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谁是主角
    ,!

    阿贝托坐在台上,他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显然台下所有记者们的惊呼让他感到非常受用。

    他转头看着周铭,故意对他说:“周铭先生真是非常抱歉,看来相比已经要落伍的国家电信,各路媒体还是对新崛起的墨西哥电信要更关注一些。”

    周铭懒得理他,不过这却让阿贝托心里更得意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位周铭先生面对现在这样的局面显然已经彷徨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脸上没有慌乱的表情不过就是他的演技更好一些罢了,这也正常,不管政治经商,哪个成功人士没有一点演技在身上呢?就是自己刚才被周铭给气成那样,也不是没表现出来吗?

    “看来今天国家电信公司还有那个叫周铭的董事长,他们就是被阿贝托给利用了,阿贝托就是把国家电信竖成了一个要打倒的靶子,而这个靶子本身拥有非常高的知名度,所以这个广告效应一下就出来了。”

    “这就是在商学院里被奉为半个世纪经典的营销案例呀!阿贝托就是模仿了这个案例,只可惜那个华夏人太过自负,没有听从他副董事长的建议离开这里,所以现在才落到了这个地步。”

    “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现在这个局面就算他离开了也没用,阿贝托摆明了就是要竖国家电信当个靶子,然后要借国家电信的知名度来最快的打开自己的市场,说不定要是那华夏人不在,反而墨西哥电信这边还更好操作,你看刚才周铭不就把阿贝托给气下台了吗?但可惜也就那一次啦,这根本是个无解的局!”

    这一句句的讨论传到了阿贝托的耳朵里,让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仿佛在这一刻他都已经看到了未来墨西哥电信把国家电信打的丢盔弃甲,最后这个该死的华夏人不得不过来低声下气向自己求饶的画面。

    那可真是太美妙了,不过这也是你们这些家伙自找的,谁让你们把我给赶出了国家电信呢?我会告诉你们这就是你们做的最愚蠢的决定!

    “刚才阿贝托先生提到了零元购机的活动对吗?”

    突然人群中有人高声问道,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阿贝托感到意外,不过他还是很快回答:“没错,这零元购机的活动我们是肯定会进行的,毕竟这是一项优惠客户的活动,而我们墨西哥电信的宗旨也就是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所以这项活动我们一定……”

    阿贝托的话还没有说完,下面有记者就又说道:“既然是零元购机,那么周铭董事长,那么我想请问周铭董事长,究竟是什么让您想到要推出这么一项活动呢?您又为什么会在之前那么困难,受到了那么多阻碍的情况下,还坚持推动这项活动呢?”

    在她之后,其他记者也纷纷问道:“是呀周铭董事长,我们非常想知道零元购机究竟会持续多长时间,有什么样的产品会参与到这次活动中来,能给我们说说详细的细节吗?那么是每一位顾客都会有这样的机会,还是只有某些特定的人群,或者是像抽奖那些需要运气才有机会呢?”

    “周铭董事长,我们还听说现在国家电信公司还在进行墨西哥全国范围的线路改造是这样吗?那么国家电信又为什么会要这么做呢?”

    “周铭董事长,我们也知道国家电信公司刚刚才辞退了全部的管理层,也收回了很多的股份,那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否是为了某些战略布局所考虑,又或者是为了向市场传达什么信息呢?”

    “周铭董事长……”

    这些记者们你一句他一句的问题让阿贝托懵逼了。

    “喂!这是什么情况,你们搞错了吧,今天可是我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揭牌仪式,我才是这里的主角,你们这样问国家电信公司的问题,这样追问周铭却把我放在一边是什么意思?”

    阿贝托喃喃的说,言语里满满的不能理解:“不是说好了用的杜奇饮料公司的营销策略,就能借对方的名气快打开自己的知名度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难道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吗?”

    突然,阿贝托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猛的转头看向周铭:肯定是这个家伙在背后动了手脚!

    不过随后阿贝托又茫然了,因为他看到周铭也是一脸什么情况的样子,显然他对眼前生的事情也没有准备。

    难道这也不是他策划的吗?

    周铭也感觉到了阿贝托看过来的眼神,于是他也看过去并对他很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可周铭的满脸无辜却让阿贝托更郁闷到吐血了,这尼玛是什么意思?我还没出手,你就倒下了吗?

    这样的感觉让阿贝托要抓狂了,随后他噌的站起来双手拍着桌子对那些媒体们大声问道:“你们这都是在干什么?你们是谁请来的媒体,你们在这里有什么目的?是不是在故意扰乱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揭牌仪式?”

