直在学习华夏文化。”

    这句话让其他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不明白利慕斯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个,难道说利慕斯在被周铭打败后就想通过学习对方的文化来找到他思维方式当中的特点,再找机会报仇吗?

    如果是这样倒也能说的通,但随着利慕斯接着往下说,就让这些人完全懵逼了。

    “在华夏的历史上有一个叫宋的王朝,这个王朝的开国皇帝名叫赵匡胤,因为这个皇帝曾是前朝的将军,是造反灭掉了前朝以后得来的皇位,所以他非常害怕有一天他的部下也会像他反抗周王朝一样反抗他,所以你们猜这个皇帝最后做了什么?”

    面对利慕斯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所有人都表示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不明白利慕斯说这些的用意在哪里。

    不过这些也都是人精了,就算他们不明白,也还是有人回答:“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是杀了他的部下,听说华夏那边都是非常凶残的统治,所以我觉得那个什么赵的皇帝,他肯定是这样做的!”

    这个说法得到了其他很多人的支持,可利慕斯却反问道:“看来你们并不了解华夏文化,杀了的确是一劳永逸的办法,但却并不高明。”

    “那么还能有什么更高明的办法呢?”有人很好奇的问。

    “一杯酒。”利慕斯端起自己的酒杯说,“喝下这杯酒,你们就可以自行离去,从此过上非常平静的日子,否则一旦杯子要是不小心掉在地上摔碎了,那可就真的无可挽回了,因为不管再高明的工匠,也不可能让一个摔碎的杯子重新变成一个完好无暇的样子。”

    “所以他部下的将军们在喝下了这杯酒以后就主动请辞了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一点,在我看来就是最离奇的家也不会构思如此古怪的剧情吧。”下面有人惊讶道。

    利慕斯对此笑了:“其实很多时候事实远比你们所听到的任何传奇故事都要精彩。”

    随后利慕斯高举起酒杯又说:“我刚才所讲的这个故事名叫杯酒释兵权,那么为了这个精彩的故事,让我们共同举杯吧!”

    所有人下意识的跟着举杯,但也有人突然惊醒了过来。

    “利慕斯先生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的这杯酒也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利慕斯无奈的摇摇头:“真是烦人呀,你说你们为什么要问呢?如果你们直接喝下去了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大家仍然和和睦睦吗?”

    说到最后利慕斯重重叹息一声:“其实我的事情和华夏那位赵匡胤一样,我需要你们喝下这杯酒,然后离开国家电信公司。”

    利慕斯这句话如同一声晴天霹雳般顿时震惊了所有人,他们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利慕斯,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利慕斯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利慕斯先生,这个时候就不要再开玩笑了吧,况且这个笑话也并不好笑。”

    有人试图给利慕斯一个台阶下,不过他显然并不打算接这个台阶:“很抱歉,我并不是在说笑,而是非常认真的,如果你们现在能够接受我的提议,自己主动请辞的话,那我会非常高兴的批准,但如果你们喜欢被动,那么我也能满足你们的心愿,因为我已经拟好了辞退你们的文件。”

    随着利慕斯这番话,所有人这才明白利慕斯是真的一点也没有开玩笑了。

    “为什么?”有人大声向利慕斯质问,他们不明白利慕斯怎么就做出这样的决定了。

    “难道就因为你的失败吗?可是之前不管利慕斯先生你所做的任何决定我们都是支持你的,并且你要分拆国家电信公司,我们也都是选择在你这一边,我们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也没有背叛你,我们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辞退我们?难道就是你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所以才拉上我们陪葬吗?”有人猜测。

    “利慕斯你真是一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杂种!我们真后悔当初怎么就会选择你,我们要是选择了周铭先生,你根本就只是一滩烂泥了!”更有人直接骂了出来。

    面对周围的一片谩骂嘈杂,利慕斯却一言不,因为这时他终于有些体会到了周铭的心情,他知道每一次的会议上,周铭似乎都面对的是这种局面,这可真是糟糕透了!天知道周铭的内心究竟有多么坚强,才能在这种局面下闯出自己的一条路来。

    “利慕斯你还以为自己是副董事长吗?你只是周铭董事长的手下败将罢了,我们会找周铭董事长为我们做主的!”也有人说。

    利慕斯摇摇头:“放下你们的心吧,我现在还是营业部的董事长,对于你们这些营业部的管理人员,我还是拥有人事任免权的,所以就算是周铭董事长也无权过问,况且你们也知道现在国家电信里在召开股东大会,你们难道都不好奇会议的主要议题吗?”

