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要有小确信才好
    ,!

    任何公司的管理层都是公司的头颅和思想,因为只有有了思想,公司才能进行正常的运作,公司的员工才知道自己应该完成什么样的任务;也正是如此,公司也会和人一样,或许四肢可以残缺,或许内脏可以受伤,但唯独是头颅和思想是绝对不能缺少的。

    这应该是每个人都明白的常识,然而国家电信公司这次却给自己进行了一次换头手术,在最近国家电信公司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国家电信替换了除董事长和两位副董事长之外的几乎全部管理层人员。

    这是非常疯狂的,也由于这个原因,国家电信公司过6o%以上的股东全部当场退股,恐怕这就是这些股东们对这种疯狂决定的选择了。

    ……

    “该死该死!”

    墨西哥城西郊的一座城堡内,杰弗森在大声咆哮着,他狠狠把一张报纸给揉成了一团砸在了桌子上,心底有泄不完的愤怒,一位管家过来想要劝阻,却被他给直接一巴掌扇开了,最后杰弗森还觉得不解气,直接抬脚就把面前的桌子都给踢翻了。

    桌子倒在地上,桌上的纸团滚落在地上滚到门口,一只苍老的手捡起了这张纸团。

    “看看这究竟生了什么。”

    那人说,他的语气平和,但当杰弗森听到这个声音,刚才还天不怕地不怕的他顿时成了胆小的猫咪。

    “大……大牧大人,您……怎么来了?”杰弗森结结巴巴的说。

    来人就是马龙派教会的大牧白兰度,也是杰弗森的父亲,不过由于一些见不得光的原因,尽管大家谁都知道杰弗森是白兰度的私生子,也知道白兰度非常宠这个私生子,但谁也不说透,就连杰弗森自己也不敢在白兰度面前和其他公开场合叫一声父亲。

    “我不来,难道要看着你把这间书房给拆了吗?”白兰度笑着说,同时走了进来,“虽然这里我基本没怎么来过,但也是我们家的房子,随便就弄坏了可不好。”

    “非常抱歉大牧大人,我以后保证不会这样了!”杰弗森诚惶诚恐道。

    白兰度却笑着摆了摆手,他找了张椅子坐下,也招手让杰弗森坐在了自己面前,白兰度打开了报纸。

    “那个华夏人非常有魄力,居然直接把国家电信公司的整个管理层都给替换了,大手笔呀!”白兰度称赞一句,随后又问,“看来在这些被替换的管理层里,有很多是你渗透的人了,并且还花费了不少代价。”

    杰弗森不敢欺骗:“我原本是打算让这些人继续留在国家电信公司,看那个周铭未来打算怎么办的,我就差没有把我在班克曼银行的股份给他们了。”

    “那些股份可是你的底线,看来你也真的是竭尽全力了。”白兰度笑着说,“那么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被白兰度这么一问,杰弗森顿时懵了,他有些茫然的摇头:“我不知道,那些管理层全部被赶出来了,就连利慕斯那个混蛋也背叛了我们,就是他在宴会上威逼利诱那些人主动离开国家电信公司的。”

    白兰度叹息着摇头:“看来你还是不明白了,其实这些人离开,或者是利慕斯的背叛,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在整个拉丁美洲可是拥有四亿多的人口,就是在墨西哥这里,都拥有将近一亿,所以人对我们来说并不算什么,此外我们也拥有比任何银行都要多的财富。”

    说到这里白兰度突然顿了一下然后问:“那么你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吗?”

    杰弗森茫然的摇头,白兰度这才生气的告诉他:“我们不担心任何问题,只有你的信心!人被替换了可以再找,就算利慕斯也不过只是我们的财富管家之一罢了,背叛了根本无所谓,可你现在在做什么?摔东西,很没有风度的大喊大叫,你这是干什么?承认自己是失败者,是没用的懦夫了吗?”

    白兰度的话惊醒了杰弗森,他想了想说道:“抱歉……不,大牧大人,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在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利慕斯和安东尼奥坐在周铭面前,自从国家电信公司再统一以后,他们来董事长办公室已经不是一个新闻了。

    “董事长,关于管理层人员的更换已经基本结束了,虽然中间有一些波澜但也都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并没有出现任何大问题。而技术储备部的员工们,他们的接受和学习能力也非常惊人,短短几天时间就基本已经适应了各自的部门,让工作可以有条不紊的展开了。”利慕斯向周铭汇报着情况。

    周铭点点头:“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看来有的时候上帝还是很给力的,至少我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生。”

