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扛着红旗反红旗
    ,!

    周铭大步的抬腿向前,却让安东尼奥愣在了当场,他很想问一问究竟什么情况?难道你听不懂刚才我说的话吗?我说他们现在让你过去合影是为了能利用国家电信公司的知名度,要踩着我们上位的,并且这个办法还是墨西哥商界半个世纪以来最经典的营销案例,你就这么一点准备没有的走过去就等着被利用啦!

    要换成其他人,安东尼奥绝对要这么大吼出来并且在骂对方一句傻b了,但是面对周铭,他却根本不敢这样做,因为周铭在他看来,完全已经出他的认知范畴了。?  ≠

    尽管杜奇饮料公司的那个营销案例在墨西哥被所有商界精英在半个世纪以来都奉为是膜拜的经典,但或许在周铭面前却根本不值一提,又或者根本是自己想多了,他们根本没打算这么做也说不定。

    安东尼奥这么想着,但他的双手却已经合十的在祈祷了,说到底他在商学院里学到的案例还是对他影响太深了,当然那个案例也着实很高明。

    见周铭真的过来了,阿贝托也有些惊奇:“其实我认为你应该听你副董事长的建议,而不是那么的刚愎自用。”

    周铭对此耸了耸肩说:“随便吧,反正我不觉得一个手下败将还能怎么样了。”

    一句话让阿贝托的脸顿时烟了,显然周铭这么说是根本没把他给放在眼里,他恨恨道:“你不要以为刚才那些耍嘴皮子的小聪明就可以代表什么了,我告诉你,就刚才那些事我根本无所谓!”

    “是这样吗?只是在我看来要真那么无所谓的话,那就不应该总是挂在嘴边才对。”

    随后周铭又拍了拍阿贝托对他说:“不过既然你看开就好了,否则要真把你气出个三长两短可不好了,今天喜事就要变丧事了,现在我们还是先去合影吧,别让记者朋友们等太久了。”

    周铭说着先上前去,阿贝托在后面心里一片郁闷,怎么自己好像又被打脸了呢?

    阿贝托看着前面周铭的背影,心里恨恨道:该死的家伙,现在就让你暂时得意一下好了,待会等我的墨西哥电信公司在你面前抢走了你国家电信公司的知名度,看你还能不能再笑的出来!

    在这样的想法下,阿贝托迈开了步子,抢在周铭前面来到了媒体面前。

    每一个公司成立以后都会要面对媒体的采访,墨西哥电信公司也不例外,因此在揭牌仪式的现场还有一个专门的媒体采访区。

    这个采访区的布置和其他的媒体见面会也并没什么区别,一块巨大的海报幕布,前面是面对着媒体的一排桌椅,阿贝托和周铭就会坐在这里面对所有媒体的采访。

    阿贝托率先过来,他很不客气的直接坐在了中间,招手让周铭坐在了他身旁。

    “周铭先生,你觉得这一幕会不会被媒体写成是新军墨西哥电信冲进十足,国家电信老态龙钟只能退居二线了?”阿贝托故意调侃着问。

    周铭摇头回答:“抱歉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倒觉得会是墨西哥电信不懂规矩妄自尊大。”

    “那恐怕也就只能是你嘴皮子上这么认为了!”

    阿贝托说的很咬牙切齿,不过面对着如此多的媒体,他的脸上依然还堆着笑容,他向这些媒体招手:“各位墨西哥的媒体朋友们你们好,先非常欢迎大家今天能来参加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揭牌仪式,我能相信这绝对是你们参加过最别开生面的揭牌仪式!”

    随后阿贝托看向旁边的周铭:“相信我身边的这位先生,大家肯定都不陌生了,他就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周铭。”

    “国家电信公司这个名字相信大家都不陌生,那是我们墨西哥国内唯一的通讯运营商,不管我们是打电话还是办理互联网账号,国家电信公司就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因为他们就是这么一个垄断企业!”

    阿贝托说:“不过这个情况从今天我们墨西哥电信公司成立揭牌开始就要改变了,我们会成为所有人的更好选择!我知道我今天在这里说这话是在向国家电信公司出挑战,但是我想说没错,我就是在挑战,并且我不仅要挑战,我还会越国家电信成为整个墨西哥最好的通讯运营商!”

    阿贝托这番话让现场一片哗然,因为他这是在公然向国家电信公司叫板了。

    安东尼奥也握紧了拳头,显然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阿贝托邀请周铭过去果然是没安好心,果然就是想像杜奇饮料营销案例那样借助国家电信的知名度来给自己做广告,什么雄心壮志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通过他们的叫嚣,能让所有人都记住他们的名字墨西哥电信,这就足够了!

    不过阿贝托的叫嚣显然不止于此,随后他接着说:“我知道我现在这么说你们会认为我是在吹牛,但实际上却并不是,因为墨西哥电信公司就是国家电信公司!”

    “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前不久生过的国家电信公司管理层集体出走的事情,那么在这里我可以郑重的告诉大家,没错,我们墨西哥电信公司就是由那些从国家电信公司出走的管理层所重建起来的新公司!”

    阿贝托说到这里叹口气:“对于之前公司的是是非非,又或者是嫉妒是拉帮结派的排挤,我都不想再做过多的论断,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既然我们是从国家电信公司所走出来的,那么我们就会知道国家电信公司的问题在哪里,我们就会努力的改正这些问题,最后越他们!”

    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让现场顿时沸腾了,因为之前关于国家电信公司的管理层集体出走问题,的确引起了一定的轰动,不过由于得不到回应就慢慢淡去了,谁知道这里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新闻呢?

    而对于安东尼奥来说,他则恨不能跳起来大骂阿贝托的无耻!

    虽然之前他就已经明白阿贝托这么做是要模仿那个经典的营销案例了,也知道他会要踩在国家电信公司的脸上来耍自己知名度的,但却没想到他居然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自己口口声声说不评论国家电信的是是非非,却又点名是排挤,但要真是这样也算了,可这分明就是你自己瞎编乱造的吧!况且就算是拉帮结派,那也是你在做,而不是周铭还有剩下来的人吧。你这简直是颠倒烟白!

    更无耻的是你还说你知道国家电信公司的问题在哪里,你居然还有能力改正?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好吗?因为过去国家电信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们这些官僚干部,你们难道有本事能把自己给改了吗?还要做的比国家电信更好,真是扛着红旗反红旗!

    安东尼奥这边暴怒,不过周铭却很淡定道:“我也很希望能这样,那么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来找我。”

    如果说刚才阿贝托的话让现场沸腾了,那么此刻周铭的话则让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什么叫很希望这样,什么叫有需要来找我?

    大哥,你可知道刚才阿贝托说这话是要干翻你的国家电信公司吗?你面对对手的挑衅就是这样的态度吗?

    还是你根本无惧阿贝托的挑衅,或者说你觉得有阿贝托的挑衅是一件很快乐的事,甚至在你觉得他不行的时候你还会给他一些帮助,好让他能够给你稍微制造那么一些麻烦?

    没有人知道周铭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不管哪一种都是对阿贝托的深深蔑视,并且就周铭现在这种轻松随意的态度,他和阿贝托高下立判。

    阿贝托自己当然也感觉到了一种被深深的侮辱,他当场又有了一种要掀桌子的冲动。

    不过最后阿贝托还是忍住了,毕竟不管怎么说,今天都还是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揭牌仪式。

    深深吸了几口气,阿贝托又说道:“其实原本今天有些话我是并不打算说的,不过既然周铭先生那么大方了,那么我自然也不好意思藏私了。”

    随着阿贝托这番话,所有记者的耳朵都好奇的竖起来了,包括安东尼奥也是如此。

    “今天我作为墨西哥电信的总裁,我宣布墨西哥电信也会进行零元购机的活动,并且我们的政策将会比国家电信公司要更加优惠,并且我们会面向大企业大客户,我们会创造更优质的服务!”阿贝托说。

    这番话无异于是在现场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震惊了所有人。

    他们也没法不惊讶,毕竟谁都知道零元购机这个项目是国家电信公司现在力推的项目,你墨西哥电信公司上来就直接推出了这个项目,那就着着实实的是要打脸啦!

    并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之前阿贝托和墨西哥电信的态度尽管挑衅,但总的来说还是在借助国家电信的知名度在造势的,但是现在要推出和国家电信一模一样的项目,那就是奔着打脸来的了。

    同时这也会让人猜想,阿贝托既然能在离开了国家电信以后,那么快就又拉起一个墨西哥电信,这背后肯定有大财团撑腰,难不成就是那些银行吗?那么或许墨西哥电信真的能取代了国家电信也说不定!

    真是端的一个好手段呀!

    安东尼奥的心沉到了谷底,他猜到了阿贝托会用到借势的那个营销案例,却没想到他会青出于蓝,看来今天很难办了。

    最后安东尼奥抬头看向周铭:不知道董事长您面对这种情况会怎么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