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

    随着阿贝托的问题,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看向了周铭,让他一下子成了全场的焦点。

    “这个该死的家伙,这个办法太狠毒了,他是要用国家电信公司来为自己祭旗呀!”安东尼奥恨恨道,他很后悔今天出席这次的揭牌仪式。

    他怎么能不后悔,就刚才阿贝托的那番话,但心里明白的都能听出来他话里话外的就在指责国家电信公司指责周铭之前在不断刁难他们,毕竟只要是个墨西哥人就知道国家电信公司,那么墨西哥电信公司成立受到的阻碍,阿贝托受到的排挤,除了周铭还能有谁呢?

    现在阿贝托说他要挑战墨西哥的绝对权威,不就是在挑战国家电信公司吗?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倒还算了,但最关键的是阿贝托之前说出那些话,还给了所有人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就是国家电信公司在搞垄断,才会对墨西哥电信公司恶意刁难,阻碍第二家通讯运营公司的成立。

    正是这个原因,让周铭他们根本没办法做任何反驳,因为任何反驳都会坐实了阿贝托的话,甚至还会被认为是一种狡辩,这种行为不仅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帮助,反而还会让人觉得国家电信就是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公司,那样只会成为墨西哥商界的笑话,会更让人看不起,这正中了阿贝托的下怀。

    可难道真的上去说一番祝福的话吗?

    这些客套话倒是不难说,问题在于周铭真的这样做了,那么就会成为另一个笑话。

    看啊!那就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阿贝托原来不过就是他底下的一个行政官,现在别人又成立了一个电信公司,并且也摆明要拿他祭旗,脚也都已经踩道了他的脸上,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陪着一副笑脸的祝福,看来国家电信也不过如此了嘛,外强中干早晚要完蛋啦!

    可以想象,他们一定都会这么说的,毕竟今天受邀来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谁还不知道一点背后的消息呢?

    你要成立另一个国家电信可以,你要挑战权威甚至是报复也可以,但请你公平竞争,你现在故意摆了这个局,要踩着国家电信公司上位,就太过分了!

    “董事长,要不我们假装有事先离开吧,您上去不管怎么说都是错呀!”安东尼奥说。

    “我的副董事长,你怎么这个时候会说出如此没有理智的话呢?如果我们这个时候离开岂不更是贻笑大方了吗?”周铭失笑道。

    安东尼奥老脸一红,经周铭提点他立即反应过来了,这个时候他们离开不就等于是怕了对方向对方认输了吗?那可比上台随便说什么都更丢人了。

    “可是现在阿贝托那混蛋摆明就是要把我们国家电信公司,把董事长您放在火上烤呀!”安东尼奥又说,“我们今天真不应该来!”

    “澳大利亚的鸵鸟在遇到危险会把头埋进沙子里,但这样危险并不会消失,同样我们今天不管来与否,他们也都不会放过我们,甚至要是我们不来,他们会做的更过分,让事情往更可怕的地方展。”

    周铭说:“至于他要把我推出来放在火上烤,就试试看他的火力够不够猛好了。”

    说完周铭就大踏步的走上了台,他的表现让周围惊呼一片。

    “没想到那个华夏人还真的敢上台呀!难道他没听到刚才阿贝托说的话吗?墨西哥电信公司就是为了针对国家电信公司成立的,阿贝托也是来复仇的,显然他已经准备好了巴掌,你现在上去不等于是主动把自己的脸送过去让他打吗?这也太傻b了!”

    “可如果他不上去又能怎么办呢?难道直接离开吗?要真是当了逃兵,恐怕他和国家电信公司这辈子都要活在阿贝托和墨西哥电信公司的阴影下咯!”

    “简单来说就算不管那个华夏人如何决定都是错的,今天就是一个针对他的局,墨西哥电信要踩着他上位啦,我们今天都是见证者……”

    在这一片讨论中,阿贝托骄傲的翘起了嘴角:什么狗屁的周铭和利慕斯,你们能买下国家电信是你们的运气好,今天我就会好好教育教育你们,究竟谁才是墨西哥最有能力的商界大亨!

    阿贝托心里无限自信,他就那么站在台上向周铭伸出了手,等着周铭来握,在他眼里,似乎都能看到周铭被自己打肿的脸了。

    “周铭先生,非常感谢你能来为墨西哥电信公司致辞,希望你能有所准备。”阿贝托说。

    “老实说我并没有准备,不过既然阿贝托先生你提出了邀请,那么我当然会尽可能的做到最好了。”周铭对阿贝托说,并没有和他握手,只是拍了拍阿贝托的肩膀。

    这让阿贝托感到非常尴尬,他紧咬着自己的牙关,心里痛骂着周铭:该死的家伙,看来接下来还能怎么办,原本我还想随便踩一踩就放过你的,但现在看来,对你一点也不能仁慈了!