    利慕斯老脸一红,他当然明白周铭这话是什么意思,显然周铭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背叛,如果当以前的那些管理人员被赶走了,新接任的人又不熟悉工作流程的时候,自己突然难,是绝对能打一个措手不及的。

    “董事长说笑了,我想就算真有事情,以董事长的睿智,恐怕也已经做好预案了吧。”利慕斯说。

    周铭摆摆手,对这个说法不置可否,他随后又问安东尼奥:“给那些银行都取得联系了没有?既然现在我们内部的问题已经处理好了,那么对线路的改造和零元购机这两个项目也必须要马上开始进行了,但这两个项目都是开销巨大的,单凭我和国家电信公司根本扛不住如此多的花费。”

    安东尼奥点头回答:“董事长的吩咐我当然会尽力完成,不过请恕我直言,要请到这些银行恐怕会有些难度。”

    “先是丰汇银行,”安东尼奥掰着手指头一条条的向周铭汇报,“这是全世界知名的级大银行,虽然进驻墨西哥时间不长,但他雄厚的财力却让中央政府都不能不加以重视。他的股东非常多,但最主要的股东还是在英国,有人说那也是另一个更加庞大势力在外面的代言人。”

    “然后是美国的花旗银行,虽然花旗银行的崛起时间并不长,但他能在华尔街崛起就足以说明这家银行的底蕴雄厚了。花旗银行曾高调进驻墨西哥,但后来却碰了壁,最近正在收缩业务,如果想要他们的贷款或者其他方式的投资支持,恐怕是不现实的。”

    “再有就是加州的唐人银行,他们进入墨西哥的时间很早,但却似乎遵循着某种规矩,因此一直在墨西哥西北的下加州地区开展业务,他们在墨西哥城就只有一间银行,还只办理储蓄业务,从来没有听说哪个公司能在那里贷款,所以这个难度就更大了。”

    “除了这些银行,还有其他的银行他们……”

    见安东尼奥似乎还要喋喋不休下去,周铭急忙打断他道:“我的副董事长,我想似乎是我刚才并没有说清楚,我问的是你的确已经和那些银行取得了联系对吗?那么他们的答复可以告诉我吗?至于其他的分析什么的,这并不是我现在想听的。”

    安东尼奥皱了皱眉头,因为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非常重要的,怎么能想不听就不听呢?要是其他人,安东尼奥就要生气了,但想到周铭怪异的行事风格,安东尼奥只好忍了,不过心里还是会不免觉得周铭还是年轻,还是有点年轻都容易犯的急躁毛病,尤其是创造了那么多奇迹的周铭,显然就更固执了。

    叹了口气,安东尼奥说:“董事长,我已经和这些银行取得了联系,也按照董事长您的要求告诉了他们我们的想法,但他们并没有明确答复,所以我认为恐怕他们那边很难再取得什么突破了。”

    安东尼奥随后还壮着胆子说:“与其把希望放在那些不切实际的大银行身上,不如去想办法找其他的小银行,或许还能有机会。毕竟那些大银行的家底雄厚,他们会更愿意投资那些低风险的项目,以此来保证自己稳定的收入,只有那些小银行才有机会进行赌博投资。”

    “赌博投资?”周铭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我的副董事长你还是没有仔细了解我们的项目,这都是稳赚不赔的,我相信那些大银行的负责人们只要不是白痴,肯定是能看到的。”

    “董事长,我知道你很有眼光,你对商业的嗅觉比任何人都要敏锐,甚至于你的韧性也比所有人都要强,所以你非常善于创造奇迹,我想如果我是那些银行家们,我一定会坚定不移的支持您。”安东尼奥顿了一下才最后问道,“我这么说您明白了吗?”

    “我很相信董事长您的判断,但可惜我并不是银行家,所以他们未必会相信您能创造奇迹,这一点在之前的股东大会上已经表现的非常明显了,就算是那些见证了您奇迹的投资人们,也仍然选择了离开,更不要说那些大银行的分析师了,他们更不会相信奇迹了,因为要是依靠奇迹,他们的银行都要倒闭了。”

    安东尼奥接着说:“董事长,我这么说并非是要推翻您的想法,我只是觉得或许我们可以试着去准备第二套方案,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随着安东尼奥的话音落下,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卡洛斯进来道:“董事长,唐人银行的负责人打电话来说需要约见您,希望您能给出一个时间,他说是为了投资的事。”

    听他说完,周铭看了已经懵逼的安东尼奥一眼说:“很抱歉我的副董事长,我不想反驳你什么,我只是觉得人还是要有点小确信的好。”

    安东尼奥低下了头,现在的局面让他恨不能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