    面对阿贝托这一句句十分诛心的问题,下面一位非常漂亮的女记者很不客气的说:“阿贝托先生你这话可真让人惊讶,难道今天的揭牌仪式不是你和墨西哥电信的邀请吗?还是说这里是限制记者自由的地方?”

    女记者的话也引爆了其他记者的情绪,他们纷纷不满的你一言我一语叫喊起来。

    “我们记者拥有采访的自由,虽然我们今天来的是你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揭牌仪式,但我们也拥有对其他新闻热点的访问自由,我们觉得揭牌仪式好就会采访仪式,我们觉得国家电信公司和周铭董事长更具有热点就会采访他们,你没有限制我们采访的权力!”

    “如果阿贝托先生要是对我们的采访有什么意见,你可赶我们走,不过我可以保证你这样的行为一定会成为明天的头条!”

    “我知道你是想利用国家电信公司才蹭他们的热点,认为我们现在采访周铭先生就是他请来的人吗?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你和墨西哥电信根本什么都不是,周铭先生才是最值得我们访问的……”

    这些记者们的汹汹讨伐让阿贝托明白他是捅了马蜂窝了,不过刚才他也真是气急败坏了。

    阿贝托悄悄看了周铭一眼,只见周铭很无奈的摇头,这让阿贝托感觉是在自己胸口上狠狠扎了一刀。

    现在是我墨西哥电信公司遭到了记者们的围攻,你特么的在摇什么头无什么奈?是在嘲笑我的无能,是觉得你还没有出手,我就已经要倒下了吗?

    阿贝托很想这么质问周铭,不过他却一句都说不出口,因为不问还好,问了就真是被打脸打到姥姥家去了。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这个该死的媒体见面会赶紧结束算了,或者天上现在劈下两道雷,直接把自己和周铭全给劈死当场也是一了百了。

    台下的安东尼奥则是高兴的要开一瓶香槟来庆祝才好!

    别人不知道,但作为周铭副手的安东尼奥却很清楚,他们事先根本都不知道阿贝托会做什么,哪里会在媒体中进行什么布置呢?

    “这里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呀!”安东尼奥笑着对他认识的朋友说,“我早说过了我们的董事长是受到了上帝祝福的人,虽然阿贝托模仿了那个经典的营销案例,但他毕竟不是杜奇先生,墨西哥电信也不是杜奇饮料公司,国家电信公司的情况也和半个世纪前也不一样,对于所有的媒体来说,我们才是新闻!”

    安东尼奥也叹息的摇头说:“不得不说阿贝托的想法很好,但很可惜他并不知道,只要我们的周铭董事长往那里一坐,什么话都不用说,他就会是中心,是唯一的主角了!在他面前,任何人和事都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相比安东尼奥的兴奋,周铭则感到十分无聊,什么呀!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自己还想要和阿贝托玩玩,试试看那个经典的营销案例是不是真的那么无解呢!

    不过别人不知道,周铭却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他看到了在那群记者中间一个对自己眨眼睛的美女记者。她是带头采访周铭的记者,周铭也认识她,她就是美联社的记者莫妮卡,曾经自己带着印第安人在尤坦卡对抗墨西哥政府军时认识的,原本以为在尤坦卡分别以后,自己和她就不会再有交集了,却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碰上了。

    那么后面就简单了,这位莫妮卡今天在这里以为是自己和国家电信公司被欺负了,所以她才挺身而出帮了自己一把。

    阿贝托并不知道这些,事实上现在的他也根本没空来想这些了,清醒过来以后拼命的讨好这些记者们:“非常抱歉,刚才是我说错了话,我并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所有的记者朋友们在这里当然都是拥有采访自由的,我也完全支持这种访问的自由。”

    说着阿贝托马上把话题引到了周铭身上:“你们不是很想采访周铭先生和他的国家电信公司吗?那么你们尽可以提问。”

    不过不等有记者提问,周铭就站起来说:“很抱歉,我并不打算接受任何采访,况且今天我也是来出席墨西哥电信公司揭牌仪式的,既然阿贝托先生都已经不打算再接受媒体采访了,那么这次的媒体见面会也可以结束了,我还有事,大家再见。”

    周铭留下这番话就转身离开,非常潇洒,台下的媒体们追逐而去,只留下阿贝托还站在那里。

    此时阿贝托难过的都快哭出来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嘛!不带这么玩的吧,今天我才是主角,是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揭牌仪式诶,我让你们采访我你们不采访,我允许你们采访周铭你特么却直接走人了,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的打脸啊?像你们这样玩会没有朋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