    阿贝托这么想着,然后先一步接过了主持人手上的话筒。

    “看来周铭先生还是非常自信的,一如过去所做的那些事情一样,可惜的是我虽然离开了国家电信公司却并没有沉沦,墨西哥电信公司也还是成立了。”阿贝托接着说,“而且不管周铭先生你怎么想,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作为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还是要尽可能大气一点的。”

    随着阿贝托教小朋友一样的这番话,让台下顿时一片哄笑,阿贝托也对周铭做出了非常得意的表情。

    周铭对此却只是微微耸了耸肩,随后他从阿贝托手中接过了话筒,面对台下的嘘声和嘲笑,周铭说:“就像刚才阿贝托说过的,他是邀请了我很多次我才决定过来的,因为原本我并不想过来,我觉得阿贝托既然离开了国家电信公司有些事情还是应该自己做主的。”

    周铭这番话让台下原本要消失的嘘声和嘲笑变得更厉害了。

    有人厌恶的朝周铭摆手:“快滚回你的华夏去吧你这个垃圾!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能这么无耻的在这里堂而皇之的说这些事情?阿贝托为什么会离开国家电信,还不就是想自己能做自己的主吗?”

    阿贝托也都向周铭无奈的耸了耸肩:“原来我以为周铭先生你只是语言方面并不过关,但现在看来你在说话方面的能力也很不行嘛!”

    周铭并不理会他的嘲讽,他等台下的声音渐弱的时候又说道:“我不知道大家是否听说过铁匠这个称呼呢?”

    这突然抛出的问题让台下的人先是一愣,随后马上有人回答道:“铁匠为什么会没有听过?过去打造农具和兵器,不都是铁匠干的活吗?”

    “看来你们的确听说过铁匠,那你们知道铁匠手里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吗?”周铭又问。

    “我说周铭先生如果只是电信行业的董事长,那就不要再说啦,那只会让你更丢人,铁匠手里的铁当然是锤炼出来的啦!先要把矿石融掉,冷却反复捶打掉那些没用的杂质,最后才能剩下最好的钢铁!”

    台下有人回答周铭,这个答案又引来一番嘲笑,说周铭根本没有一点常识。

    周铭对此并不以为然,他仍然自顾自的说:“你们说的很对,钢铁的确是这么炼成的,据说最好的钢都是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得到的,虽然现在的科技进步了,能够加快一些进程了,但有些步骤却是万万不能省略的,否则就无法得到最好的钢铁。”

    台下仍然嘘声一片:“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应该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而不是国家钢铁公司的董事长吧?今天应该是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揭牌仪式,而不是墨西哥钢铁公司的揭牌仪式吧?莫非是周铭先生你傻b了,所以才在这里胡言乱语吗?”

    阿贝托也带着轻蔑的笑容说:“周铭先生,我想我能明白你的心情,如果你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可以留着机会以后再说,我欢迎你随时说话呀!”

    就连安东尼奥这时也绝望了,虽然他知道今天的形势对他们非常不利,但却也没想到会不利成现在这个样子,从台上到台下,这些人分明就是为了嘲讽周铭而存在的,不管周铭说什么他们都要调侃嘲笑,这样就算周铭有什么话也没办法说下去了嘛!

    这简直过分到了极致!

    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从下一句话开始,周铭就翻转了这个近乎绝境的局面。

    “我记得刚才阿贝托先生他说过了,墨西哥电信公司从筹备开始就遇到了很多的麻烦,甚至他曾经在国家电信公司的时候,就曾经遇到了麻烦……”

    不等周铭说完,台下的人就又嘲笑起来:“没错呀,那么这些麻烦究竟是谁制造的呢?又是谁不希望墨西哥电信公司成立,是谁害怕了呢?我想聪明的周铭先生肯定能猜出这个家伙的名字吧?”

    “我想这个家伙的名字或许我们可以先放在一边,我们可以先看一看阿贝托先生,他遇到了那么多的麻烦,他解决了那么多问题才成立的墨西哥电信公司,那么他和这个墨西哥电信公司,是否就是那块经过了千锤百炼最后得出的钢铁呢?”周铭问。

    周铭的问题顿时震惊了所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