    这番话让每个人心底顿时咯噔一下,利慕斯告诉他们:“议题很简单,就是关于你们离职以后那些职位的接替人选。”

    简简单单一席话,但是听在其他这些董事的耳朵里却无异于是一颗重磅炸弹。

    如果说那边真的在商讨接替人选,那么显然代表周铭已经默认了利慕斯的决定,或者说这根本就是周铭的决定,只是为了减少波动,才由利慕斯代劳了。

    更重要的是,这种事情不会存在任何欺骗,因为没有意义,等国家电信大厦的股东会议结束,他们就能很轻易的得到答案。

    于是在想通了这些事情以后,当即有人出了愤怒的咆哮:“该死的利慕斯,你这个杂种居然背叛了我们!什么狗屎的成功商人,绕不开的利慕斯,这全都是可笑的谎言,实际你就是一个只会出卖的小人,你把我们当成了送给了周铭的礼物,你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华夏人的一条狗!你是最肮脏的垃圾……”

    这些董事们是真的愤怒了,无数的谩骂排山倒海般向利慕斯疯狂砸去。

    要知道,现在的墨西哥还处在经济危机之中,国家电信公司不管多么不好,但他对高管的待遇还是很不错的,尤其利慕斯来到公司为了稳住这些高管,还特意增加了他们的待遇,更别说他们已经习惯了官员一样的生活,现在突然面临失去,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无与伦比的惶恐呢?

    当然也并不是每一位董事都是职业经理人的,他们有很多也是公司的股东,也拥有其他的资产和财富,但利慕斯今天的做法,却是在狠狠抽他们的脸,这样的羞辱才让他们无法接受。

    如果说所有这些董事的暴怒是一个风暴的话,那么利慕斯显然就正好处在这个风暴的中心,他也正如台风的风眼一般平静异常。

    利慕斯慢慢的站起来,脸色不喜不悲不怒不怨,只是很平常的虚抬手臂示意大家安静。

    利慕斯过分的镇定也让其他人感到了害怕,于是在利慕斯的动作下,周围的骂声很快安静了下来,随后利慕斯说:“我知道你们很生气,但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就算在伊甸园里也未必是每一件事都是你情我愿的,我不是你们的老师或者神父,但是在这里,我需要教会你们一个词语。”

    “接受!”利慕斯说,“你们都好好的思考吧,对于你们的愤怒和怨恨,你们可以随时来找我报复,但是如果你们没有这个胆量,就请你们把我教给你们的这个词语,好好的放在心里收好了!”

    利慕斯说到最后再一次举起了自己的酒杯:“这杯酒我先喝了,你们随意。”

    说完利慕斯仰头一饮而尽,随后直接离开了这个宴会厅,头也不回,只留下这些董事们。

    他们面面相觑,一个个都茫然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带了头,喝下了自己面前的酒,其他人这也才都喝了酒……

    离开了达尼亚餐厅,利慕斯回到了国家电信大厦来到了周铭的办公室。

    他来的时候周铭正在打着电话,利慕斯就如同小学生一样端坐在周铭面前,直到周铭将这通电话打完。

    “抱歉让利慕斯先生久等了,我相信事情一定都解决了吧?”周铭问。

    “当然,董事长交代的任务没有商量的余地,所有的公司董事都会在明天以前主动递交辞呈,这一个杯酒释兵权的故事非常精彩,也非常顺利。”

    利慕斯回答,只是周铭短短的一个问题,却让利慕斯如同走钢丝般的绷紧了神经,他现在的样子要是让刚才一起的董事们看到,他们绝不会相信那么威风霸气的利慕斯和现在的他会是一个人。

    “毕竟是历史的智慧嘛!”周铭笑着说,“既然最难办的包袱甩掉了,那么接下来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轻装上阵,勇